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大数据修仙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昆仑执掌

不过现在,高强是真的火了,狄爱心因为比较跳脱,熬不过洛华的考较期,所以自己走了,但是他走的时候,都是很坦然的,冯君都没有拦着——人家不欠洛华什么。

反而是高强比较能理解他的心态——年轻人嘛,有点心浮气躁不是很正常吗?

高强不认为冯君的态度是错误的,法不轻传是必须的,接受传承的人肯定要接受考验。

而狄爱心也没有错,人家天赋异禀有那个资本——虽然他也很可惜,爱心太急于求成了。

高强一直都没把狄爱心当做外人,当然,他也不会跟冯君说,我觉得这个孩子还能挽救一下——他只是打算如果将来自己条件许可了,看看能不能帮一帮他。

这个时候,他出离愤怒了,看着吕不凡,他淡淡地发话,“我不理你,只是你不配,而且我担心自己收不住手,会弄死你,现在看来……没必要担心了。”

听到他的话,吕不凡先是一愣,然后后退两步,晃一晃脖子,摆出一个格斗的姿势,微微颔一下首,“来吧。”

高强也不含糊,没有任何的表示,直接前出一步,脚踏中宫,就是一记直拳,简直就是视对方如无物,非常地耿直。

他知道对手的分量,但是吕不凡不知道他的分量不是?见他这么张狂,少不得微微一让,抬手去磕他的胳膊,这只是一个试探的动作,不过也可以随时化虚为实。

高强打得却是极为不讲理,眼见对方抬手格挡,脚用力一蹬地面,身体再次加速,同时微微一侧,就要用膀子去撞对方的胸膛。

他这么出手,确实是来势汹汹,但是同时,也导致他浑身上下都是破绽。

吕不凡不明对方实力,还是选择了退让,因为刚才的那一记格挡,他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难缠,所以先采用保守打法。

但就这一记,下面已经响起了嘘声。

今天是决赛,看热闹的人不少,足有万人以上,其中行家也不少,按说吕不凡的保守应对,不失为明智之举,并不算错误,但是谁让他在此之前,表现得太狂妄了呢?

对手浑身都是破绽,你丫居然不敢反击,就这也敢称是高手?

但是吕不凡不为所动,他的性情虽然急躁,可一旦进场,就会下意识地提醒自己冷静,撇掉那些不必要的情绪,只要能赢,其他的并不重要。

多次试探、防守反击、拖垮对手这些,真的是很正常的战略。

一波攻击过后,高强定一定神,活动两下身子,慢悠悠地走到对方近前,在对方尝试拉开距离的时候,又发起了简单粗暴的攻击。

如是者三,吕不凡依旧采用保守应对,周边的嘘声也越来越大。

第四次,他终于憋不住了,抓住了高强的一个破绽,半真半假地抬手一击,不过他心里已经有了算计,如果对方没有那么老辣的话,他不但要化虚为实,还要发起连串攻击。

而高强的反应,还真的很出乎他的意料,竟然被他的崩劲击得身子一侧,露出了更大的空档。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吕不凡的脚往前一探,挡住对方的胳膊,重重地向对手肋下击去。

这一击得手的话,打得骨折应该差不多——如果对方不使用符箓的话。

然而,他还真的得手了,但是下一瞬间,他就发现自己的手臂被对方锁住了,紧接着,太阳穴上吃了狠狠的一记,虽然有另一只手臂护着,但也难免一懵。

再然后,高强直接一个锁喉,就将他的颈部锁死,在他没命挣扎的时候,很想直接就扭断他的脖子。

“别杀人!”唐王孙没命地大叫一声,这可是首届龙门大会,而且茅山还是主办方,万一有人死了,就算洛华扛得住,也难免是个遗憾。

高强其实是卖了个破绽,主动吃对方一拳,也要用军中格斗术制服对手——简而言之,他是有杀人打算的,要不然为啥吃那一拳?

吕不凡这一拳真的很重,不过高强是用丸药淬过体的,又会运用内气护体,防御能力比一般人强得多,不过就算这样,这一拳也打得他隐隐作痛,感觉有骨裂的可能。

吃一击之后占了先手,后面的操作也就不用说,听到唐王孙出声,高强放弃了扭脖子,咔咔两声,扭断了对方的双臂,又抬起一脚,踹向对方的右腿。

“脚下留情!”一个声音蓦地响起,有若洪钟大吕一般,声音并不是很高,却异常雄浑。

高强却是不管不顾,脚下没有任何的迟缓,反而有加速的嫌疑。

咔的一声闷响,这一脚上去,对方的腿骨绝对骨折了,只不过他的肌肉实在太结实了,骨头茬子没有刺出皮肤。

“好胆!”那个声音又是一声厉喝,“竟然敢下如此毒手!”

