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宠妻之老公太霸道》203:终结

顾天瑞一怔。

不仅是顾天瑞怔住了,就连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白念蝶是个怎样的人,在场的人都知道。

一个暴戾、自私自利的残暴君主,但是她现在却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即便是在知道顾天瑞欺骗了她,利用了她后,她还能够说出如此的话来……

她是真的爱惨了顾天瑞的吧。

安然心底如此想着。

还真是可怜呢,一个不被待见的孩子,自小就被处心积虑的顾天瑞给养着,没有血缘的羁绊,白念蝶怎么会不喜欢他?

安然相信自己的直觉,虽然顾天瑞嘴上说自己爱的是白云依,但是相对于白念蝶来说,他的心底实际上是更加偏向白念蝶的。

只是他自己不知道,他还在自欺欺人的认为,他现在只爱白云依一人。

然而白云依却是谁也不爱,除了她自己。

“你说啊!如果你不可以的话,那么就请你放开我的白初!”白念蝶大声的喊着,眸光狠辣。

她只有白初这一个人了,她除了白初什么都没有了。

白云依回来了,白夜回来了,这个白国再不会有人再希望她坐上那个位置了,她……她的日子也该结束了。

如果白初也离开了自己,那么,那么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

白念蝶整个人都已经乱了,她的心底只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她不能没有白初,她只有白初,她要毁掉所有人,也要和白初在一起。

白念蝶的话将白云依给问住了,她能够为了顾天瑞去死吗?

显然不可能。

她还有白国要管,她还要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她还要让白国变的更繁荣昌盛,她……

她还有好多事情要做,不能够为了顾天瑞而放弃一切。

她是喜欢顾天瑞,是爱他,但是这一切都不足以让她放弃自己的性命。

“你看,白初,这就是你喜欢了二十几年的女人,这就是你爱了二十几年的女人啊!”白念蝶笑着,她紧紧的抱着顾天瑞,“没关系,她不爱你,不喜欢你没关系,我来爱你,我那么那么的喜欢你,你……”

顾天瑞将视线从白云依的身上移开,唇角上浮现起一抹笑来,“念蝶,我知道你喜欢我。”

他的声音很低,就如同往常一样充满了磁性。

白念蝶笑着,“我……”

“但是我已经老了,你不该爱上我。”顾天瑞笑着,眸低的柔软让白云依的眸光骤然变冷。

白夜果然说的没错,他是真的爱上白念蝶了!

白念蝶摇头,“不……不会的,你还不老,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好久,我们……”

“你的日子还有很长,我啊……”顾天瑞已经不知道自己还想要说什么了。

当初他只是凭借着一个念想,一个等着白云依回来的念想不断的支撑着自己。

白念蝶最初就是他手上的一颗棋子,他为了培养她花费了不少的精力,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种感情渐渐变质了,渐渐地,他的视线中满满的都是这个丫头的身影。

他告诉自己说不对,他应该爱的人只有白云依,他不能够对不起自己的爱人。

但是最终……最终他还是妥协于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了,在他第一次将她压在自己身下后,他便再也回不了头了。

他一直都在告诉自己,白念蝶除了是棋子外,再无其他。

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啊。

他已经无法做到自欺欺人了。

“白初白初,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们走吧,我们……我们到外面去生活,我……”白念蝶哽咽着,她慌乱的看着他不断往外涌着血水的大腿,手足无措。

“依云,他已经变心了,他喜欢的不是你,你……”何逸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白云依给打断了。

“顾天瑞!你告诉我,你现在在想什么!”白云依的目光直直的落在顾天瑞的身上。

顾天瑞的对着白云依笑,“我在想……当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过我。”

很多事情是不能够去细想的,当开始细想后,就会发现,许多事情都是经不起推敲的,许多事情,都让他无法再自欺欺人下去。

白夜说的没错,他是爱上了眼前这个哭到不行的小丫头。

要是问他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他连自己都不知道。

“你……你竟然会这么问我!”白云依不可置信,“天瑞,难道你真的以为,他们说的……”

“其实,你早就知道白初死了吧?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吧?”

