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最强赘婿729:没有不可能

“庞大夫你这是在避重就轻吧,那对于骨折、绝症癌症这些,只有靠西医的化疗、手术才可以解决,中医不能解决,你怎么解释?”那男生咄咄逼人,又接着刚才的问题问了一遍。

庞飞笑了笑,说道,“谁说中医不能治愈绝症、骨折等问题,这次的流感,各大医院在还没有想出办法之前,和仁堂不就已经依靠中医之术,解决了流感问题了吗?”

“这只是个例,或许只是因为这次的流感问题不是特别严重呢,在众多的医学案例中,可没听说过哪出绝症患者亦或者是骨折患者,不依靠医学,最后是靠中医慢慢调理好起来的。”

“那是以前,以后,可未必就是这样了。”庞飞很自信很笃定地说。

此话一出,台下一阵轰鸣。

莘莘学子们都在议论纷纷,庞飞的这番话,是不是真的?

的确,诚如那个男生所说,在众多的病例中,凡事绝症、骨折之类的问题,都是依靠西医之学治愈的,好像还真没有哪一个说的是依靠中医慢慢调理起来的。

不光是莘莘学子们,甚至包括陶医生和陆医生乃至院长杜平,都对庞飞的话,充满了期待。

那学生不屑一顾,轻蔑一笑,“大话谁都会说,我还敢说这世界上所有的病毒疑难杂症我都能看好呢,但事实是怎样,那可不是一张嘴说了算的。”

面对如此无礼的学生,庞飞倒也不急不躁,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不给与信任和信服的话,那中医和西医谁更厉害这个问题,还将永远存在于每一位莘莘学子心中。

只见庞飞缓缓地从讲台上走了下来,说道,“西医能做到的事情,中医全都能做到,甚至西医不能做到的事情,中医也能做到。各位若是想验证一下的话,我现场就可满足你们。”

“我,我来试试。”突然,一道男声响了起来,只见一拄着拐杖的男生,一瘸一拐地从后排的位置上走了下来。

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看向那拄着拐杖的男生。

男生在众人的帮助下,终于来到庞飞跟前。

他说,“庞大夫,我这脚,得了骨头坏死症,去过多家大医院都看过了,都说不可能治愈的,要叫我截肢。我不想截肢,不想失去我的腿,我不想变成残疾人。庞大夫,你可有办法,帮我治好?”

“哈哈哈,你这是百日做梦呢,骨头坏死症根本没办法可医的,根本不可能治愈的。”先前刁难庞飞的那男生说。

只见那拄着拐杖的男生垂头丧气地说,“哎,那些大医院的医生,也是这么说的,他们还说,如果我不截肢的话,很可能坏死还会向上延伸,可能我这整条腿都要保不住了。庞大夫,你说,我这腿,真的没救了吗?”

“谁说的?”庞飞一句话,不仅让那男生重新燃起了希望,更是让在场的莘莘学子们,包括陶医生等人,也都震惊不已。

那男生激动地看着庞飞,“庞……庞大夫有办法?真……真的吗?我这腿,不用截肢,也是可以治好的?”

“对。”

“轰。”

台下的莘莘学子们炸锅了,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那几个西医学的男生却不以为然,“庞大夫,他得的可是骨头坏死症,骨头里面的骨髓和细胞等等全部都坏死了,这根本没办法医治的。你别为了打压我们西医学,就胡乱撒谎。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你可别闪了自己的舌头。”

那几个男生越来越咄咄逼人,越来越过分了。

无数双眼睛落在庞飞身上,期待着庞飞继续自信下去,狠狠打一下那几个家伙的脸。

“那如果我做到了呢?”庞飞果然没有让大家失望,他太自信了,他的自信也感染了那些瞻仰他的莘莘学子们。

不少人都呐喊着,“庞大夫,加油!”

他们深信,庞飞不是在撒谎不是在吹牛,就是在说一件真实的事情。

他们即将在这里,见证一场震撼世界的医学奇迹。

“哼,如果庞大夫真的能治好他的腿,那我们就跟你道歉,当着这里所有人的面跟你道歉。”

“不够,你们适才言辞犀利,咄咄逼人,不仅是在逼我,更是在逼中医学向西医学低头。所以,你们不仅要向我道歉,更要向在场所有的中医学的学生们道歉,更要向陶医生、陆医生和院长道歉!”

