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三国大头目》第三三五章 挖宝才是正经事

nbs;nbs;nbs;nbs;杨假司马淡淡说道:“叛军中的校尉不多,姓罗的很好找。只是这个杨军候,是大将军的亲兵军候?没有兼任别部司马?”

nbs;nbs;nbs;nbs;小絮絮弱弱地说道:“我忘了问……”

nbs;nbs;nbs;nbs;杨败笑道:“二将军亲兵军候兼任司马,也是缺少良将的无可奈何之举。大将军是叛军大头目,手底下的将领,想必要充裕一些。这个杨军候,应该经常在大将军身边,找出来也不困难。只不过,如今这么多叛军都堵在皖县,人多眼杂,要坑掉这两个人,还需要寻找一个好机会。这两人在叛军中也算是有数的头目,坑掉他们,想必对叛军本身也是一个打击。”

nbs;nbs;nbs;nbs;众人连连点头。

nbs;nbs;nbs;nbs;虽说如今形势一直按照陆康的预想在走,但毕竟叛军有玩家加入,整体声势不比朝廷弱,自己一伙人在叛军内部,能找机会坑一点叛军头头,那就是增加了一点优势。

nbs;nbs;nbs;nbs;气运加身的头目,在战场上可是能左右局势的存在。就算叛军新任头目,武艺也必定不如老的。不见二将军少了两个司马,心疼地差点就把杨败吊起来打了?

nbs;nbs;nbs;nbs;“仲疏你不是有司马印绶么,用印信能不能骗两人出来?”诸葛武出谋道。

nbs;nbs;nbs;nbs;杨败点头:“确实可以拿印信,用私下的理由,将人骗出皖县。”

nbs;nbs;nbs;nbs;“前提是先找对人哇,我们如今可是连人还不认识。我说各位大哥,如今我们已经来到霍山山脚,能不能把注意力放准在正事上面?”轩辕无情心中有一个执念,那就是挖出大宝藏。如今霍山各峰在望,顿时不淡定,出声打断众人,然后抬出他自己心中的大正事来。

nbs;nbs;nbs;nbs;“哥,我鄙视你,难道青柳姐姐的事,不是正事?”

nbs;nbs;nbs;nbs;轩辕无情连忙赔笑:“都是正事,但那个任务可是还呆在我们家里。”说着拍拍包裹:“藏宝图可是一直跟着我们,就等我们登上山峰,钻入洞中,拿出洛阳铲,就可以放手开挖,小妹我把洛阳铲让给你亲自动手肿么样?”

nbs;nbs;nbs;nbs;“果然挖宝才是正事。”小絮絮一想,果然如此,随后鄙视道:“哥,你那个烂锄头,谁稀罕啊。”

nbs;nbs;nbs;nbs;轩辕无情嘿嘿傻笑,嫌弃锄头不要紧,要紧的是,如今众人终于走上正道,向着狮回峰一路而去了。

nbs;nbs;nbs;nbs;狮回峰,是霍山东南一座山峰,比较险峻。如今众人也算是进入霍山山区,于是都下了马,牵马步行登山。

nbs;nbs;nbs;nbs;……

nbs;nbs;nbs;nbs;不说众人缓缓登山,寻找地图上标注的一处山洞。

nbs;nbs;nbs;nbs;此时众人身后远处,几个气喘吁吁的小兵,停下了脚步。要是杨败知道身后有这一伙人,必定能够判断出,这就是庐江上甲底子的兵。自幼攀山,耐力悠长,跟随这自己一群人的马匹,居然一路跟到了霍山山下。虽说自己等人有几匹老马,没有放开奔跑,但这份耐力,也是可见一端。

nbs;nbs;nbs;nbs;这几个小兵,目送杨败等人进入霍山,朝一座山峰而去。

nbs;nbs;nbs;nbs;“上霍山了?”这几个小兵互相一看。

nbs;nbs;nbs;nbs;“不太可能是来这里和人接头,反而更像是来游山玩水的?”一个小兵说道。

nbs;nbs;nbs;nbs;其中一个小兵,眼神闪烁,似乎想到了什么,吩咐其他兵:“你们就在这里闲玩,不要丢了这伙人的踪迹,我回去将情况先禀告校尉。”

nbs;nbs;nbs;nbs;“这有什么好禀告的?校尉只叫我们监视这伙人是否有通敌嫌疑,这游山玩水,能有什么嫌疑?”

