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四章 三王之威

见到周墨休息,城堡里的女人们都悄声离开,只留下两名双胞胎姐妹,在一旁伺候。

姐妹二人容颜堪称绝色,小小的鹅蛋脸白皙精致,眼眸都是瑰丽的紫色,或许是因为还没有张开,嘴唇单薄却秀美的可爱,又都是一头笔直的银色长发。

周墨感觉自己的脚被搬动,微微睁开双眼,就看到这对双胞胎姐妹在帮他除去鞋子。

目光在两名少女跪在地上也遮不住修长纤细的美腿上扫过,周墨开口问道:

“你们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

即便周墨开口温和,可是这对双胞胎娇小的上身还是微微一颤,都低下头去,声音纤细的回答道:

“主人,我叫米雅,妹妹叫米娜,今天都十四岁了。”

周墨心头讶然,这对双胞胎虽然跪在地上看着娇小,但是站起身来已经是成人高度,虽然不及晨漾那般高挑,却也和倩疏相差仿佛,没想到才十四岁。

米雅和米娜从小被父母捧在手中,犹如明珠一般,何时做过帮人脱鞋这等事情,半天也无法褪去鞋子。

周墨心中不忍,起身自己将鞋子踢掉,冲着双胞胎摆了摆手,说道:

“你们也歇着去吧,饭菜准备好了再来叫我!”

两女对视了一眼,两对璀璨的紫色眸子中都微微放松了一些,然后微微躬身的退下。

一整夜的高强度奔走,又要与邓格-鹰扬斗智斗勇,周墨真的有些疲乏,很快的睡了过去。

城堡的正门吱呀呀的打开了,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细密的小雨,潮湿的空气涌入城堡之中。

霍格-鹰扬带着一身水汽,在仆役的引领下走入了正厅中,一眼就看见在沙发上睡的正香的周墨,伸手阻住要叫醒周墨的仆役,霍格-鹰扬褪去披风,坐在了另一座沙发之上。

仰躺在沙发之上,没有几分钟,霍格-鹰扬竟然也沉沉睡了过去。

鼾声响起,却是惊醒了周墨。

皱着眉头,周墨起身看向鼾声传来的方向,发现竟然是霍格-鹰扬,目光转向仆役。

“主人,鹰扬二公子只是刚到,见您睡着,就在旁边等着,没想到也睡了过去!”仆役低头解释了一句,然后再周墨的手势示意下退了下去。

仆役退下的脚步声让霍格-鹰扬从沉睡中醒来,一睁眼就看到周墨在看着他,连忙坐直了身体,恢复了鹰扬二公子应有的仪态。

没有废话,霍格直接说起了正事:

“刚刚接到消息,风王与渊王就在海王莅临鹰扬领的同一时间,分别到了狂熊大公领与白虎大公领,同样出动了元老权杖,说了那句话!”

周墨皱眉,心中叹息,怀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吾等永不妥协?”

霍格-鹰扬瞥了周墨一眼,天蓝色的眸子中,神色仿佛在鄙视周墨的明知故问。

“这样以来,皇帝陛下就算被三王逼到了墙角了,进退不得,如果真的……“

周墨的话没有说下去,但霍格-鹰扬也明白了周墨的意思。

“应该不会,多半皇帝陛下会忍下这口气,黑暗森林中那些怪物与大地龙族不同,大地龙族最多也就是掠夺我人族的财富与粮食,但是那些怪物可是我人族之死敌,一但将他们从黑暗森林中放了出来,是动摇我人族根基之大事,皇帝陛下万万不会这等糊涂的!”

霍格-鹰扬虽然这般说,但是语气却有几分犹疑,眉头也是紧紧皱了起来,显然他所说的,连自己也不能完全信服。

周墨冷笑一声,说道:

“就算皇帝陛下不会如此,但是未必就没有人不能逼他如此!”

这话一说,吓得霍格-鹰扬猛的从沙发上站起,一向淡定的鹰扬二公子,此时面色都惨白起来。

“周墨,不要胡说,涉及到那等级别的生命,只要他们有心,一切与其相关的声音都能感知!”

这中隐秘周墨倒是不知,当下面色也白了白,以他如今的实力,在能够逼迫一国大帝的生命面前,即便相隔百万里,生死也只在人家一念之间。

冲着霍格-鹰扬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谢意后,周墨转开了话题,说道:

“这种消息都传递过来了,大公可是和皇帝陛下通过消息了?怎么说!”

提到这件事,霍格-鹰扬面上现出难看的神色,沉吟了半晌,方才说道:

“皇帝陛下之传过来一句话,说,三王既然要来,我就在皇宫里等着他们朝拜!”

周墨听到这霸气非凡的话,一时之间也是愣住了。

“皇帝,还真不愧是奥托帝国之主宰,这份霸气,当真让人心折啊!”

这句话,周墨说的赞叹,但是面上眼中,却全是苦涩。

如此霸气之回复,看来帝国皇室与帝国三大王国之间的正面碰撞已经不可避免了。

“皇帝陛下没有想过,如此一来,整件事情要如何收场吗?”

霍格-鹰扬听着周墨的问题,沉默不语,忽然,起身说道:

“去你书房说话!”

周墨心中一动,知道这是霍格-鹰扬是要与他交底了!

二人沉默着来到周墨的书房,霍格-鹰扬微微抽了抽鼻子,看着周墨说道:

“看来那些贵族夫人、小姐还真没浪费,这书房中尽是女人香啊!”

话音刚落,米雅和米娜姐妹,各端着一个托盘,送了红茶上来,摆在书房中会客用的黑檀木茶几上。

霍格-鹰扬扫了一眼书房中的家具,有些奇怪的问道:

“干嘛如此寒酸,你也算是身家不菲了,为什么不让自己过的舒服一些!”

“哪里顾得上这些,这一个月来我忙成什么样子,你又不是不知。”

周墨急切的回了一句,然后便直接了当的问道:

“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了,直接说吧,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霍格-鹰扬起身,亲自将书房的门关上,然后方才重新坐下,低声说道:

“我知道你猜出了什么,但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这件事情的因由,我也是方才从父亲口中知晓的。”

周墨挑了挑眉毛,示意霍格-鹰扬继续。

“这件事情,包括五十年前二皇子一事,其实原因都是一个。”

霍格-鹰扬抿了抿嘴唇,没有说原因是什么,而是说道:

“你可知道,二皇子是奥托帝国历史上,唯一一个立了军功,反而却被降罪的皇子?”

周墨皱起眉头,刚要说话,酒杯霍格-鹰扬打断。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我不能说,只能告诉你,这件事情牵扯到人族最高层的博弈,皇帝、三王,都不过是棋子而已,而像我父亲,三大镇国公,也不过是棋盘上的边角料!”

周墨开口问道:

“所以呢?大公的意思是什么?”

霍格-鹰扬笑的苦涩,说道:

“我父亲哪还能有自己的意思,只不过传达皇帝陛下的意思,而皇帝陛下,也不过是传达皇室背后之人的意思,你可明白了?”(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