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墨唐第一百六十章 马蹄铁

又过五天,系黄丝带的二百多匹伤马痊愈,再加上红丝带恢复良好的伤马一共三百头马,被送回了墨家村,整个墨府只剩下八十多匹包括绝影在内,伤势最为严重的马匹,在做最后的治疗。

一下子少了四百匹马,墨家村顿时清净了好多,再加上福伯连续用清水将墨府上下冲洗了三遍,笼罩在墨府的气味这才消散一空。

“呼!”

墨顿重重的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这几日马臭的味道几乎让他熏死了!就是周围邻居不投诉,就是他自己也受不了。

“将大门前再冲洗一遍,不能留有一点味道。”墨顿仔细的检查一下,不放心的叮嘱道。

“是,少爷!”福伯应道,说罢立即指挥几个墨家村人再一次重复大清洗。

墨顿吩咐完之后,就转悠悠的来到了马骥。

“希律!”

墨顿刚到马骥,绝影就兴奋的鸣叫,四蹄不停地跳动。

经过墨顿不遗余力的进补,再加上马蹄上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原本消瘦的绝影已经恢复了昔日神骏,原本枯瘦如柴的马身也渐渐的有了肌肉,枯黄的毛色竟然也渐渐有了光泽。

马骥里,现在还有八十多匹伤马,全都是以绝影马首是瞻,昔日的马王又恢复几丝风采。

“好,不要急!”墨顿的伸手摸在绝影的马头上,安抚一下迫不及待的他!”

绝影亲昵的将头在墨顿手上摩擦,这几日绝影的恢复性训练一直都是墨顿亲自进行,二人的默契十足。

“再加半份草料和清水!”墨顿吩咐道,等一会墨顿还要对绝影进行恢复性训练,不能吃的太饱。

“是,少爷!”一个照顾伤马的墨家村人应道,从身后的推车里中抱了一摞牧草,放在绝影的马槽里,又添加了两瓢清水。

绝影欢快的鸣叫一声,低头大口的咀嚼起来,不时的打了个喷嚏。

长安城的马匹很多,有不少地方专门会种植供应给马匹的牧草,墨顿为了这些伤马可谓是下了血本,供应的都是上好的牧草。

很快,绝影就已经吃饱喝足,墨顿上前解开缆绳,将其牵了出来。

铁安上前帮忙将马鞍套上,很久没有套马鞍的绝影很不适应,背上的束缚,不安的躁动着!

“吁!”

墨顿吁了一声,轻声安抚。

躁动的绝影这才慢慢地平静下来,毕竟是已经经过训练过的好马,很快就适应了背上的马鞍。

墨顿领着绝影沿着墨府的后院专卖开辟的空地上兜着圈子,在空地的中央,有不少横木,专卖用来训练这些伤马,毕竟有些伤马伤势过于严重,就是裂伤好了,有的时候,四蹄也损伤严重。

遛完三圈之后,绝影有些不耐烦就这样慢走了,不时的踢着四蹄!

墨顿微微一笑,见时机成熟,一览马绳,踩着马镫,一跃骑在绝影的背上。

“驾!”墨顿轻喝一声!绝影立即沿着空地小跑开来,身材矫健异常。

小跑了两圈,墨顿驾驭绝影来到了一个横木面前,助跑一小段之后,绝影纵身一跃,一个优美的姿态越过横木。

“好!少爷威武!”铁安在一旁拍着马屁,喊道。

墨顿得意的一笑,没有想到乐极生悲,绝影落地的时候,明显一个踉跄,墨顿赶紧抱着绝影马脖子,避免了一场灾难。

“少爷!”铁安大惊,赶紧跑过来将绝影牵住。

“怎么回事?”墨顿心有余悸的从绝影背上下来。

墨顿将绝影在马桩上拴好,抬起绝影的马前蹄,发现并不是受伤的那两个马蹄,反而是没有受伤的有前蹄,

“磨损的太厉害了,这马估计是废了!”李承乾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啊!高明兄,你怎么来了?”墨顿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很久没有出现的李承乾。

铁安赶紧行礼道,墨府早有默契,如果是李承乾到来,礼数要足,但是不能说破李承乾的身份。

到现在为止,李承乾的身份也仅仅只有有限的几人知道。

“听说,你发了一笔横财,特意前来打秋风!”李承乾打趣道。

“是么?看上哪一匹,随便挑,送给你!”墨顿爽朗道。

以李承乾的身份,什么好马没有见过,墨顿当然不会当真,二人嘻嘻哈哈打趣一番,顿时长久不见的隔阂减轻了不少。

“好俊的马,可惜了!”李承乾看着神骏的绝影,惋惜道。他曾经也有一匹好马,非常的喜爱,也是因为四蹄磨损过度,最终被舍弃。

而绝影不光是马蹄撕裂,还有就是前蹄磨损厉害,平常走着并没有问题,刚才越过横木的时候,很显然被地上的硬块硌到了。

不过不是仅仅绝影有这个问题,这五百匹伤马都有类似的问题,毕竟一匹马受伤并不是一次两次造成的,而是日复一日的劳累所致。

“那怎么办?”铁安惊呼道。剩下的八十多匹马几乎个个都有磨损的问题,最严重的甚至是仅仅只有一层薄薄的角质层了,伤马一走就痛。

“哎!没有办法。”李承乾惋惜道,当时宫中的御马监想了很多种方法,都没有用,除非将这些马闲置一两年,等他的马蹄长好了再说。

“啊!闲置一两年?”铁安摇了摇头,养一匹马所耗费的钱粮那可不是一个小数字,更何况这一下子有了八十多匹,要是养了一两年,恐怕得不偿失了。

“少爷,怎么办?”铁安皱眉问道。

“好办!”墨顿脱口而出道。

“啊!”铁安顿时愣着了。

李承乾惊讶的看着一脸平静的墨顿,顿时恍然道:“你小子肯定早就有了办法了是不是?”

墨顿神秘一笑,故意卖着关子。

“快说!”李承乾气急道,要是墨顿真的有方法,那他的那匹爱马就可以重新启用了。

“其实这个很简单的!”墨顿故意调李承乾的胃口。

“简单?”李承乾丝毫不相信墨顿的话,活鱼秘技很简单,就是往水里面注入空气而已,结果整个长安城多少人都没有猜到。

伤口缝合之法也简单,但是谁能想到把伤口就像是缝衣服一样缝起来。千百年来的伤马就便宜了墨顿自己。

而现在墨顿又说简单,也许真的是很简单,但是绝对出人意料的事情。

“既然马蹄磨损,那给马穿上鞋子就可以了!”墨顿大手一挥道,他想到了在这个世界上早已经存在的伟大发明,罗马人的马蹄铁。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