气氛,在庞飞的这一番话之后,变得热烈起来。

一场小小的刁难,现在上升到了中医和西医的碰撞上,那意义,就截然不同了。

那几个男生现在是骑虎难下,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好!但如果你做不到,你说,该怎么办?”那男生也不甘示弱,跟着逼问庞飞。

陶医生和陆医生赫然站了起来,“如果庞大夫做不到,那这医学院,我们也不用呆下去了。”

这不是置气,而是自信,他们相信,庞飞一定能做到,根本不存在如果的可能性。

可这个时候不能只让庞大夫承担后果,他们觉得,自己更应该为庞飞分担一些什么。

院长杜平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不管做不做得到,中医学都是医学院的一部分,你们几个学生还想让这些老师们怎样不成?陶医生陆医生,你们不需要离开,如果庞大夫真的做不到,最该反思的,是我这个校长。我会重新考量中医和西医学的分量。”

“校长!”

“校长!”

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完全出乎大家的预料。

校长竟然直接将中医学未来的发展拿出来做赌注了,可见对庞飞的信任度。

可是,这样的赌注,是不是也太大了一些。

杜平却是态度很坚决地说,“大家不用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庞大夫,现在,请你为那位学生治疗吧。您需要什么工具,尽管吩咐,我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您把所需的东西都准备好。”

“工具,我自己带了,你,坐下来。”

庞飞大手一挥,取下那套银针来。

几名女学生帮忙将那男生腿上的纱布等东西取下,只见那男生的脚全部都乌黑了,冰凉僵硬,好像真的坏死了。

这样的脚,真的还能治好吗?

庞飞蹲下,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并列一起,在那男生坏死的部位按了按。游走到某一处地方之时,他加了内劲,使劲按了一下,那男生下意识抖了一下。

“有知觉,还没有完全坏死。”庞飞说。

那男生愣愣地看着庞飞,不敢置信地说,“可之前我去医院检查的时候,是一点感觉也没有的,庞大夫,您刚才做了什么,我这腿,好像又有点知觉了。”

庞飞继续按,“也没做什么,就是找准你腿上的穴位,加大力道就行。这里,就疼痛的感觉吗?”

“有有有,有一种像是针扎一样刺痛的感觉,这里之前去医院检查的时候也是没感觉的,现在您一按,又有感觉了。”

“你的腿我检查完了,的确是骨头坏死,但并不需要截肢。”

“轰!”

人群再一次炸了锅,这个消息,是不是已经可以印证中医能做到西医做不到的事情?

大家更期待,更紧张了。

庞飞将银针铺开,安瑶前来帮忙。

“三号、七号、十一号……”

庞飞说哪个编号,安瑶就取下那号。

人群早已将这里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一双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庞飞落针的手,只见“嗖嗖嗖”几下,一道影子闪过,那男生乌漆嘛黑的腿上,竟然就**上几根针了。

这手法,简直太神了,根本看不清他是怎么做到的。

庞飞仿若无人,继续下针。

一根接着一根,那男生的腿上,被扎的满满都是的,活脱脱像是一个刺猬一样。

先前还紧张不安的西医学的几个男生,慢慢的又将心放了下来。

扎了这么多根还不见好,怕是没戏了。

“啊……”突然,受伤的男生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紧接着,额头上冒出细密的冷汗,脸色苍白,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

“再忍耐一下。”庞飞说完,继续下针。

那男生请人帮忙拿了一条毛巾咬着,额头上的汗珠从细小的汗珠变成了豆大的汗珠,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额头上青筋都爆了起来。

看着他那副痛苦的样子,许多女生也都害怕了,甚至怀疑,庞飞到底能不能行啊。

“不行,我受不了了,太疼了……”男生终于忍不住了,哀嚎一声。

眼见着他要胡乱挣扎,庞飞大手一把压了过去,在其心口的位置点了几下,那男生便慢慢的平静下来。

而这时,庞飞的针,也终于扎完了。

人群比患者本人还要紧张不安,纷纷看向庞飞,等着庞飞说出什么好消息。

可庞飞扎完针之后,却是擦擦手,什么也不说。

而那男生的腿好像也没什么变化,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好了还是没好?能不能治好啊?

“切,我看是没戏了,针都扎完了,一点反应也没有,还给那家伙疼的要死不活的。”那几个西医学的男生又开始嘲讽起来。(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