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陪宁修仙》第106章 离开云舒城

宁:完事了,去做任务吧!

海:好咧!走着。

——————————

“炼储物空间吗?!我现在还不行吧?”张宁倒是有些心动,却又有些迟疑。

“可以的,不用担心配方问题。储物戒指或是手镯的方子和材料,我去帮你弄来。”君少羽揽着他的肩头往院子那边走,今晚主人受了惊吓,还是早点休息的好。

“那敢情好,要是炼成了,就又多了一门赚钱的手艺了。”张宁喜滋滋的,一边走还一边比手画脚的计划着炼个什么样的。

【切……明明就是吃错主人戴着别人送的戒指,还说的这么道貌岸然。】无极忍不住吐槽。

【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霸道。】太虚还记得以前那家伙为了争宠,将自己踹飞的事情。虽然后来,那家伙也被主人狠狠惩罚了。【他现在总算是得偿所愿了,自然是宝贝的紧。不过我在想,若是有一天主人要是得到了过去的记忆传承,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它是真的很好奇。

【应该不会吧!那个时候那么仓促,主人根本没机会留下什么记忆传承。否则的话,主人现在也不会这么懵懂了。】无极觉得太虚这个想法不切实际。

【谁知道呢!】太虚语气淡淡的。

【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无极有些怀疑的瞄了瞄身边这个白色的虚影,虽然只是虚影但是好歹看得出来是个成年男子的轮廓。不像自己,就是一团光。

【我什么也不知道,好了……我也要回去休息了,不聊了。拜拜……】太虚说完之后,就完全消失了。

【怎么都觉得那家伙好可疑啊!】无极总觉得那家伙似乎知道点儿什么连它都不知道的东西,不应该啊!它们两个比起君少羽来说,可以说是随时随地随身跟着主人的。它们很早就跟随在主人身边了,君少羽是最晚的一个。所以它们知道很多君少羽不知道的事,但是没道理太虚比它知道得多啊!?

不对,太虚是先它追随主人的,难道真的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吗?!不行,一定要问个清楚,不然它睡不着觉啊!(无极你丫的哪里需要睡觉啊!)

而刚刚回到炉子里的太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好奇怪!它怎么会突然觉得寒意袭人呢?!它压根就想不到,自己很随意一句话,就惹来个牛皮糖不停的骚扰它。果然是有钱难买早知道吗?!

而此刻,君少羽已经陪着张宁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了,压根不知道张宁脖子上的炉子里这会正热闹着呢!

一大清早,张宁便精神气爽的出了空间,君少羽替他撤了阵法禁制之后便回了空间。一拉开门,就对上了刚走到他门前想敲门叫他的丁海。“早安,丁师弟。怎么……没休息好吗?”张宁看着他的黑眼圈,忍不住小声问。

看着张宁神清气爽的模样,丁海表示师兄你心真大。几万下品灵石揣身上,你居然都能高枕无忧吗?!再加上昨晚被那些威压一吓,他几乎就没睡好。睡着了就做噩梦,一晚上不踏实。看看张宁再看看自己,丁海觉得果然自己还是眼界不够宽广啊!

“就是有点儿吓到了,所以没睡好。”丁海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

“那要不在休息一下,晚点走?”张宁想着也不急在这一时。

“没事儿,咱们还是早点离开吧!这样我才会安心。”丁海想着这城里还有一位比元婴都厉害的大能,说不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为了安全,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丁海,不得不说你的脑补能力太强大了)

“那行吧!我们走。”张宁看他坚持,便也不再劝。

两人很快出了城,踩上飞剑离开了云舒城。

直到飞了很远,一直神经紧绷的丁海才算是放下心来。没有劫道的,也没有任务意外情况,应该可以放心了。再看看旁边神色淡定的张宁,丁海觉得自己还是要向师兄多多学习才行。要做到他这样波澜不惊才行,只不过是几万块下品灵石自己就患得患失的,这样子也太丢脸了。

张宁是压根不知道旁边这人的心思,他这会正在盘算着做完任务回门派之后要做些什么事情。闭关是肯定的,闭关之前要先炼个器吧!然后把手头的灵草都炼成药交给丁海去卖,自己就能安安心心闭关。等闭关出来,就可以收钱了。这么一想,还是挺开心的。

两人各怀心事,在中途换上了云苍派的内门弟子袍向着任务地点疾驰而去。

临江村

茅屋内,嘤嘤哭泣的妇人抱着自家六岁的女孩儿,简直要肝肠寸断了。“孩子他爹,你倒是想个办法啊!咱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家闺女去送死啊!”

坐在门槛上的男人抱着头,也是一脸的憔悴。想办法,他能有什么办法?!

“要不,咱们逃吧!逃得远远的,离开这里。”妇人擦了擦眼泪,满怀希冀的看着自家男人。

“不行,咱们跑了,村里的人咋办。再说了,能跑哪里去?!指不定我们还没跑出去,就被那妖怪追上了。”男人使劲摇头,他是亲眼看见那妖怪一口将人整个吞下去的。

“那可咋办啊!”妇人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有人在家吗?”院子外面,忽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坐在门口的男人抬头看去,稀疏的篱笆外面,站着两个从未见过的男子。身上穿着墨蓝色的袍子,背后都背着一把长剑。

男人走过去,拉开了院门,小心翼翼的询问。“不知二位有何贵干?”对于带着兵器的人,他们总是不自觉的充满了敬畏。

“我们路经此地,走累了想歇歇脚讨杯水喝,不知道方不方便?”其中稍矮一些,看起来年长一些的男子回应道。

“那就请进来吧!家中简陋,还请见谅。”男人将二人领进了屋子,他的妻子已经将小女孩送回了卧房,正在张罗着给两人倒水。

“打扰你府上了。”高一些年轻一些的男子微笑着冲妇人点点头。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