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五章 血色酒宴(1)

鹰扬大公府上,随着天色渐晚,来往的各色车辆、仆役开始增多起来。

一名名穿着正式礼服的贵族们,携妻带子而来,但面上却都不见来赴晚宴应该有的欢喜神色,大多皆是肃然冷淡。

老管家站在门口,将一位位鹰扬大公领内的贵族迎了进去,当天色完全黑下的时候,鹰扬城中还能来赴宴的贵族,已经来的差不多了。

摇了摇头,老管家有些浑浊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怜悯,往日大公子开晚宴时,比这何止热闹上一倍,往日那些最为活跃的贵族,今夜竟是一个不见!

这时,万宕骑着一只火瞳白犀牛,带着数名仆从,来到了鹰扬大公府前。

老管家连忙吩咐了一声身边小小厮,然后快步迎了上去。

亲自为万宕拉住了缰绳,老管家微微躬身笑道:

“万宕子爵稍等,二公子马上亲自出迎。”

万宕迅速的从马上下来,他虽然有子爵爵位在身,又是军情局的分部长,但是也不敢让一名同级生命服侍于他。

富态的身子一落地,万宕脸上笑的看不见眼睛,一手扶起了老管家,一手接过了自己坐骑的缰绳,连声说道:

“这怎么敢当,这怎么敢当,慢鹰扬城中,除了鹰扬大公及夫人,哪个敢让您如此,您这是要害万宕啊!”

这话说的不错,老管家也是神秘态灵启阶的生命,又是整个鹰扬领的大管家,鹰扬领中,便是邓格、霍格,也不敢轻易劳烦于他。

老管家弓着腰呵呵的笑了两声,并不答话,听到身后小主人的脚步声急促赶来,连忙后退了几步。

霍格-鹰扬笑容满面,走过来便亲热的拉住了万宕的一双肥手,一边低声说道:

“万宕大人,今日辛苦您了,辛苦您了,贵宾包厢内给您准备了礼物,您一定喜欢!”

一边带着万宕向内走去。

听到礼物二字,万宕的小眼睛亮了亮,呵呵的笑了起来,随着霍格-鹰扬向内走去的脚步也轻快起来。

将万宕引入了花园外的一座小楼中,送到一间私密的休息室外,霍格-鹰扬停住了脚步。

“万宕大人您且稍等,待两位殿下莅临之后,霍格亲自来请!”

万宕抽了抽鼻子,在门口便闻见了一股极淡的女人香,肥肥的脸上笑的更加灿烂了些,拍了拍霍格-鹰扬的肩膀。

“二公子真是太客气了,且去,且去,耽误迎接两位殿下可不好,我这里不用担心!”

听到“不用担心”四个字,霍格-鹰扬天蓝色的眸子中才露出一丝笑容,两人眼神对了一下,心照不宣的一笑之后,霍格-鹰扬离去。

府门外,四皇子身后跟着两队宫廷侍卫,竟然步行着来到了鹰扬大公府外。

霍格-鹰扬瞳孔微微一缩,然后赶紧对身后的老管家吩咐道:

“马上收拾一辆车架,待四皇子走时,一定要奉上,另外,大嫂昨日给我的那名侍女,送到车上,服侍四皇子。”

老管家看了一眼霍格,心中叹了口气,二公子几乎是大夫人一手带大的,今日竟然连大夫人送来的侍女,都要如此防备,不敢留在身边,真是可叹。

浑浊的眸子微微转了转,老管家还是微微躬身,下去准备了。

霍格-鹰扬大步迎了上去,在四皇子身前躬身行礼,说道:

“四皇子莅临鹰扬大公府,却是霍格年轻,考虑不周,怠慢四皇子殿下了。”

四皇子面色冷清,闻言只是微微点头,也不再理会霍格-鹰扬,竟是当先向府邸内走去。

霍格-鹰扬连忙紧随其后。

这时,七匹独角光鹿,踏着整齐的步伐,拉着翠色的马车,缓缓驶来。

车前三位海龙骑士开路,身后三队秘银骑士护卫。

四皇子眸子中闪过一丝羡慕,他是刚刚出宫独立的皇子,除了帝都内外的宅子封地之外,还处于一穷二白的阶段,要想置办出瑞玟-娜隆这般排场,还有一段路有走。

四皇子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瑞玟-娜隆的车架,淡淡的说了一句:

“娜隆殿下来了,一起迎迎吧!”

但话虽然这么说,脚下却是一步不动,只是看着霍格-鹰扬独自迎了上去。

车门打开,瑞玟-娜隆款款走下,身后倩疏与晨漾相随。

今日不知为何,瑞玟-娜隆换了一身深红色的礼服,在夜色中猩红如血,凭空给瑞玟-娜隆添了几分神秘气质。

就连面上的蝴蝶面具,都换成了同样的深红色,上面更是镶嵌这七颗鸽血红的宝钻。

碧色眸子在深红色面具下,美的好似岩浆中涌出的两汪清泉,顾盼之间,四皇子和霍格-鹰扬同时垂下了眸子,竟是被这美丽所摄,不敢直视。

扫了一眼,没有在迎候的位置上看到那个黑发黑眸的身影,瑞玟-娜隆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但是却丝毫不显,对着霍格-鹰扬微微点头,然后优雅的向四皇子走去。

这时,周墨正在野猪帮的一处秘密地下空间中,胖子眼睛看着被周墨捆成了团的蜘蛛,不大不小的眼睛中,满是垂涎欲滴神色。

一脚将胖子踹了个跟头,周墨笑骂道:

“你个色胆包天的胖子,连蛇渊的女人都敢想?”

胖子讪笑着爬了起来,低头不语。

周墨再次将蜘蛛提了起来,伸手猛的重击其后心,彻底封住了蜘蛛的心脏力量之源。

“给我看好了,现在她与普通人无异,醒来就打晕她,这个女人你应付不了,我还有事,回来之后再想想怎么处理这个女人!”

言罢,周墨转身欲走,却又想起了什么,腰间白虹一闪,死刀却是贴着胖子的命根子划过。

胖子只觉下身一凉,全身猛的打了个冷颤,就听到周墨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管好你那点小心思,否则,咱们连上一次的账一块算!”

这下子,胖子全身都冰凉一片,回头欲求饶解释几句,却发现周墨的残破的披风已经没入了转角。

周墨孤身一人行走在清冷的大街上,他借着瑞玟-娜隆的威势,震慑住了一些想要害他之人,但这不是长久之计,今夜还需立威才行!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