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新妻危情计中计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们女人就是矫情。

在这个家里面已经形成了习惯,不愿意离开一个熟悉的环境,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是要重新开始的。

他们生怕遇见的人,和现在的人也一样,运气差一点,可能遇上的人,更加糟糕。

他们没有勇气去展开新的生活。

但是他们懦弱得不敢承认,从而把自己不幸福的原因归结在孩子的身上。

然后从小就在孩子的心里面,种下来一个深深的阴影,孩子会感觉自己成为了一个累赘,是他们害了父母不能各自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他是一个负担。

孩子的心,会很累很累。

沈铮在刑警这一线上工作了十年,遇上的关于家暴出现问题的案子太多太多了,很多时候,这些不幸福的家庭都有一个共同点,夫妻没有感情,争吵打架不断。

贫穷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已经不在一起。

人心不在一起了,一个人不可能有足够的力气去和贫穷对抗,所以这个家庭的贫穷,是一如既往的,永远也没有办法改变,贫穷还在,那么争吵就会越来越强烈。

如此恶性循环。

最根本的,还是这一对夫妻,明明就应该分开了,却还是绑在一起苦苦挣扎,做毫无意义的事。

温凉对于沈铮的这一番说法是认同的:“你说得也有道理,但是你自己设想一下,如果你现在忽然之间发现前妻的孩子是你的孩子,你会因为这一点回头吗?”

她强调了一下:“假设假设哈。”

“你怎么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

沈铮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温凉,对她这个问题,有些奇怪,温凉的脑子里,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的。

不过,他还是顺着她的问题,认真地想了想,一会儿之后才回答:“不会。”

他这短暂的思考不是因为犹豫,是在理清温凉的这个问题的思路。

温凉也不知道应该是松一口气还是应该为郑洁感觉到遗憾,在沈铮这里,无论什么情况之下,他和郑洁,似乎都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了,有没有孩子,都一样。

郑洁还想着要借着孩子这一个筹码,让沈铮能够重新回到她 身边。

看来这一次,郑洁是失策了,就算是她告诉沈铮孩子是他的,沈铮的确是会纠结,他一定会承担起来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但是对于郑洁,他的态度还是在那里。

不可能再要她了。

“孩子和两个大人是否在一起没有很直接的关系,或许小的时候他不懂,长大了,自然就会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了。”沈铮一点都不想要让孩子成为两个人大人是否要在一起的准则。

人和人都应该是独立的个体,孩子是,他们大人,也是。

没有谁应该为了谁,而去牺牲自己的幸福,哪怕是,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温凉沉吟着,点头。

沈铮的想法,符合她的观念,就是应该这么豁达和聪明,这是为人处世,一种很大的智慧。

孩子要教好,但是自己,也需要幸福。

两个人说着说着就讨论到了孩子和家庭,温凉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都有些自嘲地笑了:“看来我也已经人到中年了,说什么都能说到孩子家庭上去。”

已经没有了少女心了。

沈铮笑她:“不然呢,你以为你还是十八二十的少女?”

两个人互看了一眼,都笑了。

本来刚才两个人的心情都没那么好,现在聊了一会之后,两个人的心情明显是好了很多了。

这个情况之下,温凉是可以和沈铮讨论关于厉娜父母被杀的那个案子了。

她问沈铮:“刚才我让文心给你送进来的那一份文件呢?”

因为郑洁有话和她说,所以她把文件给文心帮忙送了进来,里面有她需要和他说的事情。

沈铮在桌面上找了一圈,然后一头雾水地说:“当时她好像是给了我两份文件,我看了她做的报告很生气,好像把两份文件一起砸了出去,应该是她捡走了。”

他那样的暴怒之下,文心什么都不敢说,只是小心翼翼地把文件捡起来,然后拿着。

或许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取走的,是两份文件。

“你等一下,我让她送回来。”

说着,沈铮就开始拨打座机。

但是电话响了有那么一会儿也没有人接听,往常时候,文心接电话的速度都是很快的,很少有不接电话的情况,沈铮的脸色都开始有些变了。

有些铁青。

心里面暗暗责怪,她现在是越来越懈怠自己的工作了。

不会被他骂了那么几句之后,就开始和他耍脾气,电话都不接他的了吧。

沈铮气了,啪扣下座机,拿起手机来拨打文心的手机,那边显示,文心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冰冷女声,沈铮的脸色很难看,和温凉说了一声:“座机不接手机不接,她到底做什么去了?”

