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无限之血统第二百五十九章 日常

第二天醒来,浅悠凉感受到有东西在轻抚自己鼻子,睁开眼一看就发现是卡夏正在用她的红色头发在撩他的鼻子。

“哎哟,我的小情人已经醒了啊。”卡夏看到浅悠凉醒后就娇笑道,听到卡夏的话浅悠凉才想起了昨晚的疯狂,感受到怀中那柔软的感觉,浅悠凉下面可耻的硬了。

“额。。。醒了,昨晚对不起。”感觉到自己身体变化的浅悠凉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对卡夏说道。

“没关系,我们亚马逊很开放的,对于男女之事看得非常的平淡,时间不早了,该起来了。”卡夏也感觉到浅悠凉的变化,但她直接从被子中走了出来,将她那完美的**裸露在浅悠凉眼中。

“哈哈。。”浅悠凉干笑一声。

在整理一番衣服之后,浅悠凉和卡夏就离开了浅悠凉的屋子,前往阿卡拉的帐篷去,因为昨晚是卡夏的第一次,所以卡夏的走路姿势有一些别扭,但好在路上的那些平民与职业者都尊敬的对浅悠凉问好没有发现这些,而浅悠凉也礼貌的回应,花了十多分钟,浅悠凉和卡夏终于去到了阿卡拉的帐篷。

进到帐篷中浅悠凉就发现所有的人已经聚集在阿卡拉帐篷里面商量事情,他们一看到浅悠凉和卡夏进来和卡夏那诡异的走路姿势就,他们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浅悠凉和卡夏,让浅悠凉尴尬不已,而卡夏则无视他们的眼神。大大咧咧的坐在阿卡拉旁边。

“好了,大家接下来,谈谈关于怎么对付巴尔的事情吧。”阿卡拉淡淡的说道。

“还用想,直接杀过去就是了!”对巴尔非常仇恨的野蛮人迈克就大声的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虽然迈克的提议很鲁莽,但这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个办法,现在巴尔在地狱熔炉那里不出来,我们也没什么办法。”凯恩摸着胡子说道。

“那么这段时间,就快点去准备一些必要的东西,之后我就会去呼叫泰瑞尔大人。让他来帮忙将我们这些人传送到地狱。”阿卡拉说道。

“泰瑞尔吗?唯一一个愿意帮助人类的天使?”听到阿卡拉的话。浅悠凉就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

“好了,都各自回去干自己的事情吧,浅,这是巴尔的资料。你去看一看吧。你是唯一一个能对付巴尔的人。我希望你看一下,好为以后对付巴尔做准备。”阿卡拉最后说道,说完她就拿起一本标记着巴尔魔法书丢给浅悠凉。

“恩。我会的,阿卡拉大人。”浅悠凉接过书后就说道。

在接过阿卡拉的书后,对其他人告别一声后,浅悠凉也离开了,卡夏也跟了上去。

----------------------------------------------------------我-是-分-割-线-----------------------------------------------------

拿着书的浅悠凉离开了阿卡拉帐篷之后,发现卡夏也跟了出来就疑惑的说道:“卡夏,你跟着我干嘛?”

“废话,当然是去喝酒啦。”卡夏大大咧咧说道。

就这样浅悠凉和卡夏去了阿卡拉帐篷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又回到了浅悠凉的屋子中。浅悠凉在认真地看着阿卡拉所给的书,而卡夏则毫不廉耻的以女主人的身份将浅悠凉屋子中的所有酒找出来喝,让浅悠凉非常的无语,心想自己是不是昨晚做错了事情,居然会和卡夏这家伙发生超友谊关系。

很快浅悠凉就不理卡夏,认真的阅读关于巴尔的资料,翻到第一页,一只怪兽就出现在浅悠凉的眼中,这是一个上半身像人类,下半身是蜘蛛的腿,背后有大量的触须在漂浮,样子看上去非常猥琐的恶魔,这就是巴尔,毁灭之王。

巴尔他的全名叫 torbaalos,简称 baal。巴尔的终极目的看似很简单,就是毁灭,把一切都摧毁成粉末。因此他十分喜欢战争,尤其是和天堂之间无止境的战斗,可以让他尽情地破坏。

读到这里,也许你会认为巴尔就像是一只头脑简单、大肆破坏的野兽,可是,你错了。他十分阴险狡诈,从他对亚瑞特山的侵略,就可以看出巴尔运用战术和欺诈的能力。

巴尔在地狱中的领土,是充满着狂暴和毁灭的疆域。恶魔们在里面像破坏狂那样,肆无忌惮地进行着永无休止的毁灭。

在巴尔的毁灭疆域的中心,坐落着hellfe,地狱熔炉——打造地狱的神兵利器们的地方,同时也是地狱里为数不多的人类到过的地方。

很久以前,巴尔曾被古赫拉迪姆人制服并封存于一块黄色灵魂石中,由于灵魂石的意外裂开,使得巴尔出逃的机会大增。为了阻止它冲破封印,一位名为名叫塔拉夏的赫拉迪姆英雄勇敢地站出来,将这块灵石置入自己的心中,希望依靠自己的灵魂将巴尔困住。人们将塔尔.拉什同嵌在他心脏中的这块灵石一起,埋入鲁.高因城附近的沙漠深处。

看完这些资料,心中同时想起了在暗黑2中,玩家的主要任务便是找寻塔拉夏之墓,阻止迪亚波罗解救巴尔。但暗黑2的结局中,巴尔入侵了野蛮人的圣地—亚瑞特之巅,污染了创造庇护所世界(人类世界)的世界之石。野蛮人随之国破家亡,流离失所,这也是为什么在阿卡拉的帐篷里迈克那么憎恨巴尔的原因。

“我说浅,你看那么久的书不闷的吗?”就在浅悠凉看书看到一半的时候,在旁边喝的醉醺醺的卡夏忽然走到浅悠凉背后抱着浅悠凉,脑袋搭在浅悠凉的肩膀上说道。

“我说卡夏,你能不能别每次都喝得那么醉。”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酒气,浅悠凉非常的无语,转头一看,发现卡夏已经在自己肩膀上呼呼大睡,让浅悠凉满头黑线,只能讲书本合上,将卡夏抱到床上,吻了她额头一下后就让她睡觉,而自己则继续看书,浅悠凉不知道的是在他将卡夏放到床上离开的时候,卡夏原本紧闭的眼睛猛地睁开,看浅悠凉的眼神变得异常的温柔。

在将卡夏放到床上后,浅悠凉继续看着介绍巴尔的书籍,就这样浅悠凉就看了一整晚的书。

第二天一早,太阳缓缓的升起,用它温暖的光芒照耀着大地,刺眼的阳光也将一夜都是紧张与期待心情充斥心中的卡夏叫醒,发现还是自己一个人在床上,卡夏松了一口气,但心中也有一丝丝失落,她就起床,走到楼下就发现,浅悠凉一个人抱着书本在摇椅上睡觉,心中就泛起了一丝温暖,轻手轻脚的走到浅悠凉面前看着这个年龄比自己小很多的青年,当然她是不知道浅悠凉的实际年龄都快是她的一倍。

原本闭上眼睛的浅悠凉猛地睁开双眼,因为他发现自己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但一睁眼看到盯着自己的是卡夏,他全身紧绷的肌肉就放松下来。

“这么早就起床啊,卡夏,原本还以为你要睡到很晚。”浅悠凉将怀中的书籍丢开后就对着卡夏说道。

“我又不是猪,睡那么晚干嘛。”卡夏不屑的说道。

“嘟!嘟!”就在这时,就有人在敲门,打断了浅悠凉与卡夏的对话。(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