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大数据修仙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烫手

关于索菲亚可能遇袭的事情,fbi内部也没几个知道。

几个高层聚在一起碰一下,就做出了决定,隐身的冯君听了个真又真。

高层最终的结论是:暂时不通知索菲亚。

这么做的原因有三,第一是她对fbi并不友好,二来是大家也想看一看,她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能防住对方的袭杀,会用什么手段来反击。

第三点则是若索菲亚身死,fbi就算抓住了派翠丝的小辫子看你怎么卡我们的经费?

不管怎么说,fbi倾向于认为,索菲亚是不可能被杀死的,就算死了也有人帮忙扛着。

当然,就算是这样,麦克白还是挽留索菲亚,说是担心警方找茬这个可能性客观存在,不过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不给对方出手的机会。

他们这些盘算,被冯君听得一清二楚,一时间他也有点感叹,政治果然是肮脏的。

知情之后,他并没有尝试找出凶手,而是静观其变,并且在索菲亚离开时,嘱咐她要fbi送行这些人不但可以保护她,还可以成为见证。

至于说狙击手的埋伏?此人赶过来的途中,冯君就感受到了对方身上淡淡的杀意。

此人不愧是专业的,将杀意掩饰得极好,但是再专业,也赶不上修仙的不是?

此后的事也就不用再提了,冯君将神识布满周边,很轻易地就将相互联系的两人找了出来,更是在索菲亚身上加持了防御术法。

有人问了,既然提前发现了对方,为什么不悄声诛杀?因为冯君想要继续神化索菲亚!

有fbi的探员见证,有言出法随的震撼,这件事的走势,会变得很有意思。

索菲亚知道一部分详情,并不知道全部,但是冯君告诉她了fbi是知情的。

这个情况让她大为光火,所以才指着鼻子骂人。

麦克白知道她有神异,也不确定她到底了解多少,只能死死地一口咬定,“这件事真的跟fbi无关……你应该能判断出,我说的不是假话,我甚至都不赞成你今天离开。”

“无关?呵呵,”索菲亚不屑地冷笑一声,“你敢说自己不知情?有胆子这么说吗?”

麦克白当然不敢这么说,不过他是个有急智的。

“詹森小姐,我们或许掌握了一些线索,但绝对不是全部,比如说狙基枪……如果我知道有这个东西,会派出探员开着普通防弹车送你吗?那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补充一句,“事实上,有鉴于我们双方并没有达成合作意向,fbi就算有其他对你不利的消息,也没有告知的义务……我建议你还是考虑一下合作的事宜。”

这个理由比较强悍,很难听但却是实情。

索菲亚也不勉强他,只是冷笑一声,“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要求fbi能够自证清白。”

麦克白含含糊糊地回答,“我们尽快吧,你应该清楚,这需要时间,我已经说了,明天早上会给你关于凶手信息的答复,其他就不敢保证了……除非你愿意考虑合作。”

索菲亚冲着他意味深长地笑一笑,“也就是说,你打算拒绝我?”

麦克白想一想,硬着头皮地声发问,“如果我说因为没有合作基础,所以我无法违反工作制度,你会不会怪我?”

索菲亚侧着头想一想,深深地看他一眼,然后摇摇头,“我从来不会怪人,只会惩罚人,看在你今天曾经打算挽留我的份上,这一次我放过你……派翠丝可以指派你们,我连知情权都没有?”

麦克白苦笑一声,“詹森小姐,这就是社会。”

“是啊,”索菲亚轻喟一声,点点头,目光有些茫然,“这就是社会。”

事实上,并没有等到第二天早上,当天夜里,红剑基金的执行董事哈维在住宅里饮弹自尽,在他死前,喊来了自己的保镖胡安,并且先将其击毙,才自杀的。

红剑基金是花儿姐著名的私募基金,哈维目前正在竞争副董事长,他的竞争对手很强,但是据说他也得到了一些支持,现在猛地发生这种惨案,整个花儿姐都轰动了,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fbi非常清楚发生了什么,麦克白吓得一晚上没睡,“哈维杀掉了胡安……她是怎么做到的,所有人都不放过吗?”

他心里非常清楚,哈维是谋杀的主使者,胡安是具体经办人,这些都是他们经过蛛丝马迹分析出来的。

但是他真的不清楚,索菲亚是怎么知道的,又是怎么做到的还是神秘的守护力量吗?

