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最强赘婿442:一吐为快

    好在,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庞飞理解了她的良苦用心,也愿意和她忘掉过去的那些不愉快,重新开始!

    所有的委屈,都值得了!值得了!

    “早点休息,晚安!”

    安瑶刚放下手机,卧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身真丝睡衣的林妙雪送拉着脸走进来,看上去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瑶瑶,我能跟你一起睡吗?”林妙雪可怜兮兮的像个害怕孤独的孩子似的。

    安瑶掀开被子,示意她上来。林妙雪立即展露微笑,钻进安瑶怀里。

    在国外一起留学的那两年她们时常这样抱在一起睡觉的,现在想来,那感觉还像是在昨天一样。

    “瑶瑶,你当初不是和罗亮谈恋爱的嘛,怎么最后和庞飞结婚了?”林妙雪突然说起这个话题。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罗亮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安瑶不愿意再说他的坏话,毕竟,她曾经真的对罗亮动心过。

    “缘分呗。”

    林妙雪喃喃念叨着,“缘分,缘分到底是什么啊。你跟罗亮没能在一起,却跟一个渣男结了婚,我爱的人也没能和我在一起,现在我都不知道该去爱谁了。”

    关于林妙雪的事情,安瑶一直不肯多问,怕的是提及她的伤心事。这两天晚上,安瑶总是能看到林妙雪心情不好的样子,应该就是和过去的事情有关了。

    既然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安瑶就不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继续沉默了。

    “雪儿,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把你的心事跟我说说,就算我不能帮上你什么忙,至少也可以当你的倾听者。有些事情,说出来比藏在心里要好受一点。”

    “我……”

    林妙雪坐了起来,轻咬朱唇,似乎很难启齿的样子。

    安瑶也不勉强,将选择权交给林妙雪。

    可能是心事压抑的太久了,林妙雪急需要一个情感的宣泄口,她拉起安瑶的手,神色凝重,“瑶瑶,如果我告诉你我喜欢上了一个老男人,你……你会笑话我吗?”

    “要分情况,你先说说你的事请。”

    话都说开了,林妙雪也就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

    这事说起来还要从两年前说起,那个时候林妙雪处了个对象,安瑶也知道,但安瑶不知道的是,林妙雪当时所处的对象其实是个瘾君子。

    那家伙吸毒,还有暴力倾向,经常对着林妙雪拳打脚踢。

    当时林妙雪刚刚在钢琴领域取得了重大成就,是她人生的巅峰时期,如果她将那个男的恶行公布与众,将会对她的名声带来很大的影响。

    为了保全荣誉,她愚蠢地选择了隐瞒真相,结果换来的,就是无休止的毒打和噩梦。

    这样变本加厉的噩梦让林妙雪无法再面对现实生活,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雪儿,你……你真是糊涂!”安瑶更多的是心痛,最好的朋友遭遇了那样的困难,自己却一无所知,实在是心痛不已!

    林妙雪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说,“当时觉得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感觉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现在回想起来,却也已经释然了。没有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我也不可能认识到自己的愚昧无知,更不会对男人这种生物,充满了警惕和怀疑,让我在之后的人生道路上少走许多的弯路。”

    这一刻,安瑶似乎有点理解林妙雪为何会对庞飞那般排斥了。

    她紧紧地抱紧林妙雪,想用自己的怀抱给她带去温暖,“你真是个坚强的女孩子。”

    林妙雪同样抱紧了安瑶,因为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又现实着她的很不坚强的一面。

    前面她说过,她爱上了一个老男人,而这个老男人,终结了那个渣男带给她的噩梦,却也带给了她无尽的煎熬和痛处。

    “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是他结束了我噩梦的生活,重新让我的生活燃起了希望。他抓了那个混蛋,将我从炼狱般的地狱中解救出来,可那段时间,我还是振作不起来,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污点。我没有活下去的念头,每天都想着死。”

    “是他……是他鼓舞我,帮助我,让我重新对生活燃起了希望。也是他,重新点亮了我灰暗的人生。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

    “听你这意思,他给了你那么多的帮助和鼓励,你怎么还会不知道他叫什么做什么的,这也太……奇怪了!”

    “因为他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是匆匆的来匆匆的去,每次都是救下我之后就又消失了,连跟我说句话的机会也不给。”

    所以,林妙雪的这种喜欢,其实更多的不是喜欢,而是在绝望之际对那个总是出现救自己一命的男人的……眷恋?

