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混沌剑神第两千七百零五章 谁是蝼蚁?

望着漂浮在自己面前的这一团血肉,大雕自然能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双目中露出炙热之色,那巨大的鸟喙不停的张合着,已经有口水流了出来。

这一团始境噬生兽的血肉对于它来说,可不仅仅是能够增强实力这么简单,最重要的是里面蕴含了一丝属于始境的真谛,它如果是能吸收蕴藏在里面的那一丝始境的真谛,虽然不会立即让它突破到下一个境界,但却会为突破下一个大境界时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这一团血肉,对于它来说就相当于一个通向始境的门户,能够让它一窥始境的天地与玄机,虽然不一定真的能突破,但在两界山这众多的噬生兽王中,若是谁最有可能突破,那自然是先一步窥视了始境真谛的存在。

因为噬生兽不是武者,也不是外界的那些修炼者,它们有着一套独有的修炼方法,以及突破方式。

大雕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剑尘丢出的这一团血肉,尽管内心一片火热, 已经蠢蠢欲动,但又有什么顾虑,一时间,竟然不敢将这团血肉给吞服下去,而是不时的转头瞥向身后的剑尘,露出惊疑和不确定的神情出来。

剑尘看出来了,原来是这一团取自始境噬生兽大脑的一团血肉太珍贵了,这只大雕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会舍得将如此宝贵的东西赏赐给它,因此它才迟迟不敢下口,似乎是生怕自己理解错了,误吞了这一团珍贵无比的血肉,从而引起剑尘的怒火。

这一幕看得剑尘哑然失笑,这只大雕的脑子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灵活一些,竟然会思考的这么多。

“这是专门赏赐给你的,快吃了吧,不必瞻前顾后的。”剑尘轻笑道,同时一股精神波动传入大雕脑中。这种方式,可以让大雕更容易的解读自己的意思。

顿时,大雕的双目大放光明,发出一声欢雀的长鸣声,一口就将这团血肉给吞了下去。

它虽然是噬生兽王,相当于神王境后期的存在,可还没有达到这一境界的极致。这一团血肉,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它推送至当前境界的极致。

若是更进一步,便是正式跨入始境,成为这片天地间至高无上的主宰!

随后剑尘的身影便在大雕的背上突兀的消失,这一次,他是真的离开了这只当了他两个坐骑的大雕,今后,或许再无相见之日。

“我对陨兽界虽说有一些了解,但这了解也尽显一个大致的世界框架,如今百圣城发生变故,陨兽界内的情况自然也是变化无常,看来我还需要找一个长期呆在这里面的武者详细了解一下情况。”剑尘心中暗道,他的神识扩散出去,一半笼罩两界山,一半覆盖外面的区域。

在他这足足笼罩数千万公里的庞大神识笼罩之内,立刻就发现了众多武者,有生存在陨兽界中的暗星族人,也有从外界进来的各族武者,不过他们几乎都是处于激战之中。

一些是与噬生兽在激战,想要在两界山的外围区域猎杀噬生兽获取血肉,也有一些是在与暗星族交战。

猎杀噬生兽的,几乎都是一些散修武者,亦或者是与经营百圣城的各大顶尖家族没有半点牵连的小团体、小势力。

与暗星族交战的,毫无例外都是圣界那些顶尖大族的人。

“有了!”剑尘心中一动,身形立即消失。

他没有继续保护大队伍,一是他已经走出了两界山,已经不需要他们继续带路了。

第二,大队伍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走出两界山已经不远了,并且附近也并没有强大的噬生兽,即便是有,也是一些实力低微,比较若小的噬生兽,对大队伍构不成威胁。

“我先去探查一些陨兽界当前的情况,后面再去找鹤芊芊,向她打探一下冰神殿的消息。”剑尘暗暗想到,他通过空间法则,身体如瞬移一般飞快的穿梭,几次闪烁间,便已经出现在数百万里之外了。

这里依然是两界山的范围,不过却只是最外围的区域,弥漫在空气中的浓雾非常的稀薄。

当然,这里的浓雾也是正常的浓雾,吸入再多也不会有影响,不会出现两界山深处的那般场景。

剑尘悬浮在半空中,从空间戒指内拿出一张面具戴在地上。

自面具带上之后,他整个人的气质顿时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不仅如此,就连他的身材,他的面貌也完全变得陌生了起来。

这张面具,正是莫天云当年留给他的那一张。

此面具极为不凡,带上之后,能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和面貌,连太始境强者都难以看破,除非是那些臻至太始境九重天的盖世强者,方才能看破面具的虚实。

而偏偏它又没有半点属于神器的威压以及能量波动,因此通过陨兽界入口时,被默认为不属于神器的范畴之内,才能畅通无阻的被剑尘带入进这里。

剑尘通过面具变化为一个充满戾气的中年大汉,脸上,额头上各残留着一道一看就是被噬生兽抓出来的爪痕,使得他看上去,更带着几分凶狠的味道,特别那凌厉而充满是嗜血的目光,令一些胆小者甚至都不敢与他对视。

