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八卦神侯第四十五章 无畏妖劫

冯青玉的大剑没入乌云之中不见了,乌云却没有安生下来,一道道金光向着冯青玉彪射而来,乌云之中雷声震动,好像是在擂动战鼓一般。虽然冯青玉现在手无寸铁,面对金光却是丝毫不惧,双手交结,打了几个手印,冯青玉的体外便浮出一个光罩,将冯青玉笼罩在内,金光虽然显得威力无穷,却是丝毫不能撼动冯青玉。

乌云大约劈了百十道金光,终于停了下来,冯青玉撤去光罩,手中法诀变换,大喝一声:“雷神东来,天地莫敌,开。”乌云内部突然爆裂出一团耀眼的银光,电闪雷鸣之声从乌云的内部传来,那乌云被炸的支离破碎。冯青玉见乌云碎裂,一伸手,召回大剑,那乌云竟然又慢慢凝聚起来了。

冯青玉心中一凛,茅山大派,自然是古籍无数,其中不乏记载前人渡“无畏劫”的轶事,只要将劫云击散,便算是度过了无畏劫,自己方才那招“雷神东来”已经是自己现在最强的杀招了,明明已经将劫云击碎,为何这无畏劫还没有完?

乌云重新凝聚之后,明显暗淡了一些,这时,就听茅山之下有人叫道:“小二,可敢与我大战三百回合。”话未落音,一道人影已经向着茅山飞速飞来。

冯青玉当然知道这人不过是想借着“无畏劫”威能灭杀自己,岂能随他心意,刚要放手反击,就见一道人影从自己身后飞出,一掌就将来人击飞,待到来人被击飞之后,才听得出手的人道:“何处宵小,竟然敢在茅山撒野。”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绿杨道长。

山下登时又有人喊道:“绿杨老儿,欺负一个后辈算什么,有本事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山上又有人回应道:“黑蛇精,你很厉害吗?来来来,陪老夫走两趟。”出声的自然是宁三爷。

总之茅山上下骂声一片,登时又混战起来。这些日子,妖物每日都来袭扰,一旦不敌,立马遁走,茅山众人要守护后山的禁地,追也不能追,十分无奈。待到妖物修养好了,立马又来挑衅。茅山众人虽然不厌其烦,却也无可奈何。

“无畏劫”声势浩大,在山下待机而动的妖人妖物怎么能不知道,现在既然冯青玉受制于天劫,妖人妖怪自然要给茅山添点麻烦了。

其实冯青玉去营救易谦翔,一天不在,本来均衡的局面已经有些向妖族倾斜,好在茅山上的人物各个修为高超,今天虽然打的艰难,还是保住了茅山禁地。本来茅山禁地已经安静了,妖人也都退去了,可是冯青玉的无畏劫一来,茅山禁地又活跃起来,妖人也随着来了。所有的人都连续作战半个月了,今天又是其激战一天,现在再战,皆是勉励支撑罢了。

当然,茅山众人是勉励支持,妖人妖怪也是强弩之末,对战之间虽然是性命相拼,却远没有往日的声势。

冯青玉现在心急如焚,要是自己不能赶紧料理了这“无畏劫”,恐怕今天这禁地就保不住了。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妖人的冲击,冯青玉的心中有一种直觉,这“无畏劫”恐怕不仅仅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要说是冲着禁地来的,冯青玉也觉得有点牵强。

乌云仿佛是要印证冯青玉的想法,尽然慢慢地向着后山禁地的方向开始移动了。冯青玉现在和乌云你来我往也斗了不下一个回合了,那乌云一直处在要消散的边缘,但是却一直不消散。冯青玉现在也十分狼狈,衣衫凌乱,发丝飘散,却是没有受什么内伤,他和乌云相比较,境况倒是也差不多。

等到乌云真正飘到禁地上空的时候,突然不再攻击冯青玉了,又慢慢凝具起来,变成了铅黑色。冯青玉将大剑拿在手中,内心一片宁静,现在冯青玉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拼了性命不要,也不能让这乌云突破了禁地。

