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最强狂兵第4293章 夜里失眠的人们

四棱军刺穿透了耳朵,一道血光当场飚溅而起!

这个袁岳永远都不可能想到,这个年轻男人竟然有着可以秒杀他的实力!

他更不可能想到,今天晚上主动上门的这个男人,其实已经是西方黑暗世界的顶级天神!其本身的实力,也已经站在了武力金字塔的最上面一层了!

其实,苏锐在两次顿悟之后,实力已经甩开了华夏江湖世界的绝大部分人了,而在服用了黄金家族的“传承之血”后,更是战力暴增,华夏江湖世界的那些所谓的老前辈,可能已经都被他抛之身后了。

而他最近一次的提升,则是……和纯子的“双-修”。

那连续几天的“修行”,帮助苏锐巩固了传承之血所带来的力量,并且进一步的提升了自己的战斗力。

所以,就连苏锐本人,现在都说不清自己究竟有多能打!

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个袁岳又怎么可能是苏锐的对手?

退一万步来讲,哪怕这袁岳的实力和苏锐平分秋色,可是,一旦两人对战起来,苏锐还是能够稳胜他!

为什么?

毕竟苏锐是从枪林弹雨之中一路走来的!实力是可以通过苦修提升的,可是,苏锐的那种战斗意识,却必须经过战火的千锤百炼才能形成!

在这一点上,这个袁岳和苏锐简直是天差地别,被甩开了太远太远!

这袁岳并不知道,在他刚刚出手的一刹那,苏锐至少有一百种可以杀掉他的方法!

甚至,这还是无尘刀和欧罗巴之刃不在手中的情况下!

当耳朵的疼痛传来的时候,袁岳的表情扭曲了。

他没想到,后者竟然真的下辣手!

袁岳一声痛吼,本能的想要还击,然而,他的拳头才刚刚抬起来,苏锐忽然欺身而近,他的膝盖重重地顶在了袁岳的小腹之上!

哪怕是以攻对攻,袁岳在速度和力量上,都不是苏锐的对手!

大家同时出手,你的拳头都还没碰到对方呢,人家就先一步把你打翻在地了,这特么的还怎么打?

最关键的是……苏锐打中的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啊!

哪怕是再厉害的高手,也没法把这里变得坚硬如铁!袁岳自然也是如此!

所以,当苏锐的那一记膝撞狠狠顶上来的时候,袁岳不禁觉得,他身体的某个部分碎掉了。

嗯,与之一起碎掉的,还有他的人生。

一声惨叫,袁岳重重地摔倒在地,他双手捂着裤裆,蜷缩在地板上,额头的冷汗已经在一瞬间全部冒出来了!

“该死的,该死的……”袁岳疼得上气不接下气,眼前一阵阵发黑,几近昏厥!

苏锐就微笑的站在他的对面,看着袁岳疼得死去活来,并没有多说什么。

有些人,完全不值得同情,活该罢了。

不过,这时候,苏锐一扭头,便看到了蜷缩在床上,战战兢兢的那个女弟子。

后者此时只是穿着一件小肚兜,雪白的肩膀暴露在外。

苏锐看到她那惶恐的样子,不禁说道:“你都看到刚刚的情况了吗?”

“我……我……我看到了……”说完了这句话,这个女弟子立刻连连摇头:“没看到,我什么都没

看到……”

说实话,这个反应还算是比较快的了。

苏锐一见到这个姑娘的样子,便明白,对方是生怕自己把她给一起灭口了。

于是,他摇了摇头:“你是自己把自己打晕,还是我来动手?”

“什么?这个……”这女弟子想了想:“那等我晕过去之后,你会对我做些什么吗?”

苏锐没想到这姑娘竟然会问出这么一个奇葩的问题,不禁没好气的说道:“当然不会。”

“好的,好的……谢谢。”这女弟子说着,咬了咬牙,直接反手给了自己一记手刀。

随后,她白眼一翻,扑倒在了床上。

“我没想到,你……”袁岳看着苏锐,满脸都是震惊:“你……”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苏锐嘲讽地笑了笑:“你想要对江湖世界的年轻一辈出手,把刁远超保送上冠军的宝座,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哪怕是年轻一辈之中,能够胜过你的也是大有人在!”

袁岳疼得满头大汗,他知道,自己肯定是当不成男人了。

“与些事情,可能比你想象中还要复杂一点。”苏锐蹲在袁岳的面前,拍了拍后者的脸颊:“所以,我暂时不杀你,但是,接下来的几天,我希望你能安分一点。”

看着苏锐在拍自己的脸,袁岳心中恨意简直了浓烈到了极点。

然而,对方实在是强大的可怕,让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老子的那里都特么的被你给打废了,如何能不安分?