    安瑶叹息一口气,不禁为林妙雪感到担忧。

    “雪儿,我觉得你应该先想想清楚,喜欢是什么,爱是什么。那个人你一无所知,可能……你根本不是喜欢他或者爱他,只是因为他的出现带给了你希望,你把这种对未来的希望错误的理解成为了喜欢和爱……”

    “不,不是这样的,我并不是对他一无所知,我知道他是华夏国人,而且他所从事的工作,应该是很厉害的。”

    且不说这大千世界的上哪里去找那样一个人,就算找到了,人家结没结婚,有没有爱人,这些林妙雪都一无所知。这样盲目的爱和喜欢实在是太难了,安瑶真心想劝林妙雪好好想清楚。

    “瑶瑶,我跟你说这些并不是要你给我出主意或者怎么样,我只是……需要有个人来倾听我说的这些话。现在说出来了,我的心情果然好很多了。这次回国,其实我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寻找那个人。这是我在他的身上发现的,我查过了,这种东西只有蓉城有产。”

    老天!

    林妙雪回国的真正目的,其实是来寻找那个让他着迷的男人的?

    这也太疯狂了!

    安瑶还想再劝慰几句,可林妙雪却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

    她只是想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而不是要跟安瑶商讨她应该怎么办?

    对于这件事,她十分地有主见,并且也不会因为别人的劝解而轻易地动摇。

    如果说之前她还有所怀疑的话,那么在看了安瑶对庞飞的感情之后,她就越发地坚定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对待感情,就是应该疯狂,哪怕不计后果,哪怕结果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呢!

    趁着年轻就是该疯狂!

    可安瑶的疯狂是建立和庞飞有一定感情的基础上,而林妙雪的疯狂是盲目的、或许也是没有希望的。

    “瑶瑶,有你在真好,以后我们两个就要这样互帮互助,有什么心理话我也再不用藏在心里了,跟你说出来就好多了。哎呀,今晚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林妙雪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给安瑶劝解的机会。

    安瑶也怕过分的劝说适得其反,反正林妙雪这次回来也不走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劝说。

    况且,那个不知姓名不知道是谁的男人,未必就真的是蓉城人,林妙雪能否找到他还是个未知数。

    或许过一段时间,她有了新的恋情,就把那件事忘了呢。

    “睡吧,好好睡吧。”安瑶轻轻拍着林妙雪的后背,哄着她安然入睡。

    庞飞和时峰的计划,终究还是被柳家人发现了,柳鑫柳森抓住这次机会,在柳啸天面前将庞飞好一顿贬低。

    柳啸天也是震怒不已,打电话命令庞飞立刻马上回到豪城!

    庞飞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庆幸的是飞耀的麻烦解决了,曹秀娥的病情也渐渐有了好转,即使现在回豪城,他也能放心得下。

    “安瑶,我要回豪城一段时间。”

    “是和那件事有关吗?”安瑶颇为担心地问。

    庞飞点头,“柳家迟早会发现的,这没什么好意外的。”

    “可是,你那两个舅舅和你外公能轻易放过你吗,你这可是在利用柳家的资源。”

    柳鑫柳森的目的无非是将庞飞赶出柳市集团,这个庞飞倒是不担心,他唯一没办法确定的,是外公柳啸天的态度。

    柳氏集团在庞飞的手中渐渐有了起色,柳啸天尝到了甜头,能否轻易放庞飞离开,这个他还真没办法确定。

    当初实行这个计划,也是为着能离开柳市集团做的准备。

    柳啸天期望在庞飞的手中将柳市集团发展起来不假,但也绝不允许有人以权谋私!

    庞飞这是在故意触碰柳啸天的底线,触碰到他无法忍受,将自己主动逐出柳市集团!

    “放心吧,我自有应对之法。只是我这一走,安家一摊子的事情又都落在了你一个身上……”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是安家人,不落在我身上难不成我能叫它落到别人身上去?倒是你们家那边……爸一个人在家里我着实不放心,要不,把他接到安家来吧,反正我现在每天就是在家照顾妈,也没别的事情。”

    安建山在的话或许还可以,安建山不在,让庞金川跟一群女人们呆在一起,他肯定会觉得别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