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重生七零之怦然心动第九十五章庙会

罗小毓和大妹妹站在机务段家属区的山坡上,回来好几天了大妹妹还不不习惯,每天都要她领着站在这里看机头。

机头在火车到绵水车站15分钟之前出库,按上下行朝车站东西两个方向停靠,这就是换机头,在这个山坡可以看到来往绵水的火车。

大妹妹每次看见机头拉着火车从这里驶向陈昌,眼泪流的霹雳哗啦,可怜的小人儿恨不得跳上火车回到妈妈怀抱,那天晚上走时她睡着了。

醒来已在火车上,没有见到妈妈,她大哭谁也劝不了,父亲终于想出这样的办法对她说。

“你站在这里可以看见从陈昌来的火车,说不准哪天妈妈就带着妹妹就来了。”

大妹妹带着期盼和兴奋守了几天,希望破灭又止不住哭起来。罗小毓着着她的样子又难过又无奈,要想个办法转移她的注意力才行呀.........

这天罗景全一上班,罗小诲就缠着姐姐到这里来,罗小毓无聊的看着远处,不一会远处像黑蚯蚓般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小路上挤的到处是人,人们就踏过麦苗。

罗小毓前世每年都会看到这种场面,有时还会加入到其中,离他们不远的孔明庙,每年清明前开始赶庙会,人们怀着对孔明的崇拜,对庙会的热衷,而奔走。

“小诲,快看,像不像蚯蚓在蠕动?”罗小毓对还在伤心的大妹妹喊道。

罗小诲眼泪都没顾得擦,伸长脖子看蚯蚓,接着嘴张起来,她也喊到道:“姐姐,快看!他们朝我们这里走来了。”

“是呀,咱们这条马路走到尽头就是赶庙会地方,这几天都会是这样人山人海,庙会.........”

罗小毓表情有点儿僵硬,庙会呀,除了热闹的会场还有从土里冒出来的情书.........还有.........

“姐姐,什么是庙会?”罗小诲喜欢这样激动人心的场面,她忘记看刚开走一趟去陈昌的火车。

“姐姐,咱们什么时候去?咱们现在就去吧?”罗小诲跃跃欲试,弄的罗小毓哭笑不得,看来庙会结束要给大妹妹找点儿事情。

她默默的记在心里,然后嘿嘿笑起来,她说:“小诲,咱们太小,被人群挤伤可不得了,星期天让爸爸带咱们去行不行?嗯,我算算,今天星期四,明天........再等三天就去。”

“噢~噢~”罗小诲高兴手舞足倒。

中午罗景全一回来罗小诲缠着他说:“爸爸,我们星期天去庙会吧,我要买好吃的。”

罗景全把饭盒里的饭菜往外分,故意苦着脸说:“可是爸爸没有钱怎么办呀?”

“我有呀,你等着.......看,钱!爸爸我还有珠宝呢。”罗小诲从床底下翻出手帕,里面有几个硬币,还有一个新弹球。

罗景全莫名其妙,他看了看大女儿。罗小毓一脸的不知道,只见罗小诲拿出弹球说:“爸爸,这是珠宝........”

罗小毓听到大妹妹说出这句话时,眼泪立刻忍不住流下来。

这句话是前世女儿说过的话,这弹球是女儿小时候最爱的珠宝,今生怎么换了人?

她突然不可置信的抓住大妹妹肩膀仔细看,长长的睫毛,两个小酒,和女儿一样又不一样,这个陌生妹妹是上天派来干什么的?

“小毓,你怎么了?”

“姐姐,你哭了?这珠宝是在家里小舅舅给我的。”罗小诲以为姐姐生气,吓得连忙解释。

“小毓,怎么回事儿?”饭后趁二女儿出去玩罗景全追问。

罗小毓看着一脸关心的父亲,无奈的叹气,自己还是不淡定呀,都说重过一世什么都看透看淡。

可是她为什么还会触景生情呢?穿越小说里说重生后都是驾驭感情高手,为什么到她这里就变了呢?

有时候她在想:每个人都是一本书主人公,每本书都有一个不知躲在哪里的神仙在写作。

今天这个神仙高兴,你就是乘风破浪,桃花满天飞,明天那个神仙生气了,你就是阴沟翻船,鸟屎落满身。

罗小毓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脑子转了又转才想起替罪羊,她说。

“爸爸,你不知道那天在龙伯伯家,那个和我一天生日的,笑我不会打弹子,连个弹球都没有,气死我了,今天看见妹妹这个让我想起那天的事来。”

..........................

近在眼前的龙建兵这会儿刚吃完中午饭,正和堂哥们商量去孔明庙的事,突然他打个喷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是怎么了,他很郁闷。

自从堂哥们来了,他和弟弟都改了称呼,把龙建武叫大哥,龙建平叫二哥,龙建军叫哥,龙建兵叫小哥,龙丁文说以后再来哥哥就带名字叫哥哥,这样好区分。

“大哥二哥,这段时间学的还行吧?不会问我,哦,问我哥吧,星期天要去孔明庙,头一天放学咱们把作业赶完,到那天痛痛快快玩儿一天。”

龙建兵把椅子反过来坐,手挣在椅子背撑着下巴问两个堂哥。

龙建武还没说话,龙建国却兴奋地说:“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不带你,你没有看见这几天马路上人很多,带上你丢了怎么办?”

龙建兵实话实说,龙建国才不管那些,他不干了,扔下手里小铁铲就要往地下坐。

“站起来,你现在学会耍赖了。”龙建国吓一跳,乖乖的站起来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换了一张让人心疼又可怜的脸说:“小哥带上我吧,你们都走了,不能丢下我一个。”

“建兵,带上建国吧?我背着他”龙建平第一个起怜悯心说道。龙建兵眼珠子一翻心想:跟我耍心眼儿,哼!

“你真的想去?”

“嗯嗯。”龙建国头点的飞快。

“你去可以,你看,我们又要看你,又要背你,我到没什么,大哥二哥就辛苦了,你能不能把压岁钱拿点出来给他们花?”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