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出路在哪里 > 出路在哪里第六三二章 关键时候还是靠他

出路在哪里第六三二章 关键时候还是靠他

下方是出路在哪里第六三二章 关键时候还是靠他正文,是由风行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提供的。如果出路在哪里第六三二章 关键时候还是靠他正文没有出现大家可以多刷新几次。风行小说网提供出路在哪里第六三二章 关键时候还是靠他免费在线阅读,希望大家在阅读出路在哪里第六三二章 关键时候还是靠他的时候可以多多关注风行小说网。

    下午一点钟,李襄屏和张栩的比赛正式开始,“农心杯”的赛制是每局比赛都需要猜先的,通过之前的猜先,本局是李襄屏执黑先行。

    在比赛开始之初,观战室中方研究阵容的气氛还是稍显沉闷---------

    虽然到目前为止,中国队在“农心杯”上的整体战绩并不算好,也就最近两年连夺两冠而已,然而等到主将出场居然还一局未胜,这在往年更是罕见。

    “老谢,我记得在三国擂台赛当中,中国队好像还没被人家剃过光头吧?”

    “我记得很早以前倒是有过一次,”

    “体坛”的谢记者别看棋力不咋地吧,但资料还是很齐全:

    “不过那还不是“农心杯”,而是这个比赛的前身“真露杯”,早年的“真露杯”当中,中国队倒是有一届一局不胜,不过那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听到谢记者这样说,在场众人都不吱声,“真露杯”是在98年前后消失的,当年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导致像“真露杯”,“东洋证券杯”等等诸多围棋比赛消失。

    严格说起来,现在才05年,98年距离现在并不算远,然而大伙听老谢说什么“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在场没有一个人觉得违和-------

    大伙之所以不觉得违和,这当然是和中国围棋的变化有关,98年前后,那正是中国围棋处于最低谷期间,面对当年以曹李师徒为首韩国围棋的压制,中国围棋除了绝望还是绝望,可现在随着李襄屏的崛起,整个世界棋坛的格局早就被颠覆。

    尤其是在今年,中国棋手更是像是迎来全面爆发,连续三个大赛包揽冠亚军,俨然一副盛世模样,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在这个“农心杯”当中,中国队再次面临被剃光头的危险。

    这样联想起不到10年之前的往事,很多人会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而一旦有了这种感觉,大伙的沉默也就顺理成章。

    好在大家不用沉默多长时间,“农心杯”是每方一个小时的准快棋,比赛进程较快,随着时间推移,比赛慢慢展开,研究室很快变得活跃起来。

    中午一点半钟,比赛刚开始半个小时,众人就纷纷议论开了,张大记者首先开口:

    “咦,襄屏今天的棋风,他好像又变回去了,最近已经很少见他下得如此积极主动。”

    听到他这样说,众记者纷纷点头,的确,今天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老谢当时就对准同在研究室的华领队和马组长:

    “华老,马小,你们两位专业人士是怎么看?”

    华领队一笑:“孙子兵法里面说风林火山,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襄屏刚出道的那几年,那确实更表现出风与火的风格,也就说那时候的他,确实是侵略如火,其疾如风,不过在最近大半年时间,他的风格好像变了,开始走其徐如林,不动如山的路子,马小,你说是不是这样?”

    马晓飞含笑点头:“没错,襄屏现在确实已经非常全面,他什么棋都能下,并且在各种风格之间切换,他现在好像也是愈发自然。”

    张大记者很快捕捉到马晓飞的言下之意:

    “哦,马小,那你现在是觉得,黑棋的形势已经不错?”

    马组长和随意的瞄了一眼面前的棋盘,然后用他习惯性的口吻笑道:

    “这才50手棋不到,现在就让我说孰优孰劣好像有点为时过早吧,只不过这一段的进程,我挑不出襄屏任何毛病,他每一手棋都无可指责,反倒是白棋的这两手棋,大家看......我个人认为这两个选择,可能还是值得商榷。”

    嗯,其实在这个时候,人张栩的下法到底怎么值得“商榷”法,在场很多记者并不关心,他们也认为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伙都听懂了马晓飞的判断,他肯定是认为下到这个时候,李襄屏的形势应该是不错的,所以他才会这样说。

    而马晓飞的这番言论,仿佛给这盘比赛定下一个基调,在那之后,整个研究室就只听到表扬李襄屏的声音。

    北京时间下午2点钟,当比赛进行一个小时,本局进展到80多手,而到这个时候,连马晓飞也不遮遮掩掩了,他明确表示他今天看好李襄屏获胜,因为仅到此时,他认为黑棋已经明显优势:

    “嗯,都说李襄屏快棋功夫超强,看来此言不虚,两人以前不是没交过手,不过在我印象中,襄屏赢得都是有点艰难啊,不过这一到快棋,两人的差距却像是进一步扩大,黑棋今天行云流水收放自如,反倒是张栩的白棋,可能是襄屏再次改变风格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吧,有好几招明显不够严谨,并且表现出前后思路不连贯,一会想稳,一会又像是想和襄屏拼一下,这样子下棋怎么能行。”

    “那马小的意思,你认为这棋已经基本拿下?”