茅山众人和妖人妖怪都住了手,凡是有飞天只能都来到了后山禁地。“无畏劫”发出了恐怖的威压,人仙境界以下,根本不能近前。

绿杨等人虽然担心冯青玉,却是不能对劫云出手,因为劫云毕竟是天道流转形成,对抗天道,不仅帮不了冯青玉,还可能害了他。

现在禁地震动不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突破封印而出。冯青玉凝神戒备,准备应对劫云的雷霆一击。动了,动的却不是劫云,而是禁地。禁地之中腾起了一道黑色的光柱,与劫云连成了一体,慢慢地,那光柱竟然实质化了。

绿杨道长心道:“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无畏妖劫’。”“无畏妖劫”和“无畏劫”一样,也是无畏劫的一种,不过却不是给人渡的,乃是给妖渡的,那么冯青玉为什么说他自己是应劫之人呢?这就是“无畏妖劫”的另一个秘密,就是夺舍。也就是说,这“无畏劫”是禁地的那位用无上神通召唤而来的,应劫之人要是能安然渡过,那么禁地的妖孽一身修有一定的几率过度到渡劫人身上,要是迎接人不能渡过,那么就会神智全失,被妖孽夺去身体。

想到这里,绿杨不由得出声道:“青玉小心,速速将那光柱斩断,否则一旦光柱实化,威能必然无穷。”

冯青玉当然知道,在绿杨出声的时候,冯青玉就动了,大剑舞成一片剑雨,飞速向光柱飞去。明明是虚幻的光柱,冯青玉的剑砍在上面,竟然有金铁交鸣之声。叮叮当当的一阵撞击过后,那光柱慢慢又暗淡下来了。绿杨等人刚刚松了一口气,就见那劫云之中也投下了一道光柱,和禁地的光柱合一了。

冯青玉再次运出一片剑雨,向着那光柱斩去,这次与光柱相接,除了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之声外,还隐隐的有雷霆之声。那光柱上还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电火花。那光柱再次暗淡了下去,冯青玉却也倒飞出去,狠狠地吐了一口血。

长安城内,易谦翔正在睡觉,忽然自己就进入了识海之中,也就是那片灰蒙蒙的世界。易谦翔脚下的降龙石发散出神圣的光辉,将易谦翔包裹在内,巽卦和坎卦闪闪发光,十分明亮,泽卦和离卦也是光辉隐隐,但是明显不如另外两卦明亮。让易谦翔留意的不是这些发光的卦象,而是震卦。

震卦上电光闪动,震卦本身也是阵阵抖动,易谦翔的震卦已经很久没有过动静了,上次震动还是在炼化金蛇剑之时。现在震卦震动,易谦翔心中忽有感触,抬眼看去,自己的识海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铅黑色的云朵。

黑云几乎一个瞬间就来到了易谦翔的上方,他立马召唤金蛇剑在手,但是却觉得不顺手。易谦翔心头烦燥,又换了坎剑在手,心中稍稍觉得有些宽慰了,就在这时,那云朵中有霹雳落下,却不像是冲着易谦翔来的,但是他振起坎剑,接上了那记霹雳了。

茅山禁地,一道霹雳冲着冯青玉就落了下来,冯青玉大剑摆开,一道金光彪射而出,迎上了那道霹雳,霹雳和金光都消散了。冯青玉心中有些感觉,这霹雳怎么声势大了,威能反而小了。

长安城,易谦翔的识海之中。易谦翔的坎剑迎上那道霹雳,一阵酥麻传遍全身,他剑指一指震卦,震卦飞起,表面电光阵阵,他身上的酥麻之感瞬间就退去了。易谦翔看这震卦对霹雳有用,索性将震卦打入了那片墨云之中。

茅山禁地,冯青玉接下了那道霹雳之后,觉得劫云产生了一些变化,好像有什么东西出现在劫云内部。冯青玉的心头也出现了一丝玄而又玄的感悟,他再次将大剑飞入劫云,念起口诀:“雷神东来,天地莫敌,开。”无尽的气势从冯青玉身上缓缓溢出,难道要突破了?

