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投降吧大反派!第一百一十三章 大师兄,师父又把妖精抓走了!(4)

孙小悟嘴角抽了抽,神色莫辩地看着范晓浠,沉声道:“别以为本座听不出来你在拐弯抹角地骂人。”

他将链条猛然一拽,趁着范晓浠跌落的瞬间跃到她身旁,两手轻而易举地提着她,眨眼消失。

范晓浠还以为会被带到啥地方灭口,没想到孙小悟会把她直接往鸡绵绵的家里拎。

“我问,你答,若有半点隐瞒,本座就勒断你的脖子。”

他一副大佬坐姿横在房梁上,范晓浠昂起脑袋尊崇敬畏地仰望他:“您说,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对于她的识相,孙小悟拧起的眉峰稍稍舒展,“听好了,这座林子一共有多少女妖精?主事儿的又是何人,你可知那座山峰一到夜间便透着妖邪之气的红光,又是谁在入口处布下阵法?他有什么目的?”

……老子又不是人口普查部门的,我哪儿知道这里有多少女妖?后山为毛妖气冲天,你不会自个儿去看呀!你特么瞎?

虽然心里想的是妈的,但嘴上说却是好的。

范晓浠恭卑地垂下视线,低眉顺眼道:“大圣第一个问题小的不清楚,但关于阵法和落霞峰妖气外露的事我也在查,目前掌握的信息都指向灵山的古树精。”

“哦?”孙小悟露出感兴趣的表情,示意她继续讲下去。

范晓浠眨眨眼,“没了。”

孙小悟眯了眯眼,猝不及防把链子提起来,范晓浠勒住脖子一张脸因缺氧而涨得通红,翻着死鱼眼做着无为反抗,“我,艹,你个……死猴子,出尔反尔……”

颈项的窒息感骤然减轻,范晓浠眼泪汪汪的瘫软在地上劫后余生地抚着胸口顺气儿。

“你刚刚说什么?”孙小悟轻飘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陡然激灵,正色道:“小妖说大圣果然一言九鼎信守承诺乃真君子也。”

孙小悟轻嗤,继而目光鄙薄地嗔了她一眼,“出息。”

范晓浠让他这么一惊一吓,老实多了,不敢再有隐瞒地将古树精的疑点全盘托出。

孙小悟听完便得出结论,勾起唇角:“妄成仙道的妖修,后山定是他的用鼎炉炼丹之地。”

范晓浠虎躯一震,“大圣的意思是,古树精在抓小妖们炼丹?”

“不算太蠢。”他终于收了铁链,冷声道:“但当务之急还有更重要的事。”

范晓浠愣了愣,既然古树精想成仙,那得知唐ser师徒路过这里时铁定会下手,还有什么比解决你家师父都成人家盘中餐还紧急的事?

孙小悟提到这个,那张明艳无垢的倾世玉颜宛同结了一层寒冰,咬牙切齿道,“唐ser这蠢货从女儿国得来一本双修图册,之后便非嚷嚷着要找个漂亮的姑娘练练,真是将本座的脸都丢尽了!”

“不是,他要修也是应该找小仙女,这妖怪……怕是不妥吧?”

范晓浠没忍住幸灾乐祸地笑出声,小童倏地抬手赏了她一记爆栗,“笑屁,他那是不会飞,否则本座不得忙死。”

所以您老人家沿途都在赶妖精,就怕他们落入你师父的魔爪?

“大圣,并非我挑拨离间,我要是你,早就回花果山去吃香喝辣了,您瞧瞧,给人打工多累。”

范晓浠扁嘴揉揉额头,殷勤地去给他沏了壶茶,不放过丝毫能探听消息的机会,端来小板凳继续听他吐露心中不愉。

“你以为我不想?”孙小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重重将茶碗搁在桌上,指着头上漂亮的纯金头饰露出几分孩子心性,撅起红润的小唇诉苦:“知道这是什么吗?”

范晓浠看他这副发牢骚的幽怨软萌模样,差点没忍住扑上去狠狠亲一下。

她按下那股怪阿姨的猥琐心态,配合的做出愕然的神情,“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猴头菇!”

孙小悟霎时炸毛起来,召出金箍棒就要给她长记性。

“大佬大佬开个玩笑,您那是紧箍咒,紧箍咒。”范晓浠赶紧双手合十朝桌下躲,孙小悟揪住她的衣领把人拖出来,“所以,你在两日内把这片地儿的女妖精全给我撵走,等我们离开后再让她们搬回来。”

“这活儿我做不到,古树精知道你师父要女妖精才能引过来,绝不会放她们走的。”她连连摇头表示不接这烫手山芋,其实她的任务和孙小悟的不冲突,甚至说是对自己有利。

但她为什么就是不答应呢?哈哈哈哈哈当然是为了让孙小悟出手替她解决古树精这个大麻烦嘛。

“……你贼笑个什么劲儿?”孙小悟额头青筋一跳,作势要敲她脑袋,范晓浠眼疾手快地躲开,清了清嗓子有骨气道:“这差事您另寻高人,小妖不干。”

孙小悟想了想,“这样,本座送你三根猴毛助你一臂之力。”他说着,在脑后扯下几缕细如……???

“次奥,手滑掉地上了,快找找。”

范晓浠:……

那么细的三根红头发掉地上,等同于没了。

两人趴在黑漆漆的地面爬了半株香左右搜寻无果,孙小悟悻悻地将手在衣服上擦干净,“算了算了,本座再拔三根给你。”

范晓浠接过他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放进贴身的小荷包,虚心请教:“大圣,您尊贵的猴毛可是有什么妙用?”

“这是自然,有本座的猴毛给你壮胆,相信你一定能完成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使命,我再去巡逻巡逻有没有漏掉的女妖精没赶跑,这里就交给你了。”

“啊?”

范晓浠见他咧嘴露出一排白森森的整齐贝齿,飞身上去拦住他却扑空摔了个狗吃翔。

“大圣,大圣?死猴子!别走呀。”

空荡荡的房间只剩下她这么一个活物,范晓浠爬起来抹了把灰扑扑的脸,“呸呸呸,什么东西。”

她嫌弃地从嘴巴里捻出方才摔倒不小心钻进里面的几根丝线,对着昏暗的烛光瞧了瞧,“一,二,三。”

居然是那死猴子丢的另外三根儿猴毛。

范晓浠深呼吸数下,最后还是将它们和其余的猴毛放在了一起。

两天时间,两天时间转移整个山林的女妖,谈何容易。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