苏锐看到袁岳没答话,也不介意,又看了看后者的耳朵。

刚刚四棱军刺穿透了对方的耳朵,直接把那一片耳朵变成了一朵盛开的花。

血流如注。

“这裂成好几片的耳朵,好像有些不太美观呢。”

苏锐笑着说了一句。

在听到这句话后,袁岳的心里面骤然涌出了一股极为不妙的预感!

接下来……果不其然!

苏锐一扬手,四棱军刺再度弹出!

军刺的尖端划过袁岳的耳根!

唰!

这裂成了花瓣般的耳朵,直接被整齐的割掉了!就像是刚刚的刁远超一样!

袁岳再度疼得浑身颤抖,五官都已经扭曲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

苏锐深深地看了一眼袁岳:“等这次才俊之战的时候,我会让你们身败名裂。”

让你们身败名裂!

听了这句话,袁岳的心中涌出了无穷的惶恐感觉!

“整个玄阴山,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苏锐冷冷地说道:“这种藏污纳垢之地,是该好好地荡涤一下了。”

说完,他站起身来,一脚踢出!

“啊!”

袁岳又发出了一声惨叫!

苏锐这一脚,直接踢碎了他的鼻梁骨!

鲜血在他的脸上炸开!

作为带队的师叔,袁岳必然要出现在才俊之战的现场,而现在,苏锐偏偏要让他没脸见人!

“有些事情,不管不行。”苏锐说道:“没办法,我就是那么有正义感。”

说完,他丢下了袁岳,扭头走了出去。

看着苏锐离开

的身影,袁岳的心中觉得无比惶恐!

他还以为自己可以轻轻松松的碾压对方,但是却没想到,最终被秒杀的是自己!

这个年轻男人,明明拥有着可以轻松杀掉自己的实力,但是却留了自己一命,难道说,他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在才俊之战上让自己身败名裂?

难道就没有别的图谋了吗?

袁岳在猜测着苏锐的目的,但是一时间却找不到答案,此时,小腹剧痛的他,根本无法理清思路!

…………

苏锐回到了房间,冲了个澡,躺在床上,觉得神清气爽。

打一次架,揍一揍欠揍的人,顺便活动活动筋骨,这确实是一件挺让人舒服的事情。

不过,他是得好好地计划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布置了。

仔细的想了一会儿,苏锐大概想到了几点思路,但是他觉得自己还是要跟军师好好地商量商量才可以,以免两人的想法最终撞了车。

苏锐这一觉睡得倒是挺香的,但是,今夜,这叶普山上,很多人却无心睡眠。

比如刁远超,比如袁岳。

这一对儿师侄皆是被切掉了一只耳朵,而袁岳更惨,直接当不成男人了。

蜷缩在床上,这两人皆是咬牙切齿。

当然,还有此时正在海上的五个玄阴山弟子。

他们的身上只有一条小裤衩,大呼小叫的,个个脸上都是惊慌之色。

此时,海上已经下起了大雨。

这几人醒过来的时候,快艇的里面已经积了二十公分的水了。

如果再晚一会儿,那么这艘船就特么的要沉了!

这五个家伙个个带伤,但是却不得不开始拼命的往快艇外面舀水……嗯,他们的手头没有任何工具,只能用手把水捧出去。

“有人吗?这里有人吗?”

这五个人轮番大喊着,可是这黑漆漆的海面上,却根本没有人回答他们的话。

他们终于开始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这快艇没有汽油,如果我们一直困在这里,没有人发现的话,那么是不是就要死在海上了?”

“我们只能等天亮之后再辨别方向,然后游回去!”

能辨别方向固然好,可惜,这样的概率还挺低的。

苏锐特地把他们“送的”远了一点,根本看不到海岸线,就算是辨别清楚方向,也很难游到叶普岛上。

况且,哪怕他们在体能充沛的情况下,也根本不可能在海浪之中支撑几十公里!更何况,这五个玄阴山弟子还都受了伤!

等待他们的,注定是死亡的黑暗!

…………

而这个时候,在叶普山的主宅里,同样有人睡不着觉。

李越乾,李丹年,还有某个待字闺中的二小姐。

时光一分一秒地走着,不断地缩短着人们的生命。

而由于苏锐和军师等人的介入,他们又将把这叶普山上某些人的生命之路,推向不同的方向。

“不管比武招亲的结果如何,我都要勇敢面对。”一道线条分明的身影站在窗边,望着外面的月光,眸光如水,喃喃自语。

——————

ps:第四更!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