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新妻危情计中计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不介意和男人来一炮。

那个时候的她,在同龄人之中,已经成为了个中翘楚,看起来沉稳平和,看人的时候,总是淡淡的,甚至是,可以说是冷淡,那样的感觉,对于普通人不相干的人来说,是没什么大碍的。

但是对于自虐的三少来说,却是致命的诱惑。

她是猫一样的女子,看他的眼神,永远冷冷淡淡轻飘飘的,似乎什么都入不得她的眼睛,他同样也不在她的眼中,那种不屑一顾的感觉,让三少,怦然心动。

心里面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告诉他,征服她,征服她,征服她。

一定要征服她。

然后,他感觉到浑身都热血沸腾了,整个身体就像是灌入了一身汽油,一把火燃烧起来,浑身都是热烈的。

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了。

对于秦惜,他有着如火一般的热情。

当他把这个心思告诉沈云深顾寒时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是惊讶的,甚至说,是震惊,没人想到,三少和秦惜这样两个风马不对头的人,竟然有了这一层关系。

当然了,事实证明,三少只是单相思。

虽然秦家和沈家有一定的交情,和顾家刘家这些门户都是旧交,但是秦家这个女儿,从小都是别送到国外去读书的,要不是因为秦家的小儿子不出息,估计秦家,会一直放逐自己那个女儿在国外逍遥。

不会让她赶回来救火。

那一年秦惜研究生刚要毕业,秦家就出事了。

秦家老爷子中风入了医院,家里面一下子就失去了支柱,没人掌舵,偌大的公司偌大的家族,一下子就乱糟糟了起来,眼看着,秦家那些表亲就要登堂入室了。

而秦家那个小少爷,却是一如既往的吃喝玩乐万事皆入不得他的眼睛,后来索性躲到了国外去,把家里面的烂摊子,都丢了下来,什么都不愿意去承担。

在这个时候,秦家老夫人自然是想起了一直放逐在国外,许多年不曾回来的大女儿了。

说起这个大女儿,她是不怎么愿意说的。

其中的情由,秦家人知道,有些当事人还在,但是大家,似乎都心照不宣的,不再提起当年把秦惜一个人放在国外的原因,而在秦惜回来之后,秦家人,更是不敢提起。

很明显,秦惜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的。

这个女子从国外回来的时候,上流社会的那个圈子里面的好事之徒,都想要看看这个风尘仆仆的女子在仓皇之中挑起秦家这个烂摊子,到底有多么狼狈。

似乎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闲得无聊了,他们身上有着那样的劣根,想要在有身份的人里面找一点乐趣,这乐趣,要比在身份地位低下的人里面找,要告很多。

在那一场a市顶级豪门的宴会之中,顾寒时和沈云深刘川等人,第一次见到秦惜。

不对,那应该是成年之后第一次见。

因为小的时候,他们到底是和秦惜,有过那么一些的情谊的,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只是后来,青梅一个人去了国外,再也不回来,便没能再见面。

而秦惜这些年里,一个人隐居在国外,真的过起来了隐居的生活,一点消息都不给国内的朋友,好像只是短短几个来回之中,秦惜一个人,就独自成长了起来了。

没有任何人看到她成长的过程,也没有人,知道这些年里,她都经历了一些什么。

她再度出现的时候,是淡定的,是从容的,也是优雅的,一言一行,每一个抬手微笑,都能让人觉得如沐春风,无疑,这个女人,这些年国外生活,把她塑造成为了一个极其成功的女子。

看她眼底,波澜不惊微笑清淡,但是那种沧桑感,已经出来了。

会读故事的人,从她的眼里,都能读出来那么一些属于故事的韵味来了,有些沧桑,有些伤感,但是,却又那样,风轻云淡意气悠然。

她是寡淡的,是冷清的。

就是和沈云深顾寒时这样的旧交,打招呼的时候,也是温淡有礼,疏离浅淡,礼貌恰到好处,无更多的情谊所在。

刘川记得,多年后再见到秦惜的时候,沈云深还颇是感慨地说了那么一句话:“她在国外,想来是吃了不少苦头了。”

