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万藏忍法第一章 秦丰城

    秦丰城南靠秦山,城市被第七大河“丰河”分割成两半。风之国为连通河岸两地,请来铁之国名匠、土之国一百五十名土忍,铸造出了三条举世闻名的天丰桥。

    “天丰桥长1800米、1700米、2500米,分别对应城西、城中、城东。七月风舟祭,就在丰河举行,那可是延续了三百多年的盛事,许多国家都来观赏。”领路的渔夫正热情洋溢介绍,语气中对于秦丰城推崇备至。

    身后跟着的少年一边点头,一边问:“风舟祭比每年举行一次的忍者选拔赛好看吗?”

    忍者选拔赛,是一种世界性大赛,广泛被称为“忍者进阶考试”,参赛者来自世界各国各地。一般分为三组,对应新人、青年、强者三个等级。由世界各大国申请举办,风之国三年前为举办国,举办地点在风之国首都!

    其中“强者组”被称为“英灵殿试”,合格者有资格被选入【英灵殿】,获准进入包括通灵界、天灵界、石灵界在内的异世界;

    “青年组”被称为“精英考核”,参赛者来自世界各地各国,就算是被大国通缉的罪犯叛忍,也可以参加的一次精英考核,成功者可以获得一枚精英徽章,有了它就等于受到“忍者联盟”的保护,叛忍的身份不变,但罪犯的身份取消。精英考核,更多作为国家之间展现实力的平台,是最受欢迎的一场赛事,举世关注;

    “新人组”被戏称为“毕业考试”,参赛者有三点要求:1、年龄在二十岁以内。2、非星忍。3、卓罗量15术赫以上。(术赫:以公认【四大·正式忍法】为基准,雷属性【雷遁·闪流】、风属性【风刃·百缎】、火属性【大火球之术】、水属性【水流之术】,释放任意“四大·正式忍法”一次,为1术赫。15术赫,即卓罗量可连续释放任意“四大·正式忍法”十五次。直白点就是:一个忍者不休息连续发动十五次‘大火球之术’,就达到了15术赫。)

    新人组前十名,可获得“忍者联盟”的认可,奖励【高级忍法卷】一卷、同属性【秘术】一份、细胞优化手术一次,回国后直接晋升为星忍,根据实力的强弱,颁发一星到三星徽章,第一名多为三星徽章。

    渔夫笑容一僵,随即埋怨起少年:“忍者选拔赛是世界大赛。不过我又没去看过,哪里知道它有没有风舟祭好看。哎,我说你又不是忍者,问那么多干嘛?”

    少年不由无语,他只是问了一句。。

    渔夫不管少年,介绍完天丰桥与风舟祭,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了其它风俗趣事,少年老实跟在后面,不时地点头迎合。

    终于,来到一家叫做“紫荆旅馆”的地方,渔夫才有些不舍地指着旅馆道:“呐!这就是你要找的紫荆商队分部了。”

    少年盯着旅馆招牌看了看,问道:“他们的分部在旅馆里面?”

    “就是这里,我去年还报名跟着紫荆商队去了一趟大河国,准没错!”渔夫说完,也不等少年感谢,嘀咕着走了。

    少年远远道了声谢,摇了摇头走进这家旅馆。

    “欢迎光临!请问是住宿吗?”

    一名少女迎了上来,微微弯腰行了个礼。

    少年答:“你好!我找紫荆商队的负责人。”

    少女一怔,询问:“请问您能说下有什么事情吗?分部长三天前去了内谷,估计还得几天时间才能回来。”

    少年想了想,坦然道:“我来自草·榴·国,一年前随紫荆商队前往风之国的途中,遭遇叛忍袭击,商队覆灭,我是唯一的幸存者。”

    “啊!”

    少女一声惊呼,瞪着好看的大眼睛,掩着嘴,激动道:“我知道,我知道了!”

    “天呐,我哥哥就是随队的护卫,他、他也死了。”

    少女情绪低落,眼眶泛红起来。

    少年沉默了一会,安慰起少女。

    这时,或许是听到少女的惊呼,旅馆内跑出来几名妇人,旅馆外也出现了几名带着武器的护卫。

    少女跟大家解释了一下,最后只留下一名妇人,这妇人看起来四十来岁,盘在脑后的长发却已经灰白,她是少女的母亲。

    “分部长五天后回来,你可以在这里休息,部长回来了我们会通知你的。”

    妇人还算冷静,打算等少年安顿好在问商队覆灭的事情。

    少年点头,跟在少女身后,途径一处幽静内院,选择了一间还算宽敞的房间。

    关上房门,少年吐出一口浊气,直接躺倒在了床上。

    少年就是莫伦。

    只是他怎么会出现在风之国秦丰城呢?

