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侯门继妻》第八十四章 倒戈(小修)

“我呸!我不听你这个妖僧胡言乱语。”赵氏怒道。

虽然方巧灵的话,让她有那么一丝动摇,但她打心底就抗拒相信此事,因为这件事的后果,是她完全没有办法承担的。最重要的是,她的感情也接受不了。

何况,除了她的女儿,还有谁会如此孝顺她呢?

邪祟?别开玩笑了!

“太太,了悟大师不是妖僧,他可是大觉寺的高僧。”方巧灵解释道。

大觉寺历史悠久,历经辽、金、元几代的世事沧桑与荣枯兴衰,到了本朝时虽然衰败了,但先皇曾经奉其母先太后的旨意,出内帑翻修了凋敝已久的寺庙,并更名为大觉寺。显德帝登基之后,也曾经对大觉寺进行过大规模的修葺,更是在大觉寺建了行宫,大觉寺已经算得上是敕建禅院了。更别说,当今太后十分信佛,也曾经出资整修不说,经常听大觉寺的大师讲解佛经,连很多权贵之家,也都是大觉寺的信徒,每年捐赠的香油钱就不知有多少,这大觉寺自然不是一般寺庙可比。

现在听到赵氏说大觉寺的高僧是妖僧,很多人都不乐意了。

何况,住在这周围的人,不是英国公府的族亲,就是国公府的下人,以及远亲等等,围观的人恐怕不少都是得过国公府的命令,自然是向着方巧灵一方。

“了悟大师德高望重,太后都听过大师讲经,赵氏你可不要胡说八道。”

“巧灵这丫头,我也是知道的,从小在你家长大,对苏家再是忠心不过,她怎么可能会骗你?”

“就是,到底是不是邪祟附体,让大师看看不就知道了,万一真被邪祟附体,你现在的行为,就是在害你女儿,赵氏,你怎么连这个到底就不明白呢?”

赵氏也不是不知道大觉寺,也听说过了悟大师的名头,甚至她本人也信佛,对于大觉寺可谓十分崇敬,只是不曾有幸去过大觉寺。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所以下意识地忽略了这件事,如今听到众人提起来,脸色不由更白了,眼前一阵阵地发黑。

春兰和春兰立即上前扶住了她。

而苏文早就气得脸色通红,立即冲着众人大喊道:“你们胡说八道,我姐姐才不是邪祟,你们再敢污蔑我姐,我就跟你们拼了。”

苏婉看到这里,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站出来缓缓说道:“娘,您可千万别因为这些小事生气,若是气坏了身子怎么办?何况,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既然这位大师有话想说,您让他说就是了,我倒要瞧瞧,他会怎么说?”

赵氏见苏婉面色平静,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心里也觉得安稳了一些,也越发相信苏婉了,便了点点头道:“无论他们怎么说,娘都相信你。”

苏婉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刚才赵氏的动摇她不是没有看到,只不过,她并不责怪,毕竟,她的确跟以前的苏婉儿不太一样,赵氏不可能看不出来。

今天这件事,不过是让赵氏把心中的怀疑给重新激发了出来罢了,趁此机会,让她发泄一下也好。

何况,若是能够平安渡过此劫,此后,就算她表现的跟以前差别再大,恐怕也没人敢说她是邪祟附体,恶鬼上身了。

苏婉看向了悟大师,说道:“大师想说什么,就尽管说吧!我们洗耳恭听。”

“阿弥陀佛——”了悟大师又宣了一声佛号,脸上神色依旧平和慈悲,但他的眼神却极为锐利,盯着苏婉,一字一句地说道:“女施主既然早已离开人世,为何还要重新回来为祸人间呢?若是女施主还有一点良善之心,就应该主动离开,老衲可以为你超度,让你转世重生。”

苏婉刚刚听到了悟的话时,心里还稍稍吃了一惊,以为他看穿了自己的来历,但是,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何况,就算他看穿了又如何,她也不会承认的。再说,她又没有害人,凭什么说她为祸世间?还说什么超度,超度你妹!