也只有吃过苦的人,从困苦之中爬出来,才能有这般的沉稳寡淡。

也就是这第一面,三少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坏就坏在,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三少的单相思。

他们一群兄弟发小,算得上是穿着开裆裤就在一起的,从小闹闹腾腾地长大,虽然在这过程之中,各自经历了不一样的事情,但是却还是殊途同归。

算得上是对彼此都有一定的了解的。

所以,三少在告诉他们说,他喜欢上了秦惜的时候,他们都觉得,三少这是疯了。

他们两个之间,要多不配,就有多不配。

那个时候,三少大学还没有毕业,正是一腔热血好玩飞扬的年纪,对这世上什么东西都觉得无所畏惧,身上有着豪门人家少爷的一些劣性,恣意得很。

而秦惜,已经品尝了不少的人生疾苦,眼底有了沧桑,心里也有了疤痕,她的经历太复杂,不是三少这样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公子哥可以明白的。

他不会懂得她。

两个人的家世倒是般配,颜值也相当,但是除了这两个,其他的,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这算得上是三少第一次心动。

在前头,不是没有女孩儿满脸娇羞和他表白,也有太多的女孩儿为他前仆后继,把他打篮球的篮球场堵了一个满满当当的,疯狂呼喊他的名字。

但是三少岂是平常人,他愣是一点都没有心动。

相反的,对这些个总是满怀春心的女孩儿,一屑不顾,觉得她们,看上的,不过是因为他的跑车,他的钱,还有他的颜。

瞧瞧,这个时候的少年 ,多么轻狂。

他也只有在沈云深的跟前,才是乖巧的。

无疑,三少的眼界之高,不是他这个年龄阶段的女孩子,可以入得了他的眼的。

他对秦惜一见钟情,沈云深和顾寒时短暂的惊讶之后,倒是可以理解了。

然后,两个人得出了一致结论,对三少说:“你这就是犯贱,找虐。”

这话一语成谶。

但是三少那个时候根本就不信邪呀,他觉得这是不存在的事情,他看上的女人,就算是在别人的严重多么难搞,只要他喜欢的,他就用心去追,她的心就算是再平静,也能让他搅出荡漾的春水。

可惜呀,那个时候三少还不明白一个问题,秦惜的心就不是一潭水,那就是一块石头。

他就算再怎么撩,也不能让她的心荡漾。

三少是在碰了无数次壁之后才明白这个道理的。

刘川始终记得那一天,到底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他也不记得了,约莫着,是有那么三四年了吧,那一次在沈家,沈云深做局,请了他们这一群兄弟发小。

自然,里面是有秦惜的。

那天的天气不是很好,梅雨时节,下着丝丝的毛毛雨,阴森森的。

宴会上却热火朝天的,一个个哥们都玩嗨了,喝得醉醺醺的都有。

那天晚上,众人微醺之际,三少却一声嚎啕从楼上传来,楼下客厅里众人都被吓了一跳,音乐声都连忙关掉了,抬头一看,就看见秦惜脸色淡漠地从楼上下来。

身上的衣衫似乎有些微乱,头发也是。

她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在十几双眼睛的注视之下,还能很是淡定地把自己的形象整理了一下,然后微笑地和他们告别。

等秦惜走了,他们这才反应过来,三少还在楼上。

他么冲上楼去,正好看见三少,把房间里面那一个明末清初的景德陶瓷花瓶,砸了粉碎,碎在地上的,那都是白花花的钞票,可是没人想到责怪他这个,反倒是震惊于,他衣衫不整嚎啕痛哭的样子。

那是他们第一次看见三少哭,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疯狂。

砸碎的不只是几百万的陶瓷,还有房间里面能够砸碎的所有东西。

那整个房间,在他的肆意毁灭之下,俨然像是经历了一场灾难之后留下来的残垣断壁,杂乱可怕,他砸了那么久,似乎也累了,一个人虚脱地坐在杂乱破碎的房间之中,于杂物之中,痛哭出声。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开始大家还在劝,到后来他越闹越凶,沈云深索性就拦住众人,不让人劝了,由着他把整个房间里面能砸的东西都给砸烂了。

