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大数据修仙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斩无忧

逍遥真人榜上有名,是必杀的金丹。

十方台知道逍遥真人是海州的人妖无忧公子,但是无忧公子的根脚,大家就不知道了——花费点时间仔细调查的话,倒也不难查清楚,实在不行还可以让冯君推演。

但是……真的没必要!这么一个臭名昭著的家伙,杀就杀了,何必浪费时间搞清楚根脚?

无忧公子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看到情况不妙,马上就变回了女身,压制住修为之后,还想悄无声息挪移走人,却被空间禁锁阵困住了。

凌赟真人只是看出了他的修为,大梦真人却是直接点出了她的真实身份——这是个人妖!

无忧公子的脸色一白,再看一看周边的诸金丹,定一定神之后发话,“诸位这是不打算给我狩猎联盟活路了?”

“死吧!”凌赟真人一抖手,手中大印又砸了过去,同时又捏个法诀。

十方台的一名真人却是打出了一张符箓,“迟滞!”

逍遥真人在狩猎联盟,是出名的狠角色,然而在下一刻,他取出一面云帕,瞬间涨大,迎上了那一方大印,嘴里却高声大喊,“且住,我是阴煞的暗子,你们休要误会!”

然而,在场的各个金丹都是打仗打老了的,哪里会在意他说什么?

大梦真人更是取出一只长幡,冲着他一摇,“混沌破!”

这也是他的随身宝器之一,名唤阴阳幡,其实是属于生活类的宝器,主要是调理修者体内阴阳二气平衡的,是大梦真人央人打造出来的,那时他就存在阴阳二气不好调和的问题。

但是在后来,他偶然间发现,这件宝器对付散修,居然有奇效。

很多散修的传承都是残缺不全,或者是剑走偏锋,并不重视对阴阳二气的调理——或者说,他们也想重视,但是很遗憾,不具备那样的能力。

大梦真人在跟孤月真人和夏霓裳作战的时候,并没有拿出此宝,是因为他很清楚,这东西对四派五台的修者基本无效,所以反而是浪费战机。

不过对付无忧公子这种人妖,这宝器绝对是有奇效,他早就想好了。

果不其然,逍遥真人吃这幡一晃,只觉得浑身气血逆转,连灵气都不听使唤了,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一时间他大骇,现在是想走都走不了,空间被禁锁不说,他自己还中了迟滞符,于是又大喊一声,“你们还要不要脸?围攻我这阴煞的……”

不等他说完,凌赟真人抬手一指,一道白光一闪而过,直接将他的头颅斩落。

可怜堂堂的无忧公子,本是战力极强的金丹四层,在诸多真人的围攻之下,眨眼就被斩杀,竟然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不等头颅落地,凌赟真人抬手一招,直接将美女的人头招了过来,然后看一眼冯君,笑着发问,“杀一人救一人,现在的情况算吗?”

他卡在金丹六层多年了,以前就听说过,白砾滩的冯山主擅长推演,不过那时他坐镇灵石矿,不克分身,而且他对传言,持谨慎怀疑的态度——你推演得了出尘期,还能推演金丹?

事实上,很多金丹真人都持类似的态度,冯君或者很牛,但是要说推演金丹期的功法,那我就呵呵了……

如果不是这个缘故,去白砾滩的金丹,要比现在多得多。

当然,也有金丹是有别的顾虑,比如说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修炼的根脚。

也有人是跟白砾滩上那三派有点龃龉,生怕去了之后,遭受到不该有的羞辱——被杀的可能性倒是不大,但是推演不成反被羞辱,对于一个真人来说,也能让人道心崩溃。

凌赟真人不想为这件事太过分心,但是这次再见季不胜,两人已经多年未曾会面,季不胜却极力推荐冯君,他也忍不住动心了。

按道理说,五百多岁的金丹六层,还有一定的希望凝婴,只是希望也确实不算大,而且他生性好斗,身上大小伤口无数,也留下了不少隐患,希望更加地渺茫。

他都已经认为,自己基本凝婴无望了,反正凝婴不成也会灰飞烟灭,倒不如安生过了剩下的五百岁,也算是脚踏实地过了此生。

但是季不胜这么一说,他的心里忍不住又生出一丝侥幸来——反正有不胜真人引荐,他也不太可能遭受什么羞辱不是?

