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新妻危情计中计第三十五章 她和他骨肉相连。

夜已经深了,乔森看见她有些犯困,叹了一声心疼地说:“你去睡吧,我坐会,待会自己走。”

说完后就觉得悲哀不已,他们之间,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没有话说的地步了,在一起都觉得尴尬。

她见他似乎是不大自在了,温柔地笑笑宽慰他:“没事,我睡了一会了,不太困了!”

她微笑着,眉目温婉。

乔森心中更是不好受,她本该属于他的。

他想起自己兴致勃勃跑去买钻戒的那一天,满心里都在想着,要给她一个惊喜,然后把钻戒套上她的手指。

从此之后,她便属于他一个人了。

想到这些,他买钻戒的时候一个人一直在傻笑,店员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很是不好意思。

他万万没想到,那枚钻戒他还没来得及送出去,厄运便降临了。

尔后,他再也没有机会,把那枚钻戒,套上温凉的手指。

这么温柔这么美好的一个女子,他多么舍不得!

乔森拿着冰袋又开始荒神了,坐在那里看着温凉,也不说话,这样看着,让温凉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

她想着要说些什么来化解这不自在,乔森已经慢慢垂下头去了,拿着冰袋的手也垂了了下来。

客厅顶上柔柔的水晶灯落在他柔软的发上,他垂着头,眼睑上落了一些阴影,听见他轻轻地呢喃了一声:“我想过要和你过一辈子的!”

他想要娶她,把她留在身边一辈子。

说着,他便首先哽咽了,或许温凉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哽咽,他知道,因为自己身不由己。

温凉没想到乔森会忽然提起这事情来,短暂的愣神之后,她点了点头,真心地说:“我知道。”

他的心思,温凉知道。

这个男人,眼里,心里都有她。

分手的时候,她没有问他为什么会分手,不管什么理由,乔森心里有她这事情,她知道。

理由可能让他难以启口让他为难,她不愿意让他为难。

乔森又不说话了,气氛压抑又让人难过。

他的心里是真的很难过吧。

最后,温凉在客厅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了,拍了拍乔森的肩,转身入了卧室。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久都睡不着,等到后半夜迷迷糊糊睡过去了,也不知道乔森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她想起来昨晚上乔森的那个样子,轻叹了一口气,难以说清心中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很多事情,都不是她可以控制的。

因为沈铮那边给她准了两天假,她今天一整天都有空,晨跑回来洗了一个澡,她开始给自己准备早餐。

早餐刚做到一半,手机便响了。

她看了看时间,早上七点四十,这么早谁给她打电话?

还是一个陌生电话。

她正在煎蛋,腾出来一只手来接电话:“你好,哪位?”

“妈咪。”

话筒那边传来一个孩子欢快的声音,温凉手抖了一下,手机差点就掉到了锅里和鸡蛋一起被煎了。

她什么时候有了孩子了?

脑海之中马上浮现起来那一天在餐厅里面遇见的那个孩子,他趴在她的椅子靠背上,睁着一双圆溜溜的漆黑眸子笑眯眯地看着她:“听说你是我妈咪!”

这一段时间,她一直忙着处理许愿这个案子,把这个孩子都忘了。

没想到,他竟然还找上她了。

温凉有些头疼:“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

小家伙在那边得意地嘿嘿笑:“爸比让我做个十三孝的儿子,妈咪的号码都不知道的话,那怎么行?”

他说得认真,却让温凉额头上爬满了黑线。

刚想要问他爸比是谁,电话那头小家伙已经软糯软糯地问她:“妈咪,你在哪里?我去找你玩好不好?”

温凉记得今个是星期三,便随口说:“你今天不用上学?”

那头小家伙怏怏地说:“我不想去上学。”

刚才还和她嘻嘻说话的小家伙,转眼又显得情绪不高了,估摸着是遇上什么事儿正在闹心。

温凉还在纳闷他是怎么弄到她的号码的,眼看着锅里的鸡蛋要被她给煎糊了,便急急和他说:“小孩子要好好学习,怎么能不上学?阿姨有事情要忙,不能陪你玩儿。”

说完之后,她连忙放下手机去摆弄平底锅。

等到她把鸡蛋给弄出来之后,才想起来电话还没挂断。

她擦了手去拿手机,发现电话已经被挂断了,估计是那孩子久久没有听到她说话,便也没了等待的 兴趣了。

想着也没什么事情,她也没有再打回去。

吃早餐的时候她还一直在想,晚点要问问沈铮,是不是上次她把那个孩子交给他的时候,他把她的电话告诉给他了。

不然的话,他怎么知道她的号码?

实在是没有道理的。

这个一直跟着她叫妈咪的孩子,凭空冒出来,让她不由好奇。

早餐之后,她习惯性看报纸,今天报纸的头条,赫然还是顾氏集团,不过这一次,闹的人,换了一拨人。

这一次,是白彤彤的家人。

和上次许愿家人闹的方式一样,在云顶大厦前拉横幅跪地呐喊,搞得顾氏集团总部上下乌烟瘴气的。

内容上大抵是白彤彤的家人说自己的女儿是被冤枉的,她不可能杀人,是被顾寒时当成了替罪羔羊了!

这和许愿的家人所作所为,如此相似。

对这样的事情兴趣寥寥,她很快便浏览了一遍便把报纸给放下了。

看了一眼窗外,天色阴阴沉沉,好像快下雨了。

她今天有地儿要去,就算是下雨也要去,所以很快便换了一身衣服出门,开车朝着郊区去了。

她把车子停在了一处陵园前,一个人顺着弯弯曲曲的小道走去。

这一处陵园已经没落,没人管理,有钱一些的人早早把亲人的骨灰迁走了,剩下来的,多半是没钱没去路的。

如此,便显得格外悲情。

踏入这荒凉的墓园,她的心,开始一点点抽了起来。

回来好几个月,她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终究是没办法释怀的,不过,终究是要来的。

这人,和她血肉相连。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