等到没有东西可砸了,自己也累了,他也就安静了下来了。

的确安静下来了,但是,那只是一个很短暂的安静。

那日天光阴森,从被他砸碎的落地窗外落进来,他整个人渡上一层浅浅的森光,看起来格外阴郁,少年好像一夜之间变了一个样子,嚎咷痛哭和他们说:“秦惜的心t就是一块石头。”

那是他最后一次说起秦惜,他终于明白,秦惜的心,不是一潭他可以撩得动的春水,而是一块冷冰冰的,石头。

怎么暖,也是暖不了的。

没人知道那天晚上秦惜和三少趁着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的时候,偷偷躲在楼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让三少那般崩溃绝望,也是从那天晚上开始,三少慢慢的,整个人就变了。

他对女人,从以前的不屑一顾,到后来的来者不拒。

不管是萝莉还是少女,都是他的目标,当然了,他还是知道要在法律允许的的范围之内的。

他开始活得洒脱自在,没心没肺的,俊美的容颜加上撩人的邪笑,无数的女人,都纷纷求上他的床。

在三少的床上,有太多的女人络绎不绝的。

他似乎,也开始把那个叫秦惜的女人,放在了他的世界之外。

他放荡不羁*,这是这些年里,a市的人们对三少的印象,似乎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的,但是刘川知道,以前的三少,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也是从那天晚上开始,他好像一下子就豁达了。

从专情一个人到博爱多人,倒是和他们这一群兄弟发小有了一些契合了,年轻的时候,谁还没有博爱过,三天两头,换一个女人,比换衣服,还要勤快。

秦惜算是亲手,把三少送上了这条正道了。

他们本来以为三少终于看开了,不再在秦惜那里受虐了,但是三少这一份潇洒自如,也只有在没有秦惜的地方才万分自在,一旦秦惜在了,总显得缩手缩脚的。

秦惜很多时候都不在国内,这倒是让三少潇洒了很长时间,可是,时间长了,刘川他们就会发现,每一次有秦惜在的地方,三少都不会出现。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三少是被秦惜伤害之后,对她心怀怨气,所以不想要见她。

但是时间长了,大家又觉得,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三少对秦惜的感觉,不像是怨气,到底是什么,他们至今没有看明白过,而秦惜的态度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她一直对三少就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兴趣,三少的单相思,对于她来说,没留下什么影响。

在那天晚上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她的生活工作似乎没什么变化,甚至是,连脸上的微笑,都没有丝毫的差别。

她见不见三少,似乎都能够淡定自如。

偶尔,还能够调侃上一两句。

心,似乎很是豁达。

反倒是三少,见着秦惜就要跑,这简直就是没有来由的事情。

他的这态度,让刘川等人,更是好奇那天晚上他和秦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情绪失控到砸了整个房间,而且自那天开始,性情大变。

这性子变了,倒不是坏事。

至少,他活得更加有烟火味了。

更加接近他们的生活了。

只是他和秦惜当年的事情,到底就是一个梗,放在那里,两个当事人都不愿意说起来,旁人也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刘川现在想起来,简直是脑心挠肺的好奇。

恨不得从秦惜这里,剖开当年的旧事。

可是,秦惜同样不愿意说。

秦惜听见刘川这么一问,好像觉得很是好笑,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然后扬眉看着刘川,没有回答,反而是反问了一句:“你觉得我在等他?”

