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毒宠佣兵王妃第六十五章 私奔

下方是毒宠佣兵王妃第六十五章 私奔正文,是由风行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提供的。如果毒宠佣兵王妃第六十五章 私奔正文没有出现大家可以多刷新几次。风行小说网提供毒宠佣兵王妃第六十五章 私奔免费在线阅读,希望大家在阅读毒宠佣兵王妃第六十五章 私奔的时候可以多多关注风行小说网。

    感谢傻头傻脑对美人的支持,祝大家国庆玩得开心,大家的收藏,推荐票打赏多多支持美人,收藏只需要大家动动手指点击加入书架,不花一分钱,拜托大家了。

    “三月三十”陈政想起不是自己和怜儿在军营中恩爱吗?孩子真是自己的骨肉,现在自己却连自己的骨肉都不能相认:“真乖,不哭不闹。”

    新城公主也跟着凑过来看着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可有名字”

    “王孙降临人间时日出东方,阳光明媚,太子取名日照。”

    这是什么名字,日照,挺怪别扭,陈驸马看着自己的孩子跟着别人姓,自己连取名字都没权利,还好能看上一眼:“日照,金日照,不会是金日成”

    新城公主见陈驸马又开始要说胡话,也不看看是什么场合:“驸马,说什么,新罗王孙多好听的名字,日出东方照耀大地,然后当时一代明主。”

    新罗太子金发敏听着大唐公主夸赞自己会起名,自己可是在大唐长安留学还获得“大府卿”官位:“公主说得对,日照是王长孙,日后定当继承新罗王位。”

    继承你大姨妈,老子的女人被你这老小子霸占了,竟然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连儿子都成你的了,陈驸马一脸不悦看着面前的怜儿抱着孩子偷偷看着自己:“日后可要好好孝顺娘亲,跟你的曾外祖父一样做一个海东曾子。”

    怜儿一脸欣喜看着陈驸马:“驸马爷说得对,怜儿一定会悉心教导孩子。”

    “驸马,随本宫回寝宫,新罗王还有国事相商。”新城公主拉着陈驸马离去

    “恭送公主驸马”新罗太子金发敏带着太子妃看着远去的朝廷公主驸马:“爱妃,让我抱抱。”

    陈政一脸忧容不时回头看着怜儿:“我陈政枉为男人,连自己的妻儿都不能保护,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

    新城公主看着政儿一脸郁郁寡欢:“政儿,你敢,本宫和义阳馨儿难道你就不要了吗?馨儿和义阳都有了你的骨肉,你应该高兴才对,本公会盯着你,此事本宫不会向他人说起,你自己也要有自知之明,新罗王派人来了。”

    却见几名新罗官员前来伏地跪拜:“外臣参见公主驸马,大王有国事与公主驸马商议。”

    “好,本宫这就和驸马进宫。”

    新罗王宫中新罗群臣和大唐礼部官员看着新城公主和陈驸马联袂而至:“见过新罗王”

    “公主驸马免礼”新罗王金春秋看着公主驸马前来示意身边宦官:“来人,宴请公主驸马。”

    太子金发敏带着太子妃扶余怜近殿来:“儿臣参见父王”

    “太子太子妃快坐下吧,公主可否让朝廷乐官歌舞弹唱助兴。”

    “新罗王有如此雅兴,本宫这就吩咐朝廷乐官。”新城公主朝着大殿外吩咐道:“来人,命乐官歌舞弹唱助兴。”

    一名礼部官员躬身施礼出殿:“下官领旨”

    数十名大唐朝廷乐官歌舞弹唱助兴,新罗君臣和大唐一众使臣纷纷载歌载舞好不热闹,新罗王一张老脸眉开眼笑举起酒杯:“公主驸马请”

    新城公主跟着陈驸马拂袖掩面一饮而尽,姿势优美典雅:“新罗王请”

    “公主驸马真是皇族风范,令我等自叹不如啊,中原礼仪文明真是令新罗望尘莫及啊。”

    陈驸马吩咐着身边的馨儿道:“馨儿,将你的茶道给新罗君臣露一手。”

    “是,驸马爷。”馨儿一脸红光满面身着洁白轻纱用自带的西湖龙井茶茶杯沏茶:“公主,驸马请喝。”

    新城公主喝着馨儿亲手沏的茶朝着新罗宫人吩咐道:“来人,为新罗王和大臣呈上我大唐西湖龙井,大家都慢慢品茗。”

    新罗王看着公主驸马悠闲品茗着中原茗茶也跟着装腔作势喝起来:“不错,真是不错,回味无穷。”

    陈驸马看着娘子馨儿熟练的茶道堪称茶道宗师忙向新罗君臣推广:“大唐西湖龙井色绿香郁,味醇形美,色翠略黄似糙米色,滋味甘鲜醇和,香气幽雅清高,汤色碧绿黄莹,叶底细嫩成朵,能喝到王小姐亲手沏茶者,中原之人也甚少,这就是大唐的茶道。”

    新罗太子金发敏喝着西湖龙井看着中原女子茶道非凡,果真是人间极品好茶:“中原真是博大精深,日后太子妃一定多多请教王小姐。”