    “除非李襄屏后面发疯,出现不可思议的大恶手,不然这棋问题不大。”

    马晓飞笑着补充一句:

    “我借用一下李襄屏本人的说法,他认为人类下棋,不太可能一点错误都不犯,因此职业棋手的比赛,其实就是个试错的游戏,既然是试错,那么从这个角度,其实也能区分出棋手水平的高低,和超一流下棋,若是一盘棋只犯一个错误,那么在大多数时候问题都不大,但如果犯了两个以上错误,尤其是其中个别失误还比较严重,那想赢超一流就比较困难了......”

    还是没等马晓飞说完,老谢笑着接茬道:

    “那对一流强手呢,是不是就允许犯二个错误了?”

    马晓飞笑道:

    “这个襄屏倒没有明说,不过大致就这意思吧,其实真要说起来,我倒觉得他这话在理,我当年还打比赛时候就有这个体会:有时候赢下一盘比赛,在比赛结束那一刻自己各自满意,觉得自己下的相当不错,几乎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然而赛后复盘或者事后研究,却发现全然不是那么回事,自己还是出现了很多问题,只不过在比赛当中,对手没有抓住而已,因此区分棋手水平的高低,除了“尽量少犯错”这一个指标之外,“是否善于抓住对手的错误”,这同样是个很重要的指标。”

    马晓飞顿了顿,然后他继续说道:

    “很明显,现在的李襄屏之所以强,他就是强在这两个指标上面,他不仅是超一流,并且是独一档的超一流,可张栩今天的表现,连我这种水平的,现在都能找出3处以上很明显的错误,既然这样,那除了李襄屏自己发疯,他凭什么赢这盘棋?”

    听到马晓飞这样说,在场老谢张大记者等人都高兴了,这时唯一还沉得住气的却是国家围棋队领队华领队。

    想想这也很正常,虽然以华领队的水平,他现在也是判断李襄屏明显优势,可现在毕竟还100手棋不到不是?谁敢保证李襄屏后面就一定不会发疯?

    虽然以李襄屏一贯的表现来看,他在后半盘发疯好像也是个小概率事件,然而不要忘了,李襄屏今天之所以要下这盘棋,这同样是个小概率事件,所以在这个时候,谁敢保证在小概率事件中还会不会再出现一个小概率?

    总算还好,李襄屏很快用自己的表现打消了所有人的顾虑,等时间来到下午3点,比赛进行到150多手的时候,这时连华领队都已经完全放心了-------

    研究室刚刚进行过一次详细形势判断,大家判断执黑的李襄屏盘面已经领先11目左右。

    他仅仅目数领先也就算了,偏偏行棋至此,全局竟然还是黑棋更厚,黑棋全局无弱棋不说,李襄屏竟然还在追杀张栩一条大龙。

    那么这样的形势落在华领队眼中,这已经算是那种接近必胜的大优局面了。

    而到了这个时候,反倒是业2水平的老谢在那一惊一乍:

    “喲!襄屏干嘛下手这么狠,不都说赢棋不闹事吗,这个时候还追杀人家大龙,他就不怕最后杀崩?”

    张大记者很鄙视的看他一眼:

    “放心,这棋杀不崩的。”

    老谢却是注意到老张鄙视的眼神,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明所以,不明白自己什么地方说错了,于是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马晓飞。

    马晓飞看了他一眼然后笑道:

    “你觉得襄屏现在是在屠龙吗?”

    “这,他招招不离后脑勺,这还不是屠龙。”

    “不,这棋在你看来是招招不离后脑勺,不过在高手看来不是。”

    “那是什么?”

    “是先手定型,是安全运转,不信你就看吧,白棋这条大龙肯定是死不了的,不过等他真正摆出两个眼的时候,那应该就是终局时刻,因为到那个时候,棋盘上已经没有任何争胜负之处。”

    “哦?”

    还没等老谢“哦”完,事实上他已经看不到白棋大龙做活了,因为在这个时候,张栩已经完全失去继续下去的心情,他在李襄屏落下全局第161手时候,就选择投子认输。

    等张栩认输的消息传到研究室,华领队当时就长舒一口气。

    然后在长舒一口气之后,华领队又长叹一声:

    “唉~~~还说什么已经全面领先,原来到了最后,还是得看襄屏的呀。”

    与此同时,对局室内的李襄屏同样也长舒一口气,要说在擂台赛这种赛制,第一盘棋往往是最难,尤其是今年的情况,李襄屏在比赛之前,他同样也面临很大的压力,不然他也不会动“双剑合璧”的心思。

    现在好了,双剑合璧没有用,比赛也顺利拿下,虽然今年想夺冠的话,李襄屏还需要过四关,但既然这个最重的包袱已经卸下,李襄屏当时就觉得无比轻松。

    而这一盘棋,却是李襄屏在整个2005年最后一盘正式比赛了。等他从申城回京,马上就迎来06年的元旦假期。

    等李襄屏回到京城,考虑到英语四级考试,他现在已经错过,“名人战”挑战赛,现在赛程都还没有确定,“lg杯”决赛以及“农心杯”第三阶段,那更是二月份的事了。

    于是在一时间,李襄屏竟然有点无所事事。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再次惦记起“大国手”的事情。

    在回到京城之后的第二天,他给赵道恺打电话:

    “赵大画家,最近没出去浪啊,你明天要没事,就陪我到你爸公司逛逛。”

风行小说网免费提供出路在哪里第六三二章 关键时候还是靠他在线阅读,如果想要看出路在哪里最新章节或者出路在哪里第六三三章 试镜都可以通过下方返回目录和出路在哪里第六三三章 试镜下一章进行在线阅读。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