正是因为如此,这次杀戮,反倒是他这个外援冲得更狠,斩落人头之后,忍不住要贸然向冯君邀功——我是很尊重你的规矩的,希望你也能适度尊重我一些。

冯君闻言笑了起来,很客气地回答,“凌赟前辈你说算,那就算。”

他在一边看得很清楚,凌赟冲得非常猛,按说金丹之战都是非常危险的,就算能斩杀对方,也很有可能被对面金丹临死的手段拖下水,吃一个大亏。

人家冲得这么狠,他当然要领情,“救一人杀一人”的规矩,不过是他设置的门槛,让自己不为俗务缠身,跟地球界治疗癌症的资金门槛类似,如果他愿意放水,谁还能说个不是?

然而他这话一出来,十方台那名发出迟滞符的家伙不答应了,“喂喂,过分了吧?是我发出的金丹迟滞符好不好?这玩意儿可不好弄到手!”

迟滞符当然也是分等阶的,出尘期的迟滞符也能迟滞金丹,效果却要差很多。

十方台的土豪虽然多,但是金丹级别的迟滞符也极其宝贵,并不像冯君干掉的那名出尘上人,有大把的出尘迟滞符。

这名金丹发出了迟滞符,觉得自己出力很大,不成想却被天心台的真人抢了人头,心里相当地不满——他还有伤在身,在幽冥岛的时候,没好意思去求冯君推演,现在明明有了机会。

凌赟真人看他一眼,笑着回答,“可不止你发出了迟滞符,还有‘空间禁锁阵’,这是大家通力合作,下一次杀的金丹,人头归你好了。”

这名金丹不满意地回答,“我十方台大梦执掌的阴阳幡也立功了,而你……却是保下了一个祝家的金丹。”

众人闻言,齐齐地看向小祝真人和苏真人,这俩因为身份被戳穿,刚才都没敢援手无忧公子——当然,这跟逍遥真人糟糕的声誉也不无关系。

这名真人的意思是,你叫穿了小祝真人的身份,这就算把人保下了——你都保下对方一个金丹,还跟我们抢人头,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哪里保他了?”凌赟真人一翻眼皮子,拒绝承认,“我只是叫出了他的身份,你们若是想杀,现在也来得及……我了不得不帮忙就是了,不胜真人也能出手。”

小祝真人顿时傻眼,“凌赟师伯祖,我只是冲着灵石来的,还没出过手呀。”

“算了,”大梦真人出声了,“冯山主说了,不宜杀戮太多,既然知道他的根脚,约束一下也就是了……那名苏真人,咱们可还都没想杀呢。”

苏真人在狩猎联盟里号称暴怒真人,虽然不怎么盘剥修者,但却是狩猎联盟的强大战力,曾经多次为联盟出战,杀性一点都不差。

若不是天通的人事先告诉了大家,此人的根脚,暴怒和逍遥二真人,都会是这四家铲除的对象,区别只在于,逍遥真人的优先级会高一些。

所以也可以说,是天通商盟保下了苏真人,不过天通认这个人情——苏真人的即战力相当不含糊,笼络住此人,将来还可以借助他更好地影响整改过的狩猎联盟,也能制约十方台。

凌赟闻言却是大笑了起来,“小祝你也就这点胆子,哈哈,吓唬你的……放心好了,咱们四派五台都是名门大派,哪里是那种不讲规矩的?滥杀无辜的事情,决计不会做。”

小祝真人无奈地翻个白眼,心说好话赖话都你说了,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不过他心里也很清楚,如果不是凌赟真人叫破了自己的身份,一场恶战是难免的,死可能不会死,但是半死不活是基本上可以确定的。

所以他还是一拱手,恭恭敬敬地回答,“多谢师伯祖缓颊,侄孙日后定有报答。”

“不用谢,”凌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现在先要给你下了禁制,你可有意见?”

小祝真人犹豫一下,还是恭敬地回答,“不敢有!”

这话实在是再妙不过了,他肯定会有意见,毕竟是堂堂真人,竟然不还手就被人制住,怎么说都是太丢人了,但是面对这诸多的真人,他敢反对吗》

凌赟真人上前制住了小祝真人,然后齐齐看向苏真人,也不说话,但是那意思很明显——麻烦你自觉一点好不好?

苏真人拔出一柄短剑,轻叹一声,“我自知罪孽深重,可以配合你们自裁,不过还请劳烦放过苏家,若是能将我的储物袋送回苏家,我更是感激不尽,在天通我有一世交……”

合着他看到逍遥真人根本连便捷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斩杀了,觉得自己为狩猎联盟冲锋陷阵多次,就算对方不杀自己,也会有无尽的屈辱等着自己。

“且慢,没人说要杀你,”天通的金丹出声了,“我们也可以帮你遮掩根脚。”

(中旬了,有人看出新的月票了吗?)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