这问题把刘川给问住了。

他自然是回答补上来的,在他看来,秦惜是不需要等三少的,要是秦惜对三少有感情,当年三少追了她那么多年,她早就已经有所触动,和他在一起。

但是,她和三少,就是没有在一起,生生让这段感情,成为了三少的单相思。

最后,还闹得那样一个收场。

她应该是,心里没有三少的。

更谈不上她在等三少了,这说不通。

不过,要是她等的不是三少,那就是等别人了,这就说得通了,这么多年下来,秦惜要是心里面没有别人,对三少这样的穷追猛打,应当是有所回应的。

她一直没有回应,原来是有原因的。

也就可惜了三少,飞蛾扑火。

想到这里,刘川忽然对秦惜有了那么一些的反感,她的心里面有人,明明知道三少对她的心思,却没有告知,让三少这么多年把时间浪费在不可能的人身上,未免残忍。

但是转念一想,要是秦惜告诉过三少了呢,按照三少那个时候的脾气,不撞南墙不回头,他就算是知道了秦惜心里面有人,想必是也不会服气的。

他一定会一如既往向前冲。

哎,秦惜和三少之间的事情,旁人谁都说不清楚。

她的

刘川还在纠结,想不出来一个所以然的时候,忽然听见秦惜模棱两可地说了一句:“说是等他也是,说不是也不是,谁知道呢!”

他有些惊讶地看着她,眼里都是疑惑。

本来他就不甚明白秦惜和三少之间的事情,现在秦惜这么一说,他更是不明白了。

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觉得烦躁,想要索性问一问,还没来得及开口,秦惜的电话就响了。

看见手机屏幕上那个电话号码,秦惜脸上的微笑慢慢收敛了起来,接起电话的时候,已经恢复了那个波澜不惊的语气,慢慢幽幽地说:“我是秦惜。”

她耐心地和话筒那边的人说话,轻声细语的。

偶尔安慰一两句。

刘川听出来了,打来电话的,是宋秋子。

说了一些话之后,秦惜挂了电话,然后扬手和刘川说:“看,人家女孩子已经迫不及待来追问进程了。”

这话听来,有些小小的嘲讽。

“不是我说,这事情简直太荒唐了。”

刘川不禁吐槽了起来:“一个正常的女孩子,被强奸了,反应不都是怨恨那个人渣吗?就算拿不出勇气来报警,也断然不是想到要嫁给那个强奸犯的。”

有很多被强奸的女孩子,碍于种种原因,不敢去报警。

但是,心里面必然是留下创伤的,对那个强奸她们的人,怨恨恐惧,而想到要把自己嫁给那个强奸犯的,简直就是奇葩,这到底算什么呀?

刘川实在是想不通。

反倒是秦惜,看起来却是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她微微耸肩微笑:“那你可以把她当做不正常的女孩子来看待啊!”

说完之后,便和刘川告别,开车直接走了,留下刘川一个人站在冷风里,还有一些回不过神来。

她刚刚说的不正常的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这宋秋子,还是一个神经病不成?

不对呀,他和宋秋子谈过,那个女孩子在那样崩溃的情况之下,思维和语言表达还是清晰的,看不出来有什么神经质的成分,不像是有什么神经病。

所以说,刚才秦惜说的不正常的女孩子,应该不是说宋秋子有什么神经病。

那指的是什么呢?

想着想着,刘川便蹙起了眉尖来,这件事情,似乎,有些蹊跷呢!

至于是怎么蹊跷法,实在是不好说。

想着三少还没有醒,自己也没什么事情做,便想着等三少醒来之后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刘川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返回了沈家去,在三少的房间里等他醒来。

这一等,就是到大半夜。

三少估计是憋得受不了了,终于慢悠悠地醒来了。

先是懵懵懂懂地坐起来,想要下床去,但是因为酒劲还没有过去,整个人一下子就连人带被从床上栽了下去,发出一声闷响来。

一直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刘川抬起头来,看见他这个囧样,很是不厚道地笑了起来了。

懵懵懂懂的三少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房间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人。

也开始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回家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

酒劲已经有些散了,头疼得厉害,但是他还是记得,在醉倒之前,他是在跑马场的贵宾包间里面喝酒的,喝了多少他也记不清楚了,一直在喝一直在喝。

从什么时候开始醉的,他都不记得了。

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

“你可终于醒了。”刘川看见三少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这才放下书本,好心走过来,扶了他一把,很是无奈,几乎都要喊他祖宗了,磨人的祖宗。

