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重生七零之怦然心动第一百五十一章 丰收

几个孩子走近路去油库,这条路罗小毓走了很多次很熟,田间里都是黄橙橙的麦子,她伸手拔下一株颗粒饱满的麦穗放在手心揉了揉。

吹去麦壳放进嘴里嚼,糯糯的,黏黏的,几个孩子也学样放进嘴里。

“姐姐,这像泡泡糖,能不能吹泡泡呀?”罗小诲今天也凑热闹,她关心和麦子能不能变成泡泡糖?

“你吹吹试试?”罗小毓鼓励她说。

记得以前小时候她也这样玩过,那时候看见别人吃泡泡糖羡慕极了,麦子能这样当泡泡糖让她发现新的玩具,唯一遗憾就是不甜。

果真罗小诲吹出一个很小的泡泡时很兴奋,到最后发现吹不大没了兴趣,开始又抱怨没有泡泡糖甜,罗小毓哈哈大笑。

家里只留下唐湘香和两个小的,唐湘香特地把剩下的红薯全蒸上让他们带上,还许愿说等新面下来给她们蒸馒头。

罗小毓在一旁凑趣说:“新面可好吃了,是甜的。”

“真的?”一群孩子露出疑问。

陈米陈面天天吃,没有一点甜味,他们当然没有吃过新米新面,特别是甜东西更能勾起他们的食欲。

罗小毓走到大妹妹旁边,指着麦田中间乡间小道说。

“小诲,看看前面的风景多美,记住我说的三三分和九宫格画法,弯曲的小路不能画在中间,麦子周围不能有其他杂物,要让麦田一只延伸到天地交接处。”

罗小诲认真的听完,然后拿出画板准备画画,罗小毓一脸黑线急忙阻止说。

“别,记住这景就好,一会儿想象着画,今天咱们有重要的事,走喽。”

罗景全在山坡上忙碌,他穿着白色的背心和军裤,挥舞着镰刀,身后已经放着一摞摞割下的麦子,罗小毓开始分配任务。

“大表哥你和大妹妹在田坎上看,我和交建,二表哥,咱们把我爸割下的麦子放在……放在……”

她四周观察的地方看见值班室前一片空地,那里阳光充足,正好晒麦子,指着那个地方说:“都搬到那里去吧。”

罗景全趁休息时磨镰刀,罗小毓把水送到父亲面前,看着满头大汗晒成古铜色的父亲,有点儿心疼,之前收油菜时他们没有时间,全是父亲一个人忙碌,父亲真是不知疲倦。

以前在工区曾看过附近农民收菜籽,他们先在地上铺层油布之类的东西,然后把割下的油菜放在上面,再用连枷拍打,看着连枷被农民甩在空中翻转觉得很好玩儿。

兴趣来了也去玩儿了一把,结果一个圈也没有转还把胳膊甩的酸疼,她又递上毛巾对父亲说:“爸,让我试试割麦子吧?”

“不行,不行,镰刀割到手了,你们小孩子就在后面搬吧,搬完了再把掉的麦穗捡一捡。”罗景全不会让孩子们用镰刀。

就这样一片麦田分成三份儿,罗景全在前面割,中间罗小毓三个在搬运,后边罗小诲和柯宝梁拾麦穗,一天下来累得人仰马翻,吃过饭,匆匆洗漱都倒的床上睡了。

星期一上课,袁炜盯着罗小毓的脸看半天,最后不解的问:“你昨天干什么去了?游泳了?”

罗小毓警惕的看着他说:“你又跑我们那去了?”

“没有。”袁炜像是谎言被揭穿,忙转过头给罗小毓一个背。

龙建兵也看见罗小毓,他没有直接问,而是看了看李交建,俩人同样的被晒黑的肤色,他误会了,以为罗小毓带着李交健游泳去。

“哼!”他路过罗小毓身边,翻了个白眼儿,哼了一声走过去。

罗小毓无语,小屁孩儿们真难哄,可是她没有时间去理会,每天下午回家要帮父亲运粮食,他们不在时罗景全晒麦子。

把有麦穗的一头放在一起,然后借连枷打麦子,正是农忙连枷不好借,罗景全都是趁农民吃早饭和晌午饭时借来用。

那几天天气很好,麦子晒了几个太阳可以装袋,山上没办法骑车,自行车放在山下单位里,为防万一,不能大白天明目张胆搬运,要等到天黑。

她和父亲去抬麦子时,罗景全总是把栓麦子的绳子放在扁担的三分之二处,他占多数,罗小毓占少数,运到山下再取车运回家。

柯宝栋看不过去非要帮忙,最后一人一次,罗小毓虽然是成年人,但黑灯瞎火的,还是很害怕,父亲取车时她一人看粮食特别害怕,还好没两天农忙终于结束。

柯宝梁看着满地的粮食没有东西装,悄悄给罗景全60元钱说:“姨夫,粮食这样放在地上不行吧?还有菜籽也打成油吧?你想个办法。”

罗景全又尴尬又感激,他也正愁这事,可是家里没有多余的钱可用,这钱可是及时雨呀,他拍拍柯宝梁接过钱没有说话。

事后和妻子商量说:“我准备用这钱做一个像老家那样的存粮食的大木桶,就放了咱们里屋,再买几个油壶多打些菜油,等洪梅带孩子走时送他们一壶,我听说这里的菜油比他们那边儿好吃。”唐湘香连连称是。

接着菜地里的豇豆,辣椒都成熟了,马上又要考期末试,罗小毓放学后不准表哥和李交健帮忙,让他们好好学习,把试考好。大家都知道她学习很棒,都没有争执。

罗小毓这次戴着草帽,摘着豇豆和辣椒,然后用母亲说的办法,大针穿上缝被子的线,一个个窜成一条线挂在楼前的铁丝上晒,看着一串串绿的,红的像彩虹一样随风飘动的硕果,她心情愉悦。

虽然挣不到钱,却能坐看硕果累累,虽然日子很穷,但收获颇多。这是第一年,以后有了经验日子会越来越好。

后面的日子孩子们开始备考,罗景全一如既往的在忙,忙着做木桶,其实是个大木箱子,忙着买油桶榨菜油。

忙完这一切又开始翻地种包谷,罗小毓有时真不想上学,干脆在家当农民,山上坡地可种的东西很多,棉花,中药……

中药!罗小毓想起这件事,却把中药名字忘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