苏婉微微一笑,双手合十行了一礼,说道:“大师,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可是您刚才却一直睁着眼说瞎话,助纣为虐,欺辱我一个小女子,难道大师您就不感到心虚吗?您就怕佛祖夜里给你托梦吗?”

了悟大师拨动着手中的佛珠,不动如山,淡淡地说道:“妖孽,你就不要在狡辩了,既然你不肯贪恋人世,不肯主动离开这位女施主的身体,那就别怪老衲下狠手,让你魂飞魄散了。”

方巧灵此时也哭着喊道:“大师,您可一定除掉这个恶鬼,将可怜的小姐给救出来呀,若是您能救出小姐,奴婢就是立即死了也甘愿。”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让了悟大师除掉这邪祟,免得她为祸世间。

苏婉冷笑一声说道:“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妖孽,是邪祟,我到底做了什么恶事,让你们平白无故地把脏水往我身上泼?你们倒是说出来听听,若是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你们就等进大牢吧!我们昌武侯府可不是好欺负的。”

众人听到这话,不少人脸上都露出犹豫之色。但是,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昌武侯府厉害,但是英国公府更厉害。而且,听说她在昌武侯府并不受宠,他们还有大长公主替他们做主,他们怕什么?

再说了,了悟大师都说她是妖孽,是邪祟了,怎么可能还有假?

方巧灵冷哼一声道:“我打小就伺候小姐的,对小姐再熟悉不过,我岂会认错人?你怕我拆穿你,在我回娘家探亲的时候,就趁机把我赶了出来,让我再也不准踏进苏宅的大门。说句大不敬的话,我跟小姐虽是主仆,实则却情如姐妹。小姐天性善良,就算我有什么错处,她也绝不可能这么绝情,将我赶出家门的。只凭这一点,我就能确定,你绝对不是小姐。”

方伯和方婶听到这话,顿时犹豫起来,狐疑地看了苏婉一眼。

他们当时也觉得奇怪,巧玲当时虽然有错,撺掇着他们离开,但是小姐确实也做得有些绝情,直接赶走了巧灵,若是按小姐以前的性子,她是绝对不可能会这么做的。

赵氏并不知方巧灵被赶走一事,她虽然痛恨巧灵污蔑自己的女儿,但也忍不住询问苏婉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将巧灵赶走了?”

苏婉淡淡地说道:“是弟弟受伤那次,我回府时,听到方巧灵劝解方伯离开,让他们不要再管我们家这堆烂摊子,被我听到之后,她不但不没有丝毫愧疚之意,反而对我出言不逊,甚至嫌弃母亲身上的病,如此忘恩负义之徒,我们还留着她做什么呢?我一时气不过,就将她给赶走了。我怕母亲难过,就没有告诉你。当时方伯也在场,娘大可以问问他。”

赵氏又看向方伯,方伯却有些支支吾吾地,不敢看赵氏。

方巧灵见机不对,立即抢声说道:“你胡说!我怎么可能说出这宗忘恩负义的话来,你可别污蔑我。”

说完,她又向着方伯喊道:“爹,您可要为女儿做主呀。若是此邪祟不除,事后她一定会记恨于心,报复女儿的,您的外孙还不到了两岁,他还需要我这个娘亲照顾,您可老可千万别糊涂呀!她真得不是小姐,就算她现在没有作恶,将来肯定也会忍不住作恶的,到时候,太太和少爷恐怕都会没命啊……”

方伯心里很乱,他一开始觉得小姐不是邪祟,但是听到女儿这么肯定,又听到了悟大师,和这么多人都这么说,他就开始动摇了,而女儿最后的一番话,更是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让他心中的天平,一下子就斜向了女儿。

无论平时说得如何好听,当让他在主家和女儿之间做选择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地选择选择了自己的女儿。

