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大数据修仙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空明山(三更求保底票)

澹台家夜袭白砾滩之后的第三日,空明山有人来求见冯君。

冯君不用见来人,都知道散修联盟那边怎么回事。

近些日子,无尽之海有狩猎联盟持续打压,空明山那里则是观泉谷两真人联合了一票修者,四处攻击散修联盟的人,隐隐有围攻空明山的意图。

说到底,目前空明山的四真人,才是大家的真正目的,而且大部分“可以杀”的上人,也是缩在空明山中,外围可杀的人不多,攻打空明山才是最合适的选择。

然而,散修联盟面临的最大问题,还不在本部,而是无尽之海那里,已经被狩猎联盟打得溃不成军,所有散修联盟的人,都不得不由明转暗,十余年辛苦,一朝尽丧。

除了一名真人重伤在逃,散修联盟的上人死了九个,受伤者多达三十余人。

狩猎联盟可没有冯君那么好说话,什么“身居高位名声不好”的才杀,只要是散修联盟的,他们就绝不放过,哪怕炼气小修都杀。

不过炼气期的修者,还可以用来做炮灰、诱饵或者矿奴什么的,而出尘期则是能杀就杀,能重创就绝不会下手轻了。

有些出尘散修,狩猎联盟不能确定是不是空明山的人,也要扣下调查,稍有反抗就是镇押,如果调查不出来,就让他们承诺永不加入散修联盟。

总而言之,现在的无尽之海周遭,相当低乌烟瘴气,所幸的是,有些人可以打起白砾滩的招牌,狩猎联盟还真不敢随便动他们。

然而就在同时,狩猎联盟的心也大了,正在谋划裹挟一大批出尘修者反攻空明山。

没错,这个地区性的有活力的社会组织,居然要走出无尽之海的范围了。

不过狩猎联盟声称,这是对散修联盟的还击,他们并不谋求在空明山的利益,只是想狠狠教训对方一场。

所以空明山现在派人来,显然是想缓和跟冯君的关系,避免两面作战。

冯君直接表示,“不见,早干什么去了?”

不多时,采油队队长杜问天上人来了,“那啥,冯山主,空明山来的余上人于我有恩,我算欠他个人情,您若是见他一面,我跟他也就两清了。”

两清……也行吧,冯君并不计较杜问天的说情,只要不是大是大非的事情,他也希望看到自己认识的人,都有人情味儿。

余上人修为不高,也就是出尘三层,一见冯君的面,他就直言不讳地表示,自己是散修联盟里无足轻重的人物,主要是因为认识杜问天,才被派来当说客。

这种因果,冯君不用他说也明白。

但是接下来,余上人就表示出了一个说客该有的水准,他首先指出,狩猎联盟正在对散修展开残酷的大清洗,这种行为太恶劣了。

他知道冯山主以往对散修是持同情态度的,所以他希望,冯山主能给空明山一个道歉的机会,空明山也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

说句实话,对这两个联盟,冯君的印象都不是很好,但是撇开自身遭遇说观感的话,他更讨厌狩猎联盟一些那就是仗着资源割据一方、盘剥散修的嘿涩会。

想一想也很好理解,空明山没有什么资源,就能凝聚起一帮散修,显然比无尽之海那帮人强多了。

但是偏偏地,散修联盟得罪冯君最狠,狩猎联盟里虽然出了一个叛徒,但是人家把张家剩下的三个上人都杀了,还送来了人头。

所以冯君有点腻歪,“你先别说道歉,我师弟遇到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余上人犹豫一下,才缓缓地回答,“具体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明白,就是听说……反正我们两家关系一直就不是很好,焦真人才加入联盟,也想做点事情。”

“正好空明山有意往无尽之海发展,又拉拢了一批对狩猎联盟不满的人,可能……嗯,我个人认为,应该是焦真人想利用拉拢的人,败坏狩猎联盟的名声,贵师弟不小心碰上了。”

他说的话大致符合实情,至于说把锅推到死了的焦真人身上,那真是再正常不过了,而且逻辑能自洽焦真人确实有可能着急立功。

冯君不打算追究细节,“那空明山迟迟不来找我解释,又是怎么回事,觉得我好欺负?”

余上人又犹豫了一下,期期艾艾地回答,“这个……实话实说的话,可能有点冒犯。”

冯君点起一根烟来,悠悠地发话,“你照实说,看在问天道友的面子上,我不跟你一般计较。”

余上人面容一整,正色发话,“我们两名柳真人……是有师尊的,元婴真仙!”

