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一妃难求第二百九十五节 人生何处不相逢

“好个反贼!竟敢封本宫为他的八品小吏!”

可想而知。东宫掀桌了。

他对官吏的品阶高低并没有区别对待的意思,就算帛阳封他个一品大员,他依然会暴躁,可这县丞的位置他面前有过实例啊!那四姑娘做县官的时候,被王郊毒死的,不正是当县丞的人么?一作类比,东宫的炸毛点便给微妙地戳中,想不怒都难。

曹寰道:“曹某只是听闻陈大人如此说而已,不见得成真的。”陈和当然也是从别人那儿听来的。

——宫中有喜事,龙心大悦,这名未来县丞的幸运便是众臣“赶紧跟风沾喜气”的举例对象,于是人人皆知。

“若殿下觉着不妥,那便由……”曹寰看向阿青。

阿青立刻反应过来:“我?先生,我不成的!”

“县中辅官而已,青少侠之能绰绰有余。”

“可我还没认识多少字呢!”阿青坚持道,“让别人去吧,我留在先生身边就好!”

东宫说:“可庄里识字的没几人了,霍将军也是大字不识的人,青少侠你若是拒绝的话……”难道真要他自己去做敌人手下的芝麻官?

曹寰沉吟片刻,道:“实在不能接受的话,可以称病推辞。或者以家中有丧事需守制之类的借口拖延与回绝。”

东宫点头:“看来只能如此了。”

阿青立在一旁,颇有怨气地瞪着东宫:当初你劝曹先生到锡师来任职,是怎样说的?为何到你身上,就变了个模样?这也太不公平了吧,亏得先生还尽心尽力为你出谋划策!

感受到他的视线,东宫转头回瞪。

曹寰喝完手上的茶,感到两名年轻人之间的对立非但没缓解,反倒电光石火地升级了,于是咳嗽一声,借故离开,顺便将阿青拖了走。

东宫这边有些坐不住,因与秦姒有约,所以没事就出去问问时辰。

眼看着时候差不多了,他换好衣服,跑去太学府外等秦姒,谁知秦姒并没有来,只是托了宫里人下山,将书信转交给东宫而已。

按理说秦姒的举动不会这样轻率,但这回替她传讯的是安小璃,而她知道,不管出于什么心态,总之,安小璃是一定会尽全力将书信传到的,她只需要注意信中不出现明显的纰漏把柄就好,如此,就算被人半途截获,也不构成什么罪证。

东宫收信之时。安小璃还与他闲话了两三句,内容差不多是这么久没见了公子在哪里营生什么的。随后,她又告诉东宫,四姑娘在宫中如何如何被人排挤又总是受委屈,末了感慨不已,替人抹泪。

如果东宫对秦姒了解不深,那他恐怕真要听信了进去的。

他原本是想立刻回信给秦姒,但发觉安小璃的行为有异之后,便改了主意,只对后者说很感谢四姑娘还记得他。安小璃问他还要带什么话不,他道不必了。

安小璃不甘心,又对东宫讲:“近日宫里有喜事,或许要请戏班子上去演几台,锡师里面有名的梨园班底就那么几个,三公子若有心……”

“这是四姑娘的意思么?”东宫问。

安小璃道:“是的,不然,四姑娘也不会跟陛下提议此事了。”

东宫点头:“那好,鄙人自会设法混入伶人之中与四姑娘相见,多谢安姑娘提醒。”

“公子客气了。”安小璃有些不好意思地低首答道。

回了曹府,东宫的脸色就一直不好。吃过晚点,他坐在亭子里纳凉。驱蚊的香火在一旁慢悠悠地升腾出一条直线,半点波动也无。

阿青与霍亦州在远处望了望,也发觉好像东宫身边的气流太过沉稳了点。

两人将所知的情况一合计,得出结论,东宫两回去找四姑娘,结果都是相当不顺遂的。不过霍亦州知道第一回约见至少秦姒是与东宫谈了许久的,也就是说,两人因为见不着面产生误会的可能性很小。

那就是说,东宫殿下当真被甩了的可能性激增。

阿青是很想下个结论,说东宫这样的人品,被甩一甩才是正常的。但是想到东宫在拥有这种闪亮人品的同时,还(曾经)拥有更令人眼瞎的地位,阿青就觉着其实东宫也算够倒霉了,若非天时地利人和,如此的极品想出也出不来。

不过说到人品,东宫最近脾气还是好很多了,大概与他终于认识到“出了这门他就不是东宫”这一点有关,但是……阿青反倒觉着,跟这样的一个东宫,十分不好相处。

不好相处,不要相处便是了。

阿青想着,对霍亦州道:“霍将军,我先去问问曹先生明日的日程,告辞。”——你留这里关注东宫吧,我不奉陪了。

霍亦州点头。

阿青松口气,甩甩袖子往曹寰的书房跑,谁知还没到那门槛上,就被追上来的人叫住了,说是东宫叫他回去一趟。

“东宫找我?我这不刚刚才从他那儿过来么?”阿青不耐烦地挠头。

回到东宫面前的时候。阿青的怨气还没消散:“殿下‘突然’想起了什么要事?”

