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十一章 四皇子的初登场

帝都,巍峨城墙高耸连绵如山脉,其上终年有乌云雷电盘踞。

入得城门,方晴光大好,诺大一座帝都,若在中心仰望,就能得见,雷云环绕之下,巍巍巨城竟似是包裹在通天光柱之中。

四皇子从刚刚营建好的皇子府步行至宫门,从鹰扬城回到帝都已然一月有余,昨日夜刚刚翻阅了鹰扬商会传递而来的账目报表,即便只有向海王国度销售的单项利润,其数字之大,就让四皇子有了今日在朝堂之上,与三哥掰一掰手腕的底气。

皇宫正门之外,车辚辚如簇,皆是各种奇珍坐骑拉就,帝都贵族还有皇室家臣,奢华之风正盛。

安步当车的走到皇宫门前,在三皇子七匹地行岩浆龙拉就的车架后,独自站定,四皇子垂下了淡金色的眸子,静静等待皇宫门开的时间。

长长的奢华车队中,四皇子一身皇子服饰,孤零零的站在车队中央,不时就有目光从不同的马车中窥望一眼。

四皇子身前,三皇子乘坐的黄金色马车之中,三皇子品了一口侍女奉上的香浓红茶,同样淡金的色的眸子中冷光熠熠。

瞥了一眼侍女不着片|缕的上半身,婀娜的侧部曲线和胸前木瓜状的性感形状,三皇子的心情微微好了一些。

“老四回京已经一个月了,父皇第一次召见他上朝,看来这场风波要结束了!”

三皇子似乎在自言自语,却又好似在向什么人询问,可是马车之中,除了三皇子外,只有两名唯有下身围着一层轻纨的侍女。

随着话音落下,马车顶部,竟然有一缕幽光垂下,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颀长身影有些模糊的显现出来。

“确实到该结束的时候了,那笔财富露了白,皇帝陛下只能拨做军功赏赐了,那些军功勋贵们,即便放出来,怕是也要与皇帝陛下离心离德了!”

三皇子微微点头,但是眉毛却依旧皱着,半晌,说道:

“按理来说,本座这一回算是赢了,可是本座却没有一丝快慰,反而心中郁垒。”

颀长身影沉默了一会,说道:

“因为殿下在这次风波中,只有付出,没有回报,当然会影响心境。”

凝神想了想,这次风波中,三皇子在朝堂上为老牌贵族张目,几乎与父皇翻了脸,甚至在皇宫中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心腹迪兰都搭了进去,又失去了鹰扬城中的财源,还有鹰扬大公一脉的助力。

三皇子眉头皱的更深了,手指摩挲着茶杯细腻的瓷釉,突然心中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

“啪!”雨前山水茶杯被摔得粉碎,碎片划过一旁侍女白皙的皮肤,带出一道血痕,然而那侍女却似乎毫无感觉一般,没有丝毫动作声响。

“殿下不必恼怒,你帮了三王一次,三王定然不会欠殿下这么一个大人情,必然会有所回报的!”

三皇子听到这话,脑海中出现了贵族元老会最上面那三个尊贵席位,三皇子心头的火气微微被压制。

“那鹰扬城中是怎么说,瑞玟-娜隆那个祸水竟然帮着老四,清扫了本座的人,还统合出那么一大摊生意,这是多大一笔财源啊!”

颀长身影似乎对这个问题也颇为不解,细细思考了半晌,方才说道:

“这件事情确实奇怪,四皇子毫无根基可言,霍格二公子在鹰扬领也是一向不管事的,怎么娜隆殿下突然伸手扶植这两个人?”

说了想不通之处,颀长身影话音一转,说道:

“不过殿下不必担心,今日大朝之后,一切尘埃落定,鹰扬大公定会返回鹰扬领,到时候拨乱反正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娜隆殿下一番苦心,最后还是会落在殿下手中的!”

…………

四皇子孤零零的站着,突然一声晦涩的吱呀声,皇宫大门缓缓打开。

不知是错觉还是心中的向往所致,四皇子竟然感觉,有一道光芒自那扇大门中溢了出来,似乎在迎接自己。

身为皇子,第一次从皇宫正门走入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一种叫野心的东西,不可抑制的萌发而出。

三皇子在马车中冷笑一声,目光向车后撇去,仿佛能透过特质的车厢,看到车后的四皇子一般。

而四皇子,此时仿若与那同父异母的三哥心有灵犀一般,转头隔着车厢与三皇子对视。

两双同样淡金的的眸子中,燃烧着同样的野心。

…………

奥托帝国的皇宫,金蓝交映,九百九十九重台阶,王孙先行,贵族其后,皇室家臣尾随。

朝堂之上,屋顶皆是通透琉璃,阳光洒落,当真有几分正大光明的气氛。

奥托皇帝高坐其上,群臣参拜之后,依礼排站。

三皇子站在最前面,四皇子与三皇子并排而立,身后则是几名常驻帝都的大公爵。

奥托皇帝似乎没有听任何人说话的兴致,直接挥了挥手,自有内侍宣读谕令。

“一干涉及二皇子拉马斯-奥托之死一案之贵族,今查无实证,全部无罪释放。”

一条简短的谕令,却似是流星撞入了海洋,刹那间就掀起了无尽浪涛。

但是皇帝陛下似乎还嫌不够,毫不理会陛下瞬间扬起的嘈杂,又挥了挥手,内侍宣读了第二条谕令。

“鹰扬城一案,追回诸多贵族之家财,着被释放之军功勋贵,持元老院派发之贵族纹章、家族账目,前去认领。”

如果说第一条谕令如同是流星撞入海洋的话,这次就是地壳翻动,岩浆喷涌,整座大殿之上,无数气息翻滚,源能光芒闪动,乱作了一团。

奥托皇帝头顶篮金色皇冠乍亮,一股沉重的压力突兀出现在大殿之上。

刹那之间,土黄色光芒升腾,压住了一切其余源能光芒。

有些疲倦的第三次挥手,内侍开始宣读第三条皇帝谕令。

“着,以三大王国为首之封地贵族,按朝贡皇室之税赋比例,筹措贡献大河战役之军功封赏。”

这下子,不用皇帝压制,大殿之上的众人鸦雀无声,目瞪口呆的仰望着宝座上的皇帝。

三皇子更是连思维都停滞起来,父皇这是要干什么?想要再来一次奥托分裂战争吗?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