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淑女本色,鬼王的新妃》第一百八十一章 曜王陛下的手下给收去了,说是阁主您同意的。

雪颜接到消息,即刻赶到青云阁门前,当她赶到青云阁门前时,被门前的阵仗有点吓到了。

青云阁最前头是一辆马车,驾车的人是石平,坐在车里的人,当然就是秦夙了。

除了秦夙之外,还有皇帝身边的一名太监,那名太监手里拿着一个明黄色的卷轴,想必那就是所谓的圣旨了刀。

而且,在青云阁的四周还围了上百名官兵,这阵仗,不像是保护秦夙的,倒像是来拆青云阁的。

太缺德了,秦夙居然搬了大周国皇帝的名号过来了青云阁恍。

如果只是秦夙等人还好,她直接命人拿了扫帚、拖把等物,就可以将他们赶走,再加上青云阁的机关重重,其他人想进来也难。

但是,来了这么多人就不一样了,这皇帝摆明是想威逼他应了这圣旨。

她雪颜向来是明哲保身。

宣旨的太监,之前虽然见过雪颜,可那时雪颜易了容,从凌云峰上救上来时,雪颜的脸也被泥污沾染,看不清本来面目,所以,那太监现在并不识得雪颜。

“阁主好!”太监对雪颜倒是很客气,毕竟,青云阁在江湖上也是有地位的,看着雪颜的容颜,太监眯眼赞道:“没想到,青云阁阁主竟然是这么漂亮的大美人。”

“公公夸奖了。”

那名太监直接将手里的卷轴交给了雪颜。

“阁主,奴才就不宣旨了,这圣旨,奴才直接交给您。”太监客气的说:“曜王陛下在大周国期间,就麻烦阁主照顾了!”

“这是应该的。”雪颜干笑了两声点头。

实际,她极想将这圣旨直接给扔了,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扔,还要赔着笑脸,谁叫她现在只是一相臣民呢?再傲也傲不过君主呀!

将圣旨交给了雪颜,那名太监直接回到了马车边,对马车内的人恭敬的行了一礼:“曜王陛下,圣旨奴才已经交给了阁主,这些日子,就委屈陛下住在青云阁了。”

委屈?

雪颜瞠大了双眼,委屈的是她好吗?现在居然说他委屈。

“嗯,孤王知道了。”秦夙低低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

“那奴才告退了!”太监低头向秦夙又行了一礼,然后便带着众官兵离开了,但是,还剩下秦国的侍卫。

秦夙自马车里出来,当着众人的面,秦夙面无表情的道:“在孤王住在青云阁的这段时间里,就麻烦阁主了!”

如果不是因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雪颜恨不得将他给轰走,可惜

“曜王陛下客气了,曜王陛下要住在青云阁里,这是我青云阁的荣幸。”她嘴里只能说着违心的话。

因为秦夙的身上有伤,不得不由石平和王明两个一人一边的抬着他进了阁内。

秦夙进了青云阁之后,直接挑了离雪颜较近的一个房间,就这样住下了。

雪颜咬牙切齿的看着秦夙进了房间。

忽地,又有人来报。

“阁主!”

“又有什么事了?”雪颜气恼的有些气急败坏的道。

那名手下吓的身子抖了一下:“这里有您一封信!”

信的一角用红色的墨汁染了,看到这信,雪颜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便嘱咐了手下:“我要出去一趟,你们就留在这里看着,除了曜王住的那个房间之外,不许其他人到其他地方去。”

“是!”

雪颜按照信上的指示,到了一家隐蔽的茶楼,在那处茶楼的角落里,太子周季已经在那里等着她。

她直接在周季的对面坐了下来,周季如往常般,倒了一杯茶递给雪颜。

“太子殿下,这个时候您应该在陛下身边侍候的吧?怎么有时间见我?”雪颜接过茶杯,嗅了一下,然后才将茶喝了下去。

“听说,曜王住进了青云阁。”周季淡淡的问了一句。

雪颜勾唇一笑:“太子殿下的消息倒挺快。”

“你不会是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吧?”