“老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氏见方伯不说话,急的轻咳了一声,问道。

“太太,老奴……巧灵她……”方伯黑瘦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却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愧疚,他一咬牙,结结巴巴地道:“巧灵她……并没有像……像小姐说的那样,对小姐出言不逊,也没有让我们离开主家,还让我们对太太和少爷多加照看……所以,小姐她言过其辞了。”

话未说完,方伯就低下了头。

但方巧灵却大松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这些话就已经足够了,她就知道,爹娘肯定会站在她这边的。

赵氏下意识地不想去相信方伯的话,可是方伯是苏家伺候的老人了,一向老实,而且忠心耿耿,从来都没有欺骗过他们,甚至对文哥儿比对自己的女儿都好,她根本不相信他会说谎,可是,让她因此就去怀疑自己的女儿,她怎么也做不到。

赵氏又看向方婶,问道:“方嫂子,你告诉我,方伯说的是不是真的?”

方婶的眼神也有些躲闪,对于苏婉将巧灵撵走,不肯让她登门一事,她当时虽然接受这个事实,也没有什么怨恨,但到底还是心存不满的,现在见丈夫已经站到了女儿那一边,她自然不可能跟他们反着来,便说道:“太太,我当时并不在场,也不知实情,不过,小姐的确把巧灵给赶走了,不准许她再登门。”

方婶说话的时候,一直垂着头,不敢向苏婉这边瞧一眼,也不知到底是心虚还是害怕。

赵氏神色又犹豫了。她是相信自己的女儿,但她也同样相信方伯和方婶,尤其是方婶,陪伴她,照顾她的时间比苏婉儿更长,苏婉儿出嫁后,一直都是方婶尽心尽力地伺候她,不离不弃,她怎么可能怀疑方婶的话?

众口铄金,三人成虎,曾参杀人。

当初,曾参的母亲也不相信曾参杀人,但是,当第三个人说她儿子杀人的时候,她就吓跑了。

赵氏虽然没像曾参的母亲一般,认定苏婉是邪祟附体,可是现在,也禁不住怀疑起来了。

倒是苏文有些生气地说道:“方伯,方婶你们到底是怎么了?你们不能因为方巧灵是你们的女儿,就帮助她污蔑姐姐。娘,姐姐对我们那么好,你怎么能怀疑她呢?”

方巧灵见苏文坏事,立即说道:“文哥儿,你年纪小,可别被这恶鬼给迷惑了。她现在就是想要讨好你们,等你们信任她了,她再对你们下杀手,如果你们一时心软,放过了她,将来第一个受害的,绝对是你和太太,相信我,巧玲姐是不会骗你的。”

“你住口!我若是再听你说一句我姐姐是恶鬼,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苏文厌恶地看了方巧灵一眼,恶狠狠地说道。

方巧灵气得要死,但是,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好对他动手,只能暂且忍下这口气,对赵氏说道:“太太,您好好想想,她就算伪装的再好,肯定也有很多地方跟以前的小姐不一样,相信太太一定会分辨的出来。”

方巧灵这么一说,赵氏果然想起很多苏婉跟之前的不同来。比如,苏婉的很多小动作就跟以前不同,她喜欢吃的东西也跟以前不太一样,当然,两人相差最大的还是性格。

婉儿向来胆小,甚至可以说有点懦弱了,若是遇到这种事情,怕是早就慌得六神无主了,但是她自始至终,显得十分淡定从容,当然,人都是会改变的,但是,本身的性格却很难改。这实在让她不得不感到怀疑。

赵氏越想,就觉得破绽越多,但她又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身体一晃,差点就晕了过去,幸好春兰和春燕一直扶着她,才没有摔倒。

苏婉有些担心她的病情,立即想上前看看。

谁知道她刚走近,赵氏忽然就抬起手,有些惊慌地喊道:“站住!你别过来!”

