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大数据修仙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恶战

曲涧磊和筱萌真人用了“赤虹”身法,追着冯君到了鸣砂坊市,差别只是在于一个是早晨传送,一个是傍晚传送。

冯君在中间出去了两趟,所以他们能比较快地追上。

两人才一出传送阵,就看到了七八个阴煞上人在忙碌。

曲涧磊眉头一皱,放出了金丹气势,冷哼一声,“滚开!”

几个上人被这一声喝震得头晕眼花,几遇作呕,一时间大怒,家门口何时吃过这种亏?

他们正要不管不顾地发作,却发现对面竟然是赤凤的金丹真人,而且……还是两个。

那就啥也别说了,老老实实地让开就好。

曲涧磊打听一下,知道冯君从这里离开了,于是带着筱萌消失在了坊市郊外两真人结伴,应该是不怕事,但是这里距离阴煞太近了,又是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还是小心点好。

几乎在同时,季不胜和素淼真人出现在了相邻的坊市不胜真人也是很谨慎的。

至于孤月真人和夏霓裳,则是在前几个传送阵就离开了,两人拥有速度极快的飞舟,不会一直使用传送阵,要不然动静太大了。

这三批次六个真人,都是从白砾滩出发,几乎在同一时间向着阴煞派金发,这种情形,不光是阴煞派注意到了,甚至民间很多八卦爱好者都观察到了。

为什么?因为真人结对出现,实在太少见了,平日里想要见到一个真人,都是难之又难,现在却是见到了成对的真人。

仅仅是成对的真人,也无所谓,但问题是出现的不止是一对真人,尤其是,其中一对真人还是来自于赤凤派,由不得大家不浮想联翩。

这种异常很快就被报到了赤凤派,然后九煞执掌表示,通知一下寒魄,让他们尽快赶回来,也走传送阵大张旗鼓的那种,然后直接传送到阴煞派的传送阵。

想围猎阴煞的金丹?你们还嫩了一点,有本事追到阴煞的传送阵来。

说到底,这是一个猎杀和反猎杀的问题。

寒魄真人三人飞行的方向,距离巨木坊市还有十来万里,接到消息之后一呲牙,“哎呀,冯君曾经在巨木坊市滞留过一段时间,可惜了,咱们飞得有点慢。”

灵冰真人表示,“那咱们从巨木坊市直接走传送吧,否则本部战起来的话,外来金丹有点多,咱们还是要努力尽快回去。”

月梧真人表示,这个不合适,“不如走临海坊市,那里穿无忧台,可以直达阴煞。”

“走巨木吧,”寒魄真人做出了决定,“他们都要围攻阴煞了,咱们也要摆明态度回援……怎么,还能怕了他们不成?”

三真人商量一下,觉得也合适,然后一转方向,笔直地向巨木坊市飞了过去。

飞到距离巨木坊市还有四万余里的地方,前方蓦地打出了禁飞焰火,同时有声音高叫着,“停下飞舟,接受检查……十方台办事!”

寒魄真人忍不住笑一笑,“十方台办事……也叫个事儿?”

对阴煞来说,十方台办事,本来就不算多大的事,现在十方台跪得那么干脆,就更不是个事儿了。

但是再想一想,十方台现在对阴煞的怨气也很深,他虽然有实力强闯,但是十方台少不得又要记一本小账,没准真的会飞十方台造成很大的被动。

于是飞舟就降了下来,当他看到,对面只是一个炼气高阶的修者,心里就越发地恼怒了,“你特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十方台办事,”炼气小修脖子一梗,很硬气地回答,“要不你就杀了我,要不你就接受我们检查……从哪儿来的,到哪儿去,要干什么?”

“我跟你没话,”寒魄真人一摆手,“联系你家大梦执掌吧。”

“呵呵,”炼气小修干笑一声,“我家执掌,是随便一个人就能见的吗?”

他知道对方是上位者,至于上到哪个程度了,他真的不知道,不过他也有底气,真不怕问一句。

“那你们检查登记吧,”寒魄真人冷冷地哼一声,“月梧你交涉一下。”

这也真没什么可交涉的,月梧觉得自己多说两句话都是多余,不过就在他即将张嘴之际,猛地眉头一皱,“小心,有人偷袭!”

