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最强狂兵第4087章 自不量力!

“如果这跟踪者是针对我的,那么我已经能猜到他是谁了。”苏锐说道。

他在这方面的直觉一向很准,一下子就猜到了蓝新威。

“你看,我听说华夏人叫你‘事儿逼’,这个词的意思我大概理解到了。”宙斯嘲讽的笑了笑,随后说道:“大概是走到哪里,就把事情惹到哪里?”

这一句话把苏锐给憋得不轻,军师则是轻轻一笑,直截了当的说道:“反正有宙斯大人在场,我倒是还挺希望后面那几人能够过来把这辆车给砸了……”

这是唯恐天下不乱,不把宙斯拉下水不罢休啊。

宙斯回头看了一眼坐在第三排的军师:“你随便开价,只要你能来神王宫殿,多高的价格我都能接受。”

“喂,宙斯,你这就不地道了啊?当着我的面挖人吗?”苏锐问道。

“你都把我的女儿给拐走了,还不让我挖你的军师?”宙斯淡淡地说道。

“这……”话说到了这份儿上,苏锐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还嘴了:“你挖吧,想怎么挖就怎么挖,反正你挖不动。”

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后面那辆车要解决掉吗?”宙斯问道。

“等一下。”苏锐说着,把车窗放下,将手伸出窗外,高高举起,竖了个中指。

这是直接挑事啊!

后面车子里面的蓝新威清楚的看到了苏锐的这个挑衅的动作!

他的眼睛里面顿时冒出了怒火!

“这个混蛋!被他发现了!”蓝新威摸着高高肿起来的鼻梁,眼神阴鸷。

“少爷,要去干掉他们吗?”蓝新威的一个手下不知天高地厚的说道:“我有一百种方法能弄死他们。”

如果让这个家伙知道前面车子里面坐着的是黑暗世界的众神之王,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说出这句充满自信的话来。

“这里是华夏,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更何况,他的身份不一般,以后再慢慢寻找机会吧。”蓝新威说着,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前排座椅的头枕上:“该死的混蛋,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从来不曾在女神的面前丢过这么大的脸,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倾心的女人竟然会对别的男人如此温柔!

其实,闫未央对苏锐并不是温柔,更多的是一种偶像来到现实的感觉,可惜的是,这在蓝新威的眼中并无区别,否则的话,他就不会干出跟踪苏锐的事情来了。

“这一次,有王子殿下护着他,我确实没有太好的办法。”蓝新威说着,又狠狠地砸了一下座椅靠背:“我从来没栽过这么大的跟头!”

“少爷,我们要不要安排尤尔斯去试一试?”坐在前排的手下做了一个用手割喉的动作。

尤尔斯是蓝月家族的顶尖高手,并且受蓝新威指挥。

“我考虑考虑。”蓝新威知道,既然苏锐此时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跟踪,再去硬上就不合适了。

看着前方车子的中指还没收回去,蓝新威只能把心中的怒火强压下去,说道:“掉头,回去!”

然而,这时候,他们忽然听到了头顶上传来了一声巨响!

紧接着,车子的顶棚已经明显的塌了一块!

似乎有什么重物重重的砸在车顶上了!

蓝新威和他的几个手下本能的低头躲避!司机也紧急刹车!

铿!

一道尖锐的金属摩擦之声响起!

紧接着,蓝新威等人抬头,他们的汗毛便立刻竖起来了!

因为,一把黑色长刀,已经直直的插进了车子的顶棚!

那大半截刀身,散发出无比浓烈的寒意!

这得多大的力量,才能完成这么强悍的攻击!

“再跟着,就去死。”车顶上传来了一道声音。

蓝新威等人压根就不敢吭声了!否则的话,谁也不知道下一秒这把长刀会不会贯穿自己的脑袋!

话音落下一秒后,长刀拔出,被踩塌陷的车子顶棚恢复了些许,似乎车上的人已经离开了。

可是,人虽然离开了,那大半截刀身也不在车厢内了,但是这其中的寒意却久久不散。

蓝新威许久都没有缓过神来,手脚冰凉!

“该死的,竟然敢这样威胁我!”五分钟之后,蓝新威愤怒地说了一句。

只是,如果让这位蓝家大少爷知道,刚刚攻击他的人是神王宙斯的神秘亲卫,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大少爷,我们怎么办?”那个手下说道,他之前也被吓得不轻,到现在声音还在微微地发颤。

“把尤尔斯给我找来!立刻!”蓝新威的眼中满是寒芒:“这口气,绝对不能就这么咽下去!”