苏婉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担忧,变成了惊愕,脸上的伤心之色一闪而逝,最后才恢复了平静。

她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按理说,她的确是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是没有理由伤心的,可是其实,她心里的确感到很难过,当然,还有那么一丝自嘲。

这偷来的亲情,果然维持不久。

虽然她一开始,的确是将赵氏和苏文当成了自己的责任,觉得自己既然代替了苏婉儿,自然就要照顾好她的亲人。可是,经过这几次相处,她却已经开始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来对待了。

所以,见到赵氏对她的抗拒,她心里才会觉得难过。

但是,要说她跟赵氏他们之间的感情有多深,那也不可能。苏婉现在只能庆幸,她们相处的时间还不算太久,否则,她现在一定更加难过。

无论此事最后的结果如何,这件事都会成为两人心中的一根刺,很难再拔掉。

赵氏此时也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慌忙对苏婉解释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是我病糊涂了,婉儿,我……”

“娘,您别再说了,我都知道。”苏婉对她安抚一笑,轻声说道。

赵氏脸上露出一丝愧疚,她明明说会相信她的,可是,这些事实,却让她无法继续相信她,因此,也不再继续解释了。

“现在连太太都不肯相信你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方巧灵一脸快意地看着她说道。

她原本以为赵氏一定会相信苏婉儿的,没想到她这容易就倒戈了,也怪赵氏一向耳根软,倒是让她少了很多麻烦。

她现在看着苏婉的眼神,就像是看着砧板上的肉,可以任凭她宰割。

苏婉冷笑一声说道:“我是不是邪祟,你心里清楚。再说了,如果我真的是邪祟,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吗?”

“你这是承认了吗?”方巧灵对她的话不以为然,一脸轻松地问道,事已至此,苏婉已经没有了翻身的可能。想到大长公主对她的承诺,她心里一阵火热。

“我可没这么说过。但是,有差别吗?反正你们已经认定我是邪祟了,我说什么也没用。”苏婉淡淡地说道。

“怎么没用?”苏文突然走到苏婉面前,忍着眼泪对她说道:“姐,你可千万不要承认,我相信你。”

苏婉心中一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没有说什么。

“了悟大师,事情到了这一步,您是不是也该动手除邪了?”方巧灵怕迟则生变,立即对了悟大师说道。

“阿弥陀佛,既然直到现在,你还不肯悔改离开女施主的身体,那贫僧也只好亲自动手超度你了。”了悟大师说道。

“秃驴,你敢!我不准你伤害我姐姐。”苏文拦在苏婉面前,怒视了悟和尚,“我姐姐可是昌武侯夫人,堂堂的一品诰命,你们敢动手?”

“老衲只管除邪,为民除害,并不管那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了悟并不恼怒,好言好语说道。

“我呸!”此时,这个有些老实憨厚的少年,也被激怒了,气得当场啐了他一口,道:“我们请你除邪了吗?你凭什么多管我们闲事,信不信我告你妖言惑众,草菅人命。”

“出家人慈悲为怀,既然碰到邪祟恶鬼,岂能不除?小施主还是不要拦我了,时间有限,免得被她给跑了。”了悟和尚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们若想要动我姐姐,就先从我尸体上跨不过去。否则,你们就给我滚!”苏文慷锵有力地说道,他身高不算高,但在苏婉眼里,此刻这个少年的形象却是如此高大,让她如此心安。

她心里一动,一股暖流涌过,眼睛竟微微有些酸涩。

“文哥儿,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她根本不是你姐姐……”方巧灵气到。

“闭嘴!”苏文通红的眼睛瞪着方巧灵,宛如野兽一般,择人欲噬。

“啊——”方巧灵吓得立即就尖叫一声,退到了后面的人群里。

赵氏见到苏文如此维护苏婉,心中颇有触动,想到苏婉这段时间对家里照顾,心里又开始动摇起来。

如果苏婉想要对她不利,她何必花费那么大的心力为她请医问药,还特意买了人来照顾她?

