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道门生第1740章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东方墨这么做的原因,自然是不想让这二女趁着他睡着的时候逃走,只要将二女给抱在怀里,那么二女有所动作的话,他都会提前惊醒过来。

好在这一夜相安无事的过去了,东方墨睡得极为踏实。

他是被屋外的公鸡打鸣的声音给惊醒的,苏醒之后他就感受到了两具娇躯依然安静趴伏在他的怀中。青木兰跟慕寒二女如兰的气息,更是喷在了他的脖子上,让他酥酥麻麻的,好一阵心猿意马。

听到了鸡鸣声,二女长长的睫毛也颤了颤,随即就苏醒了过来。几乎是瞬间,她们的娇躯就变得紧绷,显然明白而今在还在东方墨的怀中。

并且这时的东方墨,一双大手也不再老实,二女感受到了臀.部被结结实实的抓住,让她们脸色羞愤,而后霍然起身。

对此东方墨只是嘿嘿一笑,并未拦住二女。

随即就见二女抓起了榻上他的那件内衫跟道袍,而后穿在了身上,将娇躯紧紧包裹。

东方墨这时也坐直了身躯,他抬头就看到了一丝微凉的光芒从头顶的茅草缝隙中照耀了进来,看来天色已经开始亮了。

他霍然起身,走下了软榻,并拉开了破旧的门帘走了出去。

随即他就看到了昨夜的那个老妇人,还有少女早已起床,并开始忙碌起来,看样子应该是在准备早上的饭食。

当看到东方墨后,那老妇人跟少女连忙躬身一礼,对此东方墨只是点了点头而已。

只是他心中却是一阵唏嘘,区区两个凡人,何时醒来的他都不知道,除了他睡得太沉之外,看来他的灵觉是完全被封闭了。

如此想到时,他已经来到了堂屋。那老者也早已起来,坐在了门槛上。在看到东方墨后,老者连忙起身,看向东方墨含笑开口:“不知上仙昨夜休息可好。”

“多谢老人家了,非常不错。”东方墨道。

“上仙满意就好。”老者脸上再次露出了笑意。

语罢他又道,“按照昨夜老朽所说的那些,上仙三人应该是要准备出发前往中谷城吧。”

“不错。”对此东方墨并未否认。

“此行距离中谷城路途极为遥远,要先前往山河郡,然后通过官道前往中谷城,即便路程顺利,恐怕也要两个月之久。”只听老者道。

“老人家可有马匹?”东方墨问道。

“上仙实在是高看我上河村了,村中只有三头耕种的水牛,可没有马匹这种财物。”老者苦笑着摇了摇头。

对此东方墨本来就没有抱什么希望,而且即便是有马匹这种东西,他也没有足够的酬劳付给这老者。毕竟他的所有东西都在储物袋中,拿不出来。

“不过上仙若是不嫌弃的话,我上河村中倒是有一辆驴车,老朽可以派一人将上仙三人送到山河郡。沿途应该要十余日的时间,到时候三位上仙要前往中谷城的话,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哦?”东方墨讶然,而后道:“那就有劳老人家了。”

“哪里哪里。”老者摆了摆手。

此刻门帘被拉起,青木兰还有慕寒二女也走了出来,来到了东方墨的身后。

东方墨瞥了二女一眼,而后就再次看向了老者,开口道:“老人家如此帮助我三人,我三人身上倒是没有什么财物可以付酬劳的,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老者却再次摆了摆手,“能够跟三位上仙结缘,也是我上河村的福分,哪里敢图什么酬劳。”

“话虽如此,但贫道向来无功不受禄,若是老人家有什么需求的话,尽管开口就是了,力所能及的贫道绝对不会推辞。”东方墨道。

而他这一番话,倒是真真切切。凡俗之人跟修行之人比起来,没有那种尔虞我诈跟勾心斗角,真诚倒是更多一些。

面对这些朴实的凡人,东方墨自然也不会拿出修行之人的那一套作风来。

他话音落下后,老者便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东方墨神色一动,暗道莫非是看走眼了,这老头儿是个奸猾的狐狸,就等他主动开口不成。

随即他还是道:“老人家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尽管说就是了。”

老者略显尴尬,随即还是道:“实不相瞒,小老儿的确有一个不情之请。”

东方墨暗道果然如此,而后道,“老人家说来听听。”