长安城,易谦翔的识海之中。震卦飞入墨云之后,易谦翔明显感觉到身体十分舒爽,那墨云中似乎有着无尽的力量,可供他吸收似得。突然,那墨云中气机一变,似乎凌厉起来了,易谦翔胸腹震动,吐了一口血出来。血没有落到易谦翔脚下的降龙石上,而是飞向那墨云,并最终融入那墨云中不见了。

茅山禁地,冯青玉口诀念完,劫云中又爆发出了无尽的雷电,那劫云突然变得一片血红。冯青玉心头出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招手就想召回自己的大剑,但是就在这时,大剑和他失去了联系。

长安城,易谦翔的识海之中。易谦翔觉得震卦好像融合了什么,但是自己也吃不准。易谦翔的识海之外,他没有睁眼,就那么下了地,穿上鞋子,穿上衣服,出了客栈,向着城门就走去了。这个时间,长安城的城门早就关了,但是却难不住易谦翔,易谦翔形如鬼魅,虽然没有睁眼,却总是能找到城防军的空隙,穿插而过。不过茶盏时间,易谦翔就出现在了长安之外。

茅山禁地,冯青玉发现自己和大剑失去了联系,心中大惊,马上换了几个手诀,但是还是无法唤出大剑,冯青玉感觉那柄大剑已经不属于他了。当然,冯青玉怎么会甘心,这柄剑是自己修道初始师傅赠送的,也称的上是一件奇宝,号为雷神,乃是风骨道长在雷泽之中得来的。

这样的重宝,有对冯青玉有着这样的意义,冯青玉当然不会轻易的放弃。刚才冯青玉确实有些感悟,正好现在用劫云来试试手。冯青玉手中飞快的变换了一百多个手诀,就在他的手中,竟然出现了轰轰的雷鸣之声,声势上竟然丝毫不弱于劫云。法诀掐完,冯青玉大喝一声:“威临天下。”

长安城外,易谦翔腾升在空中,保持着五心朝天的姿势,身上也是雷光闪闪,仿佛一尊在世的雷神。易谦翔手中也结着一些奇怪的手印,细细打量,竟然和冯青玉结出的手印如出一辙。易谦翔脖子上戴着的八卦阴阳鱼的玉佩发散出柔和的光辉,易谦翔虽然全身雷光闪闪,但是却一片祥和,没有半点暴戾的气息。

易谦翔的识海之中。易谦翔脚下的降龙石也发散着柔和的光辉,似乎和他脖子上的八卦阴阳玉佩在交相辉映。易谦翔只觉得他和震卦的联系越来越紧密,突然,震卦好像吸附了什么东西,易谦翔心念一动掐了一个法诀,心中忽有所感,喝到:“帝出乎震。”登时易谦翔身上腾起一股不可争锋的霸气,仿佛亘古未变的帝王。易谦翔话音放落,震卦便飞了回来,好像还带了一柄巨剑。

茅山禁地。冯青玉“威临天下”的法术使用出来,劫云狠狠地抖了三抖,忽然,一道白光闪过,向着长安方向飞去了,几乎一瞬间就失去了踪影。冯青玉法诀再现,又是一句:“威临天下。”“轰”的一声,那劫云消散了。说是消散也不恰当,可以说是那劫云化成了一柄玉骨折扇,扇面上画着风云雷动图,自然是气势磅礴。就在劫云消散之后,茅山禁地也彻底的安静了。

冯青玉自然知道这是一件重宝,至少不比自己的雷神剑差。当然,能凝聚天劫的法宝,自然不会差了。前来观摩冯青玉渡劫的妖人妖怪自然也知道,见天劫消散,立马就要动手来抢。茅山的众位高手也不是傻子,怎么能让他们得手,立马上去纠缠,那扇子就飘飘荡荡的向着冯青玉落去了。

长安城外。一道白光几乎已快不可见的速度冲着易谦翔飞来,此刻易谦翔的心神全部沉浸在识海之中,对外界发生的一切几乎可以说是毫无所觉。以易谦翔的手段,就是全神戒备也是万万不可能躲过的,何况现在易谦翔几乎都是不设防的。难道易谦翔就要命丧于此?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