无论此人是不是她的女儿,至少,她从未做过什么伤害他们家的事,就这么除掉她,也实在太可怜了些。只是,她心里更挂念自己的女儿,便上前问道:“请问大师,小女到底还在不在人世?如果真的除掉了邪祟,可能救回我的女儿?”

“娘——怎么连你这么说,姐姐她不是邪祟。”苏文不满地说道。

“你住口!”赵氏呵斥了他一句,淡淡地说道:“我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此妖邪侵占令爱的身体已久,怕是已经……还请女施主节哀。”了悟大师一脸悲天悯人地说道。

赵氏似乎早就有心理准备,闻言,也只是痛苦地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才问道:“我女儿真得已经消失了?”

了悟大师点了点头。

赵氏咬牙挣扎了很久,才睁开眼睛,推开扶着春兰和春燕的手,抬起头来,看着了悟大师坚定地说道:“既然如此,还请大师动手除掉邪祟,为小女报仇。”

她似乎已经认定苏婉不是她的女儿了,但是,苏婉这段时间对她的好,她不是不知道,她心里也十分不忍。可是,如果苏婉杀了她的女儿,就算她对自己再好,那也绝对不能原谅。

她的女儿再不好,也是自己的骨血,她要为自己的女儿报仇。

“娘——”苏文不敢置信地喊了一声。

“文哥儿,她不是你姐姐。你姐姐已经被她给害了,你难道要维护害了你姐姐的仇人吗?”赵氏怒道。

“不会的,她明明就是我姐姐,娘你怎么宁肯相信外人的话,也不肯相信姐姐呢?”苏文问道。

“我有眼睛,我能分辨得出她到底是不是我女儿。”赵氏冷淡地说道,“文哥儿,如果你还要维护她,就别再喊我娘。梧桐,将你们少爷扶过来。”

苏文被赵氏给镇住了,失魂落魄地被梧桐一步步扶到了赵氏身边。

苏婉见到赵氏的反应,心已经彻底凉了,也不再对她有任何期待。

她了解赵氏的心情,易地而处,她说不定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不过,她虽然对被自己侵占了身体的苏婉儿心怀愧疚,但这并不意味着,她要为了这丝愧疚,就赔上自己的性命。

她还没有这么圣母。

何况,她穿过来的时候,苏婉儿就已经死了,她还没有傻到将她得死因牵扯到自己身上。

既然赵氏已经不把她当成女儿了,那她也不必将她再当成自己的母亲。

“了悟大师,既然连太太都已经请您除邪了,那您还客气什么?”方巧灵对了悟和尚说道。

了悟和尚点了点头,道:“贫僧刚才已经看过了,这个附身的邪祟,十分不简单,恐怕已经彻底融入了昌武侯夫人的肉身,就算念诵一千遍恐怕也无法奏效,要想彻底除掉她,除非……”

“除非什么?”赵氏急忙问道。她最关心的就是女儿的肉身,她可不想女儿死了,自己还保不住她的身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先要除掉此邪,恐怕需要烈焰加身,连同肉身一起焚化,同时念诵,只有如此,才有可能彻底除掉此妖邪。”

赵氏皱起了眉头,脸色也变来变去的,神色十分犹豫,问道:“大师,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了悟和尚摇了摇头,大义凌然地道:“女施主,只有这么做,才能让已经死去人安息。”

赵氏挣扎良久,终究还是说道:“好,我答应了,请大师动手吧!”