东宫不是感觉不到对方的不满,但他果断地无视之,对阿青道:“除了安小璃,还有谁能接近四姑娘?”

“怎么?”还没死心?

“安小璃此人有问题,不可信。”东宫道,“四姑娘也明白这一点,写给本宫的书信中才错漏百出,故意报警。可是她为何要用安姑娘来演这出戏呢?”

“我没听明白。安姑娘干了什么?”

“没有,至少说是我还没发现。”东宫严肃道,“只是此人有蹊跷之处,表现也颇不自然,像是刻意为之。”

阿青有听没有懂:“殿下,你这怀疑归怀疑,人家总要得到些好处,才会反背自己的顶头上司吧?安姑娘我知道,是个很善良的好女孩,她也救过殿下你,难道你忘记了么?如今这样怀疑救命恩人,正确么?”

他这一席话说完之后,东宫并不反驳,只重复自己的问题:“除了安小璃,能与四姑娘来往的还有谁?”

阿青无奈回想片刻,道:“张师爷。可他人不在锡师,在季家庄里。”

“嗯,他还是不能放。”东宫道,“此人若放了一定会出事。你上回来锡师,书信是怎样递交到四姑娘手里的?”

“是混在晨练的学子之间直接面见的四姑娘。”阿青道。

东宫眼前一亮:“哦?是怎么混进去的,本宫能如法炮制不?”

“恐怕没那么容易,需知我上山那一回,是前前后后都由张师爷打点好了的。他很有办法,可如今却不能放他回锡师……”

“好了好了,本宫知道都是张师爷神通广大。”东宫打岔道。

“殿下,如今秦斯的位置非同小可。不是轻易能见着的,就算是你能混入太学府的学子之中,那秦斯她也不见得会恰好出来检阅晨练。”阿青说。

何况听说秦斯入主后宫了,人家压根就不再做学官的差事了好不好?他在心底补充道。

东宫点头:“嗯,你说得有道理。”

“……”阿青愣了愣,他还不习惯从东宫那儿得到表扬,挠挠头,他又道,“这样吧,我去问问陈和陈大人有没有什么办法,虽说不太熟,但总是打过好多回照面的了。再不然,也可以问问常王,他或许很容易行这个方便。”

“若真能绕过安小璃与四姑娘联络,那就太好了。”东宫道,“四姑娘在这封信里,也分明暗示了可能会有人检查我俩的信件……”

阿青不以为然。

他说:“若真怀疑殿下你的身份,那哪里还用得着试探与监督?直接抓起来就好,宁杀也不错放啊!”

东宫笑笑:“若真遇上青少侠做京尹,本宫就逃不掉了。”

“哈!”

虽然仍觉着东宫防备安小璃的行为实在自找麻烦,但阿青却意外发现,东宫的态度似乎好转了许多。

东宫断断续续地与秦姒通着消息,依然还是只能通过安小璃这不太可靠的中间人传达。两人依旧没再见过面,只是这不见面,反倒更有些患得患失的意味在内。

东宫有时候拿了秦姒写来的信发呆,盯着那娟秀工整的蝇头小篆发呆,曹寰出门去聚餐,他也懒得再跟去,几乎属性要修改为宅了。

而此时,安小璃的表现越来越怪异,就差没有主动去印刷秦姒的坏话一千份沿街散布了。

可惜无论她怎么离间、怎么在两头欺瞒,又悄悄地偷看过每回两人互换的书信,却仍没能找到一击便能击溃秦姒的证据。

——莫非她当真猜错,这两人不是郎有情妹有意,是真正清清白白的点头交?

可青少侠明明说过,三公子仰慕四姑娘,曾经追求过四姑娘。但却失败了……

她催促东宫道:“三公子,你也应当显示一点诚意啊!”

“诚意?”

“回回都是四姑娘写信给你,介绍些锡师空缺的官职,三公子你为何坚持不挑选个满意的,然后回去等待录用的通告?”安小璃纳闷道。她可是每一封都小心地查看过才交到东宫手上的,“再说了,怎么可以只有姑娘写信给男子,没有男子回礼回信的?”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