…………

“帮你警告了他们一次,这次算免费,不收你的钱。”宙斯说道。

“这是你应该做的。”苏锐没好气地说道:“毕竟之前赌场小镇让你白白赚了这么多。”

军师扭头看了看,说道:“应该是蓝月家族的大少爷,但是,这一次不知道能不能让对方就此死心。”

“蓝月家族?”宙斯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轻轻一皱。

“怎么了?”苏锐问道:“这个家族得罪过你?他们还欠我大哥三四百亿美金没还呢。”

“蓝月家族出过一个地狱少将。”宙斯眯了眯眼睛:“上一次,我去地狱的时候,此人被我斩断了一条胳膊。”

“蓝月家族?地狱少将?”

苏锐听了之后,眼神立刻就眯了起来!

他完全没想到,蓝月家族和那神秘的地狱还有联系!

“宙斯,地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苏锐问道。

“你可以大概将其理解为一个超然物外的存在,独立并且游离于光明世界和黑暗世界之外。”宙斯说道。

“他们是干什么的?”苏锐问道。

“他们负责制定秩序。”宙斯说道,不过,说完之后,他似乎觉得自己的这个说法有些不太严谨,于是说道:“曾经是这样,从中世纪就开始了。”

“那现在呢?”苏锐的眼睛微微眯着:“千万不要告诉我他们现在还有这种制定秩序的能量。”

“现在自然不一样了,光明世界的主权国家已经越来越厉害了,怎么可能还买地狱的账。”宙斯说道:“但是,相对于某些比较特别的地方,比方说黑暗世界……还是会受到一些限制的,没办法,这是黑暗

世界先天的弱势所在。”

“我不太明白。”苏锐说道:“我们完全可以不理会地狱。”

“不能不理会,尤其是神王宫殿。”宙斯说道,他的神情之中透着淡淡的回忆之色。

“你欠他们的?”苏锐对此很是有些不理解。

“算是。”宙斯说道:“地狱……救过我的命。”

听了这句话,苏锐简直止不住的震惊!

他的语气之中全都是艰难之意:“你说什么?地狱救过你的命?”

“是一种交换式的,那还是我很年轻的时候。”宙斯说道:“他们救下我的命,作为交换,我必须接受他们制定规则的权威。”

“所以,每次那支奴干直升机来接你,你都跟着上飞机?”苏锐又问道:“可是你上次不是把他们给打的很惨吗?”

“这种交换的条件很宽松,当我认为自己有一天可以打破这权威的话,便可以试着去做这件事……挑战地狱。”宙斯说道:“更何况,我那一次并不是挑战,而是复仇。”

那一次,是地狱和光明世界的某些人率先破坏了规则,所以,宙斯也可以无视曾经那所谓的条件交换了。

苏锐沉默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禁说道:“他去地狱了。”

“我知道。”宙斯说道。

军师的眸光一黯,在后排陷入了沉默。

“为了我去的?”苏锐问道。

“也为了他自己。”宙斯说道。

“他能活着回来吗?”苏锐又问道。

“死不了。”宙斯说道,“但活着也难。”

苏锐的心中一紧。

他不禁想到,那次宙斯在去往地狱之前,几乎都开始交代后事了,宙斯都没把握的事情,那个家伙能行吗?

“告诉我怎么联系地狱,我去帮他。”苏锐说道。

“他会拒绝的。”宙斯摇了摇头:“你不是不能去地狱,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我去宰了加图索。”苏锐发着狠。

“等你什么时候能稳胜一名地狱中将之后再说这样的话吧。”宙斯毫不客气地打击道。

“你这次来华夏,到底是做什么的?”苏锐又问道:“我可不相信,你是单纯的游山玩水。”

“我把这大厦买下来了。”宙斯说着,指了指前面的大楼:“花了不少钱。”

“怎么了?想做包租公了?”苏锐问道:“这好像是以前江京的第三高楼,只是这几年来才陆续被超过,你得花了不少钱吧?”

“我把这幢楼送给我的另一个女儿。”宙斯说道。

“唐妮兰朵儿?”苏锐微微一笑,随后轻轻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你是想以此作为对她的补偿吗?”

“这些年来,我亏欠她太多了。”宙斯说道:“你们陪我上去看看江京的夜景。”

即便是强大如宙斯,也会有普通人的感情,也会有无法说清对错的家务事。

三个黑暗世界的大佬站在这高楼的顶上,把江京的夜色收入眼中。

…………

而此时,一个身影正在从高楼的背面迅速的向上爬着,他正是蓝新威的那个手下,尤尔斯!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