白念蝶一怔,这一次她没有任何反驳。

顾天瑞笑着,“一开始我还不肯相信,但是直到刚才,看到那些突然跑出来的那些人,我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如果你不是一直在暗中看着白国的情况,这些人,这些枪,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我……”

“白云依,你一直都是一个走一步看三步的人,当年,那时候我被老爷子打压到不行,没法给你一个安定的日子,你跑了无可厚非,你跟何逸在一起了我也不会说什么,但是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给我错觉呢?”这一错就是二十几年,这一错就耗费了他大半辈子。

安然恍然大悟,就似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随即就抿唇笑了起来。

这还真是一场年度大戏啊。

白云依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事情,她发现自己找不出话来圆。

当所有的一切都裸的掀开在人们面前时,是多么的鲜血淋淋。

“我一直都有一个念想,想着等哪天你要是知道我在你的国度等着你,你会不会高兴的扑到我的怀里来,我一直都在想那么一天的到来。白国的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我留下的信息,只要你有探子在白国,那么你不可能不知道我的身份。”

腿部失血越来越厉害,顾天瑞的神色看起来并不怎么好,他有些疲惫的靠在白念蝶的身上,嘲讽的笑着。

白云依听到这,神情兀地一变,她伸手推开何逸的枪,从他的钳制中走出来,视线冷冷的落在顾天瑞身上:“天瑞,我以为你不会背叛我的。”

白云依没有反驳顾天瑞的一句话,直言道。

顾天瑞这一次是彻底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白念蝶恶狠狠的看着白云依,“你让开!否则,我不会对你客气!”

白云依笑了笑,“跳梁小丑而已。”

安然见没什么好戏可看了,拉着傅君皇转身就要走,然而她刚刚有所举动,一声枪声紧接着传来!

子弹几乎是贴着安然的脸颊过去的,傅君皇倏地转身,将安然护在身后,漆黑的眸子兀然变得一片狠戾。

“白云依!你找死!”一字一顿,没有丝毫情感,犹如从地狱中传来的声音。

冷昊等人也是在倏然间变得紧张起来。

安然从傅君皇身后走出来,冷冷的看着白云依,“怎么,现在露出本性来了?白云依,别给我玩儿这一套,我和你说过,你要是想要强迫我做什么事情,或者是想要对我身边的人做什么,只要我坐上了那个位置,那么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屠国!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白云依收起手中的手枪,表情也是不怎么好看,“白夜,你要知道你自己的身份!我这是在救你,你要是和他……”

“你这话说了这么多遍,你烦不烦?”安然掏了掏耳朵,讽刺道,“既然你能够算到那么多东西,那么你有没有算到过你自己的下场?”

“命不算己。”白云依眉头微拧。

“那么,是不是需要我来告诉你?你今天就会死呢?”安然笑眯眯的拿过枪来,对准在白云依的眉心处,眸光森冷。

白戈薇等人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

今天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们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消耗不过来。

白净尘的视线紧紧的落在安然的身上,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她选择的还是傅君皇吗?

她宁愿杀了自己的生母,也要和傅君皇在一起?

白净尘抬步,“白夜,你要知道,你这是在对谁举枪!”

“闭嘴吧你白净尘,你不要以为你心里的弯弯绕绕我不知道,你要是想要把心思打在老帅哥身上,那么我一定会让你脑袋开花。”安然这话是笑着说的,但是她这话绝对不是在说笑。

白婆婆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今天到底都是怎么了啊这是!

白净尘一下子就不动了,他知道白念蝶已经不可能再和他合作了,那么现在他只能够跟随陛下,否则,他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出路了。

“白云依,这个地方你想怎么玩儿都行,但是我不想要玩儿了,你要是再拦我们的路,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要说安然对白云依没有一丁点的感情那是不可能的,要是真的没有感情的话,她也就不会忍白云依到如此地步了。

但是一个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要是白云依再不知好歹的话,她……不会手下留情!

“白夜!你要是踏出这个地方,你……”

“白云依,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你所做的一切除了为了你自己外,有没有真的对一个人好过?”安然嗤笑出声,“别给我说什么你是我的母亲,有你这样的母亲,不一定是我上辈子造孽太多。”

白云依整个人都怔住了,她这一下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白夜!”一直沉默不语的白念蝶兀然开口,“白夜,你要是要出去的话,我求你,我求你带着我们一起,我……”

白念蝶虽然是白国的殿下,她虽然掌管白国多年,但是她从来都不知道那个出口在什么地方,她也知道,她即便是找到了出口,她也不一定能够出的去。

白夜她们既然能够进的来,那么她们也一定会有出去的办法。

安然挑眉,“白念蝶,你觉得我凭什么帮你?”

“我知道我之前做了许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都没有一件伤害到你,不是吗?我……我喜欢白初,我只是想要和白初在一起就够了,我……”白念蝶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她说的很慌乱。

“白云依,你看,这就是你的国家,没有人想要继承。”安然啧啧摇头,“我实在不明白,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既然抛弃了这里,又不想让这里被外界知道,还想让白国更加强大……嗤,你要是没有在外面待过也就罢了,你在外面待了将近二十年,外面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你最清楚!就白国这个地方,就是我手下的人就可以轻松的拿下,更何况是一个国家?”

