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出路在哪里第七十五章 私审

    一片柔和的光芒也随之溢了出来。王越微微探头一望,只见下面石阶栉比,两厢灯火通明,显然是个地下通道。

    岗哨抬腿先入,杨头立于王越左后方,示意王越跟进。

    就在这刹那间,王越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恐惧和迟疑:到了下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千万不能下去,否则给做成肉包子都说不定!

    怎么办?必须寻求突破!必须撂倒一个!

    说时迟那时快,王越右腿一个小幅侧滑,左脚跟着迅速抬起,随即如子弹般弹射而出——蹬出一记侧踹,目标直指杨头。

    这可是他的看家本领——在大学练散手时,这一招经历了千锤百炼,几乎屡试不爽!

    但这一次……竟然踢空了。

    王越都没看清杨头是怎么移开的!

    恐怖啊!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唉……本以为这老头是个软柿子,一脚下去……至少断他几根肋骨,没曾想……判断严重失误啊!”王越颓然地依在假山石上,怅然若失。

    这个时候,岗哨听到后面的动静,折返了上来。他狞笑道:“呵呵……你个臭小子,居然敢打歪主意。”说着又扬起了拳头,作势欲击。

    “住手!”杨头轻喝一声,两个眼睛却像利剑一样直刺王越。

    王越感到背上一阵发凉,汗毛根根倒竖。

    现在怎么办?一击不中,当然……不能再出手。罢了罢了,听天由命吧!

    王越尴尬地举了举手,苦笑道:“刚才……那个……呵呵,我……我投降!”

    士可杀而不可辱,他不想吃无谓的皮肉之苦。

    岗哨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开路”去了。

    这回王越学乖了,默默地跟在了后面。

    沿着阶梯一直下去了有个五、六米,通道才变为水平,空间也豁然开朗起来。

    王越发现每隔一段距离,宽阔的通道两边就各有一扇大门,门上竟然还有牌子:“浙江堂”、“湖南堂”、“甘肃堂”……

    “天哪!怎么整得跟人民大会堂一样!对方到底什么来头?”王越诧异万分。

    通道弯弯曲曲,似乎永无尽头。王越感觉自己就像个木偶,被牵着在走。

    突然,前面带路的岗哨在一扇大门前停了下来,王越瞄了一眼,不禁凛然:“处置堂”。

    门是虚掩的,岗哨一推就开。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影响,王越似乎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从里面飘散出来,同时身上有点凉飕飕的。

    “进去!”岗哨喝道。

    事已至此,王越已经彻底断绝了抵抗的念想。

    “杀头也不过碗大个疤,可不能让人看扁了!”想通了此节,他昂首阔步进到了里面。

    “哎哟!”由于走得太猛,王越来不及刹车,一头撞到了顶部,不由得脑门钝痛、眼冒金星。

    “他妈的,外门这么高大,里面却如此低矮,简直就是变态啊!”王越捂着伤处破口大骂。

    原来这个房间着实诡异,其高度从门口处急剧下降,像王越这种身高的人几乎要弯着腰才能前行。

    没人理会王越,倒是传来“呯”的一声——身后的大门自动关上了。

    和外面灯光璀璨不同,这个房间只设置了几盏昏暗的壁灯,因此更增添了压抑的气氛。

    王越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细细打量起周边环境来。

    这是一个圆形的大厅,空空荡荡,既无陈设也无人影,似乎是废弃已久的面壁之所。

    “咦……”王越的目光渐渐适应之后,有了新的发现,“环形立面上好像有许多门,上面还有字。”

    王越猫腰弓步走到最近处的一个,辩认出三个字来:“大不敬”。

    嗯?什么意思?真他妈邪门!

    紧接着他又看了两个:“淫欲”、“内斗”。

    “怎么搞得跟‘七宗罪’似的!”王越十分纳闷。

    忽然,他似有所悟:“难道犯不同错误的人进不同的门接受惩处?那……我该进哪个门啊?”

    还真让他猜对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从地底传了出来:“既然找到那个门了,还不自动进去?”

    王越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地上似乎埋了扬声器。

    他虽然对对方的蛮横无理感到气忿,但也明白现在是“人为鼎镬,我为麋鹿”,只好忍气吞声地说:“你们真的认错人了!我只是到塔河旅游的,跟那个别墅失窃案一点关系都没有。”

    “哈哈哈哈……”扬声器“播”出了刺耳的笑声,“你干的自然不是盗窃,却比盗窃要严重万倍,你……完了!”

    “啊?”王越完全不知道“它”在说些什么。

    “小伙子,不,应该叫你小淫贼……”扬声器的语气转为了严厉,“你胆子真不小,竟然敢偷窥金小姐洗澡……。”

    “等等……”王越大声打断了“它”,“盘古派出所的协查通报不是说有幢别墅失窃吗?怎么变成……偷看洗澡了?”

    “哼哼……你接着装,看你面不改色的样子,还真有几分能耐啊!”扬声器厉声道。

    “唉!”王越重重叹了口气,他感觉根本无法沟通下去了,就不再不言语了。

    “认罪啦!那就赶紧进去受罚吧!”扬声器不依不饶。

    王越眉头一皱,义正言辞地说:“你们势大,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我再声明一遍,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我也不知该进哪个门!”

    “臭小子!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们关外金家的清誉岂容你玷污!开门、放蚓。”

    扬声器的话音刚落,正对着王越的那扇门一下洞开,王越记得那扇门上写着“淫欲”两字。

    他毕竟年轻人心性,虽身在险地,还是禁不住好奇,睁大眼睛向内瞧去,只见里面摆放有一张长方形台子,另外似乎还有几个人形的东西伫立在附近一动不动。

    王越正想再看得仔细点,突然听到头顶的天花板“窸窣”声大作,扭头一看,顿时魂飞天外。

    我的老天!什么情况!

    只见密密麻麻的一条一条的小东西正不断从天花板位置落下,着地之后立即扭动着朝王越挪来。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