幻化完毕之后,剑尘以不急不缓的速度朝着百圣城的方向飞掠而去。

就在他刚前行百里距离时,前方一阵激烈的打斗声传了过来。

只见十几名暗星族的人,正在追杀几名身上穿着统一服饰的武者,这几名武者显然是圣界某一方顶尖大族的弟子,但此刻人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浑身浴血,受伤不轻。

他们只有八个人,两个神王境初期,余下六人全部都是主神境。

而反观追杀他们的那十几名暗星族人,神王境足足有五人,余下全为主神境后期,人数是他们的两倍之多。

那八名顶尖大族的弟子,正一边抵挡着暗星族人的攻击,一边朝着两界山深处逃去。

在两界山外面,是属于暗星族的地盘,可以说,暗星族掌控着除两界山之外的所有地界,他们要想活命,唯有进入两界山深处。

虽然两界山深处同样危险重重,但最起码还有一线生机,总比留在外面必死无疑要强。

只是看他们目前的状态,他们显然是很难逃到两界山深处了。

“难道第六殿殿主真的要赶尽杀绝吗,你们这种作为,只会彻底激怒我们背后的家族,你们可知我们背后的家族在圣界究竟有多么无边的威能?连太始境强者得罪了我们家族都得陨落,你们区区暗星族,连混元始境都没有,这般这对我们,简直是在自寻死路。”被追杀的一名神王发出愤怒的咆哮,他修炼的功法极为不凡,战技也是威力绝伦,秘法更是层出不尽,以一人之力挡住了暗星族三名神王的攻击。

这,就是圣界那些顶尖大族培养起来的人才,他们尽管战力不如神王座上的绝代神王,但同阶当中也是强者中的强者。

天鹤神殿的鹤芊芊,帝莲剑宗的平一生,孙家的孙志,赤光家族的光万华等,后方大队伍中的很多天骄战力比起这名神王来只强不弱,只是面对难缠的噬生兽,他们被压制的光芒而已。

“哈哈,少拿圣界的背影来压我们,你们家族的太始境至强者如果真有那能耐,那就叫他们来暗星界找我们复仇啊……”

“如果你们背后的势力有太尊坐镇,我们整个暗星族定然是奉你们为上宾,别说是十大神殿的殿主不敢得罪你们,甚至就连我们伟大的暗星大帝都要亲自出面招待你们,只是可惜,你们背后没有太尊。既然没有太尊,那我们暗星族可不怕你们……”

“你们也别怪我们,要灭杀你们的是第七殿殿主的主意,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在今后的一千年时间中,整个暗星族可是由第七殿殿主来管理,谁让你们这些外来势力得罪了我们第七殿殿主……”

暗星族的几名神王境高手纷纷冷笑,从他们那带着几分不屑的目光看,似乎完全没有将外来势力放在眼中。

因为他们明白,在暗星界内,没有任何外来势力能够威胁的到暗星族,因为进入这里的条件是年龄不得超过一千岁。

一千年时间,又能修炼到什么境界?即便是再妖孽的天骄,基本上也停留在神王境而已,即便是真的突破了始境,也不被暗星族放在眼中。

因为暗星族中,始境强者可是有不止一位。十大神殿的殿主,可各个都是始境强者,甚至还有达到无极始境巅峰的暗星大帝坐镇。

唯有拥有太尊坐镇的势力,才会让暗星族真正的忌惮,不敢得罪,甚至还要反过来去百般交好。

因为太尊境强者,已经能够突破当年由木灵族太尊和暗星族太尊这两大至尊的道念和封锁,以盖世之威打破这一方囚牢,让暗星族再见天日。

“你们这些外来者,真以为有了一座什么百圣城就可以在我们暗星族肆无忌惮了?实话告诉你们吧,你们这些外来者在我族眼中,只是一群蝼蚁而已,若是我们心情不好,想怎么捏死你们就怎么捏死你们,要不是看在你们能为我们带来一些外界才有的资源的份上,我们这片神圣的土地,又岂是你们这些蝼蚁能染指的。”最后一名暗星族的神王说话了,毫不掩饰的进行讽刺。

“嗯?我们这些外来者在你们眼中只是一些想捏就捏死的蝼蚁?谁的口气这么大?”就在这时,迷雾深处,突然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

话音刚落,就见一名身穿兽皮的大汉破雾而出,他保持着低空飞行的姿态,很快就出现在双方面前。

这是一名中年大汉,身穿兽衣,赤手空拳,脸上和额头上布着一道狞狰恐怖的伤口,身上散发出一股彪悍的气息。

此人,正是剑尘!

剑尘落在地上,他斜眼打量着暗星族的五名神王,用一口粗重的语气说道:“刚刚是谁在说我们的蝼蚁来着?竟敢看不起我们这些外来者,是你?是你?还是你?”说着,剑尘伸出手指一一指向暗星族的五位神王,充满了挑衅味。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