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我是仙凡669 十万弟子拜见祖师!

    蓬莱仙宗的姬振道宗主和众金丹长老们,望着急速逼近蓬莱仙宗的六名元婴老祖,无不骇然失色,神色恐慌。

    就算他们此时打开蓬莱仙宗的山门阵法光罩,抵御妖祖来袭,也来不及了。山门阵法虽强,也仅仅能抵御元婴老祖一小阵子,根本抵挡不住一群元婴老祖的疯狂攻击。

    好在,他们的恐慌没有持续太久。

    飕!

    飕!

    几乎是转眼间,六道威严的虹芒,齐齐飞临在蓬莱仙宗的山门之外。

    骤然从天空降落下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年青的青衫男子,面色温和,神情颇为淡然。

    他旁边是一名白裙飘飘,貌美如仙的年轻女子,娇颜动人。

    他们两名人族,显然是六祖之首。

    两人身后则是一名女桃花灵祖,活泼灵动,桃花般艳丽不可方物。一名肤白如雪的女鬼祖,美艳绝伦,令人不敢直视。

    最后面则是两名元婴妖祖,一名魁梧的蟹妖祖和一名彪悍的虾妖祖。

    它们此时手里各牵着一名充满了好奇心的人族少年郎,却是满脸的无奈之色,似乎妖生充满了无趣。这两个好奇少年,已经折磨了它们大半个月了。

    为什么这一群老祖的组成这么奇怪?

    姬振道、厉行风等金丹修士纵然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去问。

    但他们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些老祖是一伙的,那两名妖祖和那名灵祖、鬼祖,似乎听命于最前面的人族老祖,应该对蓬莱仙宗并无敌意。

    ...

    “苏...苏尘?”

    孙真长老的眼神直愣愣的望着那年青老祖,那神情像是见鬼了一样,不敢置信。

    整个蓬莱仙宗的金丹老祖之中,对苏尘最熟悉的莫过于他了。

    他自然是认得,眼前这位年青的老祖,正是他的前徒弟苏尘。

    这六七十年过去了,苏尘容貌几乎没有多少变化。

    只是,自从苏尘被姜东冉收为徒弟,跟他也就没任何师徒关系了。

    之前发了一张传音符给长老殿的,正是苏尘。他并未说自己的修为,只是说即将回归,并且带两名苏氏弟子前来拜入仙宗。

    原先孙真还以为苏尘只是一名金丹修士...万万没想到,已经踏上元婴境修为。

    他是怎么做到,短短数十年就接连突破金丹,冲上元婴境界的?

    孙真完全懵住。

    “他就是苏尘!”

    姬振道未见过苏尘,听到孙真吐出的两个字,也是震惊错愕。

    眼前这位大驾光临的老祖,就是苏尘!

    姜东冉老祖的弟子!

    姬振道有些慌。

    多少年,他没有跟元婴老祖打过交道了。

    也不知这苏老祖的脾气如何,是否喜怒无常,爱好何物?!

    “噗通!”

    姬振道心头纷乱,动作却是无比麻利,果断的拜倒在地,行五体投地叩拜大礼道:“蓬莱仙宗宗主姬振道,率领宗门十万弟子,拜见苏尘师叔!恭迎苏师叔回归蓬莱仙宗!”

    苏尘是元婴老祖,又是姜东冉老祖的亲传弟子。

    他这一跪,跪的名正言顺,跪得理直气壮,毫无瑕疵。

    数十名金丹修士慌乱,心中暗自唾骂这姬振道跪的太快了,他们都没反应过来。害的他们迟了一步。

    之前,他们算计了那么多该如何应付苏尘长老归来的方案。一下全部都作废,派不上任何用场。

    现在要想的是苏尘老祖归来,他们该怎么讨好这位新来的元婴老祖。

    “长老殿厉行风,恭迎苏师叔,回归蓬莱仙宗!”

    “孙真,恭迎苏...师叔,回归蓬莱仙宗!”

    眨眼间,众金丹长老们全部“噗通!”跪在地上,行叩拜大礼。

    马上,他们身后的上千名筑基修士纷纷整整齐齐跪地叩拜,高呼:“徒孙们,恭迎师叔祖!”

    在他们这些筑基修士的后面,炼气修士黑压压一片,数之不尽的人头,齐齐叩拜,高声齐呼,“徒太孙们,恭迎祖师归来!”

    “祖师回归,千秋万代!”

    十万弟子齐声高呼。

    山呼海啸之声,震动蓬莱仙宗。

    ...

    良久,山呼海啸之声才平息下来。

    众金丹长老们、上千名筑基修士、十万炼气弟子,满脸诚挚,热切的望着苏尘老祖。

    姬振道跪在这砂石地上,膝盖有些痛。

    太久没跪过了。

    好在,跪姿没生疏。

    但没有苏老祖的吩咐,他是不敢起身。

    苏尘看了一眼姬振道,伸手一挥,淡淡道:“你就是姬宗主?起来吧。”

    他发现,姬氏挺多的。

    通天皇朝的天子一脉就是姬氏,天子姬辛、太子姬允,都是狠角色。这蓬莱仙宗的宗主也是姬氏,能坐稳宗主之位显然也不是常人。

    这姬氏一脉的根基,深不可测。

    看来,姑苏周庄的苏氏世家还是太浅薄了,也就在凡间的吴郡地界,略有点名气。在修仙界,实在是小打小闹,不值一提。

    姬振道得了苏尘的吩咐,连忙起身。

    他依然一副忐忑神色,恭谦的陪笑道:“师叔,您老叫弟子振道就好了。您叫我宗主,太生分、太见外了,弟子心中实在是惶恐不安,不知该如何自处。您老归来仙宗,乃是宗门头等大事,以后有任何事,只管吩咐振道一声,让振道去操办。”

    “行,那我就叫你振道吧。”

    苏尘淡淡点头,举步朝蓬莱仙宗内行去,一边说道:“那两个少年,是我从凡间带过来的族人后裔。本祖没时间管他们,你将他们安排好,严加督促他们好好修炼,别给荒废了。”

    “是。此事无需师叔费心,弟子亲自带您的两名族裔后人,收为亲传弟子,详加指点,一定好好培养成材。您看这样安排如何?”