这问题有些怒。

见沈铮这样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温凉打心里面觉得解气。

坐在那里丢出来了一句风凉话:“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人家姑娘凶巴巴的,现在你没有她,还真的是不行。”

有文心在的时候,沈铮想要什么东西,似乎只要给她打一个电话,她就能准确地告诉他他的东西放在办公室里什么地方,小道一把打火机一份文件,大到他的钱包等物品。

文心总是把他的办公室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所有的物品都在应该出现的地方。

每一次他需要什么资料,一个电话过去,文心便马上把搜索到的资料一一给奉上。

这么多的助手之中,文心是做得最好的一个,不仅仅是在工作上,好像在生活之中,这个人也在事无巨细地照顾着他的事,他丢在办公室里的钥匙,也只有她能够帮他找得到。

以前吧他也曾因为她做的一些事情而心里面感动,但是随着时间长了之后,他就开始逐渐麻木了。

觉得她是他的助手,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每一次他生气训她,她都是逆来顺受的样子,让他一直以来都把她当成了一个透明人,不甚在意。

现在只是两通电话打不通,他就开始觉得难受了。

要是文心真的开始耍脾气不干了,那真的就和温凉说的那样,他以后的日子,可真有些难办。

他有些不相信柔柔弱弱的文心会因为今天这么一件事情就走人了,以前他又不是,没有这么训过她,她也没有怎么的,还很努力地按照他的要求把文件从来做好,谦逊地拿到他的跟前让他指教。

这姑娘是极好的。

今天这是中了邪了?

沈铮不信邪,继续拨打文心办公室里面的座机,这一下,有人接听了。

还没等对方开口,沈铮便先声夺人:“你到底在搞什么鬼?电话怎么都不接了,马上给我把文件送过来!”

他其实心里面是有些虚的,但是他就是习惯了这么理直气壮的。

刚想要把电话挂断,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很是为难的支支吾吾的声音:“那个……那个队长,我不是文心。”

是一个男孩的声音。

这一下沈铮的脸都有些青了:“你是谁?”

那边回答了一个名字,是和文心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因为看见她的电话一直在响,怕是有人找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就替她接了起来。

没想到是沈铮。

还被劈头盖脸就喷了一下。

他连忙解释:“刚才文心做完手里的工作便出去了,还把两份文件放在我这里,说要是有人来找她拿文件,便让我给他,应该就是队长你想要的文件,我现在就给你送过去。”

沈铮什么都不能说,啪挂了电话。

看他的脸色实在是不好,温凉便好心地问了一下:“怎么了?”

料定肯定是文心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在沈铮的意料之外,所以沈铮的脸色才会这么难看。

沈铮有些奇怪地看着温凉:“你们女人怎么都这么矫情?说一两句就受不了了,和我赌气呢!”

敢情是文心也开始闹脾气了?

温凉心里面刚冒出来这样的猜测,办公室外面有人在敲门,沈铮说了一声进来,便有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孩子拿着两份文件走了进来,然后点头哈腰把文件放在沈铮的桌面上。

“哎,怎么是你送文件,文心呢?”

温凉是故意这么问的,因为刚才沈铮肯定从这个男孩那里知道了文心的一些事情,她就是故意这样,再扎一次沈铮的心,让他也知道那种难受的感觉。

男孩连忙解释:“我也不知道文心去了哪里,她说自己昨晚上通宵了整完赶报告,今天又要上班,她看起来很累,估摸着,是回家休息去了。”

“不对呀,要是她回家休息,怎么也会和沈队长说的呀!”温凉说完,故意问沈铮:“沈队长,文心有和你请假了吗?”

很明显是没有的,所以刚才在沈铮知道文心不在的时候,脸色才会那么难看。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养着的小白兔,平日里总是温柔乖巧听话的,一点棱角都没有,忽然又一天,她不听话了,伸出爪子来,扒拉开笼子,然后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逃走了。

他知道之后,很恼怒,很生气。

沈铮不理会温凉,而是翻开那两个文件夹,里面一封信就马上出现在眼前了。

上面只写了两个字:辞呈。

他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温凉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在看见那一封辞呈的时候,就马上明白了为什么沈铮的脸色这么难看了,这一次,他还真的是踩到了钉子了。

本来吧,他是以为,以前他也凶过文心的,但是她也没有怎么样,所以这一次,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的,没想到,往日里那个总是轻声细语逆来顺受的姑娘,竟然也开始递了辞呈了。

要是以往,手下的助手递来辞呈,那他根本就是看都不看就直接批示了。

在他看来,不愿意留下来的人,就算是强硬挽留,也一点意思都没有的。

所以,他从来都不曾挽留。

但是这一次,沈铮明显是没有这样的意思的,他直接拿了辞呈,温凉以为他是要看,谁知道这老大,是看都不看一眼,而是直接把辞呈撕成了两半,丢到了垃圾桶里。

还骂了一句:“蠢货。”

他这愠怒的态度,让前来送文件的年轻男孩子有些害怕。

却又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应该走了,还是等沈铮先开口,他才能离开。

生怕自己的一个动作,都能惹来沈铮的一顿不高兴。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去给她打电话,去找她,让她马上给我回来上班!”沈铮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男孩,语气十分的恶劣,不容拒绝的。

“啊!”