三少睁着一双迷离懵懂的桃花眼,瞥了一眼刘川,想要说话,但是急得很,连忙跑洗手间去了,刘川看着他猴急的背影,想到他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样的命运,无奈地叹息。

哎,这个哥们,这一次算是在栽,他却还不知道,真真是太惨了。

他都迫不及待想要告诉他,看看他的反应了。

他还没等到三少从洗手间里面出来把事情告诉给他,就听见走廊似乎传来了一阵响动,深夜沈家安静得很,这个时候但凡是门外传来一点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是脚步声,从楼下一直延伸上来。

那样沉稳有节奏的脚步声,他怎么觉得有那么一些熟悉。

这样的感觉说不上来,记得一个人的脚步声本来就是一件带着一些让人怀疑的色彩,他也不大敢确定这个脚步声到底是属于谁的,反正他知道,一定是他的熟人。

而且关系肯定不错。

出于好奇心,等那脚步声从三少房间门口走过去之后,他拉开了门去看。

走廊里面灯光昏昏沉沉的,依稀能够看得出来人的身影。

在那影影绰绰的灯影之中,他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从走廊这一头往沈云深的书房那边走了过去,然后在他的书房前停了下来,给她带路的佣人,躬身退了下去。

这个女人似乎来沈云深这里已经驾轻就熟,看那佣人对她的态度就知道了。

佣人退了下去,女人亲自敲门。

只敲了一声,也不知道里面的人听到了没有,还是里面的人听到了让她进去,反正刘川是听不到里面的人的声音的,隔得太远,只能看到女人敲门的动作和敲门的声音。

女人推开门,进门去,然后书房的门,被关上。

她进门的时候,稍微偏转了一下身体,那一刻,刘川浑身绷紧了起来,站直了身体来,被看到的东西给震惊到了,眼睛都不由自主地瞪大了来。

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你在看什么?”

已经从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遍出来的三少,整个人明显有精神了一些,身上的酒气,也减轻了。

他走到刘川的身上,探出头去往刘川看的方向看去,走廊里面只有暖黄色的灯光安静地流泻着,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刘川在看什么。

刘川看到的东西,他已经看不到。

“我刚刚看到有人进入云深的房间了。”

刘川和沈云深年纪相反,但是和沈云深之间的交情,却没有他和三少的交情来得深,沈云深是高居云端的天之骄子,身份自是要尊贵的,除了必要的应酬工作,他很少参与他们的聚会,有时候他组织聚会,必须是有所情由。

而三少不一样,因为沈家有沈云深这个擎天柱支撑着,似乎永远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三少一点都不用担心生活,所以安心吃喝玩乐,和刘川更加玩得来。

虽然两个人有一定的年龄差。

三少不以为意地说:“有人进入大哥的书房不是挺正常的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已经习惯了沈云深的生活习惯了,他有时候不去公司的时候,需要处理公司的事物,都会让公司里面的员工到他的家里来,汇报工作,一起处理公务。

不分日夜的,只要沈云深有需要,他手下的人,就一定要来。

所以,对于深夜有人进入沈云深是书房,三少是不以为意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看刘川一脸的惊讶的!

刘川却觉得三少这满脸不在意有些好玩,要是他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人,想必就不会有这样的表情了。

他抱着手臂,邪气地笑着看着满脸不在乎的三少,丢出来一句:“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人吗?”

三少本来以为是公司的人,刘川这么郑重其事地问他,反倒是让他觉得事情可能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了,他也有一些好奇了起来,问刘川:“你看到谁了?”

刘川呵呵第笑了笑,很是神秘兮兮地说:“我看到顾寒时的那位小心肝了。”

顾寒时的小心肝?

三少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刘川说的,是温凉。

他脑子里面那仅剩下的那一点懵懂一下子也消失不见了,一片清明,瞪大眼睛来,慢慢的,又逐渐收敛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那通往书房的门,好像从那扇门,可以看到里面的所有事情。

心里面的感觉,变得很是复杂。

见三少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看样子还好像在想什么事情,刘川未免好奇:“你在想什么?”