    姬振道连忙道。

    “嗯!”

    苏尘淡淡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他只将两名苏氏少年带进宗门,也没工夫去多管。终究是要姬振道这宗主去多费心。以后有多大本事,就看着苏东破、苏西破两兄弟自己的造化了。

    要是他们自己不争气,这么好的条件只顾着玩闹,他也没辙。

    厉行风大长老跟在苏尘、姬振道的后面,亦步亦趋,眼巴巴的听着姬振道一口答应下来,将苏老祖的两名族人一口气收为亲传弟子。

    想要找机会跟苏老祖搭上话,混个脸熟,却又不敢随便插话。

    他心中急的快要跳脚。

    其实很多年以前,他就认识孙真的这名弟子苏尘,只是颇为轻视和怠慢,对苏尘没有正眼相看,没有和苏尘有任何交情。

    厉行风心中有些虚,担心苏尘老祖还记得当年自己轻慢于他,给他一点颜色看。

    最近这数十年,蓬莱仙宗内没有元婴老祖在。姬振道这个宗主遇上事情,也只能和长老殿的众金丹商量着办。否则众金丹长老不配合,这宗主也难办成事。

    他厉行风这位长老殿的大长老,权威越来越重,几乎分走了宗门内的一小半的权力。

    之前给“苏尘长老”定金丹等阶,还被他给挡了回去。

    可是,姬振道这次要是讨好了苏老祖,有了苏老祖撑腰,那可真就是大权在握了。所有大权,统统要被姬振道给收回去。

    长老殿的满殿金丹长老们,谁也不敢逆了苏老祖的心意。

    厉行风越想越急,担心自己从此在仙宗失宠,甚至丢了长老殿大长老的位置。

    忽然,他灵光一闪,急忙插了一句道:“师叔!姬宗主平日主持仙宗大小事务,太操劳了,一人怕是很难照料两位亲传徒弟。弟子行风愿意帮姬宗主分担一下,为师叔竭尽效力,培养一位苏氏族裔后人。

    并且从我厉氏世家挑选两名潜力最出色的筑基女弟子,手把手的和他一起修炼,如此效果最佳。”

    “嗯,有心了!”

    苏尘瞥了厉行风一眼,淡淡的说道。

    这不只是连苏氏族人的修炼问题解决了,甚至连他们的婚事也给一并解决了。

    为了让苏氏子弟能在宗门彻底立稳脚跟,生根发芽。避免日后遭到排挤。厉行风的这个方案,倒也未尝不可。

    姬振道却是暗恼,自己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

    眼看着两块大肉就入了他的囊中,却硬是被厉行风横叉一竿子,给咬了去一块。

    ...

    苏尘衣袂飘飘,走在蓬莱仙宗十万弟子的前面,直接往蓬莱仙宗的“神山”行去。

    两名苏氏弟子的事情是小事,他也不想去多费心。

    蓬莱仙宗他很熟悉,包括“神山”也是一样。

    蓬莱仙宗的大小灵峰有上千座之多,但是“神山”只有唯一的一座,山上灵气十足,种满了数千年份的灵草药,是元婴老祖专属的修炼之地。

    据说蓬莱仙宗的神山还有诸多神秘的作用,曾经有上古化神修士在此山飞升过,故而为神山。

    他回归蓬莱仙宗,自然是住在神山。

    准备在这座神山之巅,冲击化神圣尊境界,完成破界飞升。

    “对了,我此番回山门,要在神山闭关一二年左右,冲击境界。其余五位老祖皆住在神山,他们在仙宗行走自如,勿要干扰。”

    苏尘吩咐道。

    “是、是!”

    姬振道连连点头,都牢牢地记了下来。

    让鬼祖和妖祖也住在神山,这是蓬莱仙宗从未有过的先例,不是太符合以往的惯例。

    但他也不敢质疑。

    “师叔,神山已经数十年未曾住人了。弟子派一批人手连夜去修建各位老祖的行宫,尽量让几位师叔都住的满意、舒坦。”

    厉行风连忙又出了一个主意。

    其余的数十名金丹老祖们只有跟在后面,眼巴巴、苦哈哈的看着姬振道和厉行风两人争风吃醋,争相讨好老祖,他们却是连一口汤都吃不上。

    谁让苏老祖只带了两名苏氏族人过来呢!

    这也太少了,不够分。要是多带一些来,他们还能争抢一下,每个金丹长老收一个亲传弟子,皆大欢喜。

    孙真跟在后面一言未发,心头却是莫名的生出一片火热,胸有成竹。

    他的寿元无多,孙家至今只有他这么一位金丹老祖,正愁着孙氏世家后继无人。苏老祖从天而降,简直是给孙家一个涅重生的机会啊!

    他立刻悄悄吩咐,让孙夫人、孙若香,还有孙青宁过来。

    他本人虽然跟苏尘一向不亲近,但是孙夫人跟苏尘却是非常熟络,还给苏尘赠过礼,交情远远比他更好。

    还有孙青宁、孙若香,他们兄妹二人以前还跟苏尘一起去执行任务,和苏尘堪称是交情匪浅。

    这些都是他孙家的巨大的优势,这可是连宗主都比不上啊!

    他要是不懂抓住这次机会,让孙家重新崛起,那他五百年简直白活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