男孩愣了一下,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和文心负责的事情不一样,也不是同一个部门的,找人这事情,怎么就轮到他来了?

而且,沈铮都打不通文心的电话,他怎么有办法?

正在为难的时候,温凉好心地搭了一句:“那姑娘一晚上都没有睡了,就让她休息一下,回来上什么班?!”

她看了一眼沈铮,有些没好气地说:“沈队长,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刚才这个男生都说了,文心和他说自己昨晚上一整晚都没有睡,定然是累极了,至于提出来辞职的事情,看来沈铮是不会同意的,除非文心是铁了心要离职。

根本就不需要沈铮同意与否。

不过这事情,也不见得没有回旋之地,以她对文心的了解,这姑娘是一时之间想不开,有了心结,这个心结,是需要沈铮才能打开的,那就看他愿不愿意去做了。

“你先下去。”

温凉摆手让站在那里的男孩下去,男孩一脸大赦的表情,马上就跑了下去了。

本来要和温凉讨论一下那个案子的,现在被文心辞职这么一回事冲了一下,沈铮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心情了,他坐在那里,翻看了一下文心重新做出来的报告。

这一次她看起来是一点都不敢懈怠了,做出来的报告,比上一份要完美很好了,也没什么错误,算是真的用了心了。

温凉观察沈铮的脸色,他一直看着那一份报告,脸色看起来很是阴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很是烦躁地把文件扣在桌面上,烦躁地和温凉说:“你说说这算是什么事?”

现在厉娜的父母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案,还有很多资料是文心保管着的,他需要什么资料必须要让文心给他准备,现在文心甩手就这么走人了,那他找谁来代替她的工作?

时间太短,而且很多东西,不好上手。

看沈铮这样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温凉是一点都不着急,坐在那里还慢悠悠地来一句刺激他的话:“既然知道人家那么重要,为什么还那么凶?”

她笑着看着他,那眼神就像是在说,现在知道错了吧?

沈铮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温凉,一时之间,竟然被她噎住了。

他想要反驳,却被温凉给抢了话头:“你可别和我说什么,要是这一点承受能力都没有的话就不配留在你的身边工作的话,我不吃这一套,不在你身边工作,别人还可以马上在别 的地方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呢,而且,还不需要受你的这暴脾气。”

沈铮这个人的坏脾气,是局里面出了名的。

在文心之前,他都骂跑了那么多人了,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好脾气的文心,能够坚持不懈地坚持下来了这么长时间,这一次,还是被沈铮给骂跑了。

“这个问题还真得问你自己,这算什么事吗?”文心一点都不客气,把沈铮是说得一愣一愣的:“不是我说你,谁在你手底下工作,谁都要倒霉!”

这话说得有些重了,但是,以她和沈铮的关系,这话却是敢说的。

也不存在什么诋毁,就是朋友之间的一些调侃,让他知道,别人不是非要在他的手下工作,他也没有理由对人家那么凶残冷酷的,还是要对人有所尊重。

不然,根本就留不住人。

“你们这些女人,就是喜欢叽叽歪歪。”沈铮恼得很,恼怒地说:“就算我脾气大了一点,也不能说辞职就辞职,当我们这里是宾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虽然说文心不是有编制的员工,不过还是沈铮手下的人,工作做好了,日后升编制员工还是可以的,可是这文心,说走就走了。

而且,按照她这样的性子,应当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沈铮算是看走眼了,那柔柔弱弱的姑娘,骨子里,还是有一些的韧劲的,一旦撒起火来,就算是无声无息的,也能给人以致命的打击,打人三尺呀!

温凉摊开手来,很是直白地说:“要是我,一天都不能当你的助手!”

她站起身来准备走,被沈铮给叫住了:“你干嘛去?”

温凉指着自己的腕表和沈铮说:“沈队长,现在已经下班了,午饭时间,我要去吃午饭了。”

看沈铮现在这样,和他说什么都是多余的,索性不和他说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