温凉出现在这个地方,本来就是一个极其奇怪的事情,而且,更重要的是,还是这样的深夜,再怎么说,顾寒时和沈云深都是多年兄弟,而顾寒时和温凉,又是夫妻。

这两个身份,都碍于在这样的身份里,让沈云深见温凉。

这怎么说,沈云深还要叫温凉一声小婶子的,这两个人深夜见面,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按照成人的思维,当然是马上想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但是想着想着,理智又在告诉自己,温凉和沈云深之间,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的,但且不说沈云深和顾寒时之间的关系,就说温凉和沈云深两个人的人品,就不大可能发生他们猜测的这种事情。

或许,是他们的思想太龌蹉了。

三少挑眉看了一眼刘川,邪笑地说:“你觉得我在想什么?”

丢给刘川一个意味不明的邪笑,他一下子把自己甩在了床上,拉上被子把自己盖上,还是觉得很是困倦,闭上眼睛的时候说:“我总觉得,唐念的失踪,和温凉一定有什么关系。”

他白天的时候,他问过温凉唐念的事情,但是当时温凉的回答,很是奇怪。

她让他回来问沈云深。

这个女人分明就知道,沈云深是不可能告诉他的,所以,她也不能告诉他,只能把事情推给沈云深,让他回来问沈云深,当然了,三少不会去问沈云深了。

沈云深不可能会告诉他,多问,不过是只能增加他对他的恼怒罢了。

哎!

“你还有心思对唐念念念不忘,我可和你说啊……”刘川朝着他的床走过去,刚想要把三少今天醉酒之后发生的事情和他说一遍,没想到,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三少十分不耐烦地打断了。

他的语气有些凶巴巴的:“我没有对唐念念念不忘。”

虽然他的确是挺喜欢那个女孩子的,但是,那样的喜欢,仅仅是因为看见她最为柔弱的一面,激发了内心里面男人想要保护女人的那种**。

他是男人,而唐念,似乎需要这样的保护。

仅此而已,并没有太多的情感。

他也没有那么多情,他只是博爱。

“没有念念不忘?”刘川被他的话把注意力引到了唐念的身上,索性顺着他的话说:“我可是记得前段时间,你可是和我们说过的,要把唐念,收入囊中。”

三少有那么多的女人,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强大的后宫了,想要把一听歌唐念收入囊中,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情。

但是这唐念,也是有一些来头的,再怎么说,她也是陆某人的妹妹。

这个陆某人,虽然出身不怎么光彩,不过在a市的名流圈,却还是有那么一点名气的,他还没回国,就已经被很多人关注和认识,也算得上,是一个未来充满光明的人。

所谓英雄不问出身就是适合这样的人的。

不过现在,这个人,却也消失不见了,不过唐家的企业,却还是在有条不紊地运转着,这自然不是唐家那一家子可以做得到的,所以说,那个消失的男人,并没有真正的消失,他只是躲起来了。

为什么要躲起来呢?

刘川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很是神奇的,关于他的新闻报道,一点都没有出现过。

小时得干干净净的,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曾出现过。

更加让刘川好奇的是,一开始新闻报道上是出现过唐念的名字的,很快的,唐念的名字,也消失不见了,在后来的新闻媒体上,都没有再出现。

这事情,让敏感的刘川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得出来,这是有人在暗中阻挠。

所有人,都不许报道关于唐念和陆某人的消息。

那么这两个人的消失,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这两个人,是兄妹,会发生什么事情?而这些事情,很沈云深温凉有什么关系,这些事情,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谜团,刘川想不明白,便也索性不去想了。

这事情绝对是不能问沈云深的,沈云深这样的男人,岂是随便可以打探消息的。

他想要隐藏的东西,绝对是秘而不宣的。

“当时的确有那样的想法,那姑娘挺好的,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三少把眼睛打开来一条缝,眯着眼睛回想着关于唐念的事情,有些怀念地说:“她身上有一些很尖锐的东西,和某个人,有点像,长在豪门又长在荒漠的女孩……”

话说到这里,他好像猛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问题,一下子就停了下来了。

眼睛有些失神地睁着,看着天花板上那巨大的水晶灯,灯光发亮,水晶灯金光闪闪的,很是刺眼。

他闭上眼睛来,不敢直视。

本来三少还在说着说着就停下来了,一开始刘川不大注意他说的那个人是谁,直到他说到最后一句话,他这才模模糊糊之中探知到一点的轮廓。

敢情,这三少,说的是秦惜?