“差不多点啊,”张采歆拍案而起,冷冷地发话,“当我洛华没有出尘?”

唐文姬、唐王孙等人闻言,脸色就是齐齐一变,来的竟然是出尘上人?

关山月的脸色,也瞬间变得铁青,探手握住了身边的花篮。

花篮里有麻三娘的神念寄身,她此来也是想看一看,能不能在参赛者中找到顺眼的参赛者,如果可以引入山门,也算是增强一些实力。

不过要论战斗的话,麻三娘虽然是出尘期修为,还真是差得很远,如果在丹霞天秘境,她对上出尘上人,还有可能一战的话,在这里真不顶用,装死是王道。

一声轻哼之后,主办席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出现一名唐装老者,他皱着眉,看着张采歆不悦地发话,“洛华的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妄。”

张采歆看着他,眉头微微一挑,“昆仑执掌?”

唐文姬本来已经站起来了,听到这话,直接掣出了几张符箓,人也虚虚地飘了起来,冷着脸看着对方,脸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地痉挛了起来。

“哦?”唐装老者饶有兴趣地看她一眼,“这就是茅山的先天吗?是你逼死了寇黑衣?”

唐文姬冷哼一声,“想报仇你只管动手!”

张采歆一抬手,直接给唐文姬身上拍一张防御符,然后面无表情地发话,“唐文姬现在是我洛华的人,想动手,你最好考虑清楚后果!”

唐装老者的脸一黑,“你可知道,不敬上位者是什么罪?”

张采歆心一横,“我只知道,拳头大的有理,你现在可以治我的罪,但是未必治得了……而在此之后,昆仑不会再那么幸运了。”

唐装老者气得笑了,“敢对出尘大修这么说话,你还真有自信啊……这样吧,我先问你一句,你凭什么断定,我是昆仑执掌?”

他是真想对这女娃娃出手,出尘期大修什么时候受过这气?但是他必须要考虑,洛华可能接踵而来的报复——人家是知道昆仑山门的。

没有这一层因素的话,他肯定毫不犹豫地下手了,哪怕跟冯君来一场死战都无所谓,但是如果因为自己的草率,导致昆仑传承的断绝,他就是昆仑最大的罪人了。

所以他必须要问清楚,你怎么能确定我是昆仑执掌,如果对方是胡乱猜测的,他也不介意打了之后离开——他真要想藏,冯君找他也难。

“才晋阶的出尘一层,气息还不稳,”张采歆侃侃而谈,“这种情况我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如果你不是昆仑执掌,又何必刚刚晋阶,就来找洛华的霉头?”

唐装老者怔了一怔,然后笑了起来,“如果是这样,那我出手,倒是能让昆仑帮我背个黑锅!”

他这话依旧是试探,事实上他心里已经是惊骇莫名了……见出尘期晋阶不是一次两次,那么洛华庄园里,不止一个出尘大修吗?

“你随意,”张采歆不以为然地回答,“不过我要说一句,你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哦?”唐装老者的眉头一扬,“那是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身上有冯君的精血护符!张采歆心里很清楚,冯君对精血护符有感应,这边精血护符一破碎,冯君就算在澳洲,也会有所察觉。

然后,他也许推算不到精血护符在哪儿,但是现在华夏的道门,就数茅山热闹了,他的第一选择还用问吗?

张采歆相信,冯君在茅山肯定有定位的,只要他愿意,下一刻就可以出现在此地。

不过这些事情,她知道就行了,为什么要告诉对方?

所以她笑一笑,“原因当然不能说,不过你不信的话,可以试一试。”

其实她能扛住的,不仅仅是一击——旁边小天师的身上,可也有他的精血护符。

如果说得再远一点,王海峰、喻轻竹、古佳蕙……甚至场中的高强身上,都有冯君的护符,只不过离得比较远,不知道来得及来不及赶过来。

她越是有恃无恐,唐装老者反而是越不敢出手,不仅仅是忌惮冯君的武力,更是忌惮冯君可能拥有的秘术——要知道,那位可是找到了昆仑的山门,并且打破了护山大阵的人。

知道昆仑山门的外人,历史上有过,打破过昆仑山门的人,也有过那么两个,但是能靠着推演找到昆仑山门,并且出手破阵的人,冯君是昆仑有记载以来的第一人。

(二月第一天,三更求保底月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