其实冯君也不知道此事里面还关系着一个胡安,他只知道fbi的人说起来,一口一个“哈维”,就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

等他赶到哈维家里,猛地想起,不知道派翠丝涉入此事有多深,才搜了一下魂。

当他发现,还有一个胡安是中间人的时候,哈维已经是白痴了,所以他只能假冒哈维,将胡安招呼进来,枪杀胡安,然后伪装一个饮弹自尽的现场

如果不是有这个意外的话,他未必一定要置哈维于死地,更别说胡安了。

但是他伪造现场,伪造得还不是很专业毕竟术业有专攻,所以这就导致警方对这个案子,发出了一些质疑,然而他们又无法解释,第三者杀人之后,是如何离开的。

冯君使用了搜魂手段,不止多杀了一个人,也最终明白,党鞭夫人涉入此事有多深了。

派翠丝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并不是fbi认为的,对此事毫不知情,她只是没有公开授意。

哈维为了竞争副董事长,前来拜访她,她说最近无意其他事,忙着给自己的弟弟治病。

执行董事问一下详情,就说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咱们得报复。

派翠丝淡淡地表示,说对方是詹森家族的人,白瑞董事长还是她的亲爷爷,不太好办。

哈维马上就明白了,党鞭夫人是想让自己出手,但绝对不会明确授意。

当然,他可以假装听不懂,但那样做的结果是,他会距离副董事长那个位子越来越远。

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这件事情,我可以帮你处理。

他不怕手上多点血腥,混花儿姐的主儿,就没个心慈手软的,但既然是冒险,他也要明明白白地告诉对方:我要替你卖命了,你别假装不知道就好。

然而,派翠丝偏偏假装不知道,她表示说,这件事我确实很生气,不过fbi连我的面子都不卖,你去了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哈维一听傻眼了,他总不能说我说的是买凶杀人!

这些政志家,真的是既要当女表子,又要立牌坊。

这些细节就不说了,反正冯君可以断定,说派翠丝是主谋有点过分,但她绝对知情。

第二天一大早,索菲亚醒来之后梳洗打扮,去餐厅吃早饭的时候,正撞上了一直等在那里的麦克白。

麦克白一夜没睡,两只眼里满是血丝,见到她赶忙迎上去,咬牙切齿地低声发问,“詹森小姐,是不是可以适当地停止了?”

索菲亚自顾自地取用食物,漫不经心地回答,“你说的话,我有点听不懂。”

麦克白心里大恨,自己不会好好说话吗?当然会了!只不过,他如果将因果讲得太明白,就有套话的嫌疑,fbi在迈国的口碑,真的很不怎么样。

所以他只能若无其事地发话,“我认为您休息了一晚上,可以考虑回家了。”

索菲亚夹了两片培根放进托盘里,很随意地发话,“可惜没有左宗棠鸡……我暂时没有打算回家,想去纽要走一趟。”

“纽要?”麦克白的脸色一变,声音也开始发抖,“为什么?请你控制一下自己好吗?”

派翠丝就住在纽要,她的老公也时不时去纽要看她,夫唱妇随的公众形象好得很。

“你这话说得好奇怪,”索菲亚狐疑地看他一眼,“圣诞马上就要到了,纽要是国际大都会,我去那里购物……难道不可以吗?”

麦克白哪里会被这种语言欺骗?他笑着回答,“你已经出来这么久了,还是先回家休息几天吧……你爷爷也很想你呢。”

在他的盘算里,只要索菲亚回到家,他这一趟差事就算结束了,将来别人提起来,他可以说自己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没有严密关注她这不算太大的错误。

但是此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索菲亚去了纽要,然后派翠丝再出点事情的话,他根本不可能推脱了责任。

但是索菲亚却摇摇头,“我觉得没有必要。”

麦克白万般无奈,只能退而求其次,“要不这样,你不是说要住在这里吗?那就住下去好了……我们也好自证清白。”

索菲亚眼珠一转,“那个狙击手的身份,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麦克白点点头,“保加利亚人,技术移民到布锐藤,签了迈国的工作签证,目前是步腔俱乐部的教练员。”

“那么,我没有继续等下去的必要了,”索菲亚淡淡地回答,“圣诞节马上要到了,我必须去采购,而其他城市比纽要差多了。”

“或许你可以考虑一下欧罗巴……比如巴黎,”麦克白随口回答,“不是吗?”

看到索菲亚陷入沉思里,不知道为什么,麦克白猛地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更新到,召唤月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