    ※※

    至今莫伦都记得,那次强制任务完成后,突如其来收到的消息。

    第三组只有五号和莫伦幸存了下来。

    和莫伦不同的是,五号叛变了。

    这家伙果然不是什么试炼者,具体的身份莫伦也不清楚,但他明确知道,那次突袭,五号是导火线与引领者之一。

    莫伦很幸运,他是迟了五天才抵达交战区,这时候突袭已经结束。

    当琳找到他时,她让他离开这里,离开草·榴·国。琳跟他解释了大概情况与严峻的局面。前线营地同样遭遇袭击,并且岌岌可危,而她将带领残余的部众,撤回中央。这一次急行军,她说,无法带上他。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莫伦措手不及,原本是决定在营地兑换一些草·榴·果辅助修炼,以期尽快提升实力自保的。

    但是。。很明显,他被抛弃了。

    而他做任务获得的战功积分,也一起消失了。如果算上这次“诱饵任务”,他至少可以获得二十点以上的积分,加上之前的,已经接近五十点了。冒着生命危险才得到的半个草·榴·果,就这样没了,莫伦差点被气懵了。

    琳跟他说完,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

    半日后,交战区已经失去了所有“正统军”的身影。

    莫伦不得已之下,只能根据芯片记录的地图,选择了前往风之国的方向。

    这是一场孤独漫长,并且危险的旅途。

    四个月,长途跋涉走了整整四个月,莫伦终于遇到一个好心的渔夫,一番交流后,用木舟载着他来到秦丰城。

    期间莫伦数次陷入险境,就算不是大雁谷、黑暗森林等地方,荒野丛林中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危险。最凶险的一次莫过于遭遇一伙强盗,他们中有一名叛忍,掩护着其他强盗把莫伦包围了。

    那是一座阴冷的丛林。

    没有废话,莫伦找不到别人放过自己的理由,而对方也不会因为一个少年而浪费时间。

    战斗一触即发。

    硬拼着身中一刀,莫伦利用分身术的迷惑,抓住机会,使用诡弧苦无远远命中那名躲藏在远处,暗地里准备释放忍术的叛忍。苦无没有命中要害,这名叛忍没死,而他的忍术发动了——土遁·沟壑!

    当大地裂开,莫伦坠入裂缝的时候,大地合拢了,强盗们欢呼起来。

    直到一柄古怪的青铜色长剑刺穿那名叛忍的心脏,所有人才明白,沟壑并没有杀死那个少年,他竟不知不觉中找出了时刻转换位置的叛忍,把他杀害了。

    莫伦将所有强盗都杀了,尸体堆积在一起,火球出现了,强盗化为灰烬。

    坠入裂缝的,是莫伦的本体,他的分身已经消失。但天鲸展现了惊人的效果,削铁如泥或许都贬低了它,当卓罗注入,一抹红光绽放,合拢的大地在无坚不摧的兵器下,被迅速挖出一条通道。如同土拨鼠刨土,莫伦根据芯片反馈的画面,在抵达地点后破土而出,结束了这场战斗。

    如果没有天鲸,或许他已经死了,大地的力量一般人扛不住。

    危机与机遇并存!虽然不记得这句名言出自哪里,但莫伦对此十分认同。

    强盗给了他1300金榴币,5000世界纸币,装在一个大腿粗的钱袋里。

    死去的叛忍,出乎预料的,莫伦从他身上得到了一个黑褐色卷轴,是忍法卷【雷遁·雷火】。

    土属性叛忍身上没有土系忍法卷,反倒带着雷系的忍法,这让莫伦有些想不通,最后归之于抢来的。相比于雷遁忍法,莫伦更想得到对方使用的“土遁·沟壑”,这个忍术他个人觉得用途很广,尤其是对于拥有芯片的他而言。莫伦甚至已经从脑海中想到了几个作用,其中最渴望的无疑是用来开辟休息用的岩洞、地洞之类的(他都是用天鲸挖掘的),还可以设陷阱。。

    当时越想,莫伦就越失望。

    。。

    也许是太累了,莫伦躺下没多久,就沉沉睡了过去。

    他没有注意,颈上一直贴身戴着的那枚小兽牙,微微亮了起来。。

    ※※

    草·榴国天气异常,自上一场大雨过去没几天,又下了一场持续了整整一个多月的滂沱大雨,河流涨满,许多地方都被大水淹没了。

    除了天气的异常外,内战也发生了剧变。新战场溃败后,沃漕统忍派出了大将“轮辋”,仅有的四名月忍之一,赶赴大雁谷支援。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山角统忍却突然收缩了兵力,不止是占据优势的大雁谷一带,甚至就连北方其它阵地的忍者,也纷纷召集回去。他们,似乎遭遇了什么前所未有的危难,需要聚集所有的力量抵抗。

    沃漕统忍收到这个异常的战报后,担心之余,派遣了一队暗部前往打探,十多天过去了,暗部没有回来,没有任何的消息。在中断消息的第二天,沃漕统忍就知道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这让沃漕统忍感到一阵不安,他召集感知型忍者,尤其是那几名预言师,希望能够看到一些征兆。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仿佛被迷雾笼罩,所有事物都看不清了。

    没有人知道北方反叛军,山角统忍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大雨初歇,云开之日。

    一个惊人的消息流传了出来,王兽飞琼现世,草·榴国旧统忍山角一方势力——被摧毁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