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墨唐第八百一十九章 折尺

    “精确到厘!”李云不由深吸一口气,开始静下心来开始测量。

    对于墨家子对尺子所要求的精确度,他可大有知己的感觉,越是能工巧匠,越是对精度要求极高。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可不是简单的说说的而已,尤其是像修建拱桥这种高难度的工程,对于测量的精确要求极高,往往一个小失误都会造成灾难性的损失。哪怕是已经有工匠精确测量好,他还是亲自测量一遍这才放心,这才保证拱桥的质量。

    一丈等于十尺,一尺等于十寸,一寸等于十分,李云再三确定,不敢有一丝的马虎,力求做到精确无比。

    “一分等于十厘!”然而当李云精确到厘的时候,顿时愣在那里,因为唐朝都分为大尺和小尺,李云所用的标准乃是大尺,饶是如此大尺的一分也只是相当于后世的三毫米到四毫米左右,这么短的距离根本无法再精确到十厘。

    “果然没有这么简单!”李云心中一叹,他就知道墨家子所出的题没有那么简单,要想精确到十厘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强行划分,最后恐怕会毁掉这把尺子,根本看不清刻度。

    “子墨子曰:中,同长也。既然没有办法精确到每一厘,不过却能精确到第五厘。”李云灵机一动道,只要精确到第五厘,如果需要再精确的刻度的时候,就可以目测到最为接近的长度了。

    当他亲自在每一寸的中间刻上第五厘的标志的时候,看着一个个精确的刻度,心中顿时豪情大发,这可是他所用过精确度最高的尺子。

    这种尺子对于墨家子弟来说,可以说是无价之宝,有如此精确的尺子,他可以精确的丈量世间万物,心中顿时有种天下万物了然于心,尽在尺寸之间的感觉。

    “接下来是最为重要的一步,就是让这把木尺可以只手掌控。”李云看着面前比他高出许多的木尺不由的陷入了沉思。三个要求已经完成两个,剩下的就是最为困难的部分了,如何让一丈长的木尺可以在只手之间掌控,李云看着面前一丈长的木尺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

    原本当他手持三尺长的木尺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个课业有多大的难度,然而当一丈长的木尺放在他的面前,这才让他郑重起来。

    说实话,一丈长的木尺在实际运用之中十分常见,一些大型器物测量的时候,都是需要如此长的木尺,原本的他还没有觉得有什么,然而当他在结合墨家子的要求,这才发现如果真的制造出来墨家子所说的那种尺子是何等的方便。

    “墨家子是如何办到的!”然而很长时间过去了,李云依旧没有丝毫的头绪,无论他如何苦思冥想也想不出如何将一个一丈长的尺子变成巴掌大。

    “少爷,依我看,定然是墨家子在胡言乱语,他自己也当众承认,距离是不可变的,一丈长的尺子如何也不可能变成巴掌大。”老仆人在一旁安慰道。

    李云颓然的摇摇头道:“墨家子虽然说距离不可变,然而我等却改变现状改变距离,绕远路的可以修桥修路,路程远的可以提速车马,让更短的时间行驶更长的道路。而想来墨家子的出题的意图也在如此!”

    老仆人不禁默认,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李云,毕竟墨家子既然给自己的徒弟出题,那定然是心中已经有了腹稿。

    然而过了良久,李云依旧毫不头绪,按照他所学的知识,根本没有一种办法可以办到。

    “看来我还是太过于自命清高了,原本以为能够和墨家子一较高下,现在看来,恐怕连墨家子的徒弟也不一定能够胜过。”李云越想越是生气,忍不住勃然大怒,愤然将手中的制作好的木尺摔在地上。

    木尺足足有一丈长,乃是薄薄长木板制作而成,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当下直接断成了几截。

    老仆人不由可惜道:“这可是少爷辛辛苦苦制作而成的木尺呀!”

    李云在这个木尺上耗费了偌大的心血,他都是看在眼中,看到木尺尽毁,不由心疼的俯身将地上断裂的木尺一块块的捡起了。

    木尺断裂的块数很多,当老仆人捡了几块,双手实在是拿不下了,最后只得双手手中的木尺叠放在一块,继续再去捡剩下的断裂木尺。

    然而老仆人却没有看到当李云原本颓废的眼神无意中看到叠在一块的木尺的时候,顿时豁然而起,眼睛蓦然明亮至极。

    “哈哈哈,我明白,我终于破解了墨家子的难题。”李云突然犹如癫狂一般的大笑。

    “少爷!怎么了?”老仆人连忙起身,惊骇的看着犹如发疯一般的少爷。

    然而李云却根本不理老仆人,而是直接拿起一块断开较长的木尺,啪的一声,竟然将其再次掰断。

    在老仆人担忧的目光之中,李云将一块块碎裂的木尺叠放在手中,只见一丈长的木尺竟然只有掌心宽而已。

    “少爷的意思是,将一丈长的木尺截成小段?”老仆人这才恍然察觉李云的意图。

    李云得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尺子虽长,但是却五厘左右厚,如果我等将一丈长的木尺截成半尺长,如此一来,也不过一寸宽而已,唯有如此方可让一丈长的尺子尽在指掌之间。”

    “可是如此一来,这样一段一段的木尺使用起来岂不是更加麻烦,恐怕也不再精确。”老仆人摇头道。如果在丈量物体的时候,还要用一段一段的木尺铺好,用完之后,再一段一段的收起来,十分的麻烦,其中如果无意中动了一块木尺,这个长度就已经不在精确了。

    李云哈哈一笑道:“这有何难,我等只需要在两个木块之间架一座‘桥’连接起来,用铆钉连接两半尺子,将其犹如锁链连接一般即可。”

    李云嘴上说着,手中拿起两小段木尺用手指捏住尾部,灵活的将两半木尺来回活动。

    老仆人顿时眼睛一亮,不由惊叹道:“少爷果然天资聪明,竟然如此简单的破解了墨家子的难题。”

    李云不由露出一丝得意,然而随即感叹道:“世间工匠不知几凡,皆已经习惯用三尺木尺,唯有墨家子一人对三尺木尺不满,吾等皆以为墨家子挑剔,如今方知只要有心,世间万物并无难事。

    “如此木尺一出,定然是天下工匠的福音,还请少爷为其命名。”老仆人一脸欣慰道。

    “既然这等木尺可以相互折叠,不若就叫折尺如何?”李云心中一动道。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