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投降吧大反派!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师兄,师父又把妖怪抓走了!(11)

孙小悟说完,发现两个师弟和小黄鸡不约而同地抹了把口水,范晓浠精神振奋地积极提议:“你们也饿了?不如我们去把后院那几只鸡给拿来烤了吧?”

“鸡绵绵,你也是鸡。”

你说猪小戒吃猪肉他还能想得通,毕竟这呆子以前在天庭当差,被罚轮回进错了畜生道才成了这副模样。

但鸡绵绵不一样,她本体就是只鸡,怎么可以吃鸡呢?

孙小悟为了纠正范晓浠要吃同类扭曲的世界观,特别贴心地将附近人家豢养的活鸡全给通通放生了。

唐ser伸着懒腰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的便是一位身穿鹅黄色襦裙的小美人躺在院外的椅子上生无可恋地晒太阳,柔柔的阳光落在她姣好的面容上,赛雪的肌肤白里泛红娇美无比,容色绝丽自有一股清灵之气。

他扑闪扑闪着风流多情的桃花眼,衣诀飘飘,整张娴雅朦胧的俊脸便同狗皮膏药般贴在了范晓浠搭在扶杆的半截如玉藕臂上,捏着嗓音甜腻腻道:“绵绵~我好想你哦~”

范晓浠看到手臂瞬间多出一人,猛地支起半个身子惊喝:“神经病啊你,吓我一跳!”

唐ser瞠目咋舌,这个彪悍的女子还是他软糯可人的绵绵吗?怎么和未出家前住隔壁的包租婆一样凶!

范晓浠似乎也反应过来,卧槽,刚刚是不是粗鲁了点,万一唐ser想不通换妖怎么办?

“哎呀,头好晕~我这是怎么了~这位公子是……”她赶紧扶住额头做出弱柳迎风的孱弱之姿,唐ser握住她的小手亦是做出了担忧之色:“绵绵,你别吓我,我是糖蜜饯儿啊,你这是怎么了?”

“上了年纪就是这样……呸,不对,是我的失忆症时好时坏,现在感觉好多了。”范晓浠轻柔一笑娇腮欲晕,流波转盼的璀璨美眸怯怯地望着他:“贱儿,我每次失忆脾气就会有点点小暴躁,没吓着你吧?”

……

“绵绵,你还是叫我唐长老吧。”

唐ser三思之后慎重的建议范晓浠将她对自己的爱称换一个,不然很破坏气氛的。

她乖巧地喊了一声唐长老,把唐ser哄得心花怒放,“绵绵,你可真是我的小棉袄。”

孙小悟双手环胸冷冷地望着他俩,“师父,你还取经吗?该收拾东西上山了。”

唐ser轻拍了下额头,这才想起正事,“对吼,我这还得通关去西天取经呢。”

范晓浠and孙小悟:*%¥#!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师徒几人浩浩荡荡背着羊驼上灵山,树妖还算信守承诺,唐ser一路上全见到是些五大三粗的男妖在跟个二傻子似得列队鼓掌,一副受到打击难以理解的震惊表情,“阿弥陀佛,怎么半只女妖精都没有,这座山上的妖怪们也忒惨了。”

“半只妖精出来不是怕吓着您老人家嘛。”古树精偷瞄了眼走在前头镇定自若的孙小悟,干笑着跑出来打圆场。

不想所有的人都拒绝了他的笑点并全程保持冷漠,只有唐ser好脾气的朝他弯起如沐春风的唇角:“这位老伯,你真的是在活跃气氛而不是捣乱的吗?”

古树精:qaq不带你们这样排挤老年人的!

一行人让他领到了林中一处两层的菠萝小房子,范晓浠总觉得这黄橙橙的建筑和某种海底生物的房子莫名相似。

“这里灵气充郁繁茂风景秀丽,实乃人间仙境,真是有劳您了。”唐ser带着徒弟们跟他施然道谢,孙小悟进去将东西全部检查了一通,确定没有异常,才相当大佬的勾勾手指头让大家进去,“安全。”

范晓浠跟在他们后面屁颠屁颠正说跨进屋,被古树精一把揪住小辫子拽到了外边。

“干嘛干嘛干嘛!”她将头发从树妖手中解救出来,柳眉倒竖的瞪着老人,古树精放开她和颜悦色的问:“绵绵,认得我是谁吗?”

范晓浠老老实实的垂着头,声若蚊呐:“古树爷爷。”

“还知道我是谁就好,你是爷爷最疼的一个孩子,现在又被唐长老看中,实在是你的福气。”古树老人见她满脸懵懂的望着自己,露出慈眉善目的可掬笑容,“爷爷给你个敲漂亮的烟花,你想办法把唐长老单独带到后山脚下那片花海去放,他开心了肯定会带你去西天,爷爷对你好不?”

=-=会不会说话,我一板砖还能带你去西天呢。

范晓浠美眸含羞地绞着手指,像是在长辈面前撒娇害羞的孩子:“谢谢爷爷,唐长老说啦,最喜欢绵绵,已经同意要带绵绵一同上路了呢。”

“哈?已经同意了?不是,我说这和尚也太随便了吧!”古树老头错愕地发出惊呼,唐ser此时恰好推开二楼窗户朝他们望过来,古树精心尖一颤,赶忙改口,“这河上不能随地大小便,会污染江流的。”

范晓浠:……

“绵绵,快上来,这里望过去视野好美。”唐ser慵懒地半靠在彩色小花儿环绕的窗桕,眉眼温柔冲她笑得风雅韵致。

树妖虽有不甘却也只能放弃,勉强地摆摆手让范晓浠进去。

古树老儿转过身,霎时阴沉下面色。

鸡绵绵这步棋子算是废了,得重新培养一个听话的小妖送到他们身边。

树妖筛选起脑中合适的妖精,线下他身上就只有一粒化形的丹药,得回去认真考虑考虑。

“绵绵,他说我坏话你都不帮我。”

范晓浠一靠近唐ser,就让对方握住手腕连人一起带进怀中从身后搂个实在,他紧紧抱着娇软的鸡绵绵,将下巴搁在她宛若削成的香肩细嗅着鼻翼间甘甜芬芳的少女气息,一脸餍足动情的欠揍样。

范晓浠额际青筋一跳,从齿缝里阴戚戚的挤出一句话:“唐长老,我的失忆症好像要犯了,您担待着点。”

恩?

唐ser还未来得及在她粉嘟嘟的脸颊偷啄一口,腕部骤然让股力度擒扣动弹不得,范晓浠猛地回身击中他的左肩!拽稳他的手臂朝自己拉回,以高难度的姿势附送他个四脚朝天的过肩摔!

地板似乎在她摔到地面的同时震动了一下,唐ser怔了几秒,哇的一下哭了出来:“哎哟!贫僧的腰!”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