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绝品保镖第三百五十七章 只为不被欺

众所皆知乘客坐上飞机以后是需要关掉手机的,另外江枫的手机在给龙青鸾发完信息以后就没电了,所以他也没有接到龙青鸾的回复。

龙青鸾心里焦急的要死,她很担心江枫不知道寻龙宗发生的情况,所以误打误撞直接就上了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寻龙宗那么多人不是白死了吗?

还有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不也是为了保护江枫吗?

在无法通知到江枫之下,龙青鸾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守在江枫必然会经过的地方,拦截住要上寻龙宗的江枫。

不过眼下龙冰心的情况也很糟糕,她心脉跳动微弱,呼吸时有时无。一开始还单单只是嘴角在溢出黑色鲜血,现在却是连鼻孔、耳朵都有黑色鲜血流出。

黑色的血液带着浓浓的恶臭味,不用猜也知道龙冰心这肯定是中毒的,并且中毒很深。

这样的毒根本就不是普通中医或者西医能解的,如果龙青鸾想要救龙冰心,只能考虑去找术士界那些比较有名的术医。

可是这毒是出自于金丹圣药谷,术士界又有哪个术医敢招惹金丹圣药谷?就算有术医敢接受医治,可龙青鸾敢让他医吗?难道她就不怕这个术医会偷偷出卖自己,以便和金丹圣药谷换取利益?

在龙青鸾认识的术医之中,唯独值得她信任的人有两个。

一就是三奇药怪,二就是江枫。

三奇药怪现在人已经不在了,龙青鸾唯独能够寄盼的就是江枫。所以能不能尽快和江枫碰上面,将直接决定龙冰心的生死存亡。

落霞山顶端,寻龙金殿旁边的侧殿内。金世尊、燕晓峰,以及金丹圣药谷的十几个供奉都分别位列在座。

原本金世尊是准备离开金丹圣药谷,让自己的下属在这里蹲守江枫的。但金丹圣药谷最新传来的消息让金世尊立刻改变了主意。

这个消息是金丹圣药谷的人从渭南袁家打探而来的。

上一次渭南袁家准备和韩元山合作,一起打开左慈墓共享《九鼎丹经》。然后韩元山的爷爷韩道藏顺带再取下寻龙宗宗主之位。

可惜最后事与愿违,韩元山、韩道藏死了不说,袁家的顶梁柱袁天机竟然也死了。

袁家一来是元气大伤,二来也不知道寻龙宗究竟用什么办法杀死了袁天机,所以根本不敢贸然对寻龙宗发动复仇进攻。

但不要忘了,袁家里面有不少人是知道左慈墓这件事的。

金丹圣药谷一举灭掉寻龙宗后,为了逼江枫现身,所以直接下了术士界的“追杀令”。

上面说“寻龙宗宗主龙千秋借去金丹圣药谷购买灵药之机,派出师弟江枫窃取了金丹圣药谷珍贵丹方一份。现在寻龙宗已经被我金丹圣药谷所灭,宗主龙千秋及其夫人秋紫菱均为我金丹圣药谷擒获。

现仍有龙千秋之女龙青鸾、龙冰心,以及龙千秋师弟江枫逃离在外。犯术士界同道有发现三人行踪转告我金丹圣药谷者,一经查实将以九华碧玉丹二十颗作为酬谢之用。

如有人将三人擒获,交于我金丹圣药谷者,金丹圣药谷可以半价售卖两百颗九华碧玉丹作为酬谢。”

这一份追杀令金丹圣药谷挂在了自家的官方网站首页上。

术士界的术士们并不是土包子,他们一样与时俱进,一样懂互联网会用手机。尤其是金丹圣药谷的官方首页,几乎每个术士门派、家族都会派专人守在电脑旁边等候,以期望新的一批丹药上架,能够抢在所有人前面抢先下订单。

他这个追杀令在官网首页挂出,自然很快就传遍了术士界。

其中袁家的人也看见了,所以他们立刻联系了金丹圣药谷的人,把左慈墓和《九鼎丹经》的事告诉给了他们,以换取二十颗九华碧玉丹。

原本仅仅是驻颜丹的丹方就已经足够金世尊亲自带人出马威胁沧澜岛,灭杀寻龙宗了。

现在牵扯到一整本《九鼎丹经》,那金世尊就算是耗光金丹圣药谷的所有家底,也必然要把它弄到手。

金丹圣药谷能够辉煌到今天,靠的是什么?

还不就是《九鼎丹经》的一页手抄残篇吗?

偏厅之中金世尊没有说话,燕晓峰和金世尊手底下的供奉们也没敢多言。

等到他双目半闭假寐一会儿后,金世尊开口道:“我们攻打寻龙宗乃是出其不意,寻龙宗事先并不知晓,所以按道理来说龙千秋的两个女儿在我们攻打寻龙宗时,应该是在寻龙宗里面的才对。

可是直到现在,你们还没有找到她们两个。我想问问你们,你们究竟有什么用?”

