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七章 血色晚宴(3)

长案内,皇子佳人,相拥饮着殷红美酒,高歌柔啼不断。

长案外,周墨独坐,目视死刀滴淌鲜血,冰冷无言静待。

门外,有轻柔优雅的脚步声缓缓走来,周墨眉头微挑,这脚步声甚是熟悉,是倩疏!

果然,门外宫廷侍卫的通禀声传来:

“四殿下,海王公主殿下,请周墨过去一叙。”

周墨不动,四皇子也停了下来,唯有那名金发少女,娇|喘微微,面色潮|红,伏在四皇子怀内。

“唉!”四皇子叹了一声,手掌自少女香背,滑到了纤细的脖颈之上,轻轻摩挲。

看着四皇子动作,周墨心中下微微赞许,然后拿刀起身,说了句:

“玉陨香消,总是憾事,周墨就不打扰了!”

转身绕过屏风,周墨就听到一声清脆的颈椎断裂之声。

微微摇头,走出了四皇子的房间,周墨变看到倩疏一身白金色的单薄袍服,裹住了曼妙娇躯,足下踩着一双素蓝色的纤细高跟礼鞋,正垂头等在门外。

见到周墨出来,倩疏精致的鼻翼微动,然后有些惊讶的看了周墨一眼,见周墨身上染血,黑眸中露出几分骇异。

从小在瑞玟-娜隆身边接受的调教起了作用,虽然心中惊骇,但倩疏还是平静的对着周墨一礼,然后转身在前引路。

绕过两个长廊,来到了一扇海蓝色半透明门户之外,在门外依稀能见两个高挑曲线身姿,侍立在门后。

“周墨阁下,请进。”打开门户,倩疏侧身,蹲礼请周墨入内。

周墨瞥了一眼铺到了门口的厚厚纯白地毯,又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染着血迹的足印,微微摇头,这个瑞玟-娜隆的生活,还真是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享受。

刚想在门外褪鞋而入,倩疏也发现了周墨的窘迫之处,屈身蹲下,在纯白地毯映衬下,如霜似玉的精致小手,要为周墨褪下了染血的靴子。

周墨迟疑了一下,并未拒绝,只是说道:

“劳烦倩疏姑娘了。”

倩疏起身,面色微红,并不说话,只是绝美的黑眸含羞带怯的看了周墨一眼,素手微伸,请周墨入内。

周墨点点头,走入了瑞玟-娜隆房中,房门内,一扇宫廷侍女图拦住了视线,绕过屏风,就见瑞玟-娜隆和四皇子一样,在品着水晶杯中的冰唇美酒。

深红色礼服的瑞玟-娜隆,凭空多出了一种妖艳的神秘邪恶感,一见之下,就有将人吸引入深渊,不可自拔的魅力。

碧眸瞥了一眼周墨,见周墨披风破损,衣着上也有些微血迹沾染,微微嗅了嗅,死气混着血气,让瑞玟-娜隆皱起了眉头。

“杀了多少?刀可尚利?”

一种心意相通的感觉让周墨有种莫名的舒适感,面上现出笑容,拍了拍腰间死刀,说道:

“刀斩三百六十四人,刀锋正锐!”

周墨家中的秘银刺客,加上蛇渊的三百六十三名杀手,正好三百六十四人,迪兰死于拉马斯-奥托战魂剑下,死刀之上却是未染他的血。

瑞玟-娜隆放下水晶杯,身侧晨漾又满了一杯冰唇,瑞玟-娜隆碧眸看向周墨,倾世容颜上露出一丝神秘笑容。

“请饮一杯,看看是刀头血鲜美,还是这杯中酒醇厚!”

周墨也不拒绝,上前坐在了瑞玟-娜隆对面,伸手拿起了还沾染着一丝樱色唇印的水晶杯,浅饮了一口。

冰唇美酒确实名不虚传,醇厚与清冽交杂,混合出无数种香味。

瑞玟-娜隆看着周墨品酒,碧眸中突然露出一丝凌厉,突兀问道:

“拉马斯-奥托是不是还活着?”

周墨挨在唇边的酒杯一顿,然后面上露出一丝惊讶来,镇定的将酒杯放在了长案上,说道:

“拉马斯-奥托死时我亲眼目睹,怎会还活着,殿下为何如此问?”

瑞玟-娜隆碧眸仔细的打量着周墨的神情,怀疑的问道:

“下午,整个鹰扬城的神秘态生命,都听到了一声痴情叹息,那个声音我很熟悉……”

周墨马上响起了他召唤出拉马斯-奥托之时,那雄伟男子发出的一声长叹:

“云……”

周墨眸中闪过一丝了然,却是看在了瑞玟-娜隆眼中,碧眸流转,如碧波荡漾,美不胜收。

“你果然知道些什么!”

周墨默然而笑,却是不语,半晌,放在那双倾国倾城碧眸的审视之下,说道:

“拉马斯-奥托死了,这是确定无疑的事,但是极于情者,即便死去,也会留下点什么,铭刻在这世间,我不过妙手偶得,无奈之际,借亡者之威罢了!”

瑞玟-娜隆垂下眸子,细细思考周墨的话,不过一个呼吸时间,碧眸抬起,有些惊讶的看着周墨。

“迪兰被你杀了?”

周墨心中一凛,这个女人的智慧简直可怕之极,什么事情,露出一点苗头,就瞒不过她的眼睛!

“他要杀我,结果他没有成功,自然他就死了!”

话音淡淡,但听在瑞玟-娜隆耳中,却恍若惊雷。

秘银生命逆杀神秘态灵启生命,这等事情,闻所未闻!

“四皇子知道了?”

周墨点头,垂着眸子说道:

“人头送给了四皇子做礼物,四皇子还搭了一名美丽少女做承载的容器,这件事情,却是我的不对,害了一条无辜人命!”

话说完,周墨目光扫过了晨漾和倩疏,看的两女身上微微发冷。

瑞玟-娜隆却是不在意周墨的话,四皇子在宫外毫无根基,那个女人也一定是鹰扬家族送过去的,这等事情,涉及到三皇子,自然要小心谨慎。

“周墨你还真是信任瑞玟呢,要知道,朝堂之sh王国度可是站在三皇子一边的!”

周墨手指敲了敲长案,黑眸中神色莫名,淡淡的问了一句:

“是吗?”

瑞玟-娜隆瞳孔紧缩了刹那,但不过瞬间,转而轻笑起来。

“晨漾,倩疏,周墨阁下经历杀伐,参加这晚宴却是不妥,你们服侍周墨阁下洗漱更衣。”

周墨原本占了上风的气势,瞬间凝滞,黑眸慌乱了刹那。

晨漾和倩疏,蓝色与黑色的眸子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三分羞涩,七分惶恐,一时间,竟然都不知道公主殿下是在说笑,还是认真。

“周墨,你身上的血腥味简直刺鼻,快去洗洗吧!”

瑞玟-娜隆碧眸盯着周墨,神色中暗藏着一丝得意,周墨啊周墨,本殿下不会让你跑出手掌心的!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