    馨儿躬身退到夫君身后:“多谢太子殿下廖赞,请教不敢当。”

    金庾信看着一众文武百官纷纷称颂中原一张老脸不以为然起身朝着大王奏道:“大王,倭国女王帅大军前来,迟早必有一战,不如先派先锋大军前去一探虚实。”

    “金将军所言甚合孤王之意,可有先锋大军合适人选。”

    “启禀大王,朝廷陈驸马智勇双全,若是陈驸马为唐罗联军探明倭军虚实,日后作战轻而易举。”

    尼玛居然让老子给你们新罗冲锋陷阵,金庾信这个人渣跟朝廷兵部那帮家伙都是一样,新罗君臣都他娘设计好了等着自己往里钻,老子又不是傻子,无利不起早会白干活吗?陈驸马一脸皮笑肉不笑看着自以为得计的金庾信朝着新罗王金春秋一副讳莫如深道:“新罗王,本宫倒是有一计,即可震慑倭国,又可不用发生大规模战争风险,此为不战而屈人之兵,为兵家之首选。”

    新罗王金春秋和金庾信一听陈驸马居然搬出孙子兵法来,金庾信一脸不以为意看着陈驸马:“孙子兵法臣也熟读,若是纸上谈兵,长平之战可谓前车之鉴啊。”

    “金将军只眼观于一局之地,我中原博大精深,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本宫的兵法并非孙在兵法,比孙子兵法更胜一筹。”

    “驸马爷可说说是何等兵法”

    “老子兵法,不知金将军可曾听说过。”

    金庾信老脸有些挂不住了,陈驸马这明显就是挖苦自己,自己熟读孙子兵法,他却拿出老子兵法来:“愿闻驸马爷老子兵法”

    陈驸马看着新罗君臣佩佩而谈“老子的兵法重在实战,不是空谈阔论,唐罗联军出动大军参加联合军演,场面规模一定要大,最好是让倭国也能亲眼目睹,如此才能震慑倭国,这就是老子兵法不战而屈人之兵,比孙子兵法更胜一筹。”

    新罗王听着陈驸马高谈阔论一头雾水:“联合军演,可是要向倭国进攻,驸马爷是想直接攻打倭国女王行宫,一举拿下倭国。”

    “非也,非也,倭国不毛之地,朝廷不削一顾,联合军演并非针对倭国,同时也可以威慑高句丽,以最小代价震慑敌人。”

    金庾信见陈驸马同意出兵很是满意:“大王,既然驸马爷和朝廷都愿意唐罗联军联合军演,金庾信愿带新罗水军与朝廷大军并肩作战,震慑倭国。”

    “好,孤王准许金庾信将军与陈驸马联合作战军演,让倭国看看新罗的海上水军。”

    “金庾信谨遵大王旨意”

    陈驸马看着新罗君臣一致同意军演,反正又不是老子花钱:“此次两**演,代号就叫肩并肩演习,向倭国和高句丽展示大唐和新罗生死与共,同舟共济,东面可以震慑倭国,北面可以让渊盖苏文胆寒。”

    “驸马爷说得不错,此次肩并肩军演就靠近倭国,最好是前往倭国女王大军驻地。”

    妈的,这不是想拖老子大军下水吗?帮着你们去攻打倭国,你们自己好怕抢地盘,自己的使命是让你们跟着朝廷攻打高句丽,完全是风马牛羊不相及,陈驸马看着金庾信一脸自信:“金将军现在不宜对倭国开战,等先将高句丽收拾了,唐罗联军再调转枪口对付倭国,本宫郑重承若,大军所抢的倭国土地全部归新罗所有,大唐不派军进驻。”

    新罗王君臣听着朝廷帮着打江山还不要倭国土地这可是大好事:“驸马爷可说是真的,天可汗皇帝陛下真的答应了,公主,驸马此言当真不假。”

    新城公主看着陈驸马一脸春风得意,新罗王居然问起自己来了:“确有此事,两国大事全由驸马做主。”

    金庾信一张老脸开怀大笑,朝廷真是大方啊,给了高句丽大同江以南的疆土,就连日后攻下倭国土地也赏赐给新罗:“大王,皇帝陛下已经答应,驸马爷,何时能进行肩并肩军演。”

    “这也不急嘛,明日在军演。”

    “好,全凭驸马爷吩咐。”

    陈驸马和新城公主回到寝宫中,新城公主一脸惊奇问着陈驸马:“政儿,皇兄和皇后娘娘有答应攻打倭国吗?你是擅自做主。”

    “公主莫要生气,这还不是为了让新罗君臣跟着朝廷攻打高句丽吗?等朝廷灭了高句丽还怕新罗不听话,西面北面都是我大唐大军虎视眈眈,东面还与倭国为敌,新罗进退两难,全凭父皇说了算,明日的军演一定要让倭国跟新罗人小小的干起来,一来嘛可以震慑倭国,二来嘛让两国更加敌对,这叫一石二鸟之计。”

    新城公主听着政儿的阴谋诡计真是防不胜防,新罗君臣被政儿给卖了还一脸欣喜:“就是满脑子坏主意,比张仪还厉害。”

    “政儿怎能跟张仪比,张仪可是将楚怀王骗到秦国,政儿可没有将新罗王骗到大唐。”

    “就会贫嘴,没一句真话。”云儿带着一身新罗服饰的怜儿朝着寝宫进来:“启禀公主驸马爷,新罗太子妃求见。”怜儿朝着新城公主陈驸马躬身施礼:“新罗太子妃扶余怜参见大唐公主驸马”

    “新罗太子妃免礼平身”新城公主见新罗太子妃跟着到寝宫司马昭之心自己怎会不知,还不是来找驸马的:“你们都下去,馨儿留下。”

    “公主,有何事吩咐。”

    “新罗太子妃是来跟你学茶道的,不是你教难道是本宫教吗?”

    陈驸马看着怜儿一脸欣喜望着自己:“公主,学茶道明日再说,馨儿先回避一下。”

    “就不,肯定没好事。”

    新城公主见馨儿使性子,政儿和新罗太子妃的事可不能让馨儿知道:“馨儿你先回去歇息,本宫和驸马与新罗太子妃有要事相商。”

    馨儿一脸不情愿看着夫君:“哦,知道了。”

    陈政看着馨儿远去,终于将这个妖孽支走:“怜儿在新罗可还好”

    “怜儿日日想着将军,新罗太子对怜儿倒是很好,怜儿是将军的人,怜儿不想当太子妃,将军,怜儿跟你走,我们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

    “怜儿,我”

    新城公主勃然大怒看着陈政和新罗太子妃:“你们这不是胡闹吗?政儿若是答应以后别想回大唐。”

    怜儿苦苦哀求着新城公主:“公主,求你成全我跟将军。”

    “本宫若是成全了你们,义阳和馨儿怎么办,你若是真心爱政儿就应该为政儿好,政儿不止你一个女人,政儿在大唐有自己的妻儿,女人不一定要得道自己心爱的男人,只要他心里有你就应该满足了,更何况你还有了政儿的骨肉,你爱政儿就应该为他付出,面对大唐和新罗你们微不足道,本宫的话你们自己好好考虑。”

    陈驸马抱着怜儿泪流满面:“怜儿,我们不能长相厮守,但求今日有缘相逢。”

    怜儿紧紧抱着陈政:“将军,不要再说了,怜儿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新城公主看着政儿和新罗太子妃爱得死去活来勉为其难帮着把风“政儿,你们进去吧,本宫给你们看着。”

    “谢公主”陈政抱着怜儿:“怜儿”

    “将军,怜儿好好伺候你。”

    “怜儿不要再说了,能与怜儿再见,是上天给我们缘分,怜儿,你真美。”

    怜儿头发散乱躺在陈政怀里一脸红光满面纤纤玉手搂着陈政脖子美目含情脉脉相望:“将军,怜儿舍不得你。”

    “我也舍不得怜儿,怜儿,为了你和孩子,我愿意跟你走。”“将军不是有妻儿了吗?将军真愿意放弃自己的荣华富贵陪着怜儿和孩子。”

    “能跟怜儿长相厮守,夫复何求,我们回大唐,找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终老一生。”

    “恩”

    两人相拥在一起爱恨缠绵“怜儿,我爱死你了。”

    “将军真坏,怜儿要给将军生一大堆儿女。”

    “怜儿又不是母猪,生那么多干嘛,我们养不起。”

    “将军,我们不是还有一批王宫的珠宝吗?”

    “怜儿真聪明,我们去儋罗带上珠宝到海上去。”

    “恩,怜儿一辈子都跟着将军。”

    “怜儿,我们这就走。”陈驸马看着寝宫中的新城公主还在给自己把风,一把抱着怜儿打开窗户从后院越墙而出:“怜儿,我们终于出来了,孩子呢?”

    怜儿指着远处的马车:“将军,孩子在马车里,是怜儿的两名百济小宫女在照顾。”

    “怜儿真聪明,快上马车。”

    两名小宫女一看太子妃身边不是大唐驸马吗?“太子妃跟大唐驸马”

    “别说话,快赶马车出城到海边去。”

    “怜儿,我来赶马车,把孩子抱好。”

    怜儿一脸幸福的甜笑看着将军的背影:“恩,将军小心。”

    陈驸马赶着马车朝着金城城门飞奔而来,数十名新罗守军一见是大唐驸马赶着马车出城也不敢阻拦,大唐使团可是大王的座上宾:“怜儿,我们出来了。”

    天高任鸟飞,怜儿一脸欣喜看着新罗王城金城被抛之脑后:“将军,我们去哪里。”

    “去码头,有战船出海。”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风行小说网免费提供毒宠佣兵王妃第六十五章 私奔在线阅读,如果想要看毒宠佣兵王妃最新章节或者毒宠佣兵王妃第六十六章 唐罗军演都可以通过下方返回目录和毒宠佣兵王妃第六十六章 唐罗军演下一章进行在线阅读。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