但老者并未立刻回答,只因那少女跟夫人已经准备好了吃食,端了上来。

有几碗清粥,还有几块硬馕,放在了两只食盘中。

“上仙,我等边吃边谈吧。”老者提议道。

对此东方墨没有推辞,便随着老者坐在了一张木桌旁,而青木兰还有慕寒也坐了下来。只有那老妇人跟少女,则站在了一边,没有入坐的资格。

东方墨并未客气,拿起了一块硬馕,端起了一碗清粥,就吃了起来。

青木兰跟慕寒二女虽然依旧排斥,可是二女的肚子却是极为老实。昨晚上就并未吃什么东西,现在早已饿得不行,于是也拿起了硬馕轻轻咬下一口,并端起了清粥喝了起来。

见状,就听老者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忙,就是老朽有个儿子,也是我那孙女的父亲,五年前去了中谷城某生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得罪了官府的人,听回村的人说,被打入了中谷城的地牢当中,而今不知死活。”

话到此处,老者一阵唏嘘。

一旁的老妇人老泪纵横,布满皱纹的手掌不断擦拭。至于那少女,眼中晶莹的泪花就像是断线的珠子一样,一滴滴滑落。

东方墨皱起了眉头,而后道:“老人家的意思是?”

“上仙或许还不知道,梁国以及其他国度,都是掌握在像上仙这样的人手中的,而且对于上仙这样的存在,他们极为欢迎,所以想必上仙三人到了中谷城后,一定会受到款待的。所以老朽就想请上仙帮帮忙,打听看看我那儿子如今是死是活。如果死了,那便算了。如果还活着,还望上仙一定要多多向那些官人美言几句,让我那儿子早些回来呀。”

话到此处,老者竟然从凳子上站起,颤巍巍的向着东方墨跪了下来。

跟他一样的,还有那老妇人跟少女,亦是跪了下来。那老妇人不断磕头,口中说着什么,少女也将头叩在了地上,没有起身的意思。

一时间整个房间内,响起了三人的哭泣之声。

“三位快快请起。”

东方墨连忙放下了手中的硬馕跟清粥,将三人扶起。

而老者三人依旧哭声不断,惹人怜悯。

这一幕就连青木兰跟慕寒也皱起了眉头,二女心中最深处的某种东西,仿佛被触碰了一下。

东方墨没想到这些国度居然是掌握在他们这些外来修士的手中的。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因为跟修士比起来,即便修士无法动用法力,奸诈程度也不是这些凡人能够比较的,所以国度掌控在修士手中,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而且他也终于明白,为何昨夜那两个中年男子,看向他三人时,目光中隐隐有着敌意了。

这时就听他道:“常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老人家留宿我三人一晚,更是招待有佳。此事贫道答应了,只要能够在中谷城中站稳脚跟,定然会帮你打听一二的。”

“多谢上仙。”

老者又惊又喜,从东方墨手中挣脱,再次跪了下来,不断磕头。

跟他一样的,还有那老女跟老妇人。磕头的同时,口中也不断说着“多谢上仙”

对此东方墨摇头一声叹息,倒也没有阻止这三人。

真要论起来,他活了一千多岁,比这老者都大了不知道多少,这三人跪拜他也并没有什么不可取的。

片刻后,他再次将三人扶起来,而后道:“只是此事贫道可不敢保证什么,唯一能够保证的,就是尽力而为。”

“有上仙这句话,老朽已经是感激不尽了。那我儿子名叫杨庆荣,模样跟我长得极为酷似,最有特点的是他的额头有一条疤,那是小时候摔倒所致,很容易辨认的。”

“好,贫道记下了。”东方墨点头。

接着,他跟青木兰还有慕寒三人,就再次喝起了清粥,吃着硬馕。

而得到他的承诺过后,老者三人的心情明显大好,就连那老妇人满是皱纹的脸颊,也露出了一抹气色。

那少女更是不敢看东方墨的样子,每当他目光投来,都会满脸羞红。

一顿早饭过后,老者就出门去了,不多时一辆驴车就停在了老者的篱笆门外。驴子上还坐着一个八字胡男子,正是昨晚上那两个中年男子中的一个。

驴车的后面,是一块长方形的木板,其上铺着干草。

在那头黑驴子的两旁,挂着两只硕大的布袋,装着半个月的吃食。

看到这简陋的驴车,青木兰跟慕寒二女柳眉紧蹙。

但这时的东方墨,已经一步垮了上去,端坐在了驴车的正中。

见状,二女迟疑一番后,最终还是坐了上去,分别落在东方墨的两旁。

接着,就见八字胡中年男子将手中缰绳一抖,驴车便骨碌碌的向着前方行去。

在一百多号村民的注视之下,东方墨三人远远离开。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