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横刀刑天第029章:守株待兔

在天将黑的时候,张天佐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虎踞关,只是出乎赵武他们意料的是,张天佐没有入住林中幽境客栈,也没有入住其他的客栈,而是在远离几个客栈的山边空地上搭起了行军营帐。

而随着他们到来的还有几个客商,很快,张天佐一路上的遭遇传遍了虎踞关。

原来张天佐一行人的行程果然如同赵武所预料的一样很不平静,他们刚到恶虎岭山脚双流镇就受到了几股不明来历的修行者的袭击,但凭借着十三太保剩余九人多年的护卫经验,在损失了十名普通护卫之后,总算脱了身。

但当他们来到虎踞山半山的时候,经历了一场异常险恶的大战,遭遇了一股有两名洞玄境修行者的袭击,十三太保除了张三全部战死,普通护卫也仅剩不到十名,紧要关头,一名神秘的修行者出手相助,同时十三太保的老大张大也正好从河阳县率领援兵赶到,这才撑过了这场恶战。

张天佐一行人进入虎踞关之后,陆续又有不少人来到虎踞关,这个原本就是青龙湾西出口陆路唯一通道的废弃关隘,顿时变得有些拥挤不堪。

人多,但是却不显得热闹,很怪异的氛围。

赵武他们在林中幽境客栈的大堂吃晚饭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不知道是自己心里作用还是真是如此,赵武觉得连客栈的伙计的都和中午时候不一样。无论客人还是伙计都透着一种心不在焉,每个人都心不在焉的做事心不在焉的吃东西,像是有什么事情更值得期待一样。

吃过饭,赵武杨兴王世贞三人站在房间窗户前看着这个不大的废弃关隘,街上的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很忙碌很专心做自己的事情的样子,可那有意无意瞟向张天佐一行人那片营帐的眼神却暴露了他们真实的内心。

“看来打这青龙宝藏主意的人不少啊,天材地宝、修行秘籍和法器、金银财宝,嘿嘿,这回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杨兴感慨的说:“济慈老家伙有些话还是有道理的,世人不管是修行者还是俗人,都逃不过一个贪字。”

“这老狗难道是被吓怕了?连客栈都不敢入住了,难道是能变成老鼠打洞遁走不成?”王世贞疑惑的说。

“哈哈,他现在可不就是一只老鼠?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杨兴笑道。

王世贞也跟着大笑起来,只有赵武仍然看着山边的营帐沉思,一边想还一边在地上画着什么。

听到王世贞他们说道老鼠,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一下站起来,走到窗边看了一眼那片营帐,似乎是确定了某种信息,于是对王世贞说:

“世贞,你记不记得我们经过凉亭时云三爷说这里有一条地道直接可以通往凉亭?”

王世贞有点迷糊,他疑惑的看着赵武说:“武子,我记得啊,云三爷是说过这话,有什么问题吗?”

赵武把他们叫过来,让他们看自己画在地上的虎踞关图,赵武的画工自然没得说,就用白石就把虎踞关的主要特点画得一清二楚。

赵武用手指指着图画上的长亭处,又指了指虎踞关内的一个地方,那里正是张天佐一行人在搭建帐篷的地方。说:“我记得,云三爷还说过,关外树林里的那两颗枫树是记号,那是地道的出口。你们跟我来!”

赵武站起来走到窗口,杨兴和王世贞一头雾水的跟在他后面。

赵武指着那片帐篷,没有说话。

“明白你的意思了!”杨兴看了一眼,那片帐篷,有一个小树林,树林里正好有两棵看起来年岁很久的枫树,看起来很显眼。

“我也知道了,你是说那个密道的入口就是张天佐他们搭建帐篷的地方?”王世贞也明白了赵武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张天佐可能会利用地道来个金蝉脱壳?”

“这个可能很大!张天佐能够从一介士卒成为三品振威将军成县侯,必定有他过人之处。而且,此人是极为狡诈又有谋略之人。”杨兴说。

“杨兄很了解张天佐?”赵武问道,他想不明白杨兴对张天佐父子为什么这么很感兴趣?这种兴趣可是要拿自己的命去搏的。但他一直相信杨兴,直觉觉得他就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游侠儿,更何况,他的挂名师父可是山南有名的老和尚济慈大师。

“呵呵,自己兄弟,我也无需隐瞒。”杨兴看了赵武一眼,双眼仿佛看穿他的内心,不过他从赵武的眼里也看到了莫名的信任,内心也十分感动。

因为他每次出现的时机都刚好,赵武如果一点疑问都没有,那肯定是个伪君子就是圣人,当然也可能是个傻子。

“张天佐曾经在山南郡剿匪,呵呵,军功卓著啊。可惜我知道,那些人头里有不少人是我的一些远方亲戚,他们都是地道的农民而已。现在遇到了,我也只是想找个机会,问个公道。”

“杀良冒功?”赵武皱着眉问,他今天刚见识到乐浪水军的模样,对自己国家的大军还是颇有好感的。

“对,杀良冒功,整个村子的屠杀!”杨兴说到,那双大眼睛已经有了怒火。

“哎,武子,大胡子,我们一会再说这事,先说我们现在怎么办吧?”王世贞见两人话题偏了,赶紧对他们说。

“这里这么多人等他,张天佐插翅难飞,在这,我们没有任何机会。既然他极有可能是想金蝉脱壳,我们就去长亭守株待兔!”赵武略一思索,低声坚定的说。

决定好了,三人迅速往长亭去,

三人来到凉亭边的树林里,果然在两棵枫树下的树丛中找到了一个洞口。洞口极为隐蔽,加上长年不用,树木草丛早把洞口遮挡得严严实实。如果不是云三爷无意中提起,他们还真的发现不了。

今天是二十六,没有月亮,只有满天星光,还可以依稀看得见彼此的身形和脸。三人借着夜幕,就在长亭不远的的树林潜伏下来。

可是,等了大约半个多时辰,地道口一点动静都没有,周围也一片寂静,只有山风吹过的时候,有沙沙的声响。

“武子,张天佐他们不会不从这里逃走吧?”王世贞低声问。

“只要张天佐打的是金蝉脱壳的主意,就一定会从这里出来。”赵武很肯定的说,只是如果有足够阅历的人还是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那么一点点动摇。

“买定离手!这是赌场的规矩,既然决定了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人生有时和赌博没有什么区别。”杨兴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懒洋洋的说。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