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墨唐第三百四十四章 悲惨墨家

    第五日。

    东市!

    午时未到,早已经人山人海。

    这几日,墨家再一次引爆长安城,无论是墨家三分的历史,邓陵氏一脉杨思齐的技压长安城,还是墨家巨子之争。

    千年间无人问津的墨家历史,竟然在最短的时间内疯狂的传播,现在别说整个长安城,哪怕是京兆府随便拉一个人恐怕也能将墨家的历史张口就来,拉着你津津有味的讨论起来。。

    墨子密著!墨家三分!兼爱非攻,长安城的百姓更是耳熟能详,津津乐道。

    这也是墨顿答应杨思齐挑战的原因,经过这一次的墨技较量,不管结局如何,墨家的声誉恐怕定然能够在短时间内更上一层楼。

    “来了!邓陵氏之墨来了。”

    人群中顿时一阵骚动,只见一身墨服的杨思齐缓缓而来,一副墨者大贤的形象。

    杨思齐登上之前摆放木猴玩偶的高台,朝着长安城的百姓拱手道:“今日乃是邓陵氏之墨重新出山之日,墨家乃是先秦显学,虽然沉寂千年,又岂能永远沉沦。今日杨某正式向墨家子挑战墨家机关之术,一决墨家巨子之位。”

    “下去吧,要不是墨家子,谁知道墨家!”人群中,一个长安城百姓突然高声喊道。

    不少百姓纷纷点头,墨家之所以有如此复兴的势头,墨家子可谓是功不可没,在长安城一众百姓心中,墨家子就是从墨家,墨家就是墨家子,又岂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够取代墨家子。

    “就是,你会活鱼秘技么?你会作诗么?”

    “你会夏日制冰,制作美食么?”

    “你会抗旱治理蝗虫么?你会治理黄河么?”

    “你会红砖秘技么?”

    ………………

    长安城百姓在台下纷纷起哄,不等墨顿出面,台下的百姓一句句将杨思齐挤兑的下不来台。

    “墨家最重要的是机关之术!”杨思齐虚弱的反驳道。

    “不,墨家最重要的是兼爱非攻的思想。”一个清脆的少年声音突然传来。

    顿时全场豁然寂静,一个个用崇拜的眼光看着一个少年的身影,就是此少年以一己之力,挑起整个墨家复兴的重任。

    “墨家子!”

    全城百姓顿时轰然大喊道,一个个兴奋不已。

    “墨家子必胜!”

    “墨家子必胜!”

    杨思齐看着一个个墨家子盲目的信奉者,暗自咬牙道:“墨家子,别以为这样你就赢了。”

    说罢,杨思齐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一旁,在看台的一旁,工部尚书段纶赫然在列。

    “今日墨家内部同台竞技,不若就让老夫做个见证如何?”段纶顿时叹息,知道自己再不出面,杨思齐恐怕还未比试就已经败了。

    “尚书大人!”一众百姓连忙行礼道。

    “尚书大人公务繁忙,今日怎么有时间微服私访。”墨顿冷笑,果然不出所料。段纶不甘寂寞的跳了出来。

    段纶干笑道:“墨侯爷还不知道吧!杨思齐已经入我工部入职,本官已经像朝廷上书,封其为大匠作一职,位于工匠之首。”

    “哦,那可是可喜可贺,墨家能够得到工部的认可,虽然不是同一支脉,墨某也是倍感荣幸。”墨顿似笑非笑道。

    段纶闻言哈哈一笑,避重就轻道:“杨大匠虽然是工部大匠作,但是今日此事乃是墨家内务,本官不便多加干涉,只是做个见证而已。”

    墨顿闻言心中冷笑,你段纶要是没有其他心思,恐怕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杨思齐见墨顿根本没有将其放在眼中,不由的而心中暗怒,昂然出列道:“邓陵氏之墨特来挑战相里氏一脉。”

    墨顿这才眼神微眯,正是看向杨思齐,咋看第一眼,墨顿就确认杨思齐的确是墨家一脉,从其打扮气质,墨顿从这一世的记忆之中,发现杨思齐和墨顿印象中的墨烈惊人的相似。

    “邓陵氏之墨就你一人出山?”墨顿皱眉问道。

    杨思齐傲然道:“邓陵氏之墨每一代都必须拥有最精湛之墨技,到了如今已传三十代,仅仅在下一人得到真传。”

    邓陵氏之墨仅剩一人!众人闻言一片哗然,不敢置信的看着杨思齐。

    “仅剩一人!”墨顿愕然道。

    “而你相里氏一脉又何尝不是仅剩你墨顿一人。”杨思齐嘿嘿一笑道。

    “啊!”

    众人大惊,不敢置信的看着墨家子和杨思齐。

    “不可能吧!墨家村不是有千户人家么?”

    不少长安城百姓摇头反驳道。

    有知情人解释道:“你没有发现墨家村直系仅有墨顿一人么?其他村民大都是当年神工营的伤残老兵的后人,严格来说,墨家村的确就是仅剩墨家子一人乃是墨家嫡传。”

    众人这才恍然,墨家的形式竟然如此恶劣,连续两脉传人都只剩下一人,恐怕这才是墨家接连出山的原因,如果再不改变,墨家真的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墨顿摇头道:“墨家村没有那么多门户之见,只要是遵守墨家理念,行墨家之事,都可称之为墨家弟子。”

    不少百姓暗自点头。

    杨思齐昂然道:“邓陵氏之墨,哪怕只有一人,也不输于任何百家,”

    墨顿心中一阵气苦,墨家就是被这种狭隘的思想一步步自缚手脚,没落到极致。

    “邓陵氏之墨仅剩一人,你我在此争斗又有何意义。”墨顿见此顿时索然无味道。

    “你墨家子年幼无知,胡闹妄为,违背墨家祖训,私自传授墨家秘技,相里氏一脉凋零无人可制你,那就由我邓陵氏一脉来教你墨家的规矩!”杨思齐逼迫道。

    墨顿眼神一眯,厉声道:“哦,墨家什么规矩?”

    “以墨家机关术一较高下,技压群墨方可成为墨家巨子。”杨思齐厉声道。

    “哈哈哈。”墨顿纵声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邓陵氏之墨已经只剩一人,竟然还要内斗,看来墨家没落千年并非没有原因,你要是想要巨子这个称号,给你便是,如今相夫氏不在,墨家村退出巨子之争,你一个人如何担任墨家巨子。”墨顿惨然一笑道。

    杨思齐惊怒交加道:“你墨顿胆敢视巨子之位如无物。”

    巨子之位乃是墨家最高的荣誉,杨思齐没有想到墨家子竟然如此舍弃放手。

    台下不少百姓顿时心中冷笑,你才知道墨家子不靠谱,墨家子不靠谱的时候多了,墨家子那一次做事天马行空,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