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恶魔就在身边02335 质疑

“既然你拿了魔法书,那他就算是我的战利品了。”拜弗拉直接指着阿尔汗.忒依雷尔说道。

“他?战利品?你对战利品的认知是不是有什么偏差?”

“他的那个魔法很有趣,你难道不好奇,为什么那个魔法能够撼动你吗。”

陈看了眼阿尔汗.忒依雷尔,他的确很好奇。

毕竟阿尔汗.忒依雷尔的实力这么弱,可是他却能够通过一个魔法撼动自己。

如果换一个人施展同样的魔法呢?

如果这个人换成是拜弗拉呢?

不得不说,这个魔法同样让陈眼红。

不过陈总不能见什么好东西都塞自己口袋吧。

“我研究一下他的魔法,你也研究一下这个第三眼魔法,如果我们两个有什么突破,相互共享一下,你看怎么样?”

“可以。”陈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两人根本就不管阿尔汗.忒依雷尔的态度如何。

他的个人意见也不重要。

随后,陈掏出手机,拨通了丽潘的电话。

“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了。”

丽潘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结束了。

不过想到陈的实力,丽潘又觉得理所当然。

“那个阿尔汗.忒依雷尔呢?他是死是活?”

“现在还活着,不过我不确定他还能活多久。”

“……”

“我朋友觉得他挺好玩的,就带回去了。”陈淡然说道。

丽潘想到曾经在陈的身边见过拜弗拉。

那个人和陈的交流并没有主次。

即便他没有陈那么可怕,至少地位以及实力也不会差太远。

而且听陈的语气,似乎连后顾之忧都不需要担心了。

挂断电话后,丽潘看向艾格森、安帕和克里夫。

“事情解决了。”

“解决了?这么快?”艾格森的反应和之前的丽潘一模一样。

这前后不过个把小时,就这样结束了?

那个家伙不会是片丽潘的吧?

克里夫和安帕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不知道丽潘委托了什么人帮忙。

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可能就够一个车程。

能解决的了什么问题?

“放心吧,那个人有这个能力。”丽潘说道。

“真的?”

“他并不需要对我说谎,我能够委托他,仅仅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

如今的丽潘,甚至有些后悔那天的推脱与不情愿。

原本丽潘可以让陈欠她一个大人情。

可是最后她什么都没获得。

或许那一百万美元的支票对她来说的确是一笔财富。

可是丽潘又不傻,她知道一百万美元的支票和陈的人情比起来真不算什么。

哪怕是找陈满足她一个最庸俗的条件,那也绝非一百万能比的。

更何况,那场第三夜看似凶险无比。

可是实际上有陈的保护,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危险。

当然了,艾格森还是不放心,说道:“克里夫、安帕,你们就暂时留在这里,我出去打听一下。”

“嗯,麻烦你了。”

“没事,不是什么大事。”艾格森还是挺讲义气的:“放心好了,如果这件事真的没办法解决,我也能安排你们从其他渠道回洛杉矶。”

艾格森在安抚好了克里夫和安帕后,与丽潘一同离开了汽车旅馆。

“丽潘,你实话告诉我,那个人真的有能力解决我朋友的问题?”

“艾格森,我知道你对他没什么好印象,可是不能否认他的能力。”

“我现在不是在说他的人品如何,我只想知道我的两个朋友是否安全。”

“既然他说已经解决了,那就解决了,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自己调查。”

艾格森对于丽潘的话依旧有所怀疑。

所以他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沃特,你知道阿尔汗.忒依雷尔吗?”

刹那间,电话那端发出一声急促的声音:“郊区的瓦汗庄园的事情是你干的?”

“什么瓦汗庄园?什么是我干的?我怎么听不懂?”

“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我也不会声张。”

“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

“你还装……”

“我是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真的不知道瓦汗庄园发生的事情?”

“我不知道,这件事和阿尔汗.忒依雷尔有什么关系?”

“那里是阿尔汗.忒依雷尔控制的一个黑...帮的总部,不过在三十分钟之前,那里被夷为平地,真的夷为平地,一个活人都没看到,现场唯一能找到的就是一些残缺不全的肢体,还有几具已经烧焦的尸体,现场有非常浓烈的魔力的痕迹,而阿尔汗.忒依雷尔也消失无踪,而最让人奇怪的是圣耀者主办方的反应,现场很明显有很多普通的黑...帮成员被通灵师攻击并且惨死,可是圣耀者主办方却表示这只是普通的帮...派仇杀,他们是不会介入这件事的。”

艾格森听到沃特的话,刹那间炸毛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

“这件事真的和你没关系?”

“我怎么可能有那种能力。”

“也是……不过你问阿尔汗.忒依雷尔做什么?”

“我问关于阿尔汗.忒依雷尔的事情,你已经全部告诉我了。”艾格森凝重的说道。

“好吧,我现在确定,你就是在戏弄我的。”说完,沃特就挂断了电话。

艾格森的脑子有点不清醒。

也就是说,丽潘说的是实话?

就是丽潘的一个电话,那家伙就把一个黑...帮全给屠了?

……

事实上,此刻陈也在遭受着张天一的咒骂。

“你这个混蛋,你就算动手,能不能稍微低调一点,非要闹的人尽皆知吗?”张天一臭骂道。

“可是所有人都是拜弗拉杀的,我可是一个人都没杀。”陈随意的耸了耸肩:“所以你应该去骂拜弗拉。”

陈毫不犹豫的将责任全都推到帮他抱女儿的拜弗拉头上。

拜弗拉一边逗着小葛琳,一边说道:“我是帮陈办事,所以不管我杀了多少人,都可以算在他的头上。”

“我可是和平主义者,我劝阻过你少造杀孽的,结果是你自己停不下来。”

“张天师,你信他的话吗?”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