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墨唐第七百六十九章 公务和赌约

墨顿走出皇宫,并未第一时间去修桥,而是来到了玄都观后山,亲自探查火器监的运转,毕竟他已经离开一个月的时间,火器监至关重要,容不得有半点闪失。

“祭酒大人放心,火器监一切照常!”看到墨顿出现在火器监,薛仁贵不由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自从墨顿休假之后,他可是承担了火器监安全的重任,这一个月可以说让他提心吊胆,如坐针毡,巡视的力道要比平时还要严格数倍。

墨顿看了看平安无事的火器监,又看了看制造火药的进度,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朝中筹集的军校即将完成,本祭酒已经给你保送了一个名额,到时你去报到即可了。”墨顿朝着薛仁贵道。

薛仁贵乃是后世名将,未来成就不可限量,虽然因为墨顿而让他的历史轨迹转向,但是墨顿又岂能自私的将他留在自己麾下,也许军校才是他最好的平台,而且有了军校的培养,他相信薛仁贵的成就将会比后世更加闪耀。

薛仁贵闻言顿时狂喜,郑重一礼道:“多谢祭酒栽培。”

新兵计划早就在军中传的沸沸扬扬,军校乃是新兵计划之中,培育军官的场所,甚至有传言称,但凡进入军校之人,一旦学成归来,立马官升一级。

薛仁贵又岂能不心动,然而任谁都知道这等好事,有背景有后台的将门子弟恐怕早就盯上了,他薛仁贵乃是平民子弟,一无背景二无后台早就不报多大的期望,可是没有想到墨顿刚一归来就给他如此大的惊喜。

要知道新兵计划就是墨顿和李靖一起提出的,墨顿既然说许诺于他,自然不会欺瞒于他,此事定然是十有**。

墨顿不在乎的摆摆手道:“此乃你应得的,无论你未来前途如何,你切要记牢,火器才是未来的至强兵种。”

“属下遵命!”薛仁贵郑重道。

墨顿又在火器监巡视一圈之后,这才在薛仁贵的感激的目光下离去。

回到墨府之后,福伯立即迎上前去,前来汇报李云修桥的情况。

“回少爷,李云修桥的地点同样也是曲江,在墨家村修建的曲江桥四里外,之前那里是没有修桥,寻常百姓很不方便,一旦此桥修建完成,两岸的百姓出行大大便利,李云倒也有一些本领倒是选了一个好地方。”

墨顿差点忘记和李云的赌约,然而福伯却是牢记在心,早就将李云的状况打探清楚。

墨顿点了点头,李云能够破解大气压的原理,自然不是寻常之辈,至于赌约,那还要看桥真正修好之后才能真正见分晓。

“还有李云已经前来预支了三千贯,按照少爷的吩咐已经全额支付给他了。”福伯突然想起此事,禀报道。

李云其实已经赢得了万贯的财富,然而他却并没有一己之私,而且全部拿出来修桥,如此的气度墨顿自然不会小气,而是直接吩咐墨家村随时支付这笔钱财。

“三千贯!”墨顿默默计算一番之后,不禁一阵哀叹道:“如此说来,李云所修的桥地基已经完工了!”

三千贯的钱财可以买的材料相当之多,按照修桥的进程,此桥的地基恐怕已经完成了,这最重要的一步已经完成,剩下的就顺理成章了。

“墨家主修的曲江桥呢?”墨顿皱眉道。

福伯顿时脸色一苦道:“回少爷,少爷远在洛阳,墨家村只是将外围工作做好,两岸的地基还未动工太多。”

“这么说,墨家村已经落后太多了?”墨顿顿时苦恼的揉了揉眉心道。

福伯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脸担忧的看着墨顿,要知道修桥本就是相夫氏一脉的强项,如今李云在工程上又占据了优势,墨家村已经处于下风了。

“无妨!本少爷要亲自去曲江桥看一眼。”长乐公主短时间回不了家,墨顿闲的无事,正好亲自探查敌情。

曲江,乃是长安城之中,最大的河流,虽然成就了曲江池芙蓉园的美景,但是对于两岸的百姓来说,却是极不方便,再加上原有的桥,年久失修,早就有了造桥的呼吁。

在曲江的中段,一片巨大的工地拔地而起,上百工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工作,一身白衣的李云正在那意气风发的挥斥方遒。

在他的脚下,一座大桥的地基刚刚建成。,这将是他李云主修的第一座大桥,一想到心中的抱负即将实现,不由的豪气大发。

“少爷,家里来信了,想要少爷尽快回去。”一个老仆人拿着一封信匆匆而来道。

李云看也不看,昂然道:“告诉家里,就说我修完这个桥自然会回去。”

这座桥不单是他打败墨家子的资本,更是让他一展抱负的所在,他又岂能轻易放弃。

老仆人听到这个结果,心中并不意外,少爷一直想要主持修桥,可惜人微言轻,虽然参与过很多桥梁修建,但是却没有主事的机会,如今终于可以一展所学。

李云意气风发,看着脚下不停的工人,心中道:“这恐怕是天下最快的修桥速度了吧!”

他手持万贯的预算,可以说富裕至极,在充足的钱粮支持下,李云的修桥速度可以说相当之快,而且即保质又保量。

“墨家子虽然狂傲,但是却有一点优点,那就是守信用,只要是他建桥需要钱粮,墨家村就会无条件的支付钱财,一点也不会拖延。”李云看着不断推进的工期,心中不由对墨顿多了几分好感,然而随即将这个念头抛在脑后,墨顿擅自泄露墨家秘技,改动墨家理念,乃是墨家的罪人,自己怎能对他感激呢!

忽然,李云眼光一扫,不由一愣,不知什么时候,在路旁已经停着一个四轮马车,车窗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盯着修桥工地,不是墨顿又是谁?

在墨家子的旁边乃是福伯熟悉的身影,李云去过墨家村几趟支付钱财,对这个慈眉善目的墨家老者印象极深,自然不会认错。

“墨家子!”

李云不由一愣,他可是知道墨家子的蜜月之旅,哪怕是身在长安城也是轰动一时,哪怕他作为男人也忍不住吃了一波狗粮。

当然这并不足以让他心慈手软,反而毫不留情继续加班加点的赶工,将吃狗粮的怨气全部化为动力,牟足劲修桥,这才有这座大桥的速度。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