“嗯?”冯君的眉头微微一皱,然后笑了起来,“元婴真仙啊,好吓人呢,狩猎联盟那帮真人不害怕吗?”

“您这就是开玩笑了,”余上人赔着笑脸回答,“元婴真仙就算下了界,也动不得手啊。”

“嗯,”冯君点点头,“原来是下界不能动手,可把我吓了一大跳,还说我得抛掉白砾滩的基业,马上逃跑呢。”

“您说笑了,”余上人继续笑,“散修联盟的诚意就是,翻过这一篇,如果您需要元婴真仙出手,我们愿意出手一次。”

冯君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元婴出手……我都不知道这个真仙是谁。”

“这个……”余上人的表情也变得古怪了起来,“真仙肯定有,但是我也不好明说,毕竟真仙也是有对头的,这个做事,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低调一点?”冯君好悬没笑出声来,“低调我赞成啊,但是散修联盟做事,我看不出太多的低调……最起码,你得把元婴在哪个位面说一声吧?”

“元婴在天琴位面,”余上人很肯定地回答,“就是昆浩的上一级位面。”

“天琴啊,”冯君笑一笑,“天琴那边,有四派的上门吧?”

余上人正色发话,“四派那边,你用一次真仙未必方便,有个真仙的人情多好?”

“真的不差真仙的人情,”冯君笑一笑,“前两天……算了,我跟你说这做什么?我的意思是,你这空口白话地说真仙的人情,合适吗?”

“这个真没有什么可以证明的,”余上人一摊双手,坦坦荡荡地发话,“不过……值得赌一下的吧,那是真仙啊。”

元婴和金丹的差距,那不是一般的大,一个真仙单挑十几个金丹,基本没问题。

“我没兴趣,”冯君摇摇头,不过想到空明山终究是派人来了,他也懒得再计较关键是他还真不用考虑真仙,昆浩位面用不到,等到了天琴位面,他可以用的人也不少。

但是再想一想,任由狩猎联盟这么膨胀,也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散修联盟这也算是给让步了虽然那诚意实在有点不着调,“我会派人跟狩猎联盟打招呼的。”

说实话,狩猎联盟做的很多事,确实是不合适,散修联盟更能为散修办实事。

余上人想一想,又问一句,“那观泉谷那帮人呢?”

“那你们自己考虑,”冯君毫不犹豫地回绝了他,“我已经答应了人家,让人家猎杀一个金丹……我说,我也是要面子的。”

余上人的嘴巴张一张,终于没有再说话,起码冯君已经答应,遏制一下散修联盟,至于观泉谷那边……可以慢慢地商量。

他现在最想要弄明白的是,前两天发生了什么事,冯君欲言又止的是什么事。

余上人在散修联盟,确实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但是联盟带给了他很多便利,他不希望这个联盟就此烟消云散,他觉得自己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来帮联盟挽回一些影响。

这些情况,当然是要找杜问天了解。

杜问天倒也实在,把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他是炼气期的时候,欠了余上人的人情,人情不算太大也没资格欠太大的人情。

关键是,他觉得自己是白砾滩的一员,很拔份儿,所以就不怕说。

余上人听他说完之后,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隐世家族、澹台家、三隐姓这尼玛都是些什么鬼?

最可怕的是,一个晚上,有二十多个金丹来袭四大派任意一派,有这么多金丹吗?

更可怕的是,这二十多个金丹……居然就无功而返了,还赔了好多灵石杜问天不可能说出来对方赔的是中灵,这绝对是不允许泄露的机密。

但是赔了很多灵石,就已经很恐怖了好不好?

了解到这一点,余上人悄然无声地离开白砾滩的牛,是有根脚的。

这根脚他并不懂,但是想必……两个柳真人会知道一些吧?

他前脚走,后脚赤凤派的一批弟子又过来了,依旧是找冯君推演的。

不过这一次来的人里,居然有个一个赤凤的荣勋,是一个娇小的女子,叫做杨晓帆。

杨晓帆四百二十多岁,才刚刚进入荣勋堂,是聂赤凤的师妹。

这次来,不是荣勋堂的任务,而是她受聂赤凤的委托,送一套核心功法而来。

赤凤的核心功法,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带出派的,荣勋带出派来,都要经过允许。

这功法叫做《混沌坎离秘法》。

(月初三更,求保底月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