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十七章 去而复返

周墨对这两人的爱情只哀悼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不是周墨有一副铁石心肠,而是因为这两个人想拿他周墨的生命延续他们的爱情。

作为被牺牲者,周墨认为,自己给出必要的哀悼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那个黑袍黑眸的女人,现在周墨知道了她叫做宁云,很美的一个名字,却有一颗被爱情与时间折磨的畸形的心灵。

她竟然通过对邪血养气法的逆运用,加上亚兰族裔特有的术法知识,开创出一种续命法子。

提炼只有亚兰族裔特有的龙神血统,经过生命属性的神秘态灵启阶龙龟灵性转化,然后以邪血养气法的逆运用,将转化后的纯粹龙神血脉灌输到她的体内,龙神血统的浓度提升,会带动生命体等阶提升,从而达到延续寿命的效果。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很天才,天才而残忍。

原本拉马斯?奥托是不同意这个计划的,他更倾向于求助他的父亲,奥托帝国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那位源能态生命,由他出手,提升一个普通人的生命位阶到物理态精金巅峰,轻而易举。

但很可惜,拉马斯?奥托与帝都联系的计划被红胡子打断,帝都内不想他这位战功赫赫的二皇子回归的势力一同发力,直接将拉马斯?奥托回归帝都的计划彻底毁灭。

而不能回到帝都,旧日部属无法联系,拉马斯?奥托就没有筹码向皇帝父亲提出要求,皇帝陛下也许会给一个平民女人直接提升生命位阶,但前提是这个平民女人绝对不能和他的儿子们有染。

如果没有足够的筹码,拉马斯?奥托知道,他的父皇巴不得宁云去死,然后再给他找一个门当户对,血统高贵的王妃。

所以,宁云的计划便提上了日程,虽然拉马斯?奥托在荒野收拢的势力被帝都来人全部摧毁,但是抓一个普通人,凭借拉马斯?奥托的实力完全可以办到。

如何击杀生命龙龟是个大问题,好在有四灵引剑法的存在,而时光主宰的叹息这柄魔剑,在普通人手中与在神秘态生命手中都有一样的威力,源能态生命以下,不可能抗拒这柄魔剑的威能。

如此一来,一切条件都具备了,虽然要冒些风险,但和爱人的生命相比,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可惜,他遇到了周墨。

周墨来到了草屋中,翻出了一些食物和清水,大口的吃喝着,但是其余的东西看都不看一眼,吃完了,就躺在茅草上,呼呼大睡。

一个皇子死了,无论他死在哪里,也无论他如何死的,第一时间皇宫就能得到消息,这是周墨在拉马斯?奥托经历片段中,看到拉马斯?奥托在正式修习大破军战气之前,将一滴血滴到了一块纯白宝石中后,就确定的事情。

不需要多少时间,也不用自己冒险穿越荒野,很快,那个月老,还有军情局的隆巴顿?诺亚,内侍军团的迪兰,就会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

按理说害死一位皇子的周墨应该马上远遁,并且有多远跑多远,最好跑出奥托帝国领土,免得被丧子的帝国皇帝碎尸万段。

但是周墨觉的自己不需要跑,所以他睡了,两天两夜没合眼,饱食之后正是闷头大睡的时间。

就在周墨睡着后的第九个小时,黑色斗篷有些凌乱的月老,带着四个皇家供奉出现在了湖泊边缘,看到了那具暗红战甲,和伏在战甲上的枯老女人。

月老银色的寿眉乱跳,毫不怜惜的一脚将黑袍女人踢飞,然后仔细检查着暗红战甲。

“是二皇子殿下的破军战甲,内部还有污血凝滞,战甲上没有新伤,背后有脚印痕迹,但是看力度不可能伤到二皇子。”

月老得出结论,剩下四个皇家供奉四散开来,全面检查这一区域。

第一目标当然是那栋茅草屋。

“这有情况。”一位闯入茅草屋的供奉看了还在酣睡的周墨一眼,转身喝道。

周墨听到声音,只是抿了抿嘴,然后翻身继续大睡。

月老第一时间到了茅屋门口,看到了睡到口水都流出来的周墨。

“是红胡子身边的那个黑发小子。”属下在月老耳边提醒。

月老微微点头,他对这个小子也有印象,二皇子营地的具体位置,就是他告诉红胡子的。

看向周墨的目光微微一凝,月老两条银色寿眉上起了一层雪霜。

周墨猛的打了一个寒颤,瞬间从春天被扔到了冬天,这种感觉让他记忆由心,是那个月老到了,就是不知拉马斯?奥托和宁云之间的红线,是不是这位月老拉的。

抻了个懒腰,周墨懒洋洋的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向月老,然后面色一喜,开口说道:

“是您老人家来了,这太好了!”

接下来的时间,月老没有费力气问一句,周墨就竹筒倒豆子的将所有事情讲了个清楚。

“老人家,您不知道,二皇子殿下将四种荒兽的血雾吸入了战甲中,那样子有多恐怖,像是传说中吸血恶魔一般,然后不知怎么的,那个拉马斯?奥托就一动不动,但是他留在我额头内的军令印记消失了,我就知道他怕是死了。”

这时月老接过话来,说道:

“所以你就在他身后踹了一脚?”

周墨闻言一愣,然后面上带上一丝羞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出口气,出口恶气而已。”

然后马上转移话题说道:

“那个女人竟然那么老,二皇子殿下的口味怎么那么重啊,而且二皇子一死,不到半刻钟,那女人就断气了,我想问问二皇子为什么将我抓来都没问成。”

月老此时也没心思追究一个普通人踹了尊贵的二皇子遗体一脚这种小事,周墨所说的所有事情在他脑海中一一闪现,没有任何问题,全部符合二皇子的行事风格和力量特征。

但二皇子抓一个调酒师干什么呢?将夕阳镇中除了矮人外的所有人都杀了,只留下这小子一个,一定有其特殊的原因。

而且,二皇子是怎么死的呢?如这小子所说,二皇子先是用了邪门的方法吸取夕阳镇中人的生命力,以治疗自己的伤势,又抓了四种特定的荒兽,显然是要用来召唤契约什么,可惜二皇子修习的是皇室不传之秘,大破军战气,他对这门生命进化法也不甚了解。

这时,隆巴顿?诺亚也赶到了,身后还跟着微微有些气喘的瑞玟?娜隆。

“隆巴顿老兄,你可算是到了,兄弟我这回怕是摊上大事了!”周墨夸张的叫道,然后从月老身侧挤了出去,拉住隆巴顿?诺亚的一天胳膊,低声问道:

“老兄,你们军情局管平事儿吗?”

隆巴顿低垂着目光,似乎湖畔旁的土地格外美丽,只是下巴不自觉的上下点动了下。

周墨大喜,接着问道:

“被皇子********,然后目睹皇子无故身亡,这个事情能平吗?”

隆巴顿咳了咳,然后走到月老身旁,问道:

“月老,您看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

月老只是摇头,在场的人两个是普通人,一个是二皇子自己,而二皇子则是全身上下一瞬间化作污血而死,这种事情怎么就被他摊上了?

“再将所有线索检查一遍,那个小子,你把你知道的和军情局再说一遍!”月老下了如此命令。

隆巴顿面色一苦,然后弯下腰,用哀求的口气说道:

“月老,月老,没必要这样吧,您把军情局拉下水,也没什么用啊!”

月老瞥了一眼隆巴顿,冷哼一声说道:

“至少陛下打板子时,你们局长趴在老夫身边,老夫心里多少能有些安慰!”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