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风行小说网> 科幻灵异> 搞鬼> 搞鬼第157章 穿寿衣的老头

搞鬼 第157章 穿寿衣的老头

    听了李妍的话,我愣了一下,扭头仔细的查看徐亮的肩膀,虽然如今环境昏暗,但是我还是能够看出他的肩膀上并没有什么东西:“怎么了?他的肩膀上并没有东西啊。”

    李妍拉扯了一下我的衣袖,将那八卦镜放到了我的跟前,从镜中能清楚的见到徐亮快步往这跑动,他的肩膀上确实有一个白色的东西,而且那东西还会动,随着徐亮快步跑到我们跟前,镜中的影像也愈加清晰。

    见到徐亮肩膀上的东西,我咽了口唾沫,那是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浑身惨白不见一点血色,那双小手正挠抓着徐亮的头发。

    徐亮跑到我们跟前,环顾周围见到地上躺的那几个黑衣人,他冲我们竖了竖大拇指:“这么快就解决了,真是厉害。这些人都死了么?”

    见到徐亮说话正常,好像不知道自己的肩膀上还蹲着一个鬼婴,我并未回答徐亮的话,而是小心地将青铜笔拿出,为了分散徐亮的注意,我问了他一句:“刚才你去了什么地方?”

    听到我的问话,徐亮脸色变得很难看,对自己的胆怯表示羞愧,说自己没有经历过这种大阵仗,刚才心中恐惧,紧张的不成样子,脚不听使唤跑了出去。说到自己刚才去了什么地方,徐亮跺了跺脚,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恐慌中夹杂着一丝郁闷:“别提了,我刚才可是吓死了。”

    徐亮说他刚才只顾着逃跑,慌不择路,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丘,本想在那草丛中躲避一下,等事情解决了再出去,却是没有想到他刚刚走了两步,脚下就踩到了什么东西,只听到哗啦一声脆响:“当时我摸出手机看了看脚下,见到脚下的情况,我吓了一跳。”

    徐亮他踩碎的是个小坛子,坛子里面装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具已经腐烂的婴儿尸体,他当时吓得浑身一个哆嗦,手机闪光灯晃动,光柱闪过山丘,只看到前面的路上摆满了相同的小坛子,有些小坛子经过风雨侵蚀已经破坏,里面那惨白的小孩手骨从中探出,好似在对他招手。

    “我当时头皮一麻,吓得我不敢再呆下去,惊慌失措的就往回跑。”徐亮脸色满是恐慌,拍打了一下,还有些发抖的双腿,轻声嘟囔了一句:“要知道你们能对付那些人,我就不跑了。”徐亮深吸了两口气,躁动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这种专门丢弃孩童尸体的山丘,我姥姥家就有,说是地方的风水习俗,未满三岁的孩童不能入土。小时候听我妈讲的时候,我还感觉很不可思议,却是没有想到在现代社会竟然还有这种地方,而徐亮的运气也真是差到了离谱,逃跑还能跑到那种地方,真够衰的。

    我则是趁着徐亮说话的时候,手中青铜笔探出直刺那个鬼婴。没有想到那小东西的反应还真是不慢,见到我的动作后,将徐亮的头往旁边挪了挪,挡在了我的跟前,若不是我收手快的话,那青铜笔就插在徐亮的脑袋上了。

    徐亮见到我的动作,尤其是见到那青铜笔上面还没有来得及擦拭的鲜血的时候,他神色顿时紧张起来,慌忙后退了两步:“秦哥,不要杀我!这件事情我保证不会说出去,要不然这车子给你们了,放了我好不好?”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徐亮的动作,这人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想要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不过,在看到徐亮挠抓头发,手臂毫无阻碍的穿过那鬼婴手臂的时候,我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按照现在的情况,就算是将鬼婴的事情告诉徐亮也无济于事,还会增加他的恐慌。

    我摆手招呼徐亮,告诉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车子的水箱被那些人破坏了,你看看怎么处理?”

    听到我没有心思取他的性命,徐亮脸上立刻露出喜色,颠颠的过去查看情况。花春流与高志都感觉到了我动作的奇怪,花春流扭头看了看徐亮,敏锐的问了我一句:“徐亮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我将那鬼婴的事情说出:“那小东西很狡猾,见到我动手,就用徐亮的身体抵挡攻击,我一时之间找不到下手的时机,我怕将事情告诉徐亮,会使得他恐慌,鬼婴或许会加害他,所以就没有将事情说出。”

    虽然我对这种玄门的事情知道的不是特别清楚,不过,我也知道阴邪之物在人身上的时间越长,对人体的伤害也就越大。

    花春流摸出匕首:“我们两个人配合一下。”

    徐亮正在那里查看着水箱,我和花春流来到他的身后,对视一眼,花春流先出手虚刺一下,待到那鬼婴扭着徐亮的头抵挡攻击的时候,我手中的青铜笔探出,刺中了鬼婴的尸体,这小东西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徐亮可是吓了一跳,未等他询问,我就把刚才的事情对徐亮说了一遍,刚才那声惨叫他也听到了,他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怪不得刚才我总感觉有人拽我呢。”

    误会解开,徐亮对我们更是钦佩,还说什么这次可是遇到高人了,与这两次事情相比,他原来那拉鬼投胎的事情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徐哥,这车子我们该怎么处理?”我问了徐亮一句。

    徐亮说只要换个水箱就可以了。这偏僻的县城公路半夜根本没有几辆车子经过,好不容易过来一亮车子,见到陌生人招手,人家也没有停下。

    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先去那边的村里面落脚,再想办法修车。徐亮趁着发动机还没有热的时候,开车走了三里路,又推了一里路,终于来到了那个小村子,我靠在车门上喘了几口气,盯着暗夜笼罩下的荒村发呆。

    车里的水刚才开车的时候都加进了水箱,推了一里地的车子,我们是又累又渴,徐亮招呼我:“秦伟,要不我们去村子里面找点东西吧。”

    我无力的翻了翻眼睛,摸出手机看了看,说现在都已经凌晨一点了,村民只怕早就睡觉了。

    徐亮挥手指着东南方向,一个离群独处的院落:“那家还没有关门,不如我们过去看看吧?顺便问一下车子的事情。”

    我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跟着徐亮走了过去。这院子门前栽了两棵松树,大黑院门矗立在眼前,怎么看我都觉得十分奇怪。

    开门的是个年纪大约八十岁的老爷子,手中拿着手电筒,脸色古板说话不苟言笑:“你们找谁?”

    徐亮说明来意的时候,我则是好奇的打量着老爷子,这人说话奇怪,而且就连这身上穿的衣服都让我感觉十分别扭,一身青色的衣服,上面是那种对襟褂子,只在腰身用黑线勾勒出一个圆弧,我好像从什么地方见过。

    “既然是这样,你们请进来吧。”老爷子那僵硬的脸颊露出笑容。

    我踏了一步,脑海中灵光闪现,这老头穿的是寿衣!(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