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恶魔就在身边002711 闭关?

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

崔思溚就是其中之一。

她一直在关注陈曌和张天一的交流。

先是看到张天一带着陈曌去了千机宝洞。

然后又来了这个与主建筑群有较远距离的木屋。

然后,他们似乎发生了争执,并且还动手了。

这个木屋显然是因为他们的冲突而损毁的。

不过他们的冲突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又停下来了。

以上这些都是崔思溚的个人臆测。

陈曌和张天一其实都知道崔思溚在不远处。

不过谁都没在意崔思溚。

“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傍晚,乘坐的是专机,会在凌晨之前抵达。”张天一说道。

“也就是说,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会在全天之中阴气最盛的时候遇到那个千年古尸?”陈曌皱眉问道。

“不止是全天里阴气最盛的时候,是千年以来,阴气最盛的时刻。”张天一严肃的说道。

“为什么?非要挑一个最好的时间找死?”

“因为他会在那个时候破开封印。”张天一说道:“而不管是灵异界,还是上头,都不会容许那样一个绝世大妖自由活动一分钟,只要给他一刻钟的时间,他就能彻底消失,然后造成无法想象的大灾难。”

陈曌深吸一口气:“古往今来,可曾有同类的事情发生?”

“四百年前的天启大爆炸,你知道吗?”

“那不是被定性为王恭府火药库爆炸吗?”

“根本就没有定论,可是我和一些华夏灵异界的人都知道,那是锁龙井的中的变故。”

“那锁龙井我倒是听说过,据说里面锁着一头龙,是真的吗?”

“事实上,那里面锁着的是一头三千年修为的火鸟,名为火鬼,吸食生魂,据传是明初之时被刘伯温所困,后来朱棣迁都也是为了以皇家龙气镇压火鬼。”张天一缓缓道来,即便是他也分不清到底是不是真的。

陈曌倒是听的津津有味,张天一继续说道:“本意是以皇家龙气镇压火鬼,可是随着迁都,龙脉北移,那火鬼法力通天彻地,居然在镇压之时依然能够吞噬龙脉之气,而龙脉减少,华夏气运也被削弱,这也是明朝从朱棣之后,几乎个个中庸愚钝,再没出过一个如朱元璋或者朱棣那般神武的皇帝,而到了天启五年,皇家龙气终于无法镇压火鬼,此消彼长,火鬼借由龙脉之气挣脱封印,并且法力更是比之当初更甚数倍,也正是那次,中原修士齐出,血战百日,终将火鬼凋敝,可是余祸却影响了整个中原,先是天启皇帝隔年便命丧黄泉,有说是因为龙脉无力,而导致天启皇帝失去龙气庇护,而后江山更是败亡在崇祯皇帝之手。”

张天一看向陈曌:“这也是上头这么重视的原因,一个绝世大妖不止是生灵涂炭,甚至就算是亡国毁家亦有可能。”

“我之前斩杀的大蛟和昆莱老妖,他们也是绝世大妖,可是我看他们充其量也就为祸一方吧,颠覆政权是不是有点危言耸听了?”

“大蛟和昆莱老妖虽然听起来像是和那火鬼是一个水平的,实则差了不知道多少倍,不说其他,单说这两位,当年也是参加过火鬼之祸的,当时他们两个加在一起还不够火鬼一只手捏的。”

“差距这么大吗?”

“你与他们交手过,你觉得他们有多强?”

陈曌撇了撇嘴,那两个真心没觉得他们有多强。

“我找个清净的地方闭关两天。”陈曌说道。

“怎么?对于此战你也没把握吗?”

“怎么可能有把握?我要说有十足十的把握,你信么?”

“你要去哪里闭关?龙虎山可以提供给你产所。”

“不,你提供不了。”陈曌摇了摇头。

“如果你是担心老熟人打扰你的话,你大可放心,崔思溚躲你还来不及。”

说着,张天一眼角看了眼藏在不远处的崔思溚。

张天一大致知道崔思溚的内心活动。

毕竟陈曌给崔思溚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心理阴影。

“不,我只是需要一个更好的闭关场合。”陈曌是打算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然后进入河图闭关。

因为河图很重要,所以这次出远门,陈曌直接将河图随身携带。

“你要是对龙虎山不满意,那整个华夏你找不到比龙虎山更满意的地方了,除非你跑到皇城去。”

张天一知道陈曌怕麻烦,所以不可能跑首都去。

陈曌摇了摇头:“我只是知道一个更好的地方。”

张天一见陈曌心意已决,也就不再劝解。

陈曌现在需要的是时间。

陈曌隐隐感觉到。

那天从昆莱老妖的脑子里挖出来的东西至关重要。

不是对这场战斗至关重要。

而是对他未来的路。

内天地,混沌之气。

陈曌已经找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场所。

这个地方肯定没有人会找来。

因为这里是世界上最难攀登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

而陈曌自己凿开了一个冰缝,进去之后,再将冰缝封闭。

陈曌将自己埋藏在山腹之内。

而在山腹之内,陈曌还没来得及进入河图之中。

突然,一股异样的气息从脚下传来。

这股气息完全不同于法力,倒是与自己所修出来的仙气有些相似。

不过又不是完全相同,陈曌用暴力手段,摧枯拉朽的砸穿岩层。

随着不断深入,那股气息越来越清晰。

而这时候,陈曌已经砸穿了至少万米的岩层,达到了乔戈里峰的地下。

终于,陈曌在打穿了一层厚实的岩层后,下面突然一垮,陈曌落入到下方的巨大熔岩洞之中。

而下面是一片巨大的熔岩湖,在熔岩湖的中心立着一座高塔。

在高塔的平台上,一个干枯的身躯盘坐在那处。

这是一具早已没了生机的躯壳,可是它的力量却一直残存着。

而这股力量一直保护着这个身躯,让它不受周围高温的影响,就连它身上的衣物都没有丝毫损伤。

这具躯壳让陈曌非常疑惑。

从它身上的衣物来看,这具身躯最少都是三百年往上,身上还佩戴少量的青铜器,所以陈曌怀疑它的历史可能更久远,甚至有可能超过两千年。

可是它的力量依旧没有完全流逝,到底他生前是什么人?

为什么可以保留如此久的时间而保留着力量。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