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穿越万界之神通无敌第二百零七章:毁灭之主

“想要离开?呵呵,问过我没有?”叶云逸冷笑着,手指一点,那打开的时空虫洞,瞬间便闭合了,刚刚踏入半个身子的被夺舍的孙悟空,被虫洞给挤了出来,终究是没能离开。

此刻,他心中胆寒,充满了无尽的恐惧,灵魂在颤栗,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结果。

他积蓄着力量,准备着后手,就算时机不对也能让灵魂逃脱,降临异世,夺舍重生,从头再来。

就在他准备一切的时候,叶云逸面带着微笑,望着被夺舍的孙悟空,缓缓说道:“怎么,打完了就想走,是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你的回合完了,我的还没有开始呢。”

“可不能就这么直接教训你,毕竟这是悟空的身体,打坏了,还得重新修复,有点麻烦!”

“嗯,现在这样好多了!”

叶云逸随手一指,孙空悟的身体和那个青年的灵魂,分离开来。

孙空悟又重新恢复了过来。

当重新恢复后,孙空悟看着那个青年的灵魂,手上聚集着能量,就要激射出去。

却被叶云逸拦下了,说道:“悟空,现在是属于师傅的战斗,你莫要插手。”

“经历今日一战,不知你可否有所体会?”

“你的修行成果是不错,但是,面对真正的强者,却犹如蝼蚁一般,让人肆意碾压!”

“你呀,头脑太过简单,这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手段太过单一,只懂得使用蛮力。”

“师傅,传授你那么多东西,若是知道变通,灵活使用,便是他再强大,只要你懂得运用技巧,有何至于如此惨败,纵是不能战胜,也能与之周旋,而不会被吞噬灵魂,夺去身体。”

叶云逸说着,便将孙悟空束缚,送到了屏障里,“这一战希望你都能有所参悟,变得更强,在广袤的宇宙中,强者如瀚海横沙,过江之鲫,数之不尽,踏临诸天,游历万界,希望在其他世界,也能让师傅看到你的身影!”

被送进屏障后,孙空悟便被满面泪痕的琪琪,紧紧的抱住了,经历过大喜大悲的琪琪,害怕孙悟空会再度离开她。

“那么接下来,便是让你尝试一下我的手段了!”叶云逸看着那青年的灵魂,灵犀一指,那青年如遭重击,灵魂颤抖不已,仿佛跌落到那九幽黄泉之内,承受着无尽的苦痛与折磨。

“既然你那么喜欢黄泉地狱的术法,那么就好好享受一下这十八层地狱的刀山火海,油锅滚炸,拔舌抽肠……的炼狱之苦吧!”叶云逸冷笑着。

那青年灵魂停在原地未动,却是表情狰狞,身体扭曲,不断的挣扎,嘶吼着。

他只不过是陷入了叶云逸制造的幻境之中,但这幻境,却似幻却真,所有的感知,都是真实存在的,是直接作用在灵魂之上的苦痛。

“啊杀了我,快杀了我……”那青年痛苦的请求着,十八层炼狱之苦,他只不过才走到第十层,便再也承受不住了。

“呵呵,这点痛苦就承受不住了?”叶云逸轻笑着,对着他充满了不屑,“就你这点能耐,还想踏临诸天,征服万界,成就无上至尊之位?”

“杀了我,快杀了我……求,求求你了……”青年不断的哀求着。

“杀了你?不,不,不,怎么可以让你如此轻松的解脱呢?”

“折磨,毁灭,破坏,杀戮,血腥,掠夺……不都是你喜欢的吗?”

“你说我是该叫你骆峰呢,还是毁灭之主呢?哦,对了你的名字和我死党的名字很像啊!”

“就你这般能耐?连这些苦痛都承受不了,还想当万界主宰,难道你不知道那些主宰者,会经历多严酷,残忍的生死磨练,历经千灾万劫,才能登临至尊吗?呵呵……”叶云逸冷笑着。

“哦,当然了,还有其他的可能,便像我一样,一开始就是无敌的!不过这万界之中也只有我了!”

叶云逸很随意的说着,似乎是在讲述着一个很平淡的事情。

“原来如此,哈哈,原来如此,你便是那万界主宰,啊哈哈,哈哈,我败的,不冤”青年在无尽的痛苦中,大笑着。

骆峰,青年的名字,是一个被命运捉弄的人,一段很狗血的剧情。

山村出生的他,披荆斩棘,考上了魔都的大学,并且交了一个温柔,漂亮的女友。

毕业后,在一家五百强企业上班。

事业爱情,双丰收,山沟沟里飞出了金凤凰,就在他顺风顺水,人生得意的时候,女朋友突然就离他而去,不知所踪,厄难,悲剧开始降临。

骆峰,被公司莫名的开除,同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老家的父亲,在山里采药时的不慎跌落而丧生。

就要回家给父亲办理丧事时,在失魂落魄的状态下,撞到了一个纨绔子弟的豪车,需要赔几十万才肯放他离开,不然就打断他的四肢。

可他只是一个刚刚打工的人,怎么能够拿出几十万?

只能承受被打断四肢的痛苦。

就在他承受伤害,即将昏迷时,是一个穿着性感,打扮妖艳的女子,救了他,将他送到了医院。

朦胧中,他隐约看到,救他的女子,便是他的离奇消失的女朋友。

因为被打残住院,未能回家给父亲奔丧,母亲手里有没有钱办丧事,只能去借,而村里最有钱的自然是村长家了。

而村长借给她钱的条件就是,母亲必须陪他睡觉。骆峰的母亲,虽然是山村农妇,四十岁的年纪,却仍有几分姿色,当年也是山里一枝花。

曾被村长追求过,最终却嫁给了骆峰的父亲。

村长心中便一直惦念,知道骆峰父亲去世,便动了邪念,以借钱为要挟。

只是村长无礼的要求被拒绝了。

家中只有一个弱女子,又是刚死了男人,正是虚弱无防备的时候,便被村长趁虚而入,想要永强。

骆峰母亲抵死反抗,却最终仍遭凌辱,不堪名节被毁,抱着骆峰父亲坠崖而亡。

骆峰受伤,不敢跟家里打电话,而母亲受辱亦不愿联系骆峰,坠崖而去。

当骆峰伤好之后,回道家中,屋檐冷落,布满蛛网灰尘,而双亲早已不在。

骆峰悲痛难抑,从村里人的口中隐隐听到了一些风声,心思大变,开始调查,密谋着!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