雪颜垂眸冷笑:“太子

n殿下,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不需要太子殿下提醒我,倒是太子殿下”

说话时,雪颜眯眼睨着周季。

“本宫,本宫怎么了?”周季一脸无辜。

“听说,两天前,我与曜王陛下同时坠崖,被人收买刺杀我们的凶手,全部都自杀死在了牢里,是吗?”

“本宫也听说了。”周季点头,他一脸严肃的道:“这件事,本宫已经查过了,是太子妃一时糊涂,因为治儿事情,牵怒于你,所以,就买通了人欲杀你,今天,本宫来见你,也是为了这件事。”

“除了这件事,太子殿下没有别的事要说吗?”

“本宫也是特地过来看看你,既然你没事,本宫就放心了。”周季叹了口气道:“太子妃犯了这种事,也是本宫的疏忽,本宫一定会给曜王陛下和你一个交待。”

雪颜冷笑着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突然茶楼外有一人,急匆匆的奔到了周季的身边,在周季的耳边说了句什么。

听到那话,周季的脸色大变。

“你说什么?北关的粮仓失火?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粮草失火,北关的粮仓又是整个都城最大的粮仓,现在刚刚秋收完毕,粮食入了仓,这个时候发生火灾,而且,如今天干物燥,火势一发不可收拾。

而那个粮仓,就是由周季负责。

周季说完,才发现坐在他对面的雪颜始终纹丝不动的坐在那里,嘴角挂着悠然的笔容。

周季的瞳孔骤然收紧:“是你,是你让人纵的火!”

怪不得从刚刚开始,雪颜就是一副淡然的表情,似乎早已胸有成竹。

雪颜不慌不忙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太子妃要刺杀我是真,可是,当时那种情况下,太子妃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时候皇上会解禁凌云峰,又恰好赶到凌云峰对我下手,但是,他们刺杀的时候,却又只射秦夙,太子殿下说这是为什么?”雪颜微笑的问向周季。

周季的嘴角微抽了一下。

“看来,你已经知道真相了。”

雪颜微笑的勾唇:“我说过,我的底线就是秦夙,既然太子殿下您将我的话当作耳旁风,我就不得不继续提醒太子殿下了。”

“好,你很好!”周季恼的咬牙切齿。

“要是我的话,就该赶紧去现场看看,看看有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要是危险没有提前发现的话,那就不好了!”雪颜无辜的笑着冲他眨了眨眼。

周季心底里的怒火更盛。

如果雪颜这样说的话,说明她不止干了放火这件事,还做了其他的事。

想罢,周季也来不及再与雪颜辩驳些什么,赶紧起了身,准备往火灾现场而去。

雪颜望着周季慌张离开的背影,不禁冷冷一笑。

她早就提醒过他的,等周季走了一会儿,雪颜也缓缓起身。

刚出门,零便落在她身侧:“主子,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嗯,好,我们回青云阁。”

“是!”

这下子,周季够忙一阵子了。

而出了茶楼不远的周季,并没有直接赶往火灾现场,半道上,周季突然停了下来。

周季的心腹随从立马跑到了周季的马车边上。

“太子殿上,怎么停下来了?”

周季的脸上写满了阴郁。

“本宫要先去一个地方。”

“去一个地方?难道您不去北关粮仓了吗?”随从纳闷的问了一句。

周季眸底燃着两簇火焰:“即使现在去,也救不了粮仓,只能看着粮仓一点点的化为灰烬而已。”

现在天这样燥,火势根本就救不下来的。

“那您要去哪里?”

“现在秦夙住进了青云阁,想必客栈那里守卫松懈。”周季阴险的说道,眸底闪烁着邪戾的光芒。;

;

杀不了秦夙,得不到秦国,他就永远完成不了得到天下的夙愿。

既然雪颜这样护着秦夙,他也不得不使点手段了。

一个人如果有了恨,还会一直护着那个人吗?