唐念和秦惜,有点像?

刘川觉得这话,有些偏差,怎么说呢,现在这个年纪的唐念,倒像是一个被宠坏的千金大小姐,身上有着满满的棱角,性子尖锐跋扈,一点都不懂得宽容忍让。

和秦惜的忍让宽和,相差甚远。

不过,唐念后来的确经历了一些比较惨痛的事情,算是和秦惜的身世,有着那么一点点的相似的。

不过是一点相似罢了,就能够让三少生出来把她收入囊中的想法?

那么,秦惜就放在那里,他怎么就没有再想过把秦惜收入囊中?

对于女人这件事情上面,三少号称没有睡不到的女人,只有不努力的男人,他能够泡到那么多女人,自然是因为他是沈家的少爷,也因为他那比女人还要美的容颜。

当然了,他也是付出一些努力的,花费了一些心思。

特别是在有些不是那么好哄上床的女孩子身上,他花费的心思,更是多了一些。

三少的女人吧。

从良家妇女到浪*,都是有的,但是,无论这些女人是原本就妖媚风尘,还是单纯纯情,每一个被三少骗上床的女人,在分手之后,竟然没有一个人纠缠他,闹出来什么笑话来。

这也是沈云深为什么对他再外面的风流韵事格外宽容的原因。

他有能力处理好床上和床下的关系,不会给沈家带来什么麻烦,所以,他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眼了,当做是没有看见算了。

刘川他们也想不明白,明明被三少哄上床的女人里面有不少都是纯情得很的,按照这些纯情的女人的想法,上了床就是要让他负责的,不然不会罢休。

可是,这些女人,都没有再度出现在三少的生活里。

刘川以前就打趣过三少,问他:“为什么那些女人和你睡了一个晚上之后就不再纠缠你,不是你不行,就是你太小!”

男人们都是听得懂这个调侃的,但凡是男人,都不喜欢别人说他不行说他太小。

但是三少不一样,刘川这么说他的时候,他一点都没有生气,还是姿态潇洒悠然地躺在海滩椅上,抖着两条大长腿,拿开覆盖在跨步的毛巾,指着那一坨高高的突起说:“你现在就可以鉴赏一下我到底小不小,行不行。”

这话说得那叫一个坦坦荡荡的,还强调了一句:“我不介意和男人来一炮。”

外面传言说他男女通吃,他倒是想要试试男人的滋味,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尝试,这一次,要是刘川愿意,他倒是愿意拿自己的好兄弟试一试了。

“这样以后,我们的关系,就更亲密无间了。”

三少痞痞地笑起来,十分邪恶,那双桃花眼暧昧无比地看着刘川,刘川活生生的,恶心到打了一个寒颤。

三少的姿色的确是上上之好,但是,他对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在意识到,三少可能在床上并没有那么弱的时候,刘川对他怎么处理掉那些个女人生出了巨大的兴趣,毕竟,这样的一个男人,颜值摆在这里,钱财摆在这里,出手阔绰,对女人绅士,能够迷死一拨人。

这样的男人是行走的*,女人一旦爬上了他的床,都恨不得一辈子把他占为己有,哪有那么轻易就放手的?

至今三少在女人堆里面的名声都挺不错的,主要是他过去的那些红颜知己,竟然没有一个人在外面说过他的坏话,连骂他一声始乱终弃,骂他一句畜生人渣都没有。

不得不说,三少把自己的名声这件事情,经营得不错。

他这泡妞的技术,在他们这一群发小里面,算是独树一帜的。

这一点,毋庸置疑。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