了悟和尚却是只喧了一声佛号,并不动手。

方巧灵会意,对自己带来的那些粗实丫头婆子使了个眼色,那些人直接就向苏婉冲了过去。

不过,还没靠近苏婉,她们就比来时速度更快地被人打飞了出去,一个个躺在地上,疼得直哎呦。

方巧灵见状,吓得花容失色,还以为苏婉真是邪祟,大发神威了。等她看清楚之后,去问发现,原来是苏婉身边的丫头动的手。心中的恐惧这才减轻了一些。

几乎所有人都惊惧地看着苏婉和她身边的丫头,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苏婉身边竟然还有武功这么高强的丫鬟,但是心里对苏婉是邪祟一事,就更加确定了。

方婶吓得浑身直哆嗦,结结巴巴地对赵氏说道:“太太,小姐果然是被邪祟附体了,要不然,怎么连她身边的丫头都这么厉害?”

一般人身边,哪有这么厉害的丫头?肯定是苏婉用了什么手段。

赵氏也有些惊魂未定,她只想着为自己的女儿报仇,却忘记了邪祟,可是有法术的,她咽了咽唾沫,看向了悟和尚道:“大……大师……”

“阿弥陀佛,看来还是得老衲亲自动手了。”了悟和尚说完,忽然就向青绫攻击了过来。

青绫一惊,连忙阻挡。没想到那了悟和尚看着和善,手上功夫着实却着实凶猛,在他的攻击下,不过几个回合,青绫就已经左右支绌,露了败相。

眼看就要抵挡不住,就在这时,就听到又有一声响亮的佛号传来——

“了悟师弟,还不住手!”

了悟闻言一惊,立即收了手,震惊而有诧异地转过身来,循声望去,只见一名看起来比他更老的和尚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那和尚眉毛和胡子都完全白了,脸庞圆润,但是皱纹却并不多,眼神极为澄澈明亮,好似浅浅的溪水一般,一眼就能看到底,但里面却又有诸多内容,慈悲、宽容、大度,但又好似风平浪静的海面一般啊,如此辽阔和平静,似乎只是看到他的眼睛,心情似乎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啊,是了通禅师。”有人惊呼到,他曾经有幸听过一次了通禅师的佛法。

了通禅师是大觉寺最德高望重的长老,据说,先皇在世时,就非常敬重他,经常召请了通禅师进宫传法,先帝还常说,听了通禅师讲经,会让人打心底感到满足和平静,好似所有的痛苦都离自己远去了。

先皇甚至还想要封了通禅师为国师,不过却被了通禅师婉拒了。

据说,了通禅师还擅长为人看相,显德帝年少不受宠的时候,了通禅师进宫偶尔遇到了他,就曾经对先帝说,‘此子隆准龙颜,有龙凤之姿,帝王之相。’当是,前太子刚刚被废,其他儿子也贬的贬,关的关,其他皇子还小,都还看不出什么来,先皇正在为太子一事发愁,听到了通禅师的话,才注意到了显德帝。后来,显德帝果然登上了皇帝宝座。

后来显德帝,命人重修大觉寺,也是为了了通禅师的缘故。

在很多人眼中,了通禅师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人物,说是真佛,活神仙也不为过,整个天下不敢说都知道他,但是,在京城,却几乎没有人不曾听过了通禅师的大名。

就连苏婉穿越之后,也曾经听人说过几次,实在是如雷贯耳了。

听到是了通禅师,也不由好奇地看了过去。

了通禅师身后还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沙弥,不远处还有一队锦衣侍卫,显然是要护送他回寺的。

了悟和尚见到了通禅师,脸色一连变了好几次,随后便平静下来,便双手合十,恭敬喊道:“了通师兄。”

了通禅师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才开口道:“了悟师弟,了悟了悟,可是,直到如今你却还是没有了悟。”

“师兄,我……”了悟脸上露出惭愧之色,深深地垂下了头。

了通禅师,轻叹一声,道:“罢了,回寺之后继续参悟吧,如果还是参悟不透,你就永远不要下山了。”

“是,师兄。”了悟更加羞愧了,脸都不敢抬起来,双手合十应了一声,就站到了了通禅师身后。

“了……了悟大师,这……这是怎么回事?”赵氏好不容易才从了通禅师给她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问道。

此时,英国公府的那些丫头婆子,也闭上嘴不敢说话了,她们可是非常清楚了通禅师的威望,就是大长公主殿下见了他,也只能恭敬相待,何况是她们这些下人?

