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皇后当自强第六十四章 谣言的力量

胡太贵嫔打量了一眼碗中的白水说道:“冷宫中连点茶都没了?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

还端起架子来了我不屑的看着她端架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儿观众少影响小有本事就到司马伦面前去端啊。

“太贵嫔你也知道这是冷宫要是什么都有那还叫冷宫吗?”我甜甜一笑然后对着胡太贵嫔说道:“至于长辈的问题嘛太贵嫔虽然是先皇的贵嫔但是消息一向灵通应该知道新皇将皇上尊为太上皇那我自然就是太上后了?”

我对着胡芳笑得更甜然后说道:“怎么新皇眼中的太上皇还是太贵嫔的晚辈吗?那不知新皇又该如何称呼太贵嫔呢?”

胡芳再一次忿然作色说道:“羊献容你倚仗的不过是孙秀和羊玄之我倒要看看等他们倒了你还能靠谁?难道靠那个傻瓜吗?”

“太贵嫔不要忘了那个傻瓜才是你丈夫的儿子就算你的情人再好他的儿子也不肯为你养老送终更不会把你和老齐王葬在一起。”我怒了你喜欢齐王司马攸是你的事你爱屋及乌的喜欢司马囧也是你的事毕竟你虽然孀居可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可你不该侮辱司马衷他是我老公侮辱他就是侮辱我。

“你!你……”胡芳手指颤指着我说不出话来。

我做怡然自得状气人的最高境界是自己越不气别人越生气。

“是啊”胡芳竟然也冷静下来说道:“我有人养老送终你呢?还是盼着自己的肚子争点气吧。”

胡芳不屑的瞥瞥我的肚子然后讽刺地说道:“不过娘娘就是有命生也未必有命养!”

什么意思?我眨眨眼不过这胡芳说话也太毒了吧。

我站起身来正准备下逐客令胡芳又说道:“你记住刘曜逃了这些债要从姓司马的人身上讨回来。”

什么!这又是什么意思?我拉住胡芳坚决要求她说清楚。

“好吧就告诉你也无妨刘曜失手杀人官府捉人目的就是为了除掉刘曜那是我们设下的计花了不少的工夫可是你轻轻巧巧的就将这些化解了。”

胡芳将我上上下下的打量说道:“司马衷可真是个傻子就由着你和那个胡人眉来眼去的被人戴了一次绿帽子不够还想来一次吗?”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无耻吗?”我愤怒地将那杯白水泼向胡芳什么出身将门什么先皇宠嫔骂起来来还不是泼妇一个?更何况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出轨的人明明心变了还要找些什么样的借口而胡芳竟然这样侮辱我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胡芳没料到我会动手光顾着愤怒竟然忘了其他的反应这就是养尊处优的坏处了。

“我什么我!”我也愤怒了比个头我是差点可是比嗓门我可不会输人“不要因为你将婚姻和爱情分开就以为天下的人都愿意和你一样来段婚外恋事实上我觉得如果将你和司马攸的暧昧根本不是恋只是偷情吧?”

说到这儿我仔细辨辨胡芳的脸色很好被我气得够呛再接再厉:“不要以为你对先皇没有感情对司马攸的就是爱了那不过是你的调剂而已是你的补充是你获得富贵之后填补寂寞的消遣也是为自己出轨寻找的借口你和司马攸认识在先若是真的心中有他为什么还会甘心当个贵嫔呢?”

胡芳张口欲言我打断她:“别告诉我因为皇命难违这不过是你的另一个借口而已说的多无奈好像天下人都欠了你一样你既然不惧死不惧皇上为什么单单会惧怕皇命呢?”

“你以为自己高尚纯洁蔑视富贵说白了不过是自我标榜而已。因为心中对司马攸有爱却被先皇破坏所以先皇对不住你而你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做个出墙宫妃其实一切都是借口不是吗?没有富贵和皇上的宠爱估计你会更痛苦司马攸一定是明白这一点才会对你冷淡而你竟然还自作多情的认为他是在保护你可笑真可笑!”多亏了酸菜的八卦恶补看看胡芳的反应我就知道自己成功打败了她。

我冷冷的盯着胡芳看她的脸色间红间白嘴唇颤抖最后目光散乱喃喃说道:“原来真的是我自误了是我自己误了自己吗?”

“娘娘别生气了。”扶容体贴地为我端来一杯温水。

看这落荒而逃的胡芳我心内没有兴奋而是有些忧虑胡芳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单单一个胡芳不可能做出那么多事是谁和她一起呢?难道真的是那个文学青年王爷司马囧吗?

司马尚和司马臧跑了进来司马尚扭扭捏捏地说道:“祖母后天是我的生日。”

我点点头“祖母我也想吃蛋糕。”司马尚面带羞涩的说道。

“蛋糕!?”我不确定地问道我没听错吧?

“是啊是啊。”司马臧附和非常直率地说道:“就是上次祖母过生日时祖父送的蛋糕啊宫里都传开了说是可好吃了。”

“好吃?”我不确定的问道没理由啊冬天吃冰块有什么好的真是透心凉啊。

“是啊。”司马臧肯定的点头司马尚在一边悄悄的吞咽了口水:“祖母扶容姐姐说的可好吃了。”

我瞪大眼睛再次确认一遍:“这话是扶容说的你们确定吗?”要是他们是听酸菜说的我还可以理解因为酸菜善于制造谣言。可是是扶容她可是诚实稳重的啊。

可是司马尚和司马臧不再说话乌黑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白皙漂亮的小脸蛋上全是哀求之色唉我只能无奈的败下阵来。

“好明日你就等着收礼物吧祖母会做许多许多的小的蛋糕让你们吃个够。”我笑嘻嘻地说道就当冬日吃刨冰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