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最强赘婿512:庞燕决定留下

这个寒冷的冬天,葫芦头是熬不过去了。

好像上天对他的惩罚一样,让他受尽病痛的折磨,为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赎罪。

那老态龙钟的身子因为没办法跪下,几乎整个人都蜷缩成了虾球状,但他还是在连连地跟庞燕道歉,说着对不起。

“燕子,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不用压抑自己,哪怕你把他杀了,哥也会为你善后的。”庞飞说着,将一根棍子递给庞燕。

庞燕拿着棍子,迟迟没有动手,良久良久,她突然将棍子丢了。

她是恨葫芦头的,但他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

老天是公平的,做过错事的人,终究会受到惩罚。丢失了父母的庞燕,却遇到了好心的庞家人。

扯平了!

她原谅葫芦头了!

薛医生朝庞燕竖起大拇指,“燕子,好样的,你这一次完全是靠自己成功迈过这道门槛的。”

两道门槛都过去了,只剩下最后一道门槛了。

庞燕这次依旧主动提出要去找蓝悦,去找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弟弟。

蓝氏集团,会客大厅。

在十多分钟的等待后,那个照片里清秀的男孩子的身影,总算出现在了会客室门口。

这人就是蓝悦,庞燕的亲弟弟。

和照片里眉清目秀的小男孩略有不同,似乎是肩上背负了太多的重担和压力,让这个小小的少年身上少了一层单纯和阳光,却多了厚厚的一层压力和愁容。

他见到会客室的众人,面无表情,只是冷冷地问他们是谁,找自己有什么事?

庞燕拿出了从祖奶奶哪里拿来的照片,指着照片上的小女孩说,“蓝悦,照片里这个小女孩,是我,我就是你失踪了很多年的姐姐。”

对面的男孩子冷冷地扫了一眼庞燕手中的照片,脸上却依旧是一片冷漠,“说完了吗?”

这个回答,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谁也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本该在学校享受着无忧无虑生活的男孩子,居然这么的难以接近,这么的冰冷,好像一块冰一样。

庞飞忍不住站了起来,“我们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的,也了解了蓝家的情况和你的情况,你姐也是鼓了很大的勇气才来这里找你的,你不该用这种态度跟她说话的。”

蓝悦却是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依旧一脸冷漠的样子,“我要去开会了,抱歉。”

说完,径直转身离开。

会客室里的众人面面相觑。

薛医生哀叹着说,“这个男生心理问题也很严重啊,可能比燕子你的还要严重。”

安瑶来到庞燕跟前,让她先行坐下,并且,让薛医生再给庞燕疏导一次,可别因为刚才的事情,加重了庞燕的心里负担。

这次的出行,本来就是以治疗庞燕的心病为主要目的的,现在目的已然达到了大半,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回去后再定期去我做那几次康复治疗,我想很快就能康复了。”这是薛医生最后做出的结论。

“那太好了,也不枉咱们做了那么多努力。燕子,咱们现在可以走了。”安瑶说。

众人在经过一个小小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偶遇了一场蓝悦和另外一个男人争吵的场面。

从二人争吵的话语中可以听出,那个和蓝悦争吵的人不过是公司里一个小小的员工,但却仗着家族高管的权威,连蓝悦都不放在眼里,并且还做出背叛蓝悦的事情。

而蓝悦,却好像对此无可奈何!

在那人气呼呼转身离去之后,蓝悦竟然从抽屉里拿出一瓶药,颤抖着吃下了一颗。

庞燕的脚好像被定在了那里一样,动弹不得。

这个美宇之间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男孩子,是她的弟弟。

血缘关系,是最难割舍的一种亲情,也是一种最奇妙的亲情。

明明和这个男孩子从来没见过面,明明刚才他那么冷漠一点也不温暖,可庞燕还是有种心疼他的感觉。

特别是,看着他小小的年纪,却要承受那么多的压力和重担的时候,心就好像被人用刀子割一样的难受。

庞燕下意识走进这个小小的办公室,庞飞欲说什么,被安瑶拦住了,“相信燕子自己可以处理好的,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走,我们去下面等着。”