见完了周季,雪颜直接回了青云阁,才刚到青云阁门前,便看到有人在青云阁门前叫嚣。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这可是当朝七公主殿下,你们居然敢拦公主殿下。”

“就是,我们七公主殿下,可是皇上最疼爱的公主,你们还不赶紧让开。”

看到青云阁门前的那几人,雪颜便有点头疼了。

这就是烦人的地方了,将秦夙放进来,就铁定要招惹这些事情。

这个周敏也是,在凌云峰上闹了那样大的一个丑闻,她还敢跑来找秦夙。

不过,那件事没有传出去就是了。

雪颜不慌不忙的走上前去。

青云阁的守卫看到雪颜,立刻恭敬的向她行礼:“能见阁主!”

听到众人向雪颜唤阁主,周敏这才转身,一眼便看到了雪颜。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雪颜微笑的问了一句。

“回阁主,是七公主殿下要进青云阁。”

“嗯,我知道了,你们做的很好,都退下吧!”雪颜下巴努了努示意。

“是!”守卫们纷纷退到了阁内,只留下雪颜一人。

周敏上下打量着雪颜,眼前的雪颜,肤若凝脂,面似桃花,一双盈盈水眸含着两颗黑珍珠似的眼珠,唇似樱桃,虽未点胭脂,却是丽质天成。

这是一个让人嫉妒的美丽面容,刚看了雪颜一眼,周敏的一双眼睛便似要冒出火来。

“你就是青云阁阁主?”周敏的眼睛如刀子般剜过雪颜的脸,恨不得现在手上有两把刀子,将雪颜的脸划破,毁了他的倾国倾城貌。

“正是!”雪颜微笑的点头。

望着雪颜的那双眼睛,周敏觉得有几分熟悉,而且,雪颜的声音,也似在哪里听过。

不过,雪颜的这张脸极有杀伤力,如果她见过的话,不可能会不知道。

“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本宫的身份!”周敏正色的说。

“七公主殿下,刚才,您手下的人已经说了。”

“既然你已经知晓,那本宫就放心了!”说罢,周敏起身便要朝青云阁走来,还未进去,突然一只手臂挡在了周敏的面前,周敏微恼的瞪向雪颜:“阁主这是什么意思?”

雪颜不慌不忙的道:“青云阁向来不欢迎外人,即使您是当今的七公主殿下也一样。”

“难道你就不怕本宫的身份?”周敏眯眼。

“七公主殿下觉得呢?”雪颜毫无畏惧的与周敏对视。

对上雪颜的双眼,周敏觉得雪颜的那双眼睛越来越熟悉,却又一时记不起来。

于是,周敏疑惑的盯住她的眼睛:“我们两个以前是不是见过?”

雪颜勾唇笑了,笑容足以魅惑众生,吐出的字,却是字字透着冷厉:“七公主殿下,凌云峰上窗外的风景如何?”

凌云峰上窗外的风景。

这句话,骤然让周敏想到一幕,那是让她极为羞辱的一幕,一直让她不想再想起,可是那时她是被雪颜挂在凌云峰窗外的。

周敏想起那日雪颜的眼睛,再望着眼前雪颜的眼睛,两双眼睛竟然重合。

然后,周敏便看到雪颜一字一顿的道:“七公主殿下,忘了介绍我自己,民女姓雪!”

姓雪

周敏的双眼骤然瞠大,不敢置信的指着雪颜的脸:“雪,居居然是你!”

雪颜又笑了:“没错,七公主殿下果然记性好,一下子就想起民女了,不过,七公主殿下还没有回答我的话,不知七公主殿下觉得凌云峰上窗外的风景如何?”

一想到凌云峰上窗外的风景,她至今仍心惊胆颤

,半夜还做噩梦自己被挂在悬崖之上。

“怎怎么是你?你你怎么就是青云阁的阁主?”

“七公主殿下,如果您还想进我青云阁欣赏一下我青云阁窗外风景的话,我倒是乐意请七公主殿下进阁!”雪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个动作,直接吓的周敏迅速倒退了一步。

别开玩笑了,要她再挂在窗外,她可不是个傻子。

“本宫本宫突然记得,本宫还有事!”周敏后退了两步,腿软的抓住了两名宫女的手臂,才能勉强站稳:“来人哪,扶本宫回宫。”

“是!”