nbs;nbs;nbs;nbs;“你知道什么,其中另有情况在内,我也懒得与你多说。让你在这里偷闲,你还不乐意了?”

nbs;nbs;nbs;nbs;“哪能不乐意?这不怕兄辛劳,白白回去一趟,又被校尉赶回来跟着监视他们?”

nbs;nbs;nbs;nbs;“我心里有数,等着好了。”

nbs;nbs;nbs;nbs;一伙人也乐得偷闲,就此分散开,就在山底玩了起来。山路就这么几条,不怕这伙人下山丢了行踪。

nbs;nbs;nbs;nbs;这个小兵,似乎是几人的头目,什长伍长什么的。此时顾不上喘息,回身朝皖县而去。没有直禀权的他,也只好去面见校尉,才能禀报。

nbs;nbs;nbs;nbs;……

nbs;nbs;nbs;nbs;皖县二师驻地。

nbs;nbs;nbs;nbs;此时二将军也已经在大帐内呆了半天时间。

nbs;nbs;nbs;nbs;他将舞姬赶出大帐,又将酒肉赐给参战立功的三个将领,独自一人却在内帐静坐。这半天时间,他也静下心了来。对大哥这种不体恤民生的枭雄之举,也渐渐看淡。

nbs;nbs;nbs;nbs;大哥是枭雄,他呆在大哥身后,却做不到熟视无睹。只得替大哥打下基业,自己再功成身退。

nbs;nbs;nbs;nbs;心中一浮起功成身退这个词,二将军又想起那个惫懒、『奸』猾、让他忍不住很想吊打一顿的假司马来。这个假司马看不起功成身退,想要太平身退。那自己就给大哥搏一个功成,再给这个混账货搏一个太平好了。

nbs;nbs;nbs;nbs;当然还有那个舞姬。

nbs;nbs;nbs;nbs;二将军将心事完全放下,淡淡开口:“来人。”

nbs;nbs;nbs;nbs;一个亲兵转入大帐:“将军。”

nbs;nbs;nbs;nbs;“那个舞姬呢?”

nbs;nbs;nbs;nbs;“禀将军,小的不知。”亲兵换班,此人确实没有见到舞姬行踪。

nbs;nbs;nbs;nbs;“嗯?”二将军愣了愣,当时他心中有事,发了顿脾气,把舞姬赶出去,让她住亲兵营帐里。此时想来不妥,要将人唤回来。结果人却不在?

nbs;nbs;nbs;nbs;“没有在你们营帐?”二将军问道。

nbs;nbs;nbs;nbs;亲兵呆了呆,赔笑道:“二将军的舞姬,怎么可能钻小人们的营帐?就算来了,小人们也不敢留啊。”

nbs;nbs;nbs;nbs;“那假司马可在?”

nbs;nbs;nbs;nbs;“假司马带着他的人,出去郊游去了。”这个事亲兵倒是知道。

nbs;nbs;nbs;nbs;这个混账货,吃饱喝足就去郊游,真是快活!

nbs;nbs;nbs;nbs;二将军黑着个脸想着,舞姬既然不在亲兵营帐,假司马不在,她也不太可能『乱』闯假司马营帐。

nbs;nbs;nbs;nbs;此时想必是已经回到大将军那里去了。

nbs;nbs;nbs;nbs;想到这里,轻轻叹了口气。

nbs;nbs;nbs;nbs;这个舞姬,他确实有些心动。

nbs;nbs;nbs;nbs;当时觉得大将军得此舞姬,必是强行占有。这种做法才让他心里有了些情绪在里面。大将军的事,他已经看淡,这个舞姬无辜可怜,似乎也有些喜欢自己?倒是可以留下来。

nbs;nbs;nbs;nbs;她的家人,想必也不会从大将军手里得到什么补偿。人在自己这里,那就由自己出一份钱,算作娶妾的聘礼好了。

nbs;nbs;nbs;nbs;如此美貌的舞姬,放在外面价值万贯,自己的礼不能轻。

nbs;nbs;nbs;nbs;只是没想到,自己发脾气一顿骂,就把人气走了。

nbs;nbs;nbs;nbs;自己节省了一大笔钱,为何反而心头有了些失落空『荡』?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