众人离开,庞燕来到蓝悦跟前,看着这张苍白到几乎没有任何血色的脸,不免心生心疼。

“弟弟……”他想伸手触碰蓝悦的脸,却被对方警惕地躲开了。

“你怎么在这?谁让你进来的?出去!”言语间,是毫不客气的命令。

庞燕心疼地掉下了眼泪,“弟弟,我是你的姐姐,我……”

“你以为你拿着一张老照片就想糊弄我?你以为我是傻子吗?说,是谁派你们来的,是不是蓝宗保那个混蛋?他就是要想尽各种办法摧毁我击垮我,现在居然连这招也想的出来!”一字一句,竟是将庞燕逼到了墙角。

庞燕连忙摇头,“不是谁让我这么做的,是我确实就是你的姐姐,十八年前我在和爸妈去r城的火车上被人拐卖了,我以为当初是因为爸妈不要我了才把我丢掉的。这次来京都,是我养父母的家人想帮我治好心理疾病,我去过祖奶奶那,也去过当年偷走我的人贩子那,最后我才来找的你。你看,我们两个的美宇之间,是不是很相似?”

“啪”的一下,庞燕手中的照片径直被打落了,蓝悦怒气冲冲地瞪着庞燕,双目中迸射出的怒气宛若雄狮一般骇人,“鬼才相信你的话!我不管你是谁派来对付我的,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别再让我看到你!”

“呼哧……呼哧……”似乎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蓝悦的脸色又不好看了。

他慌忙从抽屉里再拿出一颗药丸丢进嘴里,那痛苦的样子,看的庞燕也是一阵阵的揪心。

可是,蓝悦始终不肯相信她的话,还将她直接从办公室里丢了出来。

失魂落魄的庞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蓝氏公司大楼里走出来的,只是当众人看见她的时候,那双眼神却是那样的沮丧。

安瑶抓着她的手问,“怎么了?”

“嫂子,我刚才看到蓝悦要靠药物才能稳定情绪,他才那么小,就要靠药物才能稳定情绪了,他一定承担了很多很多的压力和重担。他太敏感和警惕了,对谁都不相信,他活的好累,好累啊!”说着说着,眼泪不自觉地从脸颊上滑落。

安瑶求救的眼神看向薛医生,询问她该怎么办?

庞燕现在的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不能再给她增加心理压力了,薛医生需要再次给她进行心理疏导。

众人回到酒店,庞燕却依旧是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管大家怎么哄劝都没用。

俗话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哪怕是心理医生,也不是万能的。

她们只是起到一个引导的作用,而不是像一个药物一样,几句话就能药到病除了。

要不怎么说心理治疗是一个漫长又漫长的过程呢,这些都是从点点滴滴入手,一点点累积起来的成果。

“燕子,蓝悦的事情,你应该换个角度想一想。他在努力地守住你父母的东西,那他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商业斗争就是这样,总要承受很多的压力和重担的。”

庞燕泪眼汪汪地看着庞飞,“可是,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了,要是他再出事的话,我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个亲人了。哥,我想帮蓝悦,但是我没这个能力,我好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明明我才是姐姐,可我却把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蓝悦一个人身上,他才那么小,他才十几岁,都还没有成年。”

庞飞说,“你不许这么想,这些不能怪你的,你也是受害者。”

“可我……我现在心里真的很难受,好像一下子,我就觉得自己该长大该成熟了,也该像个姐姐一样扛起一些重担和压力了,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唯唯诺诺,什么事情都要靠哥哥和爸爸保护我。哥……我想留在京都,我想帮蓝悦一起扛下去。”

庞燕能有这样的想法庞飞自然是支持的,这是人之常情,也是一个人想要成长必经的一条路。

就好像雄鹰翱翔一样,必定瑶让他们自己去飞翔他们才会真正地懂得翱翔,始终将其保护在羽翼之下,迟早是要成为别人口中的美食的。

庞飞不会擅自替庞燕做决定,留下还是离开,他全权交给庞燕自己决定。

但有一点他要提醒庞燕,“商场如战场,你要是决定留下,就必须要有一颗足够坚强的心,不要怕遇到困难,也不要怕被打倒。即使倒下了,也要尽快努力地站起来,不要给敌人可乘之机。明白吗?”

庞燕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傻丫头,别哭了。”这可能是庞飞最后一次为庞燕擦眼泪了,分开以后彼此能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更何况,一旦庞燕坚强起来,哪里还需要他这个哥哥给擦眼泪啊。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