看着周敏仓惶逃离的背影,雪颜挑了挑眉。

这个周敏,还真不经吓,只是稍稍吓她一下,她就这样了。

看了看三楼的方向,雪颜的眸光微沉,转身进了阁。

雪颜回到青云阁,直接上了三楼,才刚上了三楼,每两步便是一名秦国侍卫,看的雪颜直皱眉。

直到她回到了房间,雪冰立马扑了上来。

“雪颜,你总算回来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都是那些秦国的侍卫,因为秦夙最讨厌桂花糕,所以,青云阁里不准出现桂花糕,我刚刚正在吃,被秦夙给撞见了,他直接让人把桂花糕全部都扔出去了!”雪冰说话的时候,话里充满了愤慨之气。

夺食之仇,不共戴天啊。

雪颜总算知道雪冰为什么生气了。

回想起来,秦夙确实是讨厌吃桂花糕的,当年在华南国的时候,他的那一打禁忌里面,就是有这一条。

不过是被秦夙扔了些桂花糕而已,雪颜立马抚摸她的豹毛安慰道:“有我在,一定会让你吃到桂花糕的。”

“那好吧。”雪冰心情这才好了。

很快,雪颜就发现,桂花糕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雪颜忽然想吃烧鸡,于是,就让人去街头一家店里买来,可是,雪颜让人买了整整半个时辰,却还没有送到。

“来人哪。”雪颜朝门外唤了一声。

之前雪颜派出去的人进来了:“不知阁主有何吩咐。”

“我让你出去给我买烧鸡的,你回来了,怎么我的烧鸡没有回来?”雪颜有些不大高兴了。

“回阁主,属下买回来了,可是,曜王陛下的手下给收去了,说是阁主您同意的。”那人如实回答说。

雪颜一下子怒的站了起来:“你刚刚说什么?让曜王的手下给收去了?我什么时候同意他们收的?”

“他们说这是曜王陛下的习惯,您是知道的。”

又是秦夙,怎么又是他?

好景不长,厨房里的下人也跑到了门外。

“阁主。”

“又怎么了?”雪颜不悦的向门外看去。

“是曜王陛下的人,刚刚来到厨房,说是曜王陛下不爱吃桂鱼,您最爱吃的松鼠桂鱼不能做了。”厨房的下人恭敬的道。

什么?

“又不是给他吃的,有什么不能做的?”雪颜火大的冲口道。

“来人说,曜王陛下说了,做松鼠桂鱼的话,桂鱼的味道会冲在厨房里,被厨子的手沾到,也会串味,所以,厨房里禁止出现桂鱼!”厨房的下人又说:“而且,菜全部要以淡为主,不准放辣椒,不准放醋,也不准放糖!”

“”雪颜再一次想到华南国时秦夙的那些混蛋要求,此时竟历历在目,她就知道,不该放秦夙这个祸害进青云阁的。

这边的打击还没完,又有人跑到了门前。

“阁主,不好了,您种的那些花,全部被人扔到垃圾堆里去了,说是曜王陛下的窗子不能见到植物!”

“”这秦夙也太过分了,孰可忍孰不可忍!

雪颜终于忍不了了,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在房间里踱步好一会儿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出了门,往秦夙的房

间走去。

秦夙的门外有两名守卫拦住了雪颜。

“你不能进去!”

这青云阁是她的地盘,还有她不能进去的地方?这火窝大了。

“让开,别让我动手。”雪颜冷冷的看着那两名守卫。

“恕难从命!”两名守卫顽固的拦住她。

雪颜从鼻中嗤哼一声,刚要动手,却只里面传出了一阵声音:“让她进来。”

秦夙的话一出,没有人再敢拦雪颜。

雪颜咬紧了牙关,还是从外面进了来,刚进去,便看到坐在书桌后,身上绑着纱布还在看奏折的秦夙。

看到这一幕,雪颜皱眉,他都伤成这样了,还办公。

好一会儿没有听到她开口,秦夙便抬头,目光冷淡的望着她:“有事吗?”题外话吼吼,明天继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