白婆婆也是在外面待过的人,她自然是明白安然说的话的。

实际上,白婆婆和白戈薇等人也是无法明白当年的陛下为何要这么做。

既然抛弃了她们,那么彻底的抛弃就好了,为何还要如此呢……

白云依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她送走了自己的孩子,让她经历了两世的生活,是不是如若不那么做的话,现在的白夜也就不会这样了?

“陛下,放手吧。”白婆婆蓦地出声,她的嗓音听起来很是苍老,“放手吧。”

“放手?我放手什么!”白云依近乎疯了似的大声的喊着,“我这一切到底都是为了什么?我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谁!”

何逸心疼的看着眼前那个近乎痴狂的女子。

如若,当年没有将她从白国中弄出来,他陪着她在白国生活下去,那么……他们是不是也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

“依云,我们回家吧。”何逸向前,对着白云依伸手,“我们回家,什么都不要了,好不好?”

白云依倏地回头,恶狠狠的看着他,“这里就是我的家!你让我去什么地方?我要是走了,这里就完了!白夜不要它,白念蝶不要它!白雅儿跑了!那么这里怎么办?不,不,傅君皇必须死!”

音落,枪声紧接着响起!

突变来的太快,没有人反应过来!

要不是因为傅君皇等人早有准备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受伤不轻!

“白云依!你果然找死!”安然骤然暴起,朝着白云依就冲了过去!

安然的速度很快,但是何逸的速度比她更快!

安然刚刚碰到白云依,何逸已经从俄白云依的身后窜了出来,枪口对准在安然的眉心处,冷声道:“全部停手,否则,我要了她的命!”

傅君皇骤然转身,也就在众人都停手的时候,傅君皇的身子骤然朝着安然直奔而去,白云依的枪对准傅君皇,扣动扳机就要朝他打去!

电光火石之间,安然兀然闪身,躲开何逸的枪口,随即抬手,夺过他手中的手枪,速度极快的将枪口对准在正欲回攻的何逸的太阳穴上。

“白云依,你说我们之间,到底是谁快!”

安然的话音刚落,她便看到白云依冲着傅君皇开枪——

安然的神情突然变的惊恐不已,“老帅哥——”

傅君皇的速度很快,在白云依开枪的时候,傅君皇快速的朝白云依一击,只是速度终究是慢了一步,但是手中扔出的小石子也让她偏离了些许的位置。

子弹陷入傅君皇的胳膊,安然没有丝毫犹豫,在何逸身上开了一枪后我,对准白云依就开了两枪!枪枪落在她的双腿上!

“白云依!我警告过你的!”安然骤然暴怒的声音几乎让现场整个的失控。

安然快速跑到傅君皇身边,紧张的看着他。

傅君皇安抚的看着她,他并没有理会还在滴血的胳膊,而是上上下下的看着安然,直到确认她没有受伤后,方才放下心来。

白风情带着人冲进来的时候,看到如此场面时,整个人都乱了。

外面的人都已经被他的人给控制起来了,但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主子到底怎么了?这……这……

在场的人也都愣住了,谁都没想到,安然竟然会真的对白云依开枪。

安然霍然转身,眸光在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上划过,“我说过,千万不要挑战我的极限,否则,我会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白云依面色惨白,何逸的腹部中了一枪,他动弹不得,顾天瑞的视线白云依的身上一瞟而过,随即对着白风情道:“不管白夜要求什么,都答应她。”

他累了,就这样吧。

到现在,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坚持着什么。

“小姐!”白婆婆原本想要说什么,却是在触及到安然冰寒的眸子时,骤然停顿了下来。

安然的视线最后落在白净尘身上,她一字一顿道,“白净尘,你心底在想什么,我一清二楚。我现在不动你是因为你还没有伤及到我的人,你要是敢动一下,我就要你命!”

安然说完这句话,一把将痛的面色惨白的白云依拽了起来,枪口抵在她的太阳穴上,冷冷道:“我告诉过你的,你怎么就是这么不听话呢?现在,我需要你陪着我走一趟了。”

“你想做什么!”何逸忍着剧痛,喊道。

安然冷冷的侧过头去,冷笑,“放心,只要我们安全出了白国,我会放了她的。”

“你是走不了的!”白云依惨白着一张脸,笑着。

安然孤傲的笑了笑,“那么我们就看看,我到底是出的去还是出不去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