更别说,了通禅师还是真正的高人,德高望重,无论是上至达官贵人,下到黎民百姓,都对他人打心底感到尊重,只凭这点,她们也不敢放肆。

了悟大师却低眉顺目地站在了通禅师身后,没有说话。

了通禅师看向赵氏双手合十含笑道:“女施主有礼了。”

赵氏也急急忙忙回礼,道:“禅……禅师有礼,不知禅师可是有何吩咐?”赵氏是信佛的,否则也不会设小佛堂了,见到如此德高望重的高僧,赵氏完全淡定不起来。

“贫僧要向女施主道歉。了通师弟受人所托,故意向令爱发难,险些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其心可诛。待贫僧回寺之后,必定会种种处罚于他,也希望女施主,不要对了悟师弟的话耿耿于怀,反而伤了真正关心自己的人。”了通禅师并没有故作高深,满口佛言,让人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相反,他的话都极为浅显,却偏偏让人感受到了他极大的诚意。

赵氏闻言一下子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急忙问道:“禅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了悟大师之前说的话,都是假的不成?小女并未被邪祟附身?”

了通禅师却没有回答,只是说道:“了悟师弟之前的作为,似乎造成了女施主很大的困恼,贫僧愿意为他向女施主赔罪。”

说完,他忽然含笑对苏文招了招手。

苏文楞楞地走了过来,脸色微红,略显紧张地喊道:“大……大师?”

但是,当他抬起头看向了通禅师的时候,心里却莫名的平静了下来。

了通禅师细细地看了苏文一眼,点了点头道:“小檀越额头饱满光洁,丰隆宽阔,颇有贵相,将来必定会有一番作为。”

说完,他从手上退下一串佛珠来,递给苏问道:“这串佛珠,贫僧已经戴了十多年,你我也算有缘,今天便送给你了,希望能保你平安顺遂。”

了通禅师戴过的佛珠,肯定有佛力加持,虽然达不到诸病不生,万事顺遂的的效果,但是,绝对护人平安的,给人带来好运的。

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甚至很多人倾家荡产都买不到。

苏文自然知道高低好歹,反射性地推辞道:“禅师,这……这实在太贵重了我……”

可是,他话还没说完,看到了通禅师含笑的眼睛,他的话却再也说不下去了,这才躬身郑重地伸手接了过来,说道:“多谢大师,我一定会随身携带,好好保存它的。”

赵氏见苏文得到了通禅师的佛珠,简直又惊又喜,想起刚才了通大师说苏文颇有贵相,心里更加高兴,正要说些什么,却见了通禅师看向了苏婉。

赵氏顿时一怔,虽然刚才了通禅师如此说了,但她心里对苏婉依旧心结未解,便有些不安地皱了皱眉头,“禅师,我女儿到底……还活着吗?”

------题外话------

非常感谢大家的订阅支持~,大家踊跃留言啊,你们不留言,我会很寂寞的o(╯□╰)o

[01—29]

评价票——

deng9234 投了1票(5热度)

痴柔情 投了3票(5热度)

hdszhang 投了1票(5热度)

wyc881689 投了1票(5热度)

月票——

洪浩 投了1票

西瓜小美 投了1票

qser7746353 投了1票

红123456 投了1票

红娘子 投了2票

wujunyi投了2票

weilg1969投了1票

wyc881689投了3票

让我自由自在投了1票

玲儿与志投了2票

a1980b1107投了2票

cy8225投了1票

deng9234投了1票

niuniu551920投了2票

beihaowi2008投了1票

霍建元投了1票

lwk投了1票

礼物——

痴柔情 送了5朵鲜花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