话音未落,他已经被拍成了一滩,他的身前,蓦地显出了一尊高达十余丈的九尾白狐。

阴煞一行三真人,两个高阶一个初阶,但是月梧这个金丹初阶的作用不可代替,但是突然之间,就被拍成了一团肉泥,这个震撼实在有点大。

但是寒魄真人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他身形一闪,直接闪退到了两百里之外遇上冯君的报复了,这是生死之战,

但是灵冰真人头就比较铁,直接一张符打向了白狐,“问心锥。”

说是什么问心锥,其实就是个大号冰锥,瞬发即至,算是阴煞派比较大的杀器,哪怕是岳青这种皮糙肉厚的主儿,见了这一击也只能绕开不能硬扛。

但是白狐不在乎,硬生生地扛下了这一击,同时口中吐出一团火,击向灵冰真人,赤焰滔天,看起来避无可避。

然而灵冰真人的身法不是一般地高超,他的身形快速地掠过空间,划出一道道残影,不住地晃动着,竟然不跟白狐接触,只是使用远程攻击。

这是上次战斗时冯君的战法,灵冰真人死活追不上他身形的闪动,看起来笨拙得要命,但是这一次他主动跑位起来,比冯君当时还风骚。

而白狐就跟上次的灵冰真人一般,追着对方攻击,这次没有了镇魂阵的压制,它的身法也越发地灵动,比灵冰真人还要强一些,

然而,跟上一次的结果类似,只不过被追的是灵冰真人,白狐根本追不上一心躲闪的他。

寒魄真人先退出去两百里,抬手就拍向了那名炼气小修这肯定是假冒十方台的。

但是炼气小修快了一步,就在月梧遇到偷袭之际,他一抬手就激发了一张挪移符,虽然是只挪移了十来里的距离,但是已经稍稍脱离了战场。

等寒魄真人凝聚出大手,打算一下拍死此人之际,此人又祭出一道挪移符来。

这种行为滑不留手,寒魄真人正要发出神识攻击,却发现此人这次挪移,不知道挪移到了什么地方去,这里是丘陵地带,林木也茂密,真要藏身,想找出人来,还是要花点时间的。

寒魄真人也想上前追查,严惩这种宵小,不过这想法只是在脑中一闪而过,就克制住了。

他现在最需要关注的,是灵冰真人的安危,寒魄真人高度怀疑,冯君正潜伏在左近,打算出其不意地偷袭灵冰毕竟只有他自己身上带有破禁符。

金丹级的破禁符相当难得,他只从阴煞申请出来一张,又提醒十方台的人带一张出来,并且约定,如果十方台的人没有使用破禁符,他打算收购。

在寒魄想来,自己的行为已经足够重视对方了,有镇魂大阵打底,对方能用定身符宝发出一击的可能性都很小,而且就算中招了,都未必一定要着急破禁。

五金丹加三上人,只要能挡住冯君和其他个把金丹的攻击,中了定身术又如何?慢慢等时效过去就行。

哪曾想,冯君的战斗力惊人,底牌众多,十方台那张破禁符非但没用,还被对方收缴了。

大败亏输之后,阴煞三金丹并没有着急回去看一看风向再做决定也不迟。

三真人在一起,基本不可能遭遇什么风险,所以没跟派里要求补充破禁符。

就算有这心思,他们都不好意思说,会被人耻笑的被一个小小的冯君吓破胆了?

但是好死不死的,还真就遇到冯君了,而且月梧真人当即身亡,寒魄真人此刻是真的后悔了,早知道是这种结果,无论如何要跟派里再要一张破禁符的!

他一边用术法远程攻击着白狐,一边小心地体察附近的空间冯君会不会藏在附近?如果是的话,此人身边是否还有金丹?

不管怎么说,这一刻,他是绝对不会因为追杀一个炼气小修,而放弃看护灵冰的。

寒魄一边小心地戒备,一边信手夹击着白狐。

他看得出来,白狐的肉身实在是太变钛了,比岳青还要结实,就算他和灵冰一拥而上,也很难给它造成足够的伤害,所以暂时没必要围攻。

这时的他,无比地想念月梧,如果月梧这阵法师还活着,有他的阵法配合,三真人拿下白狐的可能性都很大,就更别说击伤击败它了。

不过,他现在也在谋求一击而中的机会,只是这种机会不可能常有,所以他必须耐心等待活了这么多年,他早就明白了耐心的重要性。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白狐也在等待一个机会,下一刻,它终于抓到了灵冰真人的轨迹,一条尾巴一甩,将他震出了老远。

因为它的攻击速度奇快,频率也高,所以杀伤力不算大。

然而就借着这一击,它终于真正地把握住了他的方向,于是摸出一张符宝:“定!”

而寒魄真人则是看得目瞪口呆:什么时候……妖兽也会使用人类的符了?

(更新到,召唤双倍月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