金世尊口中那个“用”字一出口,他那半闭着的双目猛然一下睁开。

一股磅礴的元力瞬间迸发而出,坐在椅子上的十几个供奉全都被这股元力冲撞的向后倒飞出去,几乎每一个都落地吐出了鲜血,一时之间竟然无法起身。

情况唯独好一点的只有燕晓峰,他座下的椅子已经四分五裂开来,另外他梳成发髻的长发也杂乱无章地披散开来,看上去十分狼狈。

不过即便座下没有椅子,他也依旧保持着先前那个坐姿,纹丝未动。

金世尊看了燕晓峰一眼,轻轻的“哼”了一声。

噗……

燕晓峰立刻吐了一口鲜血出来,身体连连往后退了四五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他有些惊恐地看了金世尊一眼,通过自己的伤势,燕晓峰能够肯定金世尊已经是还虚二境,元魂凝实的绝顶高手。

并且很有可能,金世尊已经触摸到了元神飞游之境的壁垒。

术士界这么多年,除了归元仙宗的老宗主以外,已经很久没听说过有人突破到元神飞游之境了。

不过就目前看来,金世尊很可能会做这百年内突破元神飞游境的第一人。

一时间燕晓峰彻底断绝了在金世尊面前耍鬼祟手段的心思,他从怀中取出一张黄纸递向金世尊道:“金谷主,这是我带人从龙千秋房内搜出来的。应该是龙青鸾和龙冰心的生辰八字,因为还没来得及证实,所以没能及时交给您,请您谅解。”

金世尊淡漠如冰地看了燕晓峰一眼。

初一接触到金世尊这个眼神,燕晓峰还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

不过还好金世尊五指一张,只是把那张黄纸收到了手中,并没有对燕晓峰做什么。

连夜从杭城坐飞机到莲蓉市的江枫,此刻人还在飞机上,不过离降落的时间也快了。

这一次江枫为了方便,只能用冰冻术把狗蛋儿冰冻起来,然后放进太乙丹鼎内。

太乙丹鼎里面的空间是须弥空间,只能存放死物,是无法存放活物的。

江枫要把狗蛋儿丢里面,只能把它冰冻起来,伪装成一个死物。

狗蛋儿虽然不喜欢这样,但这样对它倒是也没什么影响。作为一头灵兽,它就算被冰冻个一年半载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由于是凌晨航班,江枫也没能买到头等舱的票,只能和鲁褚薛一起坐在经济舱。

二人并挨在一起,江枫一路上都皱着眉头。

一双眼睛不停在过往空姐臀部盘旋的鲁褚薛也觉察出了江枫的不对劲,于是问了一句:“你怎么了?发现你从上飞机开始就魂不守舍的。”

江枫叹息了一声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大事要发生,心里很不安。”

“想这么多干嘛?我们修行修的是什么?是本心。如果心智不坚,对未来要发生的种种困难没有丝毫承受能力,那如何能够修成长生?”

“修成长生?”江枫笑了笑,“你志向倒是不低,要不是我知道你才练气三境,恐怕我会以为您老是个化神四境的高手呢。”

“道心跟修为有关系吗?修行是一场马拉松,并不是一场短跑。一时的超越并不足以证明什么,能否坚持到终点,这才是最重要的。

那我问你,你修行如果不是为长生,那为的是什么?”

江枫饶有兴趣地看着鲁褚薛,他没想到鲁褚薛对于修行道心竟然还有如此独到的理解,平日里倒是想看他了。

面对鲁褚薛的询问,江枫想了想后回答:“我修行,只为不被欺。不被天欺,不被人欺。”

鲁褚薛听后皱眉,感叹道:“你的志向比我只大不小啊。不被人欺就已经很难了。你还想不被天欺。不被天欺岂不是代表着你要和天一样大,或者比天更大?”

江枫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跟鲁褚薛谈论这个话题。

莲蓉市机场这边,龙青鸾买了两件普通的大衣和帽子,分别包裹着自己和龙冰心,然后就这样在机场内等待着。

同样作为一名术士,龙青鸾能猜到金世尊他们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找自己。

比如利用自己的生辰八字推算出自己的位置等等。

龙青鸾自然是无法改变自己的生辰八字的,但她却有办法伪装别人的生辰八字。

她在洗手间内画制了八张符,上面写着她和龙冰心的生辰八字,然后分别把符偷偷贴在了不同的八个人身上。

寻龙金殿内,金世尊根据龙青鸾和龙冰心的生辰八字进行“天干定位”,一测算,顿时得到了十个不同的地点。

一时间金世尊也被搞糊涂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