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九章 复仇前奏(求订阅,求推荐票)

见宁格走远,周墨一手提着怪物的头颅,一手拖着怪物的身体,走进了村长为他安排的房间中。

重新将怪物头颅安在了身体上,周墨伸手触碰着怪物的额头。

怪物刚刚从银器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就看到周墨闭上了双眼。

在特殊视界中,怪物那被血色缠绕的经历光团,如同心脏一般在缓缓跳动,周墨发动了经历具现化的能力。

与以往不同,周墨自身生命场没有动静,也没有复制这怪物的经历光团。

但是,怪物却瞬间哀嚎起来,无尽的痛苦在周墨发动能力的瞬间,降临在怪物的身上。

怪物全身,几乎在瞬间化作了透明化,然后变成了一具人形的燃烧光焰,光焰之中,怪物痛苦的哀嚎着,然而光焰似乎烧尽了它的发声器官,任它如何哀嚎,都无法发出任何一丝声音。

缓缓的,透明光焰渐渐收缩成一柄匕首模样,匕首形状,就如同着怪物口中吸血的獠牙!

匕首在周墨身前悬浮着,随着时间流逝,阳光透过木质窗户投射到了房间中,匕首上最后一丝光芒消失,向下落去。

周墨伸手接住匕首,装备信息在脑海中浮现。

装备名称:爵士匕首

装备要求:能感知装备信息

装备等级:精金

装备属性:持有爵士匕首,加持爵士之敏捷,杀伤敌人后,加持嗜血。

周墨右手持着匕首,轻轻在空气中滑动,根本没有动用多少力量,匕首却在空气中拉出了无数残影,发出了极快的尖啸之音。

扬了扬眉毛,周墨脚步轻动,不过刹那间,身子就到了房间的另一端,一串残影尚在空中留存。

“这种敏捷程度,我全力施为也不过如此了,这神圣血族,还真是得天独厚!”

感叹了一句,周墨将这匕首收到了腰间,看了看窗外阳光,和衣而眠。

村落外的森林中,阴暗的树影之下,一名身材纤细修长的神圣血族男子,正佝偻在树下,全身微微颤抖。

被周墨经历具现化而死的那怪物,是他的纯正血裔,高阶的神圣血族能够对自己发展之血裔完全控制的同时,后裔死去之时,所受到的所有痛苦,也都会反噬到其主人身上!

痛苦终于结束,神圣血族男子抬起了头,他无法想象自己的后裔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遭遇,这种全身上下所有细胞,竟然同时发出那种让人绝望的痛苦,这绝不是神圣血族男子所知的任何一种刑罚能够造成的!

苍白的面色,神圣血族男子狭长的双眸中露出一丝冷厉,喃喃自语道:

“安心的去吧,我的后裔,我会用你仇人的鲜血,接引你生命的回归!”

周墨躺在冷硬的床上,一时之间还有些不适应,刚刚离开一天,就突然想念起他那张松软舒适的大|床了。

昨夜一整夜,都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对于已经是精金生命的周墨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是习惯了每日睡眠的周墨,还是有些困倦。

刚要休息,忽然房间那扇破旧的木门被拉开了,一名面上还带着稚嫩的白皙少女,端着一盆热水,有些羞怯的走了进来。

门外,周墨捕捉到了村长一闪而逝的身影。

心中苦笑了一声,这个世界的骑士贵族小说中,已经写烂了的平民少女与英勇骑士或者英俊贵族之间的爱情故事,看来还是有生活来源的。

打量了一番这名少女,发现她虽然身材高挑,曲线饱满,但从脸上的稚嫩能看出,也就十四五岁年纪。

白皙粉嫩的鹅蛋脸,纯净水润的褐色眸子,倒是一个小小的美人胚子。

少女似乎不知道如何与周墨这个陌生的贵族老爷相处,只是怯怯的站在那里,低着头,不时抬眼打量一下周墨。

周墨看这个少女一脸的天真懵懂,不由坐起了身子,笑着说道:

“这位小姐,有什么事吗?”

被周墨这么一问,少女方才反应过来,快步走到了周墨身前,俯身将那盆热水放在了周墨脚前,声音清脆的说道:

“爷爷让茜斯服侍子爵阁下洗脚,爷爷说子爵阁下为我们村子忙碌,一定累坏了,用热水泡泡脚,会很舒服的!”

说着,就去脱周墨的靴子。

周墨也不拒绝,顺着少女的意思泡了泡脚,然后说道:

“不劳烦姑娘了,你也出去玩耍吧,剩下的事情我自己来就行了!”

姑娘依旧懵懂,听到周墨的话,转身就要出去,但走到门口,突然回头向周墨问道:

“子爵阁下,妮瑞和嗒嗒都被怪物抓走了,您一定能将她们救回来的,是吧?”

面对少女的问题,周墨虽然心中知晓,落在了那些怪物手中的少女,不过是一顿餐点而已,此时多半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但还是勉强的点了点头,温柔的说道:

“你叫茜斯是吧!”

茜斯点了点头,然后纯净的眸子满是希冀的看着周墨。

“放心吧,我是你们的领主,一定会尽全力解救我的子民的!”

茜斯顿时高兴起来,雀跃的说道:

“子爵阁下,您是个好领主!”

周墨得了少女的一句赞许,看着少女欢快的背影,心中微微苦涩,安慰的对自己说道:

“有一个单纯的少女称赞我是一个好领主,看来我的领主之路,有了一个好的开头,希望能够不辜负茜斯的赞许吧!”

摇了摇头,擦干了脚,周墨重新躺下,这次不知为什么,干硬的床也舒适起来,周墨很快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的周墨却不知,森林之中,一双狭长的眼睛,没有一刻离开过这座村庄。

而庄园城堡之中,倩疏与晨漾正在收拾行礼,胖子带着十几名准黑铁的兄弟,都骑上了高头大马,穿着整齐的制式战甲,等候在一辆三头巨力白牛两旁,准备护卫着两位姑娘,前去服侍子爵大人。

“胖子,不是我们做婢子的自作主张,按规矩礼仪来说,我们这种贴身侍女没有主人或女主人带着,是不能走出庄园的,但是你看看,我们的子爵大人,没带一个扈从,没带一个仆役,就自己单人独骑的去了下面村子,这哪有一点贵族的气派与礼仪!”

晨漾冲着胖子抱怨着。

胖子不大不小的眼睛望着天,可不敢接这位姑娘的话,心中只是盘算着在农耕季节结束前,他能耕出多少天地,种上多少粮食,收货之时,又能有多少收入。

几个数字不断的在胖子心中打转,让胖子憨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傻傻的笑容。(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