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春华秋实的日子》第3章 进城后的第一天,掉进奇幻世界!

由于酒店厨房在早上的时候,并不是很忙。早上给住在酒店客房里的入住住客,准备早餐的工作,并不是非常繁琐,所需要的人手,并不是很多。正常情况下,有两三个人,就足够了。

因此,作为酒店厨房负责人的刘小树,一般情况下,都会睡到早上10点左右,才会起床洗漱准备上班,然后在10点半左右,准时出门到酒店去。

通常,在11点以前,刘小树都会准时出现在酒店厨房操作间里,接着安排好一天的工作,准备迎接新一天的工作。

正当刘小树起床洗漱完毕后,准备去酒店上班的时候,看到张德权还睡得跟猪似的。可是,有的事情刘小树必须得叮嘱张德权一下才行,所以刘小树看着熟睡的张德权,还是决定把他叫醒。

“德权,德权……”睡得正酣的张德权,被刘小树从睡梦中叫醒。

等刘小树叫了一阵之后,还处在迷糊之中的张德权,感觉到有人,在一叫他,又一边摇着他的身体。

“干嘛,我在火车上都快困死了。你让我多睡会,好不好。”等张德权回过神来之后,才知道是刘小树在叫他,之后张德权就很不情愿地抱怨着。

“我是给你说一下,我上班去了。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关好门。我把钥匙放在桌子上了,如果你想吃点什么可以自己做。要是不想自己做,要么就到酒店里去,要么你就在外面吃。”刘小树叮嘱着说。

“现在几点啦?”张德权从沙发上坐起来。由于刘小树租的是一室一厅,正好客厅有个沙发,张德权就凑合着在沙发上睡了。反正,他只是在刘小树这里暂时住上几天,找到工作后,就会搬出去,到工作的地方去住。

“现在正好10点半,我们厨房11点左右就得开工了。”看着张德权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刘小树连忙解释说。

“那我也不睡了,我今天出去压马路。”当听到刘小树说,现在已经是早上10点半了,张德权觉得时间也不早了,是该起床出去玩的时候了,当想到这个城市的新奇,以及新鲜感,张德权也兴奋得不想睡觉了。

“你刚才不是还说困死了吗?怎么现在又不好好休息,准备去哪逛呀?要不我给介绍几个地方,你去逛逛。你地图呢?我给你标注一下。”刘小树把地图拿过来,在上面标注了几个本市比较有名,并且又可以免费游玩的景点。还有他把他们住的地方也标注了出来,免得到时候,张德权走迷路后,不知道怎么回来。

“这些地方,还有这几个地方,你可以去逛逛。”刘小树把标注好的地图,拿到张德权的面前,然后大致地跟张德权说了说。

“记住出门走路,要注意安全,走路要看车。晚上要去我们那蹭饭什么的,可要早点回来,在外面吃挺贵的,而且还没有我们酒店的饭菜好。”刘小树说完,就准备出门,不然上班要迟到了。尽管他是酒店厨房的负责人,偶尔迟到了,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但终归是不好的。

“我走了啊,玩得开心点。”刘小树走后,屋里就只剩下张德权一个人了。

当然了,曾静茹的上班时间,就更早了,曾静茹是客房部的经理,由于酒店早上要为刚起床的住客,准备早餐,早上8点就得去酒店了。等张德权醒来的时候,她早就走了,张德权根本就没有见到她人。

刘小树走后,张德权可能一阵兴奋之后,睡意又回来了。不久,张德权就又倒到沙发上,睡了个回笼觉。等再次醒来时,已经中午1点了。

张德权觉得,都这个时候,他必须得起床了,所以张德权连忙起床随便收拾一下,就准备出去逛街了。正走在路上的张德权,看到街道两旁的餐饮店时,突然发觉自己有点饿了。

张德权想了想,既然要出去长途爬涉了,当然得补充点能量了。

所以张德权出门后,他在外面的小店,吃了点东西。当到付账的时候,让张德权没想到的是,外面的东西,的确挺贵的。

张德权吃饱喝足之后,就拿出地图,按照刘小树在地图上的标注,先挑了一个,他认为比较好玩又离得比较近的地方,然后坐着公共汽车就去了。在玩了一阵之后,这个城市给张德权的整体感觉是,的确很好玩!因为所有的场景,所有的所见所闻,都是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今天所看到的一切,比起他们那个小县城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以前他总是觉得,他们那个小县城很好、很不错的他,今天总算是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其实算下来,张德权今天也就逛了两个地方。本来还想到其他景点去的,可是看到天色已经不早了。更重要的是,这几天太累了,刚到这个地方,身体都还没有缓过劲来,还得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今晚回去睡个好觉,把精神养足了,明天再继续逛,再继续玩耍。接下来,张德权就在自己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地方,走着路逛了起来,感受一下大城市的生活气息。

张德权在路上,走着走着,就看到前面有一个书城。张德权怀着好奇的心情,走进了这家书城。他进去东看看西瞧瞧之后,大致地把整个书城的每一个角落,都像走马观花一样,参观了一遍。

张德权参观之后的观后感是:整个书城比他们县城里的新华书店大多了,什么类型的书都有。这个书城总共有四层楼,每一层所陈列的书,都是不一样的,即使是在同一楼层,也会有不同种类的细分。

最让张德权感叹的是,还有各种各样的学习辅导资料,从小学到初中,再从高中到大学,各个阶段的辅导书。不只是简单的有,而是种类非常繁多,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学习会如此艰难了,即使自己把吃奶的力气,都给用上了,还是赶不上城里同班同学学习成绩的原因了。

在上学的时候,老师经常告诉他们,农村的孩子,考不上好的大学也没关系。因为这世间,条条道路通罗马。此刻的张德权,才发现他们老师,当年是多会忽悠人了。搞得到现在,张德权才算明白,条条道路通罗马是没错,可是有些人,他们就是住在罗马城里的。

还有就他最喜欢看的各种小说,小时候张德权就喜欢看点,跟文字有关的东西。可是农村人的条件有限啊,不要说什么整本的书,就是带有文字的纸,都是少得可怜。特别是上小学的时候,不要说什么漫画书,或是什么儿童读物了,就是想找张有字的纸,来学认字,都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正是这次经历,让张德权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这家书城的常客。因为张德权觉得,不管怎么着,也要把以前没有条件享受的东西,多多少少给补点回来。

不过,让书店销售人员感到讨厌的是,很多时候他只是来看书,而不是来买书。

没想到的是,张德权在书城待了很长时间。等想起来,要去酒店蹭饭的时候,外面已经全黑了。看样子,现在回去肯定会错过饭点。所以他就索性再看了一会书才回去。

当他回到刘小树住的地方,没想到刘小树已经下班回来了。他刚到这个城市,身上没有戴手表,也没有带手机,时间观念非常差,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因为这些东西,他压根都没有想过。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再不回来,我可要去找你了。”看着刚进门的张德权,刘小树笑哈哈地说。刘小树笑,是因为他从张德权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以后,可要早点回来啊。这么晚才回来,你在外面吃过饭了没?”曾静茹从卧室里走出来,关心地问张德权。

“我刚才一直在书城里看书,本想赶着饭点回来的。最后没想到错过时间了,回来的路上,只想着赶路了,到现在都还没吃饭呢!”当曾静茹问起的时候,张德权才想起自己从中午到现在,还没吃过任何东西。

“你也真是的,这么能玩,饭都不知道吃了呢。看来你跟你小树哥一样,都是傻得只知道玩的主。”听到张德权说,到现在自己都还没吃饭后,曾静茹非常惊讶地说道。

“怎么能这样呢!人是铁,饭是钢,身体是最重要的,以后别这样了啊!”听到张德权说自己,到现在都没有吃晚饭,刘小树不由地批评了张德权。

“就是!万一饿出个什么毛病来,你爸妈还以为我和你小树哥不照顾你,亏待你,不给你饭吃呢!”听到刘小树的话,曾静茹开玩笑式地威胁张德权。告诉张德权,他不吃饭,到时候她跟刘小树也是要受跟牵连的。

“我去看看,家里有什么吃的没。”刘小树说完,就朝厨房走去,然后又折回来,到冰箱里翻了一阵。他找到了几个鸡蛋和一袋挂面,最后发现冰箱里还有一袋水饺。

“德权啊,你是吃挂面和鸡蛋呢,还是吃饺子呢。”刘小树拿起东西,让张德权二选一。

“吃挂面和鸡蛋吧。”看到刘小树手里的东西,张德权随口回答说。

“就让你小树哥,我们的刘大厨,给我们炒个炒面吃吃。”说完后,曾静茹就朝厨房你喊:“老公,你多做点啊,我好久没吃你做的炒面了,我也饿了,我也要。”

“没问题,保证管够!”刘小树在厨房里,爽快地答道。

这时,说到了吃的。张德权才想起,他从老家给他们带来的家乡特产。他连忙去找到他的行李,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张德权带来的东西,有老家的腊肉,还有老家的茶叶和豆腐乳。以前听刘小树说,这些东西外面是有卖的,但是没有老家的好。这次到这里来,张德权的母亲,就叫他顺便带了些。

的确,尽管城里人是很有钱,可是他们并不一定就有农村人过得好。对于农村人来说,喝的可是农夫山泉,吃的是有机蔬菜,吃的鸡蛋就家养土鸡蛋,这些鸡可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这些鸡不只是吃得好,而且它们每天都会去山上,到森林里健身散步呼吸新鲜空气,口渴了喝的也是农夫山泉。

正在看电视剧的曾静茹,看到张德权带来的老家特产,也是特别的高兴。因为她也喜欢吃腊肉,豆腐乳谈不上喜欢,但是拿来开胃,还是很不错的。

“原来,你带的是这些东西呀?怪不得,我昨天提你的包,那么重。”这时曾静茹才知道,昨天笨重的包里,原来装的是这些土特产。

“老公,你知道你表弟,给你带什么东西来了吗?”此时,兴奋的曾静茹,一边朝厨房招手,一边朝厨房的方向喊话。

“什么东西呀?”搞不清状况的刘小树也非常好奇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不错!不错!我喜欢。”走出来的刘小树,见到东西后,也非常开心。

…………

没过多久,冒着热气的炒面,就被刘小树从厨房里端了出来,接着拿来了碗筷,把炒好的炒面,分到三人的碗里。

这时三人,就坐在电视机前,一边看着电视剧,一边吃着炒面。不知在什么时候,刘小树打开了,张德权带来的豆腐乳。等到他把豆腐乳,挑到曾静茹,还有张德权碗里后,他们俩人才想起来,还有豆腐乳的事情。

“你是属鼠,还是属猫的,居然嗅觉那么好。”看到刘小树把豆腐乳,弄到自己碗里,曾静茹很惊讶地问。

听了曾静茹的话,此时的刘小树,只能是笑而不答。

等吃完了炒面,时间也不早了。

收拾妥当后,三人就准备睡觉了。

张德权吃饱喝足后,洗完澡躺在沙发上,才感觉到自己真的有点累了,特别是他那双老腿,